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破解〈蘭亭序〉真跡的千古謊言與生死謎局!
今日流傳之〈蘭亭序〉,竟是唐太宗親手偽造?


繼《琅琊榜》後年度超級IP
書籍、影視、動漫、遊戲等全版權開發中

.上市首月超越東野圭吾《解憂雜貨店》榮登暢銷榜No.1!
.數十家影視公司版權爭奪中!
.即將售出越南、泰國、韓國版權
.醇正的中國風懸疑推理故事,帶你重回長安街頭!
.絕對燒腦,挑戰你的腦力極限!

〈蘭亭序〉是「千古一帖」,還是「千古一謎」?
歷史事實:
東晉永和九年(西元353年),王羲之揮灑寫下〈蘭亭序〉,之後書聖的身影在山水間悄悄匿跡。兩百多年後,唐太宗得到了〈蘭亭序〉,命書法大家虞世南、褚遂良、歐陽詢、馮承素等人臨摹〈蘭亭序〉,封賞給王公貴族和外國使節,摹本流傳至今。唐貞觀22年(西元672年),唐太宗遺詔〈蘭亭序〉真跡陪葬昭陵。

千古謎團:
〈蘭亭序〉誕生二百餘年籍籍無名,直到唐太宗親手推行,被捧為千古一帖,才得以流傳至今。唐太宗偽造〈蘭亭序〉真跡的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歷史陰謀?唐末溫韜挖掘昭陵卻未見其蹤,〈蘭亭序〉真跡現今又到底藏在哪裡?到底有沒有真跡?

今日流傳之〈蘭亭序〉,竟是唐太宗親手偽造?

元和十年六月初三,長安街頭,天光未亮,大唐宰相武元衡正走在上朝路上,隨身衛隊的燈籠突然被箭射滅,數十名殺手從黑暗中湧出,帶頭者手起刀落,砍斷武元衡脖子,拎走頭顱。

次日,女神探裴玄靜收到了武元衡死前一晚臨摹的半部〈蘭亭序〉,和一首神秘的五言詩。原來,武元衡對自己的死早有預感,留下一道連環謎題,解謎者必須步步踏對,倘若棋錯一著,真相就將永遠湮滅。裴玄靜接受使命,開始了機關密佈、阻力深重的解密之旅。此後,名動天下的女刺客聶隱娘、被後世尊為『八仙』之一的韓愈之侄韓湘子、『鬼才詩人』李賀等紛紛牽扯入局;藩鎮勢力奇計連連;朝廷權臣各懷心機;甚至皇室深宮中也是人影閃動,鬼胎暗結,試圖遙控局勢。

但真相終於越來越近,終極答案指向的竟是一個最不可能而且至高無上的人……

本書雖以文化懸疑為主線,但在設謎、探密、解謎的同時,作者唐隱用意蘊雋永的文辭,細膩的筆法,唐詩的悱惻寄寓,把裴玄靜的愛情寫得愁腸寸斷、百轉千迴。從唐代的離合詩到歷史上著名典故,從王羲之的書法傳承,到大唐王朝的皇位更替,以至隨著情節的推進,宮廷鬥爭、皇位繼承這些廟堂之高的冷血殘酷,與兄弟情深、真摯愛情這些人間溫情的演繹傳承,又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不由得讓人掩卷沉思。

作者簡介:
唐隱
又名「安娜芳芳」。任職外商高層,現居上海。懸疑推理狂熱分子,燒腦文學達人。
熱中於研究唐朝歷史文化,對唐朝人物風情、隱秘文化、歷史懸案等尤為癡迷。致力於為懸疑小說讀者、懸疑影視劇愛好者、歷史愛好者創作最為醇正的「中國風」文化懸疑故事。曾創作小說《狄仁傑》系列(已授權泰國版),網路點擊破億,影視劇籌備拍攝中。

內文試閱:
楔子
大唐貞觀二十年,深秋的一個傍晚。 夕陽餘暉還沒來得及從永欣寺的屋脊上褪盡。突然,響起一聲淒厲的呼喊,打破了古剎綿延數百年的寧靜。 晚課的僧人們紛紛向外張望,只見一位老僧邊喊邊跑,跌跌撞撞地衝出禪房,一頭栽倒在洗硯池邊。 「是辯才?」「他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僧人們面面相覷。 服侍辯才的童僧阿塵跟著跑出來,衝上去攙扶辯才,「師父,您起來呀!」 「不見了!不見了!」辯才卻只顧聲嘶力竭地叫喊著。 「什麼不見了?」 「是、是蘭亭……」辯才突然住了口,瞪圓兩隻血紅的眼睛吼道,「是他!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偷走的!」 他?阿塵好像明白過來了—三天前有個姓蕭的窮酸書生來到永欣寺借宿,不知怎麼就和辯才老和尚打得火熱。辯才七十多歲了,性格孤僻,平常和寺裡眾僧都談不到一塊兒,偏偏與這個蕭生一見如故,兩人聊起琴棋書畫來似乎很有共同語言。就在昨夜,辯才還邀那蕭生在自己的禪房談了個通宵。阿塵在旁邊烹茶服侍,聽二人又是對詩,又是比試書法,還談到了什麼王羲之的真跡……師父說的「他」莫非就是蕭生? 此時此刻,辯才也在回想昨夜,卻已五內俱焚—— 那蕭生究竟是如何令自己卸下心防的?也許是他寫的詩,「誰憐失群雁,長苦業風飄」,深深打動了辯才。於是辯才用真心和道:「非君有秘術,誰照不然灰。」就在這一來一去之間,辯才以為結識了一位平生難得的知己。所以當蕭生拿出幾幅王羲之的真跡炫耀時,辯才才會自豪地說:「你這幾紙雖真,卻非上佳。真正的佳品在我這裡。」 蕭生反駁:「除了〈蘭亭序〉,世上也沒有比我這些更佳的了。」 辯才含笑:「我就有。」 「你有?」 辯才無法再回憶下去了。〈蘭亭序〉!為了保住師父智永,也就是王羲之的七世孫傳下的這件稀世珍寶,當今聖上幾次三番派人來求,都被辯才以經亂散失擋了回去。實際上,那件寶貝就藏在禪房的房梁之上,世上再無第二個人知曉。可是偏偏在昨夜,如鬼使神差一般,辯才就在那蕭生的蠱惑下,親自爬上房梁,從密洞中取出〈蘭亭序〉,展示在蕭生的面前! 是了。如今辯才想來,那蕭生見到〈蘭亭序〉時面色大變,原非親眼目睹珍寶時的震撼,而是奸計即將得逞的興奮! 「天哪!我怎麼這樣蠢!」辯才和尚捶胸頓足。 今天一早蕭生不告而別。辯才整日心神不寧,晚課到一半再也忍耐不住,偷偷返回禪房。剛踏進門,便看到了房梁上那個被鑿開的密洞。 〈蘭亭序〉不翼而飛! 「阿塵!快,扶我起來,跟我走!」 「你要去哪兒啊,師父?」 「去找那個姓蕭的畜牲啊!」 阿塵不動。「師父,」阿塵的語調既困惑又恐懼,「那個人……他又回來了。」 永欣寺前確有一隊人馬徐徐而來。辯才半跪著抬起頭,昏花的老眼辨識不清為首者的面容—是蕭生嗎?可他何以通體火紅,似沐血色殘陽? 那人終於來到辯才跟前。老和尚看清了,確實是蕭生,只是原先的襤褸布衣換成了一身絳色衣冠。官服。 辯才激越的心情突然冷下來。 蕭翼儘量不去看辯才的臉,而是緊盯手中的黃綾,朗聲宣道:「大唐皇帝詔曰,僧人辯才藏匿國寶〈蘭亭序〉,屢以虛言犯上,已屬欺君之罪。現命監察御史蕭翼取得〈蘭亭序〉。朕念辯才護寶心切,不予追究其罪。另賜帛三千緞,穀三千石。」頓了頓,方壓低聲音道:「辯才,謝恩吧。」 辯才和尚匍匐於地,許久一動不動。 慚愧和內疚使蕭翼無法立即拂袖而去。他想,手段的確卑鄙了些,但若非老和尚不知好歹,自己又何必出此下策?畢竟,是當今聖上想要〈蘭亭序〉啊! 奉旨而行,哪怕燒殺劫掠亦為正道。 皇帝的喜悅和嘉獎,以及由此帶來的許許多多榮華富貴的想像,終於戰勝了最後一絲良心的譴責。蕭翼走了。永欣寺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阿塵帶著哭音叫起來:「師父!」從地上扳起辯才的身子。老和尚雙目緊閉,一縷鮮血正沿著嘴角淌了下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