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張赫、吳漣序主演韓劇《輝煌或瘋狂빛나거나 미치거나》原著小說
★韓國最大網路書店Yes24 e連載小說人氣作品 熱賣狂銷十萬冊!
★受詛咒的高麗皇子與渤海亡國公主的夢幻羅曼史


受詛咒的四皇子和亡國公主,
僅僅一晚的婚姻,便想得到天下!
初夜的荒謬交易,改寫命運。


「妳是誰?」
「即將要成為你新娘的人。」
「不好意思,我不會和小孩成親。」

真是天方夜譚,新娘咧!我居然是被這個小不點綁架了?
高麗第二帥氣的皇子遭到綁架,甚至還天外飛來一門親事。
怎麼會發生如此令人手足無措的事情?

「你說說看你想要什麼啊?無論是什麼,我通通可以給你。怎麼樣?」
「無論是什麼?無論我想要什麼,妳通通可以給我嗎?」

中原第一商賈晨燏,立刻需要一個假新郎,不管是用美貌勾引,還是用錢買,就是用綁的也要綁一個回來。

然而,他想要的東西,竟然是一國之君,真是令人無言以對。迫於無奈求親的她,的確不太正常,不過他,似乎也正常不到哪裡。

僅僅一晚的婚姻,便要求得到天下,簡直就是個盜匪!

作者簡介:
賢焸云
希望我筆下的所有孩子都能幸福快樂……直到永遠;
那麼閱讀拙作的各位,同樣能幸福快樂……同樣,直到永遠;
如此,便能讓我這個貪求自己幸福快樂的作家……也能永遠幸福快樂。
──小說作品
《1%的戀愛機會》、《為我付出一切》、《使者的愛》、《與魔女戀愛》、《幽靈與番茄》、《命運之戀》、《創造情緣》、《火吻吾家》、《我與半枝蓮》、《到過天堂的男人乾達》、《花花公子韓夏》、《能寫能玩的花花公子》、《此刻戰爭中》、《春日的八光》、《求妻四攻略》
──電視劇作品(劇本創作)
MBC星期日愛情劇場 《1%的戀愛機會》
MBC 周末連續劇 《創造情緣》
繪者簡介:
崔齊熙(音譯)
在白紙張上點燃一個夢想,讓夢想一點一點茁壯的彩虹庭園,乘載著褪色記憶的雲朵,化成雨點優雅飄落;用一杯裝滿熱咖啡的紅色馬克杯,描繪出我與像天空般的您的對話……以一份純粹的熱忱和紅色馬克杯般炙熱的愛。

譯者簡介:
王品涵
專職翻譯,相信文字有改變世界的力量;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韓國語文學系,現居台北。

內文試閱:
假婚──我跟妳一樣需要一個伴侶

打從很久以前的魏國開始,便一直是首都的開封,即便是寒冬,氣候也不算太冷,很難得才能看到雪,可是卻在幾天前意外地飄起了雪,大家都說這是吉兆,開心得不得了。不過梁氏家族的養女──晨燏,此時心裡亂糟糟的,可沒有時間管大家說什麼雪不雪的還是什麼有的沒的。
晨燏氣急敗壞地盯著哥哥梁奎達。梁氏家族在中原擁有頗具名氣的商團,收養了晨燏,對她有著養育之恩;雖然晨燏和梁奎達之間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但是很疼她,算是個相當不錯的哥哥,當然,這是指他沒有闖禍的時候。
「燏兒,燏兒,嗯?趁著這次機會成親,對妳好,對我也好嘛!」
「我不知道哥哥會怎樣,但是我個人來說一點都不好!哥很想看我死是嗎?」
晨燏用煩躁的表情,果斷地搖了頭。
居然膽敢碰王爺的養女!你大少爺這次又用那帥氣的小臉闖出一番事業啦!還真是托你的福,不然梁氏家族可就要毀於一旦了。然而,哥哥卻相當巧妙地把燙手山芋丟往另一個地方。
王爺提出饒梁奎達一命的條件,不為其他,正是要晨燏跟自己的手下郭將軍成親,如果是要求財物那還容易解決,哼!竟然是成親?雖然這個要求對晨燏來說十分荒謬,但是對王爺而言,似乎是個相當明智的決定:你招惹我的養女,我就要你的妹妹和我的親信將軍成親。說不定會是一場有利可圖的交易,前提是,郭將軍得是一個適合和她成親的對象。
郭將軍是何等人也?撇開其他不說,年紀已過不惑,當然也早就有夫人了,更重要的是,他胸懷的抱負根本滿足不了晨燏,再加上如果和他成親的話,可就得一輩子都在中原生活了,門都沒有!
能夠平安無事地活過二十個年頭,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在人生所剩不多的時間裡,每一天都是如此寶貴,還要我成這種根本沒心的親,不覺得太過分了嗎?
晨燏緊咬雙唇,起身。
想要逃掉這門親事,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我已經和別人有婚約了,最好還是個高麗男子。
只不過,在中原想要找一個王爺或郭將軍不認識的男子,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更何況還要是個高麗人,簡直難如登天;就連現在可以拜託他馬上和晨燏成親的人也不見半個,而且好像也沒有辦法先乖乖答應婚事,再去找人幫忙。
深鎖著眉頭,苦惱了好一陣子的晨燏,終於下了決定。管他的,沒有的話,找不到?索性就弄一個來啊!不管是用美貌勾引,還是用錢買,就是用綁的也要綁一個回來。

******

商人們吵雜擾攘的市集裡,有個名為白妙的老太婆,白髮蒼蒼,用黑色頭巾遮住自己的臉,滿布血絲的雙眼,來來回回地像是在尋找什麼人。
白妙找了好幾天的人,正是她的主人──商團大小姐晨燏,的新郎。當務之急,先要找到一個男人,也不用問他成親沒,反正沒有必要和他多討論些什麼,直接抓來成親就對了。不答應就讓他死,就不相信他敢拒絕這門親事。問題在於,就是找不到那樣的男人啊!
和白妙一起出來的張白山也專心一志地睜亮眼睛,搜索著可以和主人成親的男人。
無論如何,一定要找到,不然的話,他們的主人說不定會就此告別人世,雖然死之前可能還要先跟郭將軍成那個該死的親。
即便晨燏大小姐打從出生起,已經數度與鬼門關擦身而過,但是現在可是要把命斷送在一場自己不願妥協的婚事上,按照大小姐固執的個性,一定想說死就死吧!就算死也絕對不要跟郭將軍那種貨色成親。
不幸中的大幸,郭將軍二話不說地做出承諾,只要晨燏有婚約在身就不會勉強她,大概也是早就耳聞大小姐的牛脾氣了吧。原本以為事情可以就此告一段落,想不到郭將軍冷不防地提出要替她舉辦盛大的婚宴,搞得整個青海商團上下和梁氏家族,亂成一團。多虧了梁家的笨兒子闖出這場大禍,王爺睜大眼睛盯著小姐的婚事,要是被揭穿的話,他絕對不可能就此罷休的。總之,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先找到可以和小姐成親的男人。
只不過,看來看去,想要找到可以和我們主人成親的新郎,真的太難了。
雖然還不知道會是哪個幸運兒,不過在中原太有名的人可不行,會引起郭將軍懷疑的名門子弟也不行,這種情況下,居然還得是個高麗男人……
小姐大概是擔心萬一對象是中原男人的話,郭將軍會發現婚約作假的真相,所以才會指名要高麗男人,問題在於,就是沒有高麗男人嘛!的確,就算是身在地大物博的中原,小姐不也一直找不到合自己心意的男人嗎?
什麼都不要求,管他是什麼傢伙,隨便啦!只要給我們一個男人,看看,那個傢伙太老,那個小子又太小,那個是中原人士……男人們都去哪裡了?沒有一個像樣的,像樣的啊!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白妙和張白山的眼神逐漸變得兇狠,越來越著急。

「西京那邊還有派人來嗎?」
「是的,今天也為了抓他們,費了點力。」
王昭聽著殷川的答話,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
不久前,計畫暗殺皇太子的刺客,潛入宮中,王昭沿著那天晚上留下的蛛絲馬跡,追查到他們來自西京。
不過,早在王昭進行審問之前,他們就已經死在某人的手裡了。
「是啦,要是現在就真相大白的話,也太無聊了。既然他們有留下些什麼,就再等等吧!」
王昭揚起一邊的嘴角,笑了笑。和刺客們交手之際,不難從他們的劍法看出背後的主謀是誰。
皇叔,我就是早衣仙人的首領,不會如此輕易讓您逃掉的。
相當多的人緊追著皇帝擁有的另一支勢力──早衣仙人,而當中最具威脅性的,不是別人,正是緊握西京兵權的皇叔王式廉。
皇帝下放了太多的權力給自己的兄弟,現在逐漸衍生出問題了,等到今時今日才想要隱藏身分,誰不知道只要皇帝稍有不測,那些隱藏的爪牙就會隨之現身。
「你自己小心點,皇叔如果鐵了心,再狠毒的事他都做得出來。無論如何,我現在必須先回開京一趟。」
「我會順道經過西京,再回開京。」
他們說「西京,然後開京」,等等!這是高麗話耶!白妙眼睛一亮,趕忙轉身,啊哈!太好了,太好了!現在管他什麼長相的,先隨便啦!
客棧裡坐著兩名男子,身上圍著殘舊長袍的他們,看起來像是什麼事都沒有似地。
終於在中原的繁華地段找到高麗男人的白妙和張白山,眼神犀利,很是嚇人。只不過,當白妙急忙轉頭,映入眼簾的第一個男子,卻讓她的表情變得有些難看。如果外貌還算差強人意的話,她也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問題是,他真的長得太醜了。
彷彿是貼在地上的身高,加上滿臉麻子……有的只是硬朗的神情和厚實的身軀罷了。
即便只是敷衍一下婚禮儀式就可以完成任務,但是那張臉對我們主人來說,也太過分了吧?可是,有什麼辦法呢?反正,就先放著好了。白妙和張白山的視線轉移到了另一個男子身上。
另一個男子,就算在室內蒙著頭巾,仍然可以一眼看出他修長的身形,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白妙和張白山窺探的視線,他抬起頭,用駭人的眼神,狠狠瞪了兩人一眼,多虧他這麼動了一下,落下一部分的頭巾,瞅見男子臉孔的白妙和張白山,瞬間容光煥發,眼睛為之一亮。
呵呵,太棒了!長得真帥,就是他了!
白妙露出亮白的牙齒,笑得合不攏嘴,不知為何,卻是一種讓人背脊發涼的笑容。
「一切順利,我會等您回來的。」
「不要輕敵,小心點。」
皇子聽著殷川的道別,輕輕地點了點頭。
早衣仙人這支精銳部隊的訓練固然嚴苛,作為他們的首領,更是一件苦差事,想要讓他們在極度危險的任務中活著回來,唯一能做的只有反覆不停地操練他們,稍有一點失手,重點不是他們的命,而是整個帝國會因為小小的失誤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接連發生大大小小的叛逆爭端,讓王昭的責任感跟著加重,訓練的強度也隨之加倍。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好幾年,幸好皇帝至今仍舊安康健在,另一個幸好,則是還沒有人提過成親的事。
殷川甫起身,王昭就一口氣把桌上的酒倒得一滴不剩,回到開京,又有一大堆的事情等著他了。王昭放空的眼神,慢慢變得混沌。

******

身著華麗禮服的晨燏,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白妙和張白山好不容易才弄回來的男人,那寬闊的肩膀和結實的腰部。
到底是下了多少催眠香啊?要是繼續這樣叫不醒的話,搞不好就要上演新婚婚禮,卻沒有新郎出現的慘劇了。也是啦!想要綁架這麼魁武的男人,免不了要使出催眠香。
晨燏好不容易才從重到不行的禮服袖口舉起手,用手指頭戳了戳躺在床上的男人,那結實的腰。
「那個……起來一下。」
「我有點急。」
「時辰到了啦!」
無論晨燏說什麼,男人仍舊動也不動。
大事不妙。
晨燏長嘆一口氣,不停搖著頭。
「不好意思,現在是可不可以醒一下啦?」
有一把刻意壓低的女聲,殷殷懇求著。
冷不防被綁架到這裡的王昭,老早就醒了,事實上根本從頭到尾都沒有完全失去意識過。王昭沒有睜開雙眼,自然地維持呼吸,觀察著四周。至於在用來隱藏身分的客棧時,酒裡被下催眠香的事,他也早就發現了。
即便如此卻還是乖乖地被綁來這裡的原因在於,王昭沒有在綁架他的人身上,感覺到殺氣;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他相當好奇,究竟是何方神聖膽敢幹出這種勾當。
而且這裡居然有說高麗話的女人?是誰?
是皇叔的人嗎?不,不是,不是的。如果意在自己的命,早在自己假裝醉倒在催眠香之下的時候,就該動手了,但是綁架王昭的人,在他假裝失去意識,緊閉雙眼時,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急急忙忙地幫他換了衣服而已。這幫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全身動彈自如,也沒有任何地方被綁著,四周寂靜,哼,其實這樣也還不賴。
多虧如此,皇叔派來的傢伙再也猜測不到自己的行蹤了,天下無敵的王昭居然會被綁架,想必那些傢伙一定完全找不到我了吧?
「是不是醒啦?」
「好像是。」
「哇!太好了!那快點起來吧!」
聽起來稍微有些嘶啞的女聲,理直氣壯地說著。
不對吧,怎麼像是做了什麼好事般,說得這麼有朝氣。
王昭微微皺著眉,起身。眼前有一個頭蓋著紅紗的女人,不,也不知道是不是女人,反正就是有個小鬼頭穿著手工精緻的結婚禮服,把手整齊地擺在桌上,面向自己站著。
結婚禮服……
仔細一看,房間裡到處都用了紅色綢緞和華麗的花朵裝飾,回過神,眼睛往下一瞥,才發現自己在閉上眼睛假裝失去意識時,被換上的衣服,也是結婚禮服。
在新房穿著結婚禮服?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王昭越來越沒有辦法理解自己身處的情況了。
「妳是誰?」
「即將要成為你新娘的人。」
絲毫沒有任何猶疑,她很快地回答。
真是天方夜譚,新娘咧!
就算被紅紗遮住了,也不難看出眼前這個新娘,就是個離成為女人還有一大段時間的小鬼頭。
直挺挺的身體逼近自己的腰間,沒頭沒尾地說著荒誕的話,長這麼大還真是第一次見識到這種女孩。
我居然是被這個小不點綁架了?
王昭強忍住感到荒謬無言的笑意。這小孩帶領的手下,絕對是厲害的角色。
「再問一次,妳是誰?」
「那個……就說是你的新娘……」
話都還沒講完,不,應該說連開頭都還沒講,晨燏便因為眼前的男人不滿地揚起眉,而趕緊把嘴閉上。連她自己也覺得「我是馬上要成為你新娘的人」這句話實在很難以啟齒。到底該怎麼說才能立刻讓這個人明白呢?
晨燏悄悄地開了口。
「就是說……我是極度需要你幫忙的人,想要跟你成親。幫幫忙啦!」
「我為什麼要?」
依舊沒有辦法確切回答自己問題的女孩開始有些煩躁,皇子用漠然的語氣答道。
貨真價實,是個小鬼頭。難道她相信自己要一個不知頭不知尾的人無條件幫忙,別人就會願意伸出援手嗎?就連一國之君苦勸,都搖頭拒絕婚事的人,當然不可能因為誰的懇求就乖乖成親。
「就……」
無法立刻答話的晨燏喃喃自語著。
事實上,是因為她對男人的提問,無話可答。也是啦,站在他的立場,眼前發生的事真的跟活見鬼沒什麼兩樣,要求他答應這門毫無道理的婚事,的確是自私了點。
只不過,如果不是跟眼前這個人成親,可就得跟「真的」不想要的那個對象成親……眼下唯有對他死纏爛打了。
「我會給你銀兩,非、常、多!你要多少?」
「不需要。」
斷然拒絕的他,讓晨燏閉上了嘴。
事情越來越難辦啦!
可以靠交易完成的事情,是最簡單的。再加上一開始看到他身上破爛的衣服時,還以為豐厚的財物就是最輕易能讓他妥協的方法,現在看來並非如此。
「如果你不肯幫忙的話,我就得跟自己不喜歡的中原男人成親了啦!」
「妳好像忘記我也是不喜歡和妳成親的人了吧!」
「我們不一樣,因為這是假成親啊!我會奉上豐厚的謝禮,不會讓你有一點損失的。」
「那是妳一廂情願的想法。我不想要一場強迫、虛假的婚事。」
他看起來一副打死都不肯妥協的樣子,看來要改變戰略了。
「不會覺得我看起來很可憐嗎?」
「還好,亂世當中有誰不可憐?」
真無情,不過他說的也沒錯。這個男人比想像中來得強硬,而且看起來一點惻隱之心都沒有。從頭紗裡能清楚看見的他的俊俏臉蛋,如果不是在這種情況下的話,一定會忍不住感到讚嘆。
方正的額頭,高聳的鼻樑,深邃的眼神,修長的下巴線條,簡直是集各種優點於一身啊!只不過氣宇軒昂的臉上,絲毫找不到一抹溫暖的微笑或溫柔的眼神,打從一開始,就是個眼神鋒利、不發一語的男人。
「喂,只要幫我完成成親儀式就可以了,沒有真的要你做些什麼。」
「管妳真的、假的,我就是不想和小孩成親。」
當然,無論是小孩還是大人,他就是沒有成親的念頭,何況是還要再養好一陣子的小新娘,更讓人想拒絕。
「我不是小孩。」
「反正就是不要!」
即便極力否認了,換來的也只是他的冷笑。
嘖,不過現在還是先把脾氣壓下來,好好拜託他才行。
「我們不都是高麗人嗎?又不是什麼難事,日行一善不是很好嗎?」
頭紗裡傳出小女孩拉高的聲音,雖然因為頭紗遮著看不太清楚,卻可以明顯感受到她想要把自己直接捏進手心的懇切眼神。從長長的袖子裡,伸出的小手,究竟緊握了多長一段時間,才有辦法讓那雙手完全失去血色,白皙手背上的青藍色血管,清晰可見。
王昭的臉又變得更強硬了。
緊張成這副德性的婚事,最好不是什麼麻煩事!這小孩,真的就是個小孩,所以才會沒頭沒腦地說出這種話。
「你說說看你想要什麼啊?無論是什麼,我通通可以給你。怎麼樣?」
「無論是什麼?無論我想要什麼,妳通通可以給我嗎?」
王昭對於這不知天高地厚的提議,挑了挑眉,反倒是晨燏高興得不得了。
咦!搞定了!只要他有想要的東西,這門生意就有得談了,她可是一旦開始談生意就不曾失敗過的晨燏。
鬆了一口氣的晨燏在頭紗裡燦爛地笑著。
「當然,任何東西。你想要什麼?」
「高麗的皇帝。」
「嗯?你說什麼?」
「我想要成為一國之君。」
一開始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可是又好像沒有聽錯吧,他的眼神彷彿穿透頭紗,直直地盯著她,相當認真。
什麼嘛!原來不是聽錯,而是根本抓錯人了。雖然迫於無奈而亂找人成親的她的確是怪了點,但是眼前的他也正常不到哪裡去;看來是自己的慌亂,鑄下大錯了。
「那……好像有點困難。」
「就說我們沒有辦法輕易達成共識。」
皇子聽著自己預料中的回答,點著頭。
理所當然,打從一開始我就等著會出現這樣的答案。
那可是普天之下,任誰也做不到的事。
成為一國之君,正正是連王昭憑自己的力量,也扭轉不了的現實,對眼前這個身分不明的她而言,當然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事,萬一她說她有辦法,事態可就嚴重了,那表示她真的是個瘋女人。這個不分青紅皂白就要別人和她成親的小新娘,看來還不算瘋得太嚴重。
「我的意思不是說我沒有辦法,而是這筆生意可會讓我虧大了。」
「什麼?」
「就算我再怎麼急,光是一天的婚約就想換整個天下,你也未免太貪心了吧!沒有想要便宜一點的東西嗎?」
這女人,到底?
不,這小鬼頭現在到底在講什麼鬼話?
本來以為她會說不可能完成「一國之君」這個要求的,絕對不可能做到之類的,應該說,這才是正確的回答吧!但是她的原因卻是因為「這是筆會讓她虧損的生意」,所以辦不到?到底要我怎麼接受眼前這一切啊?
眼神鋒利的皇子,望向晨燏。
完全意料之外的答案,搞得王昭眉頭深鎖,反觀晨燏則不然。她,到底是誰?龜毛挑剔的中原後宮娘娘?不對,是比後宮娘娘更麻煩,深諳如何分文不虧做生意的,商人。
絕對不會讓自己有絲毫虧損的商人。
那是晨燏隱藏的王牌,也是郭將軍要娶她為妻的理由之一,但是對眼前這個男人而言,就只是一個瘋女人想要做一筆瘋生意罷了。
到底要用什麼才能動搖這個男人?要求皇位的他,想必再上等的謝禮擺在他眼前,他也不會眨一下眼睛的。
女人想必也起不了作用,這麼說的話,難道就只能如他所願,給他天下了嗎?
「你再好好想一想嘛,一定還有別的東西吧!」
「沒有喔!」
王昭毅然截斷她的話,搖了搖頭,相當果決地。真是令人無言。
「哪有人會沒有想要的東西的?又不是菩薩……」
「那妳想要什麼?」
「很多啊,像是沒有我的商團也能做得起色啊、長命百歲啊、找到母……找到家人啊……不是啦,比起這些,當務之急是想要身邊有個新郎倌。」
家人……這小鬼頭或許也是個孤單的人。
他需要的是:家人、可以信任的人、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無憂無慮欣賞月光的……
小女孩不知道是不是煩躁於穿著禮服,長長袖子裡的手勢越來越焦躁,小腳也跺個不停。
也是,畢竟她還不到適合穿結婚禮服的年紀,以後變成真正的女人後,能遇到適合她的新郎,或許才是這小鬼頭內心真正想要的願望。
「仔細想一個嘛,我一定雙手奉上。」
「是有想到一個啦……但是妳似乎給不了我。」
「是什麼?」
滿是期待和希望的她,即使隔著頭紗,也能感受到她的眼神。
看著她的模樣,王昭沒來由地笑了出來,也有了惻隱之心,雖然看不見她的臉,但是也能清楚知道,成親對這個小女孩而言,還太稚嫩。
「我跟妳一樣,需要一個伴侶,但是,不是像妳一樣,只要假的……」
即便終於得到了答案,可是皇子提出的要求,著實讓晨燏嚇了一跳。他在講什麼?那可是她的願望耶!怎麼可以變成他的願望。
兩個人的願望巧妙地,擦身而過。
相同,卻又不同。
她想要的是假新郎,可是他想要的似乎是真新娘,這可不行,因為那不是她有辦法替他完成的。
此時,聽見房門外傳來人聲的晨燏趕緊閉上嘴,往他身上又再靠近了一步。
「嘖,媽的,你贏了啦!」
「什麼?」
居然膽敢在他面前罵粗話。
不過現在可沒有生氣的時間了,迅雷不及掩耳間小鬼頭已經貼在王昭的鼻子前,緊抓著他禮服前襟。接著猛地用手臂圍住王昭低著頭的脖子,墊起腳尖,對著王昭的嘴,呢喃細語。
「我說,成交!」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