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每個女人都該有個王瀟這樣的女朋友,
幫助妳趁早認清男人、認清自己、認清世界。

吳淡如  不能同意更多推薦

王瀟在30歲那天寫下《寫在30歲到來這一天》。原本只是一個女人的備忘錄,竟然透過網路,形成一股女性自覺的力量。文中「腰圍是黃金分割和女性體態婀娜的關鍵,是少女和大媽的分水嶺,要拼死保持。」一句,成為女性自覺的經典名句。

於是,王瀟把這篇備忘錄擴大寫成《女人明白要趁早》這本書;書中,王瀟坦誠分享了自己和朋友們的生活經歷,並對自己求學、戀愛和工作各個時期的掙扎與困惑做了分析與總結。

做為同時擁有美貌與才智的人生勝利組,王瀟不當女人的敵人,而做女人的朋友,她以自己和朋友走過的路當成前車之鑑,提醒後來的女人走該走的路、說該說的話、愛該愛的人。全書中名言錦句不斷,特別是「要麼旅行,要麼讀書,靈魂和肉體,至少有一個在路上」一句,成為全中國媒體最常使用的名言之一。




作者簡介:
王瀟,中國最有名的美女CEO,因為2008年底一篇《寫在30歲到來這一天》文章,被轉載超過1000萬次而爆紅。

於是,王瀟寫出了女性勵志書《女人明白要趁早》,創下上市18天再版的業界銷售記錄,並一舉成為年度暢銷書,至今依然盤據噹噹網銷售前10名,累計銷量超過30萬冊。

王瀟曾在中央電視台直播整點新聞,後就職於美國安可顧問公司戰略傳播部,負責跨國公司的中國區宣傳戰略。2006年成立Motionpost顧問公司,為世界與中國500大企業承辦品牌公關活動,並成功舉辦巴菲特、比爾蓋茨的北京之行。

2013年6月註冊自有品牌「趁早網」,幫助18至35歲的年輕女性解決人生實際問題。王瀟成為新一代年輕女性獨立堅強的偶像和代言人,也是目前中國最有影響力的年輕女性偶像之一。


內文試閱:
1 單身大齡又怎樣?

看了很多集「國家地理頻道」的節目以後,我覺得到了一定歲數著急結婚生子肯定是個生物學現象,就像狗熊冬眠、大雁南飛,都是為著生存和發展。人既然也算靈長類群居動物,還是不要較勁的好。
要是狗熊不冬眠,大雁不南飛,當寒冬來臨之際,就都凍死了。

都說,情緒是會傳染的。人與人之間的腦電波互相影響,會造成氣場疊加。「滅絕組」的氣場尤盛,因此一個單身起來,個個單身。
我、小曼和塔塔,性格迥異,行業不同,遭遇卻相似:都至少被花心男劈腿一次,主動拋棄雞肋男一次,看上已婚男無奈放棄一次。
曾幾何時,我們都自視頗高,以為尋得個青年才俊有如探囊取物。然而一來二去,時間就這麼過去了,惡俗的劇情還歷歷在目,社會上竟然已經稱我們做「單身大齡女子」。
單身不假,大齡女子可實在是太難聽了,好像我們是超市裡要下架的大白菜,還沒有賣出去,就已經不新鮮了。可是我們不是大白菜,並不以趕在變枯萎之前賣出去作為終極目標,也就是說,不是每一個單身女子,懷的都是想嫁的心。
頂多是懷春的心。
誰不知道談戀愛好啊!不吃不睡,都能讓人雙眼發亮,皮膚發光,兩人約會趕上大雨,恨不得把雨點也看成粉紅色的……大家都是瓊瑤、三毛時代一路看過來的,除去幾個別另闢蹊徑的,絕大多數女孩誰也沒抱定要這輩子獨身,或者真是看誰都不順眼,非得和自己較勁。我敢說,女孩的內心深處,最初都是柔軟的,飽含期待的。
再柔軟的內心,也經不住折騰,女孩的期待和時間,都是被無情的現實活活耗去的。從懵懂到大學,再從大學到工作,女孩們在情路上披荊斬棘,一場場戀愛談下來,卻每次都悱惻纏綿地開始,意興闌珊地結束。
這個局面的形成,女孩自己是有責任的。
豆蔻年華剛過,先是受影視文學作品影響,對年輕小男生盲目心動,三兩下就算談起了戀愛,之後難免發覺該男生青澀幼稚、呆頭呆腦,與幻想中落差很大,事事不如願,算是心碎了第一回。
終於等到淡掃蛾眉、初出江湖,覺得這回世界廣闊總有得挑揀了吧,又自恃高等教育、中上之資,鼻孔不免略微有些朝天,心頭早就放好了一把尺,見來人先暗地裡丈量。
女孩的標準不可謂不細:要身材高大、五官俊朗、眼神清澈,舉手投足還要有過人氣質,以上可總結為「有型」;要飽覽群書,不是行業精英也得是預備役精英,要詼諧幽默、收放自如,最好還能懂點哲學,以上可總結為「有料」;要衣著得體、質地優良、車房兼備、有些積蓄,最好還能品紅酒名茶,以上可總結為「有款」。現在想來,不知錯殺了多少本來如意的郎君。
但女孩最想要的,終究還是另外兩個字:有情。正因為首選「有情」,才終於有一兩個不怕死的誤打誤撞、過關斬將了——也不見得品質真的異于常人,但是憑著沒有根據的執著和熱情,還有巧勁,打動了女孩的芳心。
戀情業已開始,女孩算正式找到了一個演對手戲的,一起演繹內心排練了無數遍的橋段。為了表現女主角的知書達理,女孩只好強忍著內心的興奮,保持一個星期見面兩次。每次見面,女青年都主動談人生、談理想,好幾次差點給對方朗誦詩歌——倒也不是故意的,女孩選理想男友本來就是沖著「琴瑟和諧」四個字。
路遙知馬力,時間一長,討喜的招數用盡,女孩發覺男方好像不過如此,細節上毛毛糙糙,聊天也再無新意。其實男方為了能匹配心中的女神,一直戰戰兢兢,晚飯不敢吃多,怕打嗝有味道;冬天也不敢穿太多,怕被嫌身子弱,人前硬要秀出一個華麗的自己。最後,男的不堪重負,覺得弦兒老這麼繃著不是長久之計,覺得跟這個女的怎麼這麼累,談個戀愛每天都跟找工作面試一樣。女的發現真相也震驚失望,好像發現了皮袍下的蝨子,覺得男的是存心誑了自己。本來挺美好的初衷,鬧得不歡而散。等兩人都回過神兒來,兩年已經過去。
男的痛定思痛,覺得下回一定找個簡單柔弱的姑娘,重點要個性好,一起待著輕鬆;女的也想明白了,今後必須得擦亮眼,找男人要去粗求精,強調高度與廣度,對自己窮追猛打沒用,關鍵這男人面子裡子要有猛料,得鎮得住。
好酒不怕巷子深,女孩終於遇到了一名中青年才俊。幾個回合下來,讓女青年心服口服:女孩知道的,才俊都知道;女孩不知道的,才俊還知道。女孩馬上露出久違的溫婉嬌媚,不敢再造次,認定找到了自己的靈魂導師,從此靈魂肉體一併奉上。
女青年的溫良美德一旦被激發,竟然有點一發不可收拾。看著才俊微禿的後腦勺,都能莫名感動,聯想到幾年之後祥和的三口之家,粉嫩的小胖孩兒在繞膝奔跑,鼻子像我,嘴巴像他……心想我投之以桃,付出總有回報,再往前走一走,應該就都能實現了吧?於是女孩越發傾力付出,心無旁騖,發展成熨衣做飯項項全能,知道悲憤地從各種蛛絲馬跡中發現,青年才俊又把另一個女孩整得心服口服。
青年才俊,可不是大風刮來的,他能征服一個,就能征服三四五六七。女孩人格信心大崩潰,診斷出中度抑鬱,絕望離去。淚痕濕了又乾,乾了又濕,恍然發現又是兩年。
以上,是我瞭解到的大多數尋常劇情,還有其他的戲劇性故事也曾經在真實生活中發生過,比如男友被女孩最要好的女友無情搶走的,或者是戀愛到死去活來才發現對方是有婦之夫的。雖有發生,都太過極端,不在此列。但就各類尋常劇情,已經是紛紛擾擾;一言難盡,甚至可以寫出一本《論單身大齡女子的形成》。
無論如何,女孩是蹉跎了。
再想揚起風帆的時候,人卻已經有些疲累了。
能不疲累嗎,江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江湖。現在白天得出門掙錢陪笑臉,晚上還得趕緊敷臉,為得是在第二天睡醒之前把疲態抹去,可不比二十出頭了。好歹有個週末,還要用來惡補行業知識。雖然論臉蛋仍算拿得出手,論武藝也能辦公室裡叱吒一陣子,但就怕中途掉鏈子啊。再想分出時間來約會新對象,想起過往仍然心有餘悸,尤其是不知道一旦把有限的寶貴時間用來約會,是不是真有那麼值得的投入與產出比呢?
天要下雨,人要長大,長大變精明了,總歸是好的。少不更事的時候,憑直覺做事對人,雖然錯誤百出,痛苦倒也來得直接。現在經驗教訓一大把,反倒彷徨猶豫,膽小如鼠。老鼠自從怕了老鼠夾子,就再也嚐不到乳酪的滋味了。
當年一窮二白,有的是容顏、時間和勇氣,尚且條件多多。現在房間裡掛了一櫃子衣服,手機裡存了兩百個電話,張嘴能不重複地說出三十個人生哲理來,想要的一切就更加水漲船高了。都明白金字塔越往上,量越小,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那堆裡還剩下多少落單的男人,更不知道別處還有多少像自己一樣自認才貌雙全的大齡單身女子,也正在虎視眈眈地盯著呢。這個戰場,早已經是狼多肉少,硝煙彌漫。
混到這個份上,真不能說對不起自己,就是因為太對得起自己,不能放棄自己的氣節、尊嚴和追求,才大齡單身到今天。
到了今天,有點姿色,仍不屑於靠姿色混飯吃;有點文化,光靠打拼又暫時做不到養尊處優。一直當自己是個才貌雙全、德才兼備吧,弄了半天,似乎過得還不如當初那些個自己鄙視過的人,真是「佳人氣短」。尤其是每逢耶誕節、情人節,面對旁邊女同事的鮮花禮物陣,最難平衡。這簡直是女人的致命傷,比外表、比業績都可以勝出,一比手裡的男人,人有我無,立馬就被比下去了。這比的是雌性吸引力,此乃宇宙天地間的原動力,這才是終極角逐!被老天爺生成一個女的,出落得如花似玉,正值繁殖期,竟然沒有男的愛慕妳、追求妳,為妳格鬥、抓狂、流血犧牲,就是最大的失敗。
如果說單身生活的確給大齡女子帶來了負面的心靈體驗,那些膚淺的寂寞、傷春、顧影自憐,其實都算不上什麼。最大的失敗,是多少年來的自我塑造和追求,卻沒有被人、被對等的男人承認和接納。一隻母孔雀打生下來就天天梳理羽毛,練習儀態萬方,噘翹了兩百多天,屁股都抽筋了,還是沒有等來心目中最漂亮的公孔雀來開屏求歡。不夠漂亮的公孔雀七七八八地倒也曾經來過幾隻,不是沒看上嘛,現在人家小孔雀都長大了。
人是靈長類,長成以後需要成雙成對,這是自然界的旨意,不丟人。所以當有人長成了卻沒有成雙對,就不符合大自然春華秋實的規律了,別人就覺得她奇怪了,猜測她是哪裡出了問題。別人的說三道四都能扛過去,唯獨爸媽那失望的眼神才令單身大齡女子真正傷心。
單身大齡女子中間的結婚大討論往往是週期性的,多發在節假日之後,單身大齡女子受盡折磨,從爸媽家落荒而逃後的第一天。
塔塔家的局勢好像最緊張:「我家的三姑六婆七姑八姨實在太彪悍了,怨氣太盛了。」
「她們怎麼了?」
「我媽本來每天樂呵呵地挺好,她們天天在我媽耳邊吹風,把我媽吹毛了!」塔塔很憤懣。
「她們都說什麼了?」
「還不就是,趁還不到三十趕緊嫁人,過了三十就不好說了,就這一類陳腔濫調!」
「哈哈哈,有沒有說妳同學誰誰誰的孩子都這麼大了?」電視劇裡都有這麼一句。
「對對!嘿!還真說了這句了。哈哈哈。」塔塔樂得直打滾。
單身大齡女子,回家須謹慎。
看來文藝作品的確是源於生活,反映生活。但也不好說,七姑八姨說不定也是從電視劇裡學來的。但凡這麼說的週邊親戚,我看都是碎嘴子,有那工夫為什麼不去把自己腰上的救生圈減減呢?
無論是電視劇裡還是生活裡的爸媽,他們的焦急是真心的,望穿秋水的。但再開通的爸媽,也是上一輩人。上一輩人總認為,單身的生活代表著孤苦伶仃、孤立無援,結婚是最好的解藥和結局;我們這一代卻清楚地知道,結婚,才好比服了新的一味藥,然後等待藥性慢慢發作,無論毒藥還是解藥,只是個開始,無法預知結果。
單身的確有時候寂寞,但是那種寂寞仍然可以有詩意,漫漫長夜,隨妳迎風流淚,對月長嗟;嫁錯人的寂寞才真正可怕,無處消遣,又無處躲藏,最愁苦莫過於無處訴說,最後肯定憋出病來。一結婚就是朝朝暮暮,十年如一日地目睹另外一個人刷牙漱口,並與之商量洗衣做飯,其實非常殘酷。非得在最初講究個棋逢對手,兩情相悅,否則,萬萬沒有可能挨到誓言裡所說的最後。
親愛的爸爸媽媽們真正想要的,是我們能快樂生活,我們自己也想要,可結婚和快樂生活並無必然聯繫。這麼多年來,我們一直都在尋找可以與之快樂生活的人,如果一起生活的人不能使我們快樂,不如不要。
我們只活這一次,不想苟且,不想將就,只想等到那一個好伴侶。我們錯過和放棄的都並不可惜,只因為他們都不對,不要也罷;遇到對的人,是不需周折和遲疑的,我們會心甘情願從此困守在一個男人身邊,並發誓和他一起朝朝暮暮,直到老死。
作為一個正常的女人,最後免不了總要結婚的;作為一個正常的婚姻,最後免不了總要白頭。也就是說,人,從結婚那一刻起,直到生命盡頭,幾十年都將在婚姻裡,相形之下,單身的歲月其實只有區區幾年,彌足珍貴。
一個大齡女子,在單身時光,最需要的,不是癡癡地盼望結婚,而是盡心過得飽滿而有趣。讓以後幾十年的自己,都可以微笑回味,無怨無悔。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