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當人們總在宣揚綠建築、綠建材、老屋改造的概念時,
是否曾想過,屋頂依然是被忽略的築地?
第一本呈現屋頂建築設計新意的書

世界上第一個向屋頂挑戰,以全新手法進行設計的建築師,
就是柯比意(Le Corbusier)。
現代人要在都市尋找全新生活空間,請再次啟動大師視野,
「往上看」!你會發現新天地。

有利於環境保護的「綠化屋頂」,
可以減少「都市熱島效應」,延長屋頂壽命,
提供雨水的儲備,創造生態,減少建築的能源消耗,
甚至可以……帶來糧食!
因此,你不需要在鄉郊擁有一塊地,不需要很大面積、花很多錢,
屋頂,將不止是屋頂~它可以做為你的心靈閣樓,你的祕密基地。

 近幾年來,屋頂的未來潛力逐漸地被發掘。箇中緣由就是:因為屋頂的密封技術變得越來越有效,讓功能性亦隨之進化得擁有更多的可塑性。而且,當都市化現象在世界各地不斷激增的時候,幽靜的郊區已經不再有吸引力,反而越是靠近工作地點的都市建築房價,越有節節高升的跡象。這時問題便出現:人們該在都市的何處去尋找全新空間,以達到起居和實用的目地呢?答案,必然得「往上看」!
 屋頂,在國內往往都被當成「違建」式的居住著,甚至被荒廢了。其實若屋頂成為了建築業的新資產,自然能吸引新一代的建築風潮,並塑造全新的環保模式。
 藉著本書,世界各地的建築師將證明,屋頂的功能除了提供遮陽、擋風雨外,還能做為建築的「第五元素」(建築大師科比意在1926年即提出將屋頂作為「新建築」的第五元素),設計成居家空間。
 本書內容依三大功能「休閒」、「住家」、「庭院」來分類,每個個案介紹包括設計案的初衷、概念、基本資料、藍圖、完工成品等。

(摘錄)
◎啟動(海牙)舊城的空中建築——整修破倉庫,並在屋頂上置入輕型鋼結構的閣樓,重新展現價值。不僅節省了新城的建設,進而達到環保的長期效用。
◎是藍精靈的(鹿特丹)村莊嗎?——一個內藏乾坤的屋頂擴建:每間臥室自成單獨的小房子、戶外公園、露天淋浴,好個豐富有趣的屋頂生活區。
◎墨西哥的空中驛站——以耐用、不吸塵的可麗耐人造石板覆蓋屋頂,藉著折紙般的褶皺和角度來塑造空間,讓城市也成了閣樓的一部分。
◎(東京)最靠近陽光的地方——以「減法式的住宅規畫」,達到「屋頂上的陽光房兼浴室」。以玻璃、環保木材和金屬架為主要材質,強調自然氣息和採光。
◎屋頂成(新加坡)私人公園——建築立面的植被彷彿天然幕牆,能用來擋雨。斜面屋頂構造像起伏的山巒,最適合人們坐著或躺下來,聊聊天並共用同一片風景。
◎(倫敦)成長之家,等待茂盛之美——大面格柵螢幕用強力的和廉價的安全圍欄材料打造;玻璃牆採用雙層氬氣的鑲嵌法以達到隔熱保溫作用。還有太陽能發電、雨水收集、屋頂綠化、超絕緣體和冷凝式鍋爐的安置。
◎(維也納)恰到好處的裝飾性——高度絕緣玻璃和帷幕牆能防曬、採光和防火,達到低耗能的作用,且支援被動性的能源發電。戶外的綠地能進行雨水儲存,作為建築的隔熱冷卻系統。
◎(紐約)閃亮的鑽石屋頂——在頂層以鋼和玻璃帷幕搭建的水晶宮,最大限度地擁有自然採光;亦在天花板中安裝小型熱泵空調,創造一個非常有效率的空調系統。
◎只應天上有的,(墨爾本)戲院——使用再循環紅柳桉木來覆蓋整個屋頂,「智能草地」質感如真的草皮般,卻不需要任何水分,減少了額外開銷。
◎當(洛杉磯)建築師化身農夫——梯田分層的方式能最大化地獲取陽光,種滿了各種水果、蔬菜和其他香料,編織成一個低調且自給自足的生態系統。

作者簡介:
甄健恆,暱稱「Yen」,馬來西亞人,英國約克大學音樂科技系畢業。執著於發現與呈現新的文化創意。曾任上海《晨刊WestEast》雙週刊專題總監。現為自由撰稿人,為時尚雜誌《新潮》、《時尚男人》撰寫專欄,涉及領域橫跨音樂、藝術、建築和設計。2009年正式邁入作家行列,推出《衛星展全紀錄──設計,不只米蘭家具展!》。

臉書:www.facebook.com/people/Yen-Kien-Hang/616446280
部落格:www.wretch.cc/blog/rejectio
新浪微博:www.weibo.com/rejectio

內文試閱:
前言 再次啟動,第五元素

世界上,第一個向屋頂挑戰,以全新手法進行設計的偉大現代建築師,可說非柯比意(Le Corbusier,1887-1965)莫屬。

早在1926年,他就將屋頂庭院稱為「現代建築五元素」之一(5 Points d'Une Architecture Nouvelle, 其他元素:底層挑空、自由平面、水準橫窗、自由立面)。一年後,他將這五個元素記載了下來,給了他的築地經理Alfred Rodolf,當時與這「五元素」有所聯繫的藍圖正是一座位於德國Stuttgart的全新建築。

除了採用了獨立支柱(Pilotis),還有橫向長窗(ribbon windows),以及將整個建築空間的排列和立面進行了開放式設計,柯比意當時就宣稱屋頂該作為起居以及讓人享受自然的用途。他曾認為這是一種充滿實用性的技巧和解決方式,並同時提及到其身心靈和經濟層面上的原理,說道:「灌木叢,甚至高至3、4公尺的樹木輕易地能種在這裡。這將讓屋頂庭院成為家中最受歡迎的空間。基本上來說,能夠作為庭院的屋頂,其面積也將與整個城市一樣大。」

至今,人們依然可以對柯比意的熱情感同身受。讓平坦屋頂或屋頂庭院作為居家的延伸空間,作為一種遺失空間的再利用,作為增加密度的解決方法,甚至僅作為光線和空氣獲取的管道,都是充滿魅力的概念。他也曾說過:「在家裡,人們總覺得到戶外才能感覺到自由——特別是被雲朵和景致圍繞著的時候。」最好的例子就是,他設計的Unite d'Habitation公寓,一座位於西班牙馬塞爾的大型建築。這位偉大建築師付諸於行動,將這裡平面的屋頂化作一個起居環境,從庭院、泳池到幼兒園皆齊全。自1947年完工以來,已成了屋頂建築的典範,人們爭相拜訪的朝聖地。

《The New Modern House》一書作者Jonathan Bell和Ellie Stathaki就認為,現代建築五元素在當初仍然是一種完美的功能主義,「結果,造就了『好建築』的定義開始與這些房子的普及化形式有所偏離,比起現代主義中的抽象形式主義,更傾向於使用功能主義的理據。換句話說,簡單地遵循人字形屋頂的美學,是缺乏想像力和對傳統系統的承諾。只有顛覆這種舊形式——不管採取任何一種形態——才有可能創造出社會和技術進步的新建築代表。」

但熟悉柯比意的建築之後,亦知道魔鬼總是在細節裡。他那一棟靠近巴黎的經典建築Villa Savoye(薩伏伊別墅),確實為這「五元素」的具體體現,2樓和3樓皆置入了屋頂庭院,與室內空間形成一幅自然景觀。但不幸的是,在這家別墅竣工的6年後,其屋頂的漏水問題依然無法被改善。「我的臥室總是在下雨天淹水。」屋主薩伏伊在1937年寫信給柯比意的時候提起他的慘況。諷刺的是,雖然柯比意按照了他原定的計畫,滿足了這「第五元素」,卻大意地沒有將屋頂進行防水的措施,導致薩伏伊家庭最終搬遷出他們的夢幻之家。同樣的問題亦發生在美輪美奐的Casa Malaparte(1938-42),這個擁有屋頂階梯的建築座落在能俯瞰整片海景的Capri島上,雖然被世人仰慕,卻因其設計的不妥善而淪為一宗建築史上的慘劇。

屋頂建築的延續

柯比意在實行「五元素」時,總是有叫好不叫座的感慨。但幻想將自己的屋頂化成起居空間的夢,卻在世界的另一端,以一種表現貧富之差的形態出現。當時人們皆稱之為「空中閣樓」(penthouse)。

發源於美國1920-30年代時期,這些座落於紐約城市中心地帶,Art Deco式的高層公寓樓頂的豪宅,開始以「第一居所」和「稀缺性的城市黃金地段」為賣點,出現在不少電影和小說的故事場景中,進而逐漸形成一種潮流,甚至成為高檔和雅致的代表。與此同時,住在這裡的屋主也潛意識地認為自己與「地面」上的貧困有所區隔——有別於為自己建造更大的房子,或移居到城市的另一區去,在人口逐漸增長的紐約,搬到屋頂上去便成了最佳的選擇。或許這就是為什麼閣樓式住宅在社會地位較平等的東歐國家比較遲起步的原因。

屋頂的延續,也不局限於富人之家。當空中閣樓成為歐美、日本、澳洲等地司空見慣的物業,這一概念卻在非洲和南美洲等發展中國家,以貧民窟的方式湧現。而近在咫尺的例子也有——最明顯的就在廣州、香港等人口密集的大城市中。所謂的新界丁屋(又稱新界小型屋宇政策)或舊式唐樓,在欠缺監管下,也一直出現非法天台屋或有多層複式單位,內置樓梯。這些都是屬於非法擴建,並且往往不獲政府鼓勵,甚至成為捉拿的對象。這無一不抹黑了柯比意當初提出「屋頂庭院」的初衷。而其實,這樣的問題如果當局能在政策上有所介入,則有可能展現新機(這方面,將在尾章再細談)。

不過,屋頂的潛力明顯地在世界各地,不管貧富,都一再地被發掘與重新作詮釋,箇中緣由則非常明顯。其一,就因為屋頂的密封技術變得越來越有效,讓功能性亦隨之進化得擁有更多的可塑性。而且,當都市化現象在世界各地不斷激增的時候,幽靜的郊區已經不再有吸引力,反而越是靠近工作地點的都市建築房價,越有節節高升的跡象。這時問題便出現:人們該在都市的何處去尋找全新空間,以進行起居和現實的操作呢?答案,必然得「往上看」!

看來,柯比意的「五元素」只是生不逢時,如今得以再次被啟動,即便是等了一個世紀,也終究大於一個人的生命。

結語 屋頂建築的何去何從
——Why Now?從綠化開始

如今談及「綠化屋頂」(Green Roof,亦稱Living Roof),已經不再是什麼新鮮事。

正當原油、天然氣和能源價格逐漸上升的時候,世界各地更多的屋頂除了安置上太陽能電板,最理所當然地就是進行植被。不管這「綠化屋頂」的「深淺」(土壤深淺即代表植物品種的多寡),其正面影響是顯而易見的:它們可減少「都市熱島效應」、延長屋頂壽命、提供雨水的儲備、創造生態、減少建築的能源消耗,甚至可帶來糧食等。另一方面,植物的設置也能開拓出全新的設計路線。因這些有利於環境保護的「綠化屋頂」的安裝,已經逐漸成為一種流行。

近期的如Renzo Piano設計的加州科學博物館(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BIG(Bjarke Ingels)的8Tallet公寓、Dominique Perrault設計的首爾梨花女子大學(Ewha Womans University)等,都是「綠化屋頂」的例子。而Perrault更是在1990年代就宣導「建築的消失」,一早就設計過在屋頂上種植上500棵蘋果樹的柏林游泳池與單車運動場。而且有些位於柏林的「綠化屋頂」更是早在90年前就出現了——比德國「屋頂」概念的歷史還長達4倍那麼久。當然值得重複提起的,依然是讓「綠化屋頂」成為眾人話題的「五元素」。這本書也僅能收錄部分的概念,特別選擇了重新詮釋「綠化屋頂」的設計,不過遺珠之多,憾無法全大篇幅地報導。

當然,多得自科技的躍進,「綠化屋頂」的工程也變得越來越普及,甚至成為「逼」需。因為不少世界各地的城市已經逐漸為「綠化屋頂」立法成政府當局管控的一部分,這或許比起當年柯比意的「單槍匹馬」來的有效。且看看一些世界城市的「綠化屋頂」政策方針。

美國

1. 芝加哥
針對城市顯著的都市熱島效應,當局定下了節能屋頂規則,要求所有屋頂將光線反射減至最低,或是僅能有25%的「反照率」(albedo)。雖然政策中並沒有指定採用的方式,但「綠化屋頂」早就被接受作為滿足這一項條件的實際手法。同時為了鼓勵發展商,也允許他們在高密度中進行工程,條件是他們得在建築屋頂面積至少50%或160平方公尺——以較大者為準——覆蓋上植被。芝加哥也在進行適度的資助計畫及擬定雨水保留指數。

2. 波特蘭
政府建築都需要有綠化屋頂,並至少需要有70%的覆蓋率。其餘的屋頂表面必須覆蓋上高效節能的建材。另外當局也提供額外獎勵金,如「樓層面積優惠」以及扣除35%的雨水管理費。該城市的「環保屋頂運動」也有效提高「綠化屋頂」效益的意識。

3. 西雅圖
「西雅圖綠色原則」(Seattle Green Factor)是一項景觀策略的指南,應用在全新的發展中。這是一個包括了四棟以上的住宅,超過370平方公尺與二十多個停車位的商業區域。它的目的是為人口密集的城市地區增加景觀的數量和質量。「西雅圖綠色原則」在2007年1月正式生效,本質上是與柏林所應用的模式類似。一個城市面積的30%需要覆蓋上植被,並提供灰水回收的獎勵。

4. 洛杉磯
自2002年7月1日起,所有洛杉磯市大於700平方公尺的建設項目,都需要實現能源與環境設計協會(LEED)的「認證」標準。而為了達到標準,可選擇安裝「綠化屋頂」。因為該標準採取的是分數的統計,「綠化屋頂」若覆蓋建築的50%,將因為能減少都市熱島效應而獲取1分,另外也因為能儲藏雨水而獲得1分,依此類推。如同波特蘭,洛杉磯也將逐步實行雨水管理費的扣除計畫,不過目前「綠化屋頂」的安裝並非強制性。

加拿大

5. 多倫多
多倫多城市當局為了鼓勵屋頂綠化,所進行的策略包括:城市管理局對安裝綠化屋頂的承諾、私人發展綠化屋頂獎勵金的試點方案、提高意識運動等。該市也將「綠化屋頂」政策化,希望能進行更多檢討性的決策過程、小組研討會、圓桌會議等,而且在2008年4月,市議會也通過了屋頂綠化的策略。多倫多目前已有一個屋頂綠化專案小組,旨在推廣工程的示範。

6. 溫哥華
作為一個試點方案,該市已為Southeast False Creek區域發展出一項規畫。這個25公頃的混合使用發展工程裡,所有建築物需要有至少50%的綠化屋頂。目前當局也正在採取步驟,調整城市建設的條例來設定建築業的「綠色基礎」,包括屋頂的綠化。

歐洲

7. 巴塞爾
2002年,巴塞爾城市的建築法規中納入了綠化屋頂的原則。這當中的細節就包括有:原生土壤和植物的使用、種植土壤的深度、鼓勵生態的繁殖,以及1千平公尺以上的「綠化屋頂」計畫需採用專業人士設計的要求。

8. 柏林
柏林是德國將城市和國家政府的職能相結合的三大城市之一。該城市率先推出的「生活小區面積」(BAF)指數,它所代表的是「生態可生存表面」(如花園,綠化屋頂等)和基地總面積之間的比例。BAF指數也為不同形式的建設設定目標值:新的住宅為0.6,商業發展則為0.3;以此類推,傳統的密封屋頂指數為0;而若屋頂上若有超過80釐米的土壤表面與植被覆蓋,分數0.7。與此同時,柏林景觀規畫中亦強制規定,城市內的13個區域需要實行屋頂的綠化,其他地區則以自願形式鼓勵綠化。綠化屋頂也進而減少了50%的排水收費,不論它們是否連接到下水道。

9. 林茨(Linz)
鼓勵綠化屋頂的動機是因為這裡嚴重缺乏綠地,因此這個城市才在2001年實行了「綠色空間計畫」(Green Space Plan),有效為地區的發展計畫提供標準的政策。這些政策都是強制性的。譬如說:新的和擬議的建築面積,若超過100平方公尺和有一個高達20度的斜度,不包括棚式屋頂,都需要進行綠化。綠化屋頂的最上層至少要有12釐米厚作為生長介質,生物材料的覆蓋面至少應為屋頂的80%。林茨也為屋頂的建設成本提供補貼,最多可獲合格費用的30%。不管是強制性還是自願安裝的「綠化屋頂」,都能享有這些補貼。為了鼓勵政策的響應,補貼的50%將會在建設期間給付,而其餘的50%則在植被一旦建立後給付。

10. 蒙斯特(Munster)
如果安裝綠化屋頂,當局將提供排水費80%的扣除。

亞洲

11. 北京
適逢2008年奧運會所需要的空氣質素改善,當局立下了將城市高樓大廈的30%和低層大樓(即低於12層)的60%皆需要被綠化的政策。

12. 東京
該市已設下了創建30平方公里的綠化屋頂的目標。為此亦立下了一個政策,迫使占地面積超過1千平方公尺的新私人建築,以及超過250平方公尺新公共建築,需要有20%的綠化屋頂,否則將遭罰款。這項政策是有效的,每年啟發大約5萬平方公尺的綠化屋頂。日本政府亦準備將這政策推廣至國內各城市。

優缺點的再考量

如今,屋頂的功能性似乎已經無所不能,而其效益並不難以理解:它可豐富城市環境、增加社會多元性,功能性的刺激經濟內需,加強城市建築的再利用,啟動讓人遺忘的區域等。若從建築業的角度來看,則有可能再塑造另一次的「比爾包效應」,不管是永久性或快閃式的構造。

依(台灣)的建築法規,房子的建造共分為四大項:
一、新建:為新建造之建築物或將原建築物全部拆除而重行建築者;
二、增建:於原建築物增加其面積或高度者。但以過廊與原建築物連接者,應視為新建;
三、改建:將建築物之一部分拆除,於原建築基地範圍內改造,而不增高或擴大面積者;
四、修建:建築物之基礎、樑柱、承重牆壁、樓地板、屋架或屋頂,其中任何一種有過半之修理或變更者。

而屋頂建築所涉及的法規範圍,往往因個案而異。但因為無法將屋頂建築歸類為特殊的一項條例,所以有可能簡單為修建的一種,也可能大型如新建的工程。但理所當然地,建築的功能性、工程的困難與複雜度是往往成正比的,其包含的基本元素如人流、屋簷高度、泊車位、防火系統、緊急出口等等,都本來就是建築規則所需要考慮的。而且有些歷史性建築的負責方則認為,這樣的新概念,就算有效產生新美學態度,也只會摧殘歷史。原有住戶也有可能對新屋主造成問題,特別是原有住戶往往不希望聽見屋頂建築工程所帶來的噪音,更別說有時候還會是長達一年的時間!

身為新屋主,最重要的部分依然是採用合法的專業建築師為宜,特別是在地震、颱風範圍內的國家如台灣或香港,則需要額外有專家如結構工程師的介入。況且在黑心建商似乎更倡狂的國家裡,當原有建築的安危都已經成問題,又是否還有心機去探討該不該將屋頂進行再造呢?——這或許就解答了,為何屋頂建築遲遲沒有在這裡出現的原因了。

當然,如果屋主對建築師的想法和理念一致,進行屋頂建築自然比較容易——特別是,當業主從未考慮過屋頂也能作為潛在的築地和經濟來源。如今在經濟不穩定的局勢中,也許為了尋找新的經濟來源時,人們會更積極地看待這一項概念,說不定屋頂建築在未來將會成為一項不錯的投資呢!讓黑心建商打翻這一條船,也實在太可惜了。

後記

常言道,初生之犢不畏虎。前文中,幾乎所有的建築師都是首次設計屋頂建築的新兵,可見屋頂建築在設計和建設上所擁有的難度,往往來自非技術性的元素。若屋頂建築也能逐漸如「綠化屋頂」獲得政府當局的認可,勢必能在任何一個城市中打造一塊小小的烏托邦。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