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洪蘭老師最想說,爸媽一定要懂──
智慧來自愛的臂彎,最重要的教育從家庭開始。
順其天性自然發展,才是決定孩子未來的成功起步!


在強調競爭、變動快速的社會,似是而非、道聽塗說的教養理論假藉各種樣貌,挑動父母的焦慮神經。身為臺灣極具影響力的教育與神經科學專家,洪蘭教授透過發展心理學與大腦科學的研究成果,釐清幼兒教育的本質,導正父母的觀念同時也提供有效的教養方法──阻止不理性的瘋狂追求聰明之舉,杜絕「不要輸在起跑點」的謬論氾濫,傳遞愛的訊息:教養的初衷在培育一個有用的人,讓孩子勇於發揮天賦做自己。

大腦的發展不是「刺激越多越好」,主動學習,遠比被動訓練對大腦的發展更有助益;如果大腦還沒有準備好,教了也是枉然,甚至可能因為挫折感而打擊日後學習的信心。因此,不論是從懷孕起就給孩子「胎教」,或生下來就努力幫他「開發潛能」,都只是揠苗助長,既苦了父母,又害了孩子。

相對地,品德的教育不但比才智更重要,而且從孩子一出生就可以開始,因為習慣會成自然,成自然後就變成習性,讓孩子終生受用不盡。所以,寶寶就學前,最重要的是以良好的家庭教育養成他的生活習慣,不是逼他去學以後可以慢慢學的東西。

最好的學校,是充滿愛心的家庭;最好的老師,是懂得孩子需要的父母。

龍生九子,九子不同,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獨特的能力,順其自然,放對地方,使這個能力發展出來就是天才。如何教好你的孩子?柳宗元一千多年前就說過的:「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築欲密。」


作者簡介:
洪蘭
加州大學河濱校區實驗心理學博士,曾在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神經科作博士後研究,於聖地牙哥沙克生物研究所任研究員,並於加州大學擔任研究教授。1992年回台,先後在中正大學、陽明大學任教,目前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近年來有感於教育是國家的根本,而閱讀是教育的根本,前後到台灣大大小小超過一千所的中小學作推廣閱讀的演講,深受各界推崇,於2005年獲頒東元科技文教基金會特別貢獻獎,2011年獲頒遠見雜誌華人領袖終身成就獎。
除積極投身科學生根及閱讀推廣工作,也致力於譯介心理學、生命科學等領域書籍,已翻譯超過五十本書,曾獲第5屆吳大猷科學普及著作獎翻譯金籤獎;並於各大報章雜誌發表文章,相關寫作專欄集結二十五本書,2006年獲選為金石堂書店年度出版風雲人物。


內文試閱:
鼓勵孩子養成好習慣
小時候的習慣,會直接儲存在神經連接的突觸上頭;
哪怕將來得了失憶症,小時候的壞習慣也都還在。

一個朋友生病了,我去探望時,看到她兩歲的孩子玩完玩具後,居然會把玩具放回木箱中,才過來要她抱。朋友抱著他,親他的臉說:「寶寶好乖,玩具放的好好,媽媽好高興。」然後誇張的對我說:「看我們家寶寶自己會把玩具收起來,是不是好能幹,好乖?」
我了解她的用意,便努力稱讚,寶寶高興得樂不可支,不一會就在媽媽懷裡睡著了,我這才輕聲問她是怎麼訓練的。

不懲罰,只獎勵對的行為
我們不是說「可怕的兩歲」(terrible two)嗎?兩歲的孩子智慧沒有開,講也講不聽,精力又充沛,常把父母整得恨不得把他再塞回子宮去,為何她的孩子這麼乖?
她嘆口氣說,做完化療之後沒有什麼體力帶小孩,只能盡量把孩子抱在懷裡,唱歌、講故事給他聽。她發現,孩子只要有人抱,尿片濕了也不鬧,就知道孩子喜歡被人抱,便用抱他、跟他說話來獎勵他。她說:「不要低估孩子的能力,孩子是可以教的。」
這位媽媽的親身體會,讓我想起幾年前,我們所裡請了一位美國教授來幫我們設立眼動實驗室,這位教授是摩門教的長老,有十四個孩子,帶了六個年幼的一起來臺灣,每帶他太太去買菜,都得出動四個學生幫忙推購物車,但是,這位太太並沒有忙得不可開交。
我觀察到,她才三歲的女兒就幾乎可以照顧自己,吃飯時會去拿自己的餐具,吃完了會把盤子拿去廚房,也有分配的家務事要做(餵貓、撿報紙、收拾自己的玩具和衣服)。她的每一個孩子都有應分擔的家務,家裡牆上掛著的一個鏡框,上頭有兩行字:「做完應該做的事後,你就有時間去做想做的事。」
當我們嘖嘖稱奇時,這位教授說:
「你們不是都念過行為主義的『塑造』(shaping)嗎?假如你們可以教會一隻豬站起來用後腳走路,還推著購物車上電視賣廣告,小孩子怎麼不可能教他處理自己的事呢?只要記住『塑造』是不懲罰錯誤(動物聽不懂人語,我們無法責罵牠),只獎勵對的行為就好了。」
沒錯,我們以前訓練狗去壓桿時,就是一開始只要牠面向桿子就給牠東西吃,所以牠一進籠子就會立刻面朝桿子;慢慢的,再訓練牠必須靠近桿子才有東西吃;最後,牠得要把前腳放在桿子上、往下壓才有東西吃。到這時,牠就學會一進籠子就馬上跑到桿子旁邊,指示燈一亮就開始拚命壓桿了。狗本來不會這樣做,但是習慣成自然後,這個行為就變成牠的本性了。
孩子的智慧當然比動物高,但是在智慧未開前,也可以利用獎勵的方式訓練他養成好習慣。
好習慣是終身受用的,有一次這位教授帶他小女兒來實驗室玩,要她先把小熊放在我的辦公室,才去實驗室看他父親裝儀器。回家時,她居然記得回到我辦公室抱小熊,她說:「小熊的家在我床上。」當每樣東西都有它固定的地方放時,東西就不會找不到也不會忘記了。

習慣成自然,教養定一生
聰明的父母都肯花時間教導孩子幫忙做家事,一方面減少父母的負擔,一方面訓練孩子獨立,將來會自己照顧自己。
教授講得很對,父母疲累了,脾氣會不好,沒有孩子喜歡會罵人的父母,假如孩子了解他幫忙把家務事做完了,父母就有力氣抱他,跟他講故事,他會願意做,因為每個人都希望有個愛他、誇獎他的父母,沒有人喜歡一直指責他不對的父母,只要把時間用回到孩子身上,孩子便會很樂意幫忙。
我的朋友也很聰明,她不用責怪的語氣去罵孩子:「媽媽都病成這樣了,你還來吵!」反而用鼓勵的方式讓孩子覺得媽媽一直都很陽光,喜歡跟媽媽在一起,心甘情願地替媽媽做事。
神經科學的實驗讓我們看到,小時候的習慣會對一個人影響一生,因為這個習慣是直接儲存在神經連接的突觸上頭,哪怕將來得了失憶症,小時候的壞習慣也都還在,除非你下決心去改,不然習慣是真的成自然,一不小心就流露出來。英國有一句話說:「從你吃飯可以看到你母親的臉。」日本人也說:「看你拿筷子就知道你的出身。」這些不知不覺流露出來的習慣就是教養,不管社會如何進步,教養都是一塊有力的敲門磚。
教孩子建立好習慣、分配時間、善用金錢,教他生活進退應對的禮儀,養成他閱讀的習慣,這些都做完了,你就可以安心等著收成了。


「錯中學」的孩子最健康
動作和技術都是越用越靈光,越練習神經就越活化、越大條;
做大人的,更別低估孩子的學習能力。

有次去美國開會時,我特別抽出空檔參觀了一所幼兒園。
這所在當地頗富盛名的幼兒園沒什麼玩具,卻有個很大的沙坑,學校後面有片樹林,天氣好時,孩子就在樹林中野餐;我看到園中的每一個孩子,臉上也全都帶著笑容。

跌倒了?爬起來就好
這所幼兒園的老師對我說:「最好的玩具是同年齡的玩伴,實體的玩具反而會限制想像力的發展。」他們鼓勵孩子「假裝」自己是太空人、恐龍、木乃伊,甚至植物,儲藏室也真有很多道具,可以讓孩子隨興裝扮。此外,老師也盡量讓孩子自理在園裡的生活:自己上廁所、自己疊睡午覺的被,甚至自己端湯,「只要教會他們如何端,就可以讓他們端,大人不要低估孩子的能力。」如果跌倒了呢?「沒有關係,爬起來就好,人生誰沒摔過?」
老師指給我看一個東方小女孩,雖然才四歲半,卻很會做事。她是新移民的下一代,媽媽不會說英文,所以老師特別拜託我「等一下用中文跟她母親說,她把孩子教得很好」。說話間,媽媽準時來接孩子了,一聽到我用中文跟她打招呼,就馬上說:「怎麼辦呢,別的孩子都好能幹,一切自己來,只有我們家妹妹到現在都還要我一口一口的餵飯,也不會自己上廁所,我好擔心學校不要她。」我驚訝地跟她聊了一下,馬上明白了,這孩子的「問題」出在母親身上。
人都有好逸惡勞的天性,喜歡吸引別人的注意力、喜歡被人呵護,這位母親因為沒有上班,生活重心全在孩子身上,她必須送孩子去幼稚園,好盡快學會英文來幫她做翻譯;也就是說,是她離不開孩子,而不是孩子離不開她。她說,她在家是「讀秒」地等著孩子放學,難怪老師說她都很準時。
她口中孩子「不會」做的事,其實那小女生都會做,但在家中沒有必要會做,因為媽媽樂於替她做──有人抱,為什麼要自己走呢?有人餵,為什麼要自己吃呢?
一位曾在俄亥俄州立大學教書的朋友說,感覺統合失調的孩子是平日動得不夠;身體的動感和平衡感,是要從爬、翻、滾中練出來的,越練會越好。他說二次世界大戰前,沒聽說過哪個孩子有這問題,戰後美國越來越富庶,孩子越生越少,公寓越蓋越高以後,這問題才出現。他說小時候跟人家打架,你若跑不快,打架的本事不好,別人還不屑跟你打呢!因為嫌難度太低、刺激不夠。他認為現在的孩子缺乏「野放」,是軟腳雞。
海明威(Ernest M. Hemingway)曾經只用六個淺顯的單字:「For sale: baby shoes, never used.」就表達出為人父母最深痛的悲哀。海明威的本意是:一雙嬰兒鞋還沒穿過就要賣,表示這孩子來不及長大便夭折了;但是現在這故事有新的解釋:可能是父母收到的嬰兒禮物太多,孩子還來不及穿,腳便長大了;或是孩子都是用抱的,根本不必穿鞋。

大人要放手,孩子才能放膽
動作和技術都是越用越靈光,身體越練習,神經就越活化、越大條。再怎麼陌生的動作,做了一萬小時後,就變成專家,因為那條迴路已經自動化了。更別說大腦還有可塑性,可以變通,就算先天有些不足,它也會徵召別的區塊來幫忙。我就讀過一個好例子:
曾經有一個四歲的小女孩,左腦枕葉和顳葉交界處掌管字母辨識的梭狀迴發生病變,神經細胞死亡,電腦斷層掃描的片子上是個黑洞,所以醫生認為,她一定無法閱讀了──連字母都不能辨識的人,如何去閱讀?但是她到了十一歲時,卻閱讀無礙,醫生用核磁共振儀觀察她時,這才發現,原來是她大腦右邊的梭狀迴活化起來幫助她分辨字母。
又如沒有手的人,他們的腳很靈活,可以替代手的功能,生活一樣可以自理。在核磁共振的影像上,我們看到他們運動皮質區處理腳的地方變得很大──原來處理手的那塊地方,整個搬到腳這邊來了。
所以父母不必緊抱著孩子,不必像《紅樓夢》中的賈寶玉,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整天擔心他會受傷。挪動家具,創造個安全的環境,讓孩子盡量的嘗試新動作(現在回想起來,當年家中的榻榻米真是很個理想的遊戲場所),也不必怕孩子犯錯。愛因斯坦說:「一個沒有犯過錯的人,也沒有嘗試過新的東西。(Anyone who has never made a mistake has never tried anything new.)」不管哪個孩子,都是從錯誤中學習的。
大人不也經常必須「做中學」嗎?犯錯當然更是免不了。大人要放手,孩子才能放膽,孩子必須要身手矯健、有勇氣、有創意,才能在二十一世紀出人頭地,不是嗎?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