內容簡介:
寫給那總不在的「你」以及渴愛又迷惘的「我」──

「如果沒有明天/我想要你」

她孤身徒步踏過萬水千山,卻永遠把自己鎖在心裏的房間。
在她的詩中,有個總是不在的「你」,跟不斷渴愛但迷惘的「我」,在沒有觀眾的小劇場,反覆排練流離的長夢。

她試圖用文字來跟漫長的雨季對抗,一邊擰著濕透的衣服一邊吟唱;她以為愛情要蒲公英一樣綻放,拂過陌生戀人的臉,旋即消散在風中。

她祈求這本詩集能使躁動的靈魂獲得片刻的寧靜,她寫作是為了使人愛她。

多用短句,經營出輕快的節奏……有效制約了可能的沉重氛圍,展現舉重若輕的美學手段……
──焦桐

對文字的掌握度精準,成功用短句建立了逃離現實的出口
──陳黎

作者簡介:
徐珮芬
高雄出生,花蓮長大。
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清大月涵文學獎新詩首獎、舞劍壇文學獎、高雄青年文學獎、小河文明新詩獎、花蓮女中文學獎等。


內文試閱:
〈還是要有傢俱才能活得不悲傷〉

還是要有傢俱
才能活得不悲傷
還是要真正和誰
說過再見
才能變成完整的人
像停電的夜裏
走在碎玻璃上
那麼誠實
不卑
不亢



〈夜幕降臨在我的國家〉

是這樣的:有人相信銅板都有正反面
有些則不
在這個世界上
陽光並不同時照到
所有地方
有些人天生必須矯正牙齒
有人拿槍就是特別好看

有人是注定為了愛而死去的
剩下的
也不一定是為了愛而活著

夜幕降臨在我的國家



〈消失的星期四〉

妳今天帶著了消失的星期四來赴約
妳知道你眼前的男人永遠不會知道
妳從他那裏究竟偷走了多少
妳在想如果早一點
或晚一點遇到
妳也不知道

妳看男人的手滑過晨間新聞
妳看男人的手滑過戰爭,災難
浩劫和瀕死的小孩
被炸開的牆垣
妳低頭望向自己消失的星期四
妳確定這個計畫非常
非常完美

妳聽男人咀嚼厚片土司的節奏和力道
妳回憶男人各種節奏和力道
妳哼著男人床邊手機鈴聲的旋律
妳確定這男人
永遠不會發現他的星期四
少了一點點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