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就用同人誌來揭發真相吧!」
越想掩蓋黑歷史,社史編纂室就越不能放過!
雖然(好像)是薪水小偷,但有絕不屈服的勇氣與骨氣!


川田幸代。
29歲。普通的公司職員。
與男友穩定交往中。(大概吧)
腐女子。(從沒以此自稱過就是)

星間商事株式會社裡頭最悠哉、最沒有壓力的部門,非社史編纂室莫屬了。從沒出現過的幽靈部長、常在上班時去打小鋼珠的課長、忙著吃零食與聯誼的同事們,還有已經是社編室裡最勤奮能幹的川田幸代(被這樣說一點也開心不起來)。這些薪水小偷(?),能在創社六十一週年這種不上不下的時期完成擱置已久的社史嗎?星間商事究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過去?神祕的稿紙與女神,和公司有什麼關聯?暗中阻撓的人又是誰?與公司決戰的時刻終將到來……。

作者簡介:
三浦紫苑
1976年生於東京。2000年以長篇小說《女大生求職奮戰記》踏入文壇。文筆流暢自如,擅長塑造個性鮮明的人物角色,故事總洋溢著年輕人的青春面貌,深獲年輕讀者喜愛。
2006年以《多田便利屋》榮獲第135屆「直木賞」大獎之肯定,2007年以《強風吹拂》拿下當年「本屋大賞」第三名,與森見登美彥的《春宵苦短, 少女前進吧!》、萬城目學的《鴨川荷爾摩》齊名。2010年再以《哪啊哪啊~神去村》入選「本屋大賞」前十大。

譯者:
王蘊潔

內文試閱:
那天早晨,晃子也活力充沛地又蹦又跳,幸代雖然跟不上節拍,但也轉動著手臂。難得準時進辦公室的矢田,正躺在社史編纂室角落那張已經褪了色的布沙發上。
「砲王學長,快來一起做收音機體操啊!」
「不行──。我快吐了。」
「真是的!幸代姊,妳拉筋要更用力點。」
「晃子,妳的精力和幹勁總是多到不行……」
矢田和幸代的無精打采絲毫沒有影響到晃子,她活力十足地做著收音機體操。
「這個對減肥很有效果喔。」
但無論怎麼看,她的身材都屬於肉肉的那型。晃子坐下後開始擦指甲油。今天她好像要去聯誼,所以很努力地打扮自己。在更衣室看到她今天穿的便服,也是有很多縐褶花邊的款式。狹小的辦公室內瀰漫著有機溶劑的氣味,矢田在沙發上捂住了嘴。
這時,本間課長用力推開門,走進了辦公室。幸代忍不住看向牆上的圓形時鐘。上午八點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黃金週之前天氣可能會發生異常現象。
本間課長關上了黃銅門把的木門,面對室內輕咳了一聲。他似乎有話要說。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站在門口的本間課長身上。
「川田,我說啊,」本間課長用嚴肅的口吻開了口:「妳是不是就是所謂的腐女子?」
所有人的視線全都轉移到幸代身上。幸代覺得現在像是突然有個鐵盆砸到頭上那種老套的搞笑橋段,但仍然努力保持嚴肅的表情。
「課長,你突然說些什麼啊。」
「不。」
本間課長伸出雙手,好像幼稚園兒童在玩遊戲般頻頻搖晃著,「妳就別再隱瞞了,我去調查過了。」
「調查?去哪裡調查了什麼?」
「網路啊。」
本間課長一臉得意。他從西裝內側口袋緩緩拿出一張紙。那不是昨天在公司影印的稿子嗎?他什麼時候偷拿的?幸代知道自己的臉色發白。
本間課長打開那張紙,感情充沛地開始朗讀幸代寫的小說。
「『野宮先生,請你告訴我,哪裡比較好?』」
「啊──!」
幸代的腦海中浮現一百個孟克《吶喊》畫作中的人。她猛然站起身,撲向本間課長,把紙搶了過來。
「川田,妳是腐女子。」
本間課長被幸代揪著衣領,再度強調這件事。幸代也豁出去了,心想著「我從來沒有自稱是腐女子」,但還是憤怒地大聲說道:
「是啊,是啊,我就是!我在做情色同人誌。這十年來,只要抽籤有抽中,夏天和冬天的動漫市都會去參加。怎樣?不行嗎?」
「腐女子是什麼?」
晃子眨著眼睛問。
「課長,一大早吵什麼啊。」
矢田從沙發上坐起身來。他原本就對幸代不感興趣,不管幸代是不是腐女子,他都無所謂。
「嗯,我現在正要解釋。」本間課長說:「川田,這不是什麼壞事,妳先坐下。」
在本間課長的催促下,幸代踉蹌著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了下來,心裡卻對著《小拳王》中的前拳擊手哀求。丹下大叔,拜託你趕快丟毛巾吧。
本間課長走到面對門口的桌子前,那裡算是上座,背後是窗戶,但因為窗戶被書架擋住,所以什麼都看不到。矢田也在幸代的對面坐了下來,資料堆有一角坍塌了。矢田探出頭問:
「野宮先生是誰?是哪種類型的?不是有很多種類型嗎?」
幸代默默地重新堆好資料,在矢田面前築起了一道牆。晃子這才察覺課長剛才朗讀的內容是什麼,在旁邊的座位上天真地說:
「喔,原來是同人誌。幸代姊,妳在寫同人誌!」
幸代不理會她。自己的臉頰發燙,明天恐怕不敢來上班了。
自從社史編纂室成立以來,晃子前面的座位都一直沒有人坐,如今變成了已讀資料的墳墓。原本可能設定社史編纂室有五個人,但部長始終是幽靈,所以就多出一個空位,本間課長霸占了原本應該屬於部長的座位。
「根據我調查的結果,」本間課長巡視著三名下屬說道:「腐女子會活躍地寫小說、畫漫畫,製作成同人誌,在同人展之類的地方販售。川田,我沒說錯吧?」
「每個人的情況不同,但大致就是這樣。」
幸代自暴自棄地回答。
「在我瞭解情況之後,重新點燃了我年輕時的熱情。」本間課長說,「我們社史編纂室也要製作同人誌!」
「為什麼!」
幸代、晃子和矢田異口同聲地大叫起來。他們難得意見這麼一致。
「課長,我不懂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不會寫小說,也不會畫漫畫。」
「比起同人誌,不是應該先完成延宕已久的社史嗎?這裡可是社史編纂室啊!」
「別吵、別吵,因為你們太鬆懈了。」工作態度比任何人更鬆懈的本間課長說:「所以要藉由團結一致製作同人誌來提升活力,再把這股活力投入社史的編纂作業上。幸好我們部門有對製作同人誌很熟悉的腐女子川田,對吧?」
由於太突然了,三個人都目瞪口呆。本間課長不理會他們,再度把手伸進西裝內側口袋。他又要拿出昨天偷的稿子了嗎?幸代緊張得要命。但幸好不是。
本間課長從口袋裡拿出幾張稿紙。
「本人本間正出生於昭和二十三年(一九四八年)七月十日。聽說那一天,本所深川雲遮月,風吹花。趕來的接生婆也深感非尋常之夜,身體忍不住顫抖。」
這個人在寫自傳!幸代隔著資料山,向矢田使了使眼色。
「這就是同人誌嗎?」
晃子滿臉訝異地問。幸代搖著頭回答說:「應該不是。」
「況且課長根本不是深川出生的,我記得是神奈川縣的厚木。」
矢田一語突破盲點,本間課長回答說:
「有什麼關係嘛,這是小說啊,冒險故事才要開始。」
「課長是主人翁嗎?」
矢田在資料山另一側小聲揶揄道,晃子舉起了手。
「故事會很長嗎?我原本打算上午去別館的資料室。」
「我只寫了五頁而已。」本間課長露出「為自己的無能深感羞愧」的表情說道:「我先說故事概要,就是本間正長大成人後,成為一位出色的年輕武士。」
「昭和二十三年(一九四八年)出生的人成為武士?」
矢田問道,本間課長充耳不聞。
「當時,深川一帶流傳著奇怪的傳聞。有人囤積紙張。美女夜晚走在路上被人擄走。諸如此類的傳聞都有幕府陰謀的影子。本間正和他的夥伴阿幸、小晃和陳平一起展開調查。」
「是我們!」
晃子開心地笑了起來。
「我為什麼變成陳平了?」
矢田抗議道。幸代坐在辦公桌前,已經沒有力氣說話。
「沒想到就在這時,事態急轉直下!」
本間課長口沫橫飛地說了起來,「失蹤的美女竟然毫髮未傷地回來了。本間正還未採取行動,事件就解決了嗎!?但是,奇怪的是,有人看到和那個美女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前一天搭上了前往異國的船隻。到底……」
「呃……」晃子打斷了本間課長,「雖然很有趣,但我可以去拿資料了嗎?」
「我也是。」
幸代也站了起來。她想趕快逃離眼前令人坐立難安的氣氛。
「好,那就請你們期待我繼續寫完後續。」
本間課長很乾脆地點點頭,小心翼翼地折好稿紙,收回內側口袋。
「所以你們也要寫各自的作品,不管是詩、俳句、短歌或是小說都沒問題。由腐女子川田負責整理大家寫的內容。」
可不可以別這麼一臉得意地現學現賣剛學會的詞彙嗎?幸代沒有回答,走出社史編纂室。晃子也跟在她的身後,找不到藉口離開的矢田露出怨恨的表情。
她們不想被正忙得不可開交的其他部門員工看到,便從後門走出去,過了狹窄的馬路後走進別館。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