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哲學是什麼?
你知道嗎?這也是一個哲學問題。(ㄎㄎ)
(/>皿<)/ ~ ┴┴

經典思辨‧全新口味
華文世界最受歡迎的動腦網站「哲學哲學雞蛋糕」http://cja.tw/,終於出書啦!
精選生活議題、全新搞怪修訂

──哲學就像雞蛋糕,遇見什麼吃什麼。


#動腦大哉問,日常來找碴?
@哲學分析靠直覺!?我的天,難道哲學家都有超能力?
@「奧坎剃刀」有夠威!想法簡單才是解題王道?
@真話不等於實話、假話不一定在說謊!小木偶的鼻子怎麼辦?
@「夭壽喔,棒球王子外遇了!」該跟誰說對不起?
@上帝的旨意很神祕!誰敢說自己懂《聖經》?


當我們以淺白、易懂、清晰的方式進行討論,
哲學思維內含的邏輯和批判能力,就能發揮最大效用,
幫助我們在複雜的情境中做出正確的抉擇。 ──朱家安


你好,我是朱家安,1987年生的宜蘭人。
你知道植物也會痛嗎?尤其是蘿蔔和南瓜,切塊之後還是有感覺,
都是活生生下鍋喔。開玩笑的啦。
其實我想說是:「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搞哲學,比買菜還簡單。」

哲學並不神祕難解、莫名其妙,也不是命理勵志或愛挑語病......
作為一個哲學人,我希望藉由這本書讓大家了解
──哲學其實跟隔壁老王一樣平易近人!


作者簡介:
朱家安

●「簡單哲學實驗室」召集人
●「哲學哲學雞蛋糕」網站創辦人
●《PanSci泛科學》專欄作家
●中正大學哲學研究所博士班學生

2012    創立「簡單哲學實驗室」
2012-13  羅東高中哲學思辨社社團老師
2012    彰化高中福田邏輯思考社社團老師
2011    進入中正大學哲學所博士班
2007    創立「哲學哲學雞蛋糕」網站
2006-08  「深藍學生論壇」哲學版創版板主
1987    出生

內文試閱:
車籃垃圾處理方案

學生:剛進來就看到它在我桌上,不曉得誰放的。我很生氣,才把它丟到地上。
老師(揮舞著空便當盒):不管怎樣,把便當盒丟到地上就是不對。便當盒落到你手上,不管它是怎麼來的,它就進入了你的生命,變成你的責任和選擇。你可以選擇做對事情,負起責任把它洗乾淨然後回收,你也可以選擇做錯事情,把它亂丟。現在,告訴我,你覺得怎麼做才對?
學生(豁然開朗):老師,便當盒已經落到你手上,現在輪到你做選擇了!

無妄之災在生命中最沒創意的現身方式,是別人丟在你車籃或桌上的垃圾。我朋友大麥處理這種狀況的一貫方法是,把垃圾抓起來丟到地上。但,這樣做OK嗎?
所有有過類似經驗的人應該都會同意,大麥的應對方法很能紓緩當下不爽情緒。但是,到底有什麼好理由支持你把被栽贓的垃圾扔到地上,而不是摸摸鼻子拎向垃圾桶?
直接的想法很簡單:「垃圾又不是我的,憑什麼叫我拿去丟?」這個說法最明顯的缺點,就是它不太可能說服你的老師,不過確實表達了一個值得討論的道德觀點:沒錯,垃圾恰好在我的車籃裡,但,我是否就因此比別人更有責任要處理它?
當然,就現實而言,比起其他人,我確實有比較急迫的理由去搞定它,因為「那是我的車籃啊,我還要用它裝包包欸!」。但值得注意的是,「有急迫理由」要做某件事情,跟「有責任」做那件事情是兩回事。簡單講,當我有急迫理由要做某件事情,表示我要是沒搞定會對不起自己;而當我有責任做某件事,表示假如我沒搞定,我會對不起其他人。
考慮到上述觀點,對於車籃垃圾一例,比較公平的說法應該是這樣:沒有特別需要對垃圾負處理責任的人,因為自己對於這個車籃的使用需要,被別人脅迫必須處理那些垃圾。基本上,這也很類似遭恐怖分子威脅、必須改變政策的政府。
若我們同意「被別人脅迫去做不屬於自己責任的事情」並不合理,我們應該也會同意,萬一某人不幸落到這個處境,他有權選擇比較不痛苦的方式來應對。例如說,當他發現車籃裡多出了垃圾,他可以隨手把它扔到地上;當然,這並不代表他可以把垃圾轉放到隔壁腳踏車的籃子裡──就算你「被別人脅迫去做不屬於自己責任的事情」,你也沒有權利把這份脅迫,轉移到隔壁腳踏車的使用者身上。
你可能想到了:丟在地上的垃圾,不會造成清潔人員「被別人脅迫去做不屬於自己責任的事情」嗎?答案其實也很簡單:清潔人員的工作,本來就是處理沒公德心的人製造的垃圾,當他們撿起地上的垃圾,並不是「被別人脅迫去做不屬於自己責任的事情」。同樣的說法也可以應用在志工、值日生、勞動服務同學等「自願」清潔打掃區域的人身上。
情景回到教室,上述推論應該也適用文章開頭的例子,而且還多了另一個支持的理由:在「小屁孩教育」的脈絡裡,桌上的便當盒有可能是霸凌工具。若最初丟便當盒的人正躲在一邊偷笑,那麼,要求第一受害者負起處理責任,就更像是叫政府向恐怖分子妥協了。



同志天生
小白:同性戀當然不是天生的,如果同性戀是天生的,同性戀基因早就滅絕了,因為他們不生小孩。

同性戀傾向是否純然由基因控制,這是生物學問題。不過批判思考的美妙之處,就是它讓你可以應用常識作論點的初步檢驗。小白的說法是錯的,首先,同性戀不是不孕症,他們在性生活的表現,只是不喜歡跟異性做愛,但硬要做的話還是生得出小孩。我相信就算在現代,仍然有許多受控於傳統規約的同性戀者必須面對這種命運:為了不受排擠,他們只好在社會中隱藏性向,建立「正常」家庭,生育並扶養小孩。再來,就算同性戀是天生的,也有可能是來自類似隱性基因的遺傳機制,這種遺傳設定讓(有同性戀基因的)異性戀可以生下同性戀。
同性戀是否天生,這個議題受到許多有關同志權益、措施的社會討論關注。有一些組織聲稱同性戀是後天的不良習慣或疾病,並且可以藉由宗教活動治癒,例如台灣的「走出埃及輔導協會」。
就算技術上可行,同性戀是否就需要被「治癒」?這關係到社會、自主和道德討論。不過不管如何,「走出埃及」的基本想法之一是:因為同志傾向是後天養成的,不是先天的,所以「治癒同志」成為可能。順著這脈絡你可以想見,此爭議中,為同志辯護的眾多說法裡,也不乏強調「同志先天,因此無法治癒」的人。
這種說法聽起來很合理,並且也有道德基礎:如果同性戀傾向不可能改變,那麼就算同性戀是罪惡或魔鬼的誘惑,那些不幸的當事人也沒有責任改變它,因為沒有人有責任做自己不可能辦到的事情。
然而問題是,就算性傾向天生,這真的就代表它無法被改變嗎?現代科學家大多相信大腦的內部狀態決定了人的個性、喜好和想法。但,這也表示,只要對大腦做夠精細的調整,讓人轉而對另外一個性別產生性慾,或附帶其他更完整的情愛反應,都是可能的事情。這種以先進技術改變天生條件的例子,並不僅僅只是未來科學的幻想。
人天生有兩顆腎,但是在現在我們就已經有辦法摘掉其中一顆拿去救人。裝備了現代科學的人類,除了無法對抗邏輯和自然定律之外,有潛力改變任何事情。然而,若天生的東西依然有可能改變,那當我們說某人的某特質是天生的,這是什麼意思?比較一下一般所指天生和非天生的特質:

天生非天生
腎臟的數量、髮色、紅血球形狀個性、興趣、慣用的語言

整理下來,兩種類別之間的差異很明顯。簡單地說,跟腎臟的數量、髮色和紅血球形狀比起來,要改變個性、興趣或慣用的語言,是相對容易,不需要透過特定科技手段。因此,天生的意思比起「不可能改變」,應該更接近「無法藉由比較自然、不震撼、不侵入的方法改變」。
事實上,天生本來就應該包含「可能被改變」的意思。因為那些真的不可能改變的東西,反而不會被說是天生的。除非是想搞笑,否則我們通常不會這樣說:
我天生二月生日。
我天生是朱元璋的後代。
我天生就是因為保險套破掉不小心受孕的。

回到「走出埃及」的討論裡,在這種意義下,那些主張「性傾向天生」的人的說法應該是:除非被人打藥、洗腦,不然一個同性戀不會好端端的忽然轉性,而異性戀也一樣。這種說法完全肯定性傾向能被強制改變的可能性。但就算如此,那些進行同性戀治癒的組織,不見得因此就有好理由繼續行動──「可以改變」並不代表這些改變的代價不痛不癢。我們不時可以聽聞那些有同性戀傾向的人在接受宗教治療之後,反而出現劇烈的身心反彈症狀,生活陷入不幸。在這些考慮之下,就算同性戀真如同宗教人士所說是不自然甚至有罪惡的,同志也不見得就有責任要接受這些代價,以及風險嚴重的治療。
就結果而論,前面對「天生」的分析呈現出,「走出埃及」這類同性戀治療當中重要的疑慮:人類這麼厲害,要改變性向八成也是做得到的,但是就算做得到也不代表你該這樣做,因為重點是,當事人是否有義務接受這些療程帶來的風險。



上帝的手工水餃難題

牧師:上帝是全能的,不管什麼事情,上帝都辦得到。
喬:那上帝可以憑空造出石頭嗎?
牧師:當然。
喬:不管多重的石頭都行嗎?
牧師:當然。
喬:那重到連上帝自己都舉不起來的石頭呢?上帝造得出來嗎?
牧師:當然。
喬:那不就代表,當石頭重到一個程度,上帝就舉不起來了嗎?
牧師:不,上帝可以舉起任何石頭。
喬:那剛剛說的那個呢?上帝憑空造出他自己舉不起來的石頭?
牧師:上帝可以造出那樣的石頭,但是祂不會造。所以不會遇到舉不起來的問題。

「上帝能不能憑空造出自己舉不起來的石頭?」是對基督教教義提出的古老挑戰。根據聖經,上帝是全能的,大部分人相信,這就代表上帝不管什麼事情都辦得到。若是如此,造出自己舉不起來的石頭應該也是舉手之勞,而「有一些石頭,上帝舉不起來」的結論,也將打蛇隨棍上。
「上帝又沒有笨到會自己造一個舉不起來的東西,所以那樣的石頭不會存在啦,安心!」這樣的回答不是好回應,因為若上帝是全能的,祂不但要能搞定任何實際面臨的困境,也必須要能夠搞定所有想像得到的困境。

喬:上帝可以擋下核彈嗎?
牧師:當然。
喬:那上帝可以擋下「新阿姆斯特朗旋風噴射阿姆斯特朗砲」嗎?(●注:動畫「銀魂」38集,超好笑。)
牧師:那個砲不存在,所以不會有能不能擋下來的問題。

相信上帝的人,其實有很方便的方法可以回應石頭的困境,並保留上帝的尊嚴。他們只要承認「全能」並不是指什麼都辦得到,而是指「只要不造成矛盾,什麼都辦得到」就好了。既然上帝是全能的,什麼石頭都舉得起來,那麼「上帝舉不起來的石頭」就是一個矛盾的概念,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上帝造不出這樣的石頭,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這就跟上帝沒辦法讓「一加一等於三」一樣。
反過來說,認為上帝真的什麼事情都辦得到的人,遲早會發現這種堅持不對勁。

喬:好吧……
喬:那上帝能憑空變出手工水餃嗎?
牧師:當然,祂一彈手指就可以變出一盤。
喬:但是手工水餃必須是用手包的吧?

彈手指變出來的水餃,不可能會是手工水餃。當然,上帝可以先把絞肉、高麗菜和麵皮變出來,再親手包。這樣做確實誠意滿分,但如此一來,那盤水餃還能算是「憑空」變出來的嗎?要上帝「憑空變出手工水餃」,這個任務的奧妙之處,其實跟「變出上帝自己舉不起來的石頭」一樣:會引發矛盾因此不可能存在。
「上帝能變出自己舉不起來的石頭嗎?」這個古老問題的意涵其實相當簡單:所有相信上帝的人都主張上帝是全能的,但是,「全能」的意思到底是什麼?「全能」包含能夠做出違反物理定律,甚至邏輯的事情嗎?
一種常見回應是,上述這些人們以為不可能的任務,其實上帝都可以做到,因為身為絕對的存在,上帝不僅僅可以做出超脫物理定律的事情,也不受邏輯限制。

牧師:是的,「被憑空變出的手工水餃」是邏輯上的矛盾概念,但是上帝當然可以憑空變出手工水餃,邏輯無法束縛上帝!

不過,這種立場的危險在於,目前除了上帝之外,我們尚未發現其他不受邏輯限制的東西,無前例可循,因此,大家都不知道當一個東西「不受邏輯限制」會有什麼結果。

喬:原來如此,所以上帝就是一個很厲害的章魚燒妖怪,祂可以憑空變出自己舉不起來的石頭和手工水餃。
牧師:什......什麼?
喬:章魚燒妖怪。
牧師:聖經上說上帝是聖父聖子聖靈一體的存在,不是什麼章魚燒妖怪。
喬:上帝不是不受邏輯規則限制嗎?為什麼祂不能同時是章魚燒妖怪?

如此看來,把上帝當做擁有和邏輯一致的「合理的全能」,確實是比較好的做法。當然,虔誠的信仰者可能會擔憂,這樣做會不會減損了上帝的威能,讓祂從「什麼事情都辦得到」變成「所有不矛盾的事情都辦得到」。事實上我們不需要這樣杞人憂天,因為真正偉大的神蹟,都是不矛盾的,例如創造世界、復活耶穌、分開紅海。想想看,上帝都可以做到這些偉大的事情了,你真的在乎祂有沒有本事憑空創造手工水餃嗎?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