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親愛的爸爸媽媽們,為什麼要怕孩子生氣?
管教孩子≠撕裂情感,孩子生氣≠孩子不愛你
愛孩子,請拿出管教的勇氣!


親子之間不可能沒有衝突,然而,適當的管教,也絕不會讓孩子不愛你。

現在有太多的家長因為害怕「激怒」小孩、失去孩子的愛,拱手放棄了父母的教養權,將孩子寵溺上了天,結果造成了許多的社會問題。也有的父母誤解「愛的教育」,以為放任孩子、不加干涉、無條件支持就是最好的管教方式,結果卻失去了矯正行為的良機,製造出一群無法融入人群、終身依賴父母的啃老族。

隨著家中的三個男孩逐一步入青春期,暢銷親子作家彭菊仙十多年來最深刻的體認就是:在教養與陪伴孩子的過程中,大人絕對不能沒有勇於管教的勇氣!要敢放膽「得罪」孩子,該管就要管,該疼就要疼,溫柔而堅定地運用「愛與責備」的教養心法,讓孩子懂得為自己設想,練習安排學習與生活,學習承擔後果,面對受挫,嘗過失敗,最終成為懂自己、會做人、能做事的孩子。

有效「管」,用心「教」,孩子會知道,在管教背後,是愛的力量。

彭菊仙的勇氣管教法則


把握只有10年的管教黃金期
教養最幸運的事情就是:在孩子心智與性格最柔軟的孩童時期,就讓父母遇見他們的錯誤,因為這是找到方法幫助孩子、讓他們能變得更好的契機。

只要要求合理,不用怕得罪孩子
我當然想永遠被孩子愛戴、擁抱,做個他們心目中的「好大人」,但是我也得始終如一的守住「愛孩子」與「管教孩子」的分際。所以,對於孩子因為管教而產生的憤恨,我會平靜而嚴正的說:「媽媽我不怕得罪你們,只怕沒把你們教好!」

狠心愛孩子
總有一天,孩子得離開父母的保護,學會獨自面對種種困難與挫折。教會孩子自立,讓他們在任何條件下都能堅強地生存著,是父母最重要的責任。如果碰到「雨天上學」這種小事,就想送孩子上學,我想,那是我還不夠愛孩子。

沒有天生勤勞能幹的孩子,但他們的背後一定是堅定而理智的父母
曾經,我堅持了三年,孩子才學會自動自發倒垃圾。而那一長串的過程,竟是我幾年不變的「堅持」才能換得。因為我知道,光給孩子愛是不夠的,如果不給他們責任、教他們做事的技巧、堅持著不可更改的規範,孩子絕不會真正長大。

耍點心機,能讓孩子更懂事
父母偶爾也可以耍點心機,刻意讓孩子捕捉到自己辛苦做家務或是努力工作的畫面。因為孩子看到才會有感覺,有感覺才會去思考,才可能變得懂事而圓熟。

學會好好煮一味,就是頂尖
簡單的事重複做,就是專家;重複的事認真做,就是贏家!只要孩子能找到一條願意耕耘的路,就鼓勵孩子堅持下去,即使只會做一件事,也能比別人掌握更多細節,得出更多訣竅。就支持孩子、鼓勵孩子,創造屬於自己獨特的「一味」吧!

認同推薦

菊仙將自己的經驗與周遭的故事化為一招招實際執行的步驟,提供家長簡明有效的方法;並將許多艱深的教育理論簡化成為清楚易懂的案例,讓家長不必去啃硬梆梆的「兒童心理學」或是「青少年諮商」,就可以得到管教的「武功秘笈」!
親職教育專家、資深媒體人 陳安儀

我家孩子都沒有智慧型手機,可是書中提到與孩子約定的手機使用條款,其實也很適合在孩子上網時注意。菊仙還提供一個教育部開發的「網路守護天使」超棒軟體,我想很多家長都不知道(包括我),原來還有這種東西可以免費使用!感謝菊仙,總是走在最 前頭指引。
親職作家 張美蘭(小熊媽)

面對孩子的管教,我們都需要一些勇氣。無論是優雅拾起自己的管教權力,或承擔甜蜜又帶點重量的管教責任。閱讀本書,請細細品味作者長期在親子教養上,細膩與敏銳的觀察,周延及深刻的思考,生活化與容易貼近的管教方式。
王意中心理治療所所長、臨床心理師 王意中


作者簡介:
彭菊仙
是廣受父母們喜愛並信任的親子作家,文風多樣,描繪親子生活時而細膩溫暖,時而幽默風趣;批評教育時勢又敏銳深刻、見地獨到。文章常見於網路轉載、親子網站。
擁有三個壯丁的她,喜歡孩子,喜歡和孩子玩,喜歡孩子玩的東西,喜歡動手和孩子玩好玩的事情。不論天文、地理、英文、自然,她義無反顧地跳進孩子的學習「玩」國裡,和孩子共學、共做、共玩。
在陪伴的過程中,她感受到孩子一波波的學習狂潮,從而激發出掌握孩子潛能的教養秘招!
然而,她也感受到,孩子不只需要愛與陪伴,更要管教,就像一株植物,趁其上在幼嫩枝時,必要把握良機,約束其形、剪除雜枝、塑其健朗之身心與品格。因此堅決主張,在灌注「愛的教育」之前,必要給予孩子「鐵的紀律」!
著作:《孩子有想法,我們就想辦法》、《教出好男孩一點都不難》、《幸福教養》、《教養好好玩》
經歷:民視節目部監製、TVBS節目製作人、CTN中天新聞部節目製作、中視記者
專欄:《udn聯合文教專欄作家》、天下遠見《未來family》專欄作家、親子天下閱讀頻道《菊仙幸福閱讀》駐站作家、《佳音廣播月刊》教養專欄作家
臉書粉絲頁
《彭菊仙之教養幸福又好玩》https://www.facebook.com/3goodboys


內文試閱:
1.別擔心!孩子生氣,不是因為不愛你
「我討厭你,我恨死你了!」一位朋友打電話來,說他的孩子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吼出大逆不道之語,讓她傷心欲絕。
「是,這些話的確很傷我們父母的心,要是我也會覺得很沒面子吧!」我試著先同理朋友。
「當然!」
「但是,那個場合也沒人認識你,OK的啦!你家阿安的情緒一直很強烈啊!」
「但是,我真的很難超脫這麼重的話,一想起來就輾轉難眠。」
「為什麼?是傷了你的自尊?還是害怕孩子真的恨你?」
朋友猶豫了一會,說:「我想應該是後者,我覺得自己很失敗。我只有一個孩子,我很害怕這種親子撕裂的感覺,會一直鑽牛角尖,害怕孩子繼續恨我。」
「你真的相信阿安恨你嗎?」
朋友支吾著。
然而,我在當下就已知道答案,一連串明晰的畫面立刻在腦海裡竄出:當一覺醒來,阿安依然會媽媽長媽媽短的叫個不停;上街時,依然會緊握著媽媽的大手;功課不會寫時,依然纏著媽媽;睡覺前,也依然要討親親、討抱抱……
阿安怎麼可能恨媽媽呢?
然而,這位朋友卻可能被引到一個錯覺:哇,還好,最後是喜劇收場!我又再度贏回了孩子的心!我們又重回了甜蜜幸福!
事實上,這位朋友從未去孩子的愛,因此根本談不上重新贏回愛。
但是,因為她心中根深蒂固的擔心害怕失去孩子的愛,讓她錯失了一次「適當管教孩子」的大好機會。
原本的發展應該是:孩子犯了錯,必須接受父母管教,然後,孩子理解到自己犯了什麼錯,於是反省自己,修正了行為,導正了錯誤。
而今卻轉變成:親子發生了爭執,媽媽不願看到因出面管教而造成親子不愉快,不僅束手無策,更因此停止了任何的管教行動。當孩子恢復平靜、再度靠近自己時,媽媽便會以為一時的忍耐扭轉了仇恨的親子關係,兩人和好如初,功德圓滿。
但這造成了令人遺憾的結果孩子不曾知道自己犯了錯、犯了什麼錯;媽媽也不在乎孩子有沒有犯錯,更不在乎孩子有沒有從錯誤中修正自己、成長進步。
如果父母始終把「永保親子的和諧關係」看得比「好好管教孩子」更為重要,那麼,未來,將會有更多的機會讓孩子飆出狠話。
而有一天,當狠話都不奏效時,孩子還可能做出更為可怕的行為!
因為,孩子已經嘗到甜頭,只要能勾起媽媽的罪惡感,他就可以逃過一劫,不被追究、不被處罰,甚至還可能讓計謀得逞。
果然,當天死纏爛打要買六百多元玩具的阿安,雖沒能稱心如願,但也逼使媽媽讓步,最後買了三百多元的玩具。
「為什麼要讓步?」我問。
「因為受不了他的吵鬧,也覺得很丟臉,而且我…真的很怕阿安生氣,討厭我!」
「你為什麼那麼怕孩子討厭你呢?」
「可能……是,我只有他這一個孩子,而且我上班很忙,都把他放在安親班,我一直覺得陪伴他的時間不太夠,覺得對他很愧疚。」
是了,只要帶著莫名其妙的「愧疚感」,媽媽對孩子「愛的威脅」這一招就會投降。
怕孩子被陪伴得不夠,怕有限的親子時光品質不佳…,這一切擔心,蒙蔽了父母的雙眼,也讓他們弄錯了教養方向;而機伶的孩子卻懂得抓緊要害,反過來控制父母。
親愛的爸爸媽媽,為什麼要怕孩子生氣?
假使你覺得孩子孤單,那麼,就樂當孩子的玩伴,或者幫孩子找玩伴。
假使你自責陪伴孩子的時間太少,那麼,就要更有效率的把握住和孩子相處的分分秒秒,甚至更該在有限的時間內留意孩子是否有偏差的行為。
假使,你擔憂親子撕裂,那麼,應該去積極學習親子溝通技巧,絕不是忽略孩子的錯誤,全力避開反彈。
我們要提醒自己在管教的過程中儘量維持和平無波,但是,請記住,面對成長中的孩子,這通常是夢幻畫面!
因此,我告訴朋友:「放心吧,你家阿安百分之百不會恨你的,是你自己害怕失去孩子的愛,因此做了錯誤決定,那就是放棄大好機會,來幫助孩子導正錯誤,邁向『更成熟的人格』。」
因此,在進入管教課題之前,我先邀請讀者們來一起堅定信念:
管教孩子≠撕裂情感
孩子生氣≠孩子不愛你
請勇敢執掌父母的管教權力,擔起父母的管教責任!

2.教養黃金期,只有十年

不會犯錯的孩子是「神」,不是孩子!即使是「神童」也會犯錯。
孩子來到這個世界,就是要藉由「犯錯」來獲得修正與改變,然後邁向成熟與正道。但是孩子多半不會知道自己犯錯,也不知道該如何修正,因此就有了「父母」這個設計。
所以父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陪伴在孩子身旁,看看他們做了什麼事?用心去感受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是否偏離正道?
孩子犯錯,就是一盞警示燈,提醒父母:該出面來幫助他們了!
但是在當下,父母的心是否只在這些問題上打轉呢:
為什麼是我的孩子?
我的孩子太糟糕了!
我的孩子太丟臉了!
我的孩子快沒救了!
當我們的心神被這些困擾佔據時,很容易放大孩子的錯誤,因而混淆了焦點,於是把心力都消耗在焦慮之上。這完全弄錯了方向,也用錯了力道!
當孩子犯錯時,我們可以有兩個選擇:一、擔心孩子;二、幫助孩子。
若是把焦點放在「擔心孩子」之上,我們被導引出來的反應將是:「我的孩子真可惡!」,接下來就是發出怒氣,可能因而失去理智,破口大罵或是羞辱孩子。如此一來,孩子首先是被「父母的沮喪」打垮,而非他們「自己的錯誤」!
若是把焦點放在「幫助孩子」之上,我們將會被引導出父母的責任只要我願意做點什麼事情,我會有一個更棒的孩子!
這個思考方向才可能讓我們趨向冷靜,看到孩子個別的問題與需要,然後用心思考他們能接受的矯治方法,讓親子一起來解決問題。
因此,每一次孩子犯錯,都是「父母幫助兒女變得更好」的契機!
然而,這句話是有條件的,也就是當孩子願意聽從我們、願意讓我們介入他們的問題時,這句話才成立;否則,任憑父母有滿腹的教養理論、精湛的管教法寶,都將枉然。
孩子不會永遠把我們當作世界的天、宇宙的中心,他們不會永遠服膺我們的教導。孩子進入青少年後,內在的「自我」會慢慢發展出來,屆時,就不會再以父母為唯一的價值判斷依據。甚至,為了凸顯自己的獨特價值,孩子反而會刻意唱反調
屆時,我們的價值再怎麼正確、意見再怎麼高明,都會覺得管教如同放空氣彈,擊不中孩子的心。

教養三個兒子,一路走來,我在在感受到這個真理能「有效管教」孩子的黃金期,確實只有十年,至多十二年。
大兒子、二兒子如今陸續上了高中、國中,個頭早已超過了我,每每和兒子們走在路上,我竟然得把頭仰高才能和他們對視。曾何幾時,我高高在上俯視著小小身軀、用大手牽引小手的漫長歲月,已經一去不復返。
霎那間,我體悟到一種微妙的變化:我們母與子之間「大對小、上對下」的關係正在瓦解;我們逐漸趨向平行,變成兩個對等的個體。
上天,不正在用身形的變化向我揭櫫一個道理嗎?
樹立我父母威望的時機正在遠離,眼前這些大孩子所需要的,不再是綿密的保護、無窮的管束,我必須調整腳步,順其自然地站在不遠處,尊重並監督孩子內在自我的主導。
當孩子極幼時,懵懂無知,小小的身軀會敬畏父母巨大的形象,更怕失去父母的關愛與保護。因著此時孩子對我們的依戀與順從,父母的管教相對容易,並且能發揮最大效果。
因此,父母必定要好好掌握這段「教養黃金期」,勇敢握住管教的權柄,樹立「上者」的權威,盡到教導責任,並為「下者」展現榜樣。
不要讓孩子的天真無邪,迷惑住大人的理智,阻障了父母合理的管教;更不因孩子的幼弱依戀,讓我們無限制的濫用或誤用管教權。
教養上最幸運的事情就是:在孩子心智柔軟時,就讓我們遇見他們的錯誤,並且找到方法幫助他們,讓他們更進步、更懂事、更成熟!

3.「只要要求合理,媽媽就不怕得罪你們!」
因為我非常清楚我能夠影響、導正孩子的黃金時間只有十年,所以,每天,我都會不斷地自我提醒:只要對孩子的身心發展是正確的,只要我們親子雙方在事前都已約法三章,只要執行的方案合情又合理,那麼,就不必開放空間讓孩子討價還價。

比如說,即使我一向主張把假期的主控權還給孩子,但不代表孩子可以為所欲為,只要喜歡,什麼都可以做;或者只要不喜歡,什麼事都可以不做。
寒暑假是放鬆自在的時光,但不代表可以放蕩無紀律。學校總有一些簡單的作業,孩子就必須每日和課業保持一些基本的連結,如此,更能啟動規律的長假生活。
家裡總找得到可以分擔的雜事,孩子尤當在長假中嘗試學期中沒時間練習的家務工作,這比諸練習各種才藝更為重要、更為受用。
此外,鍛鍊身體、安排需要花費時間的牙齒檢查診療行程,都是長假中孩子絕對要執行的工作。我會在放假之前,一一說明清楚每一件事情的重要性,除了討論時間的安排,對於執行每一項任務,絕對不留給孩子討價還價的餘地。

即便如此,每年寒暑假還沒開始,三小子還是照例躍躍欲試,想要衝破防守線。
「放假嘛,幹嘛那麼緊張,天天都寫作業啊?」
「我同學都不用做什麼家務事,為什麼只有你這個媽這麼龜毛囉嗦?」
「我牙齒又不痛,幹嘛一定要去看牙齒啊?」
我總會反問小子們:
「把暑假作業分攤,按日來寫作業,合理嗎?」
「身為家裡的一份子,分擔家務合理嗎?」
「利用長假,學習一項重要的、困難的家務,合理嗎?」
「利用假期鍛鍊身體、維持健美的身形,合理嗎?」
「只有長假才抽得出充分的時間檢查牙齒,合理嗎?」
每一句叩問,小子們都心知肚明完全合理,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駁的藉口。然而在他們頻頻點頭之際,也沒有任何人面露贊同的欣喜神色。
我懂得察言觀色,我當然知道小子們忿忿不平,但是只要我確定一切合理,必定只有平靜而嚴正的這一句話:「如果大家認為合理,就不要再跟我討論!」
語畢,我便拂袖而去。
要享權利,得先盡義務,遊戲規則從來不可能改變;三小子任務盡了,我也會終止所有監控,拂袖而去。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堅守立場,護持界線,讓遊戲規則變成了慣例,孩子的日常生活才能上軌道。

每天的生活中,孩子有太多時刻試圖衝破防線,或死皮賴臉,或相應不理,或頂嘴反抗,或使用拖延戰術,但最後都會發現媽媽我的態度與立場始終如一,毫無鬆動,他們則必定會用各種強烈的「語言」或「非語言」訊息知會我:
((((媽媽,我討厭你!))))
((((媽媽,我非常討厭你!))))
甚至是:
((((媽媽,我非常非常恨你!))))

是,不用小子們開口,我完全了然我是一個顧人怨的「討厭鬼」。然而,只要確定一切合情合理,特別是合乎雙方的認可,對於孩子的憤恨,我還會平靜而嚴正的說出這一句話:「媽媽我不怕得罪你們,只怕沒把你們教好!」
對人的態度不恭敬,我會請孩子將心比心,想想對方的感受,然後倒帶,重新表達一次!
仍然做不好,對不起,那請耐煩仔細地看老媽完整的示範;還是達不到標準,對不起,那只好練習三次!
作業敷衍了事,對不起,請想一下這樣對學習有沒有幫助?還是浪費了自己寶貴的時間?對不起,我們有協定過「回家作業的標準」,媽媽得退件,得擦掉,而你也清楚,寫不好就是得重寫!
心不甘情不願?對不起,我也將心不甘心不願,拒絕為你們不負責任的作業背書!因為我也希望孩子們理解:「簽名」是需要負責的,是一件嚴肅的事情!
我當然想永遠被孩子愛戴、擁抱,做個他們心目中的「好大人」!但是我這個「好大人」若要能擔保在未來產出另外三個「好」的大人,就得始終如一的守住「愛孩子」與「管理孩子」的分際!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