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同樣的教材與課程內容,花費時間也相同,
為什麼有人考上,有人卻落榜呢?
努力固然重要,考試的「戰略」才是勝敗的關鍵!!


如果你認為:

□ 「考上的關鍵」在於對考試內容的理解
□ 考古題與題庫是用來測試自己的理解程度
□ 「重點整理筆記」製做得越詳盡,越容易考上
□ 考前衝刺應該以考古題與題庫為中心
只要符合以上任一項,金榜題名就離你越來越遠!!

這年頭,會唸書沒什麼,考得上才是狠腳色。
想從眾多考生中脫穎而出,就不能用跟別人一樣的方法讀書!
考上的人和落榜的人最大的差別在於「戰略」。
本書獨創戰略性讀書法,一開始實行,馬上拉開你跟其他考生的差距!


日本考試之神一生受用的五堂讀書課,學會了,包你縱橫考場,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磨練「情報加工」的技巧:深耕課本-不在筆記的「製作」上鑽牛角尖,將做習題答錯的部分直接寫在課本裡,同時達到系統性的理解與重點整理。

◢磨練「答題」的技巧:反覆練習的魔法-善用考古題與題庫,掌握出題重點。做完題目隔天再練習一次,反覆練習六天後,要忘記考試重點都很難。

◢磨練「情報整理」的技巧:比較認識法-用同中求異的方法,整理各項容易搞混的複雜知識,輕鬆掌握出題目的,臨考時可達事半功倍效果。

◢磨練「落實記憶」的技巧:讀書計畫分工-反向操作一般的學習法,基礎期以題庫為主,掌握重點,衝刺期以課本為主,落實記憶。

◢磨練「自我管理」的技巧:自我宣言筆記-將一定要考上的決心寫下,每日複誦願望,藉由潛移默化的效果,提升唸書動力。

本書特點

1. 創新的「對話形式」,以最簡單易懂的方法教你「一考就上」的訣竅。
2. 深知考情的作者以多樣化的視角,提供考生實用的建議。
3. 不單只提供唸書方法,還要讓讀者了解影響成績優劣的「思考差異」。
4. 簡單明瞭的編排與圖解,增進讀者的知識吸收度。
  

作者簡介:
超速太朗(Tyosoku Taro)
本名為岡 武史,一九六六年生。一九九二年畢業於愛媛大學法學系。歷經三年的上班族生活後,轉往獨立開業,嘗試了多方面的事業經營。二○○一年,以上班族的身份,在八個月內一舉考取社會保險勞務士執照。隔年即擔任知名資格考試補習班的講師。由於教學實力備受推崇,開課班級不斷增加,在短短五年內,授課時數便突破了四千小時。從二○○四年起開設網頁,專門指導以社會保險勞務士為目標的考生,並新增電子雜誌的配送。二○○五年建立個人部落格,全面指導所有資格考試的考生,且該部落格成立後,隨即榮登人氣排行耪(資格與職涯相關方面)第一名,至今仍維持在前十名以內。二○○六年,超速太朗為了證明「比較認識法」的學習效果,約一年內接連考取勞工行政、證券商業務員、不動產經紀人、代書、商業文書檢定以及理財規劃人員。
●超速太朗推薦!思考式學習法http://tyosokutaro.com
●唸書方法及考試相關問題,歡迎來信至以下信箱:oshiete@tyosokutaro.com


譯者簡介:
王岑文
政大日文所肄業,曾任出版社編輯,目前為兼職譯者,譯有《監獄飯店:春‧卷四》、《鐵道員》。

內文試閱:
 
◎ 短期內合格的學生,以及自稱為實力派的學生

我大約在一年前認識了短期內取得證照的相川耀子,並在半年前認識了自稱為實力派的坊田紘一。
相川當時來參加我的課前指導,當下她便決定報名課程。根據她的說法,大學畢業後她當了三年的OL,為了開創更多的可能性,才決定報考資格考試。
在我的印象中,從那年入門講座開課當天算起,她從未缺席過任何一堂課。她總是坐在講台前第二排,並在授課過程中積極參與發問。儘管成績不算頂尖,但她卻成功在今年一舉達陣。
上榜後,她曾向我諮詢未來的出路。最後,她決定再挑戰另一項專業資格,於是便再度報名了我開設的其他講座。現在我們也常有機會在班內碰面。

而坊田則在今年考試大關逼近時,申請了我們補習班的套裝課程,內容包含答題練習與模擬考試試。當天正好我也在場,所以有和他稍微交談了幾句,那也是我們的第一次接觸。
當他看到我遞給他的名片,發現我是他報考證照的講師後,頓時仔細地打量著我,隨後便和我談起他的學習情況。他說,第一年他完全憑靠自修的方式唸書,但是卻「很遺憾沒有考上」,所以今年他決定換個方式,起碼在答題練習和模擬考試試兩方面,希望能藉助補習班的課程來加強實力。
我們大約交談了十五分鐘,短短的時間之內,他說了三次「我只差一、兩分就考上了……」。因此,等到答題練習的課程正式開課之後,我一直對他抱有很高的期望。但他的成績在班上只處於中段,直到最後都沒有亮眼的表現。
就這樣,坊田這一次又再度落榜了。但他依然願意再回到我的班上,這點令我感到非常欣慰。由於他報名的時間就在考試前不久,所以和相川一樣,他也是從來沒有缺席過。雖然答題時常會偏離重點,但他卻十分踴躍發問。姑且不論成績好壞,他認真積極的學習態度的確值得嘉許。
另外,之前我曾經向他建議「不妨試著從零開始重新學習」,而他也接受了這個提案,決定從最基礎的課程學起。只不過這一次,我聽他說了六次「我只差一、兩分就考上了……」,是去年的兩倍。
坊田的夢想是「考試合格後便獨立開業」,因此他一直在半工半讀;而相川則是積極地考慮轉換跑道。今年的考試之前,他們兩人常比鄰而坐,上課時都非常專心,也將所有可用的時間完全投注於唸書之上。
看著他們兩人,我不禁回想起從前準備司法考試的自己,因為他們儼然便是我當時的翻版。

◎ 光靠「堅強的意志力」就能合格嗎?

自從坊田決定再次報名之後,我不斷在思考「接下來的一年裡,應該如何修正他的學習軌道,才能幫助他邁向合格之路」。
看著坊田孜孜不倦地努力,我認為他的決心絕不亞於相川。但在此同時,我卻感到「如果沒有新的突破,他將會面臨第三度的失敗」。
至於新的突破為何,我心裡自然清楚,只不過我無法將自己的想法化為言語。所以,我一直在思考究竟該如何讓他明白其中的關鍵。
深入探討這個問題並不只是為了坊田,全國和他處於同樣瓶頸的人不計其數。因此,對於身為資格證照講師的我而言,這無疑是提升指導能力的重要機會。

◎ 合格的關鍵為何?

問題的答案就在坊田身上。因此,我才一再警惕自己,必須三不五時地找他談話。一天,在新的課程開課之前,我在補習班看到了他,於是便上前和他攀談。

「坊田先生,簡單來說,你認為『合格的關鍵』是什麼呢?」
面對我突如其來的問題,他似乎感到一頭霧水,回道:
「簡單來說嗎?這句話真是老師的口頭禪呢!」
的確如此。在課堂上,我經常以「簡單來說呢?」這句話來反問考生。因為能夠簡單扼要地陳述一件事,便代表他經過一番獨立思考的過程。所以,我常藉由這句話,來告誡考生培養循序思考的重要性。
坊田沉思了一會兒,不久後便信心滿滿地答道:
「我認為關鍵在於理解,因為如果不能理解,自然就無法記憶了。」
他的答案切中要害,也點出了我和他今後努力的目標。這個觀念造就了他長久以來的應考模式,也和他現在面臨的瓶頸息息相關。
當時,相川碰巧也在現場,她似乎正準備去上課。於是,在回答坊田之前,我便先試著問了她同樣的問題。
結果,相川毫不思索地答道:
「老師不是常說,『反覆練習』是最重要的嗎?」
她丟下這句話後,便逕自走進了教室。我不禁深感欣慰,因為她說出了我期待的答案。
「這樣一想,老師確實經常這麼說呢!所以,『理解』和『反覆練習』這兩點是合格最重要的關鍵囉?」
坊田立即跟進說道。
「坊田先生,最重要的事怎麼會有兩件呢!」
「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坊田對此展現出高度的興趣。我認為,光是這點便是我們的一大收穫。

無法合格是由於理解不足?

「坊田先生,你認為理解是最重要的關鍵,那麼,你覺得應該怎麼做,才能提升自己的理解能力呢?」
我故意避開結論,將話題繞遠,如此向他問道。
「我認為,首要之務便是仔細研讀課本,之後再盡可能多翻閱參考書及相關雜誌等資料,以補充課本不足的地方。」
「也就是拓展自己的知識範圍囉?」
「沒錯,因為知識能幫助加強理解。即便是現在,我依然常驚訝地發現自己還有許多知識不足的地方。」
坊田如此答道。
「我們的考試是採用畫卡作答,在這種方式之下,你真的認為『不合格是由於理解能力不足』嗎?」
我以另一種角度切入問道。
「不,倒也不一定如此……老實說,我幾乎從沒想過這兩者的關聯。但大家不是總將『理解是最重要的,理解才是關鍵』這句話掛在口邊嗎?」

聽到坊田坦率的回答,我深信一定能修正他的學習軌道。於是,我便直接了當地表示:
「我認為,『不合格是由於理解能力不足』的說法是一種自我幻想。相反地,甚至可以說『正是由於一味追求理解,才會無法合格』。一旦陷入這個迷思中,就會試圖不斷拓展自己的知識範圍。然而,畫卡作答的方式,要求的是『正確的知識』。重點不在於知識的數量,也不在於所謂的法學思維(Legal Mind),因此,我才一再強調『反覆練習』的重要性。換句話說,我們應努力鞏固已有的知識,而不是拓展未知的知識。」
「可是,老師,若沒有確實理解內容,不就無法記憶了嗎?」
「關於這一點,建議你可以仔細思考,究竟考試要求的理解程度為何。在答題練習的過程中,你應該常發現許多『百思不解』或『明明理解卻依然答錯』的問題吧!」
「是啊!確實如此。」
坊田邊搔著頭邊說道。
「那麼,這真的是因為理解不足嗎?」
「……」
「在課堂上,我已經講解過應試所須的基本理解能力。具體來說,只要能理解『題目闡述的內容為何』即可。像保險從業人員及地政士等資格考試,一般來說,只要經過一年的補習,便能輕易理解考試內容。因此,考試過後看完解答,就會發現出題範圍幾乎是『每個人都知道的內容』,不是嗎?然而,事實上,光憑『理解』是無法正確答題的。唯有不斷地『反覆練習』,才能幫助我們從『理解』的程度進階為『派上用場』的程度。」
「……」

雖然接下來我心中還湧現出許多想法,但我想,一時之間說得太多,對方想必會消化不良。即使就此打住,方才的談話也足以令我眼前的坊田陷入深思。今天,我再次向他強調了『反覆練習』的重要性後,接著便轉身離開。

◎ 考古題要反覆練習10次

當新課程的第一次實力測驗結束後,坊田紅著臉過來預約了我的個別指導時間。箇中原因我也明白,因為他的考試結果並不理想。在六十人的班上,他甚至連前二十名都沒有考進……這件事想必對他造成了不小的打擊。
坊田的聽課態度相當認真,他總是坐在第一排,課本上密密麻麻地寫滿了我講課的內容,而且還貼滿了筆記的便條紙……
「老師,為什麼我無法取得高分呢?」
坊田一坐下來,便從他的綠色運動背包中,取出上次實力測驗的考卷,直接了當地向我問道。
「分數似乎不如預期呢!我也有些意外。對於這次考試的結果,你自己有什麼看法呢?」
那天個別指導的時間非常充裕,因此,我決定和他從頭談起。
「多虧老師的指導,我才充分了解到『自己之前的不足』。所以,我以為到了今年,理解能力一定有所提升,沒想到卻『毫無成效』。我也很困惑,不知道原因究竟出在哪裡……」
我可以想像他是多麼努力地準備這次的實力測驗,看著他的表情,我也不禁感到心痛。
「請你先告訴我,在這段時間中,你是『如何準備考試』的?」
「和往常一樣,我一直都很認真在準備啊!首先,在上課之前,我會將內容預習一遍。然後上課時,我也有依照老師所說的,把您的講解全部都抄在課本上。最後複習的時候,我除了研讀課本之外,還有從去年使用過的課本及資料中,擷取值得參考的部分,再影印下來貼在課本上。」
「你沒有做考古題和題庫練習嗎?」
「當然有啊!我知道考古題和題庫的重要性,也知道必須儘可能提早開始練習。因為,去年我已經得到教訓了……」
「那麼,為了準備這次的實力測驗,考古題和題庫你總共做了多少次呢?」
「我原本想全部都做兩次的,但時間不夠,有些地方還是只做了一次而已。不過,所有範圍我都有練習到了。這次的成績不理想,是因為我的記憶力衰退了嗎?」
「不是的。我想,如果你只做了一、兩次的考古題和題庫,其實這樣的結果也就不足為奇了。因為我們班上的資優生,每個人都反覆練習了五~十次左右。」
我平靜地答道。當然,這也是事實。
「哇!竟然做了五~十次,他們真的很用功耶!真羨慕這些人的學習環境,能像學生一樣,做個全職的考生……」
「不,他們幾乎每個人都是上班族喔!」
「什麼?那他們怎麼有時間可以反覆練習那麼多次?老師,請您告訴我!」
「等一下,這當中可是有訣竅的,我稱之為『反覆練習的魔法』。只不過,我擔心一次說得太多,你可能會消化不良,所以,我決定過些時候再告訴你。在那之前,我希望你能先思考一些本質性的問題。」

◎ 每個考生都在嘗試不可行的唸書方法

聽到我不願當下回答時,坊田露出了有點不滿的表情。但我仍毫不在意地繼續問道:
「對了,你一天大約唸書幾小時呢?」
「去除打工的時間,平日應該是三小時左右吧!」
「對這項資格考試而言,平日一天唸書三小時,已經算非常充分了。」
「可是,我真的覺得時間不夠。光是課程的預習,就要花上一整天來研讀課本。隔天上完課後,也完全不可能唸書。之後為了複習,還得一邊對照課本,一邊從去年使用過的課本及資料中,擷取值得參考的部分,再影印下來貼在書上。如此一來,一整天又報銷了。到了隔天,又得預習下次的課程……我平日的時間幾乎都花費在預習、上課和複習上,惟獨週末才有時間練習考古題和題庫。而就實力測驗的範圍來看,我頂多也只能練習一、兩次而已。所以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那些資優生可以反覆練習五~十次……」
坊田的唸書方法果然和我想的一樣。於是,我改變了發問的角度,希望可以藉此令坊田抓住問題的重點。
「從現在起,其他新的科目還會接踵而來。如果依照你的方法,那麼課本只能研讀一、兩次,考古題和題庫也只能練習一、兩次。這樣一來,到了半年後的衝刺階段,你認為自己的腦中,還能殘留多少知識呢?」
坊田瞬間皺起了眉頭。
「從去年的經驗看來,應該幾乎都忘光了吧!」
「那麼,你認為應該要如何改進呢?」
「我也不知道……可是,每一本專書上,都說我的唸書方法是『王道』啊!」
「你採取的方法,的確是眾所週知的標準法則。然而,那不過只是理想論而已。我見過許多有正職工作的考生,對他們來說,平日一天要挪出兩小時唸書都是難上加難……因此,我認為你的方法完全不可行。」
「那我到底應該怎麼做呢?」

◎ 預習只是浪費時間,反覆答題才是重點!

「關鍵字就是我曾經說過的『時間有限』。這不是一句口號,除了理解之外,還必須付諸行動。畢竟每天的唸書時間有限,所以才更必須從最重要的地方做起。若想在實力測驗取得高分,坊田先生,你認為最重要的是什麼呢?」
坊田注視著我的眼睛,吸了口氣回答道:
「應該是勤練考古題和題庫吧!」
「對!沒錯!就是這樣!」
我出於興奮,連聲音都變得有些沙啞了。
「可是,儘管我明白這個道理,但頂多也只能練習一、兩次,因為時間根本不夠啊!」
「正因為如此,我才會建議同學『複習時要先從考古題和題庫做起!』。上我的課並不需要預習。想在實力測驗取得高分,最重要的便是集中火力反覆練習考古題和題庫。」
「但是,我擔心這樣會理解不足……」
「關於這一點,我以前也曾經說過,在畫卡作答的測驗方式下,只要能理解『題目闡述的內容為何』即可。如果有認真上課,即使沒有事先預習,也能大致理解內容。之後只要立刻做考古題和題庫的演練,就不須擔心理解不足的問題。反過來說,甚至靠答題來幫助理解課程內容的人也所在多有呢!」
坊田兩手抱胸,「嗯」地應了一聲。
「看樣子,要讓你徹底了解我的意思,可能得先改變你對考古題和題庫的看法才行。」
「對考古題和題庫的看法?」
坊田瞪大了眼睛。

◎ 考古題和題庫是學習的最佳教材

「坊田先生,你做考古題和題庫是為了什麼呢?」
對於我的問題,坊田露出大惑不解的表情,支支吾吾地說道:
「為了確認自己是否真正理解所學,並且針對理解不足的地方加強改進。」
「嗯……我想,應該很多考生都抱持和你相同的看法吧!不過,如果問相川同樣的問題,想必她會有截然不同的答案。」
「咦?那相川會怎麼回答呢?老師!」
「我想,她應該會回答『做考古題和題庫,是為了了解考試的出題方式』吧!」
「我不太清楚我們的答案有什麼差別……」
「你們兩人的答案,可以說正好完全相反。你認為做考古題和題庫,是為了『測試自己的理解程度』;而相川卻認為這是為了『了解考試的出題方式』。依你之見,應該要先對內容有某種程度的理解,之後才練習考古題和題庫……也就是說,聽完課後,你會先深入複習所學,最後才著手進行答題練習。相反地,相川則會從一開始便先從考古題和題庫切入。」
「可是,倘若先做考古題和題庫,而沒有仔細研讀課本,這樣難道不會理解不足嗎?」
看來坊田似乎陷入了自己根深蒂固的思考模式。
「事實上,我反而認為,漫無目的的一味複習,才是真正導致理解不足的關鍵喔!」
我請坊田拿出現在使用的課本及題庫,然後一本一本地歸類,將課本放左邊,題庫放右邊的桌子上,接著繼續方才的話題:
「假如依照你的做法,便是先仔細研讀左邊的課本,『深入理解之後』,再練習右邊的題庫來『加強改進』,對吧!」
我拿著原子筆一邊比畫一邊說明道。
「那麼,請問如果題庫全部答對的話,是否便代表你已經完全理解課本的內容了呢?」
邊聽邊點頭的坊田,此時突然停止了動作。
「不,即使問題全部答對,也不能表示完全理解課本的內容。」
「是啊!沒錯!這也或許只是你碰巧遇到會的題目而已。我想說的是,『不能將練習考古題和題庫目標化』這項事實。如果考試內容全都是已經練習過的題目,那麼只要做考古題和題庫就可以應付了。然而,實際上卻不是這麼簡單。到了最後,我們依然必須巨細靡遺地研讀課本。因此,『考古題和題庫的出題範圍,便是研讀課本的第一步』。」
「原來如此!老師,我漸漸懂了!考古題和題庫不是測驗的教材,而是學習的教材。」
坊田搶先一步說出我接下來要說的話。我感到十分欣慰,向他微笑說道:
「我認為,學習的秘訣,在於『如何徹底地吸收測驗的內容』。所以,利用考古題和題庫,來探索課程內容的『出題方式』,便是學習的第一步。」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