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你看的不是歷史,是思維



清朝中興名臣曾國藩,一輩子的成功心法只有六個字:「結硬寨,打呆仗」,只顧眼前那一步, 其他什麼都不想。

在雍正朝得到人臣最高榮譽「配享太廟」的張廷玉,竟因為擔心榮耀不保,想要一份保證書,反落得被乾隆奪爵抄家的下場。

將法國治理得蒸蒸日上的拿破崙三世,偏偏念念不忘拿破崙一世的榮光,為了情緒性的虛榮征戰海外,最終一敗塗地。

過去的輝煌或遺憾,
現在的順遂或艱難,
未來的期待或茫然,
都是阻礙成功的妄念,
糾結其中,只會讓你看不清正確的路。
不想重蹈古人的覆轍,
就跟著本書「穿越」回歷史現場,
在情境中掌握決定成敗的關鍵,
談笑間獲得破局而出的通透智慧!

有種、有趣、有料的精采歷史課!

身處在局勢愈來愈複雜,變遷愈來愈迅速的現代,你是否覺得茫然無助?

回頭看,從前的經驗似乎早已無用;向前望,未來根本無從預測。在種種糾結與茫然所形成的巨大漩渦中,該怎麼做才能虎口脫險,為自己找到安身立命之處?

中國最具影響力社群「羅輯思維」創辦人羅振宇,精選十二個歷史案例,以身歷其境的視角探究歷史名人的思想與心態,從中發掘可學習與借鑑之處,並歸納出適用於現代的處世智慧。

讀完本書,不僅可以增進你的歷史人文思維,更能擺脫種種煩惱與妄念,開創嶄新的格局與出路!

作者簡介:
羅振宇
1973年生,自媒體脫口秀「羅輯思維」主講人,網路知識型服務嘗試者,資深媒體人與傳播專家。曾任CCTV「經濟與法」、「對話」製片人。2012年底打造知識型脫口秀「羅輯思維」。半年內從一款網路自媒體產品,逐漸成長為全新的網路知識品牌。
他對商業和網路的獨到見解,影響了當代年輕人對知識結構與網路的認識:人類正從工業化時代進入網路時代。新的時代將徹底改變人類協作的方式,使組織逐漸瓦解、消融,而個體生命的自由價值得到充分釋放,未來將屬於基於用戶體驗的「手藝人」經濟。


關於「羅輯思維」
2012年底成立的知識型節目,善用互聯網思維與創新的商業模式,短短半年內從一款網路自媒體産品,延伸成長為全新的網路知識品牌。現有五百五十多萬訂閱戶,公司市值超過十億人民幣。
羅輯思維以「有種、有料、有趣」為口號,提倡獨立思考並探討各種理論、議題與思想,凝聚了數百萬愛智求真的年輕人觀看與收聽,影片累積觀看次數超過三億,是現今中國影響力最大的網路知識社群及社群運作典範。

內文試閱:
你之砒霜,我之蜜糖──雍正
清朝的歷史,尤其是雍正一朝的歷史,這幾年真的是被影視劇玩壞了,很多春閨少女的夢中,康熙爺死後,繼位的應該是很帥的八阿哥,或者是更帥的十四阿哥才對,怎麼能輪到那個長得很難看的四爺呢?
雍正留給民間的印象並不好。在這裡,我要跟大家講講真實歷史上的雍正皇帝。
雍正在清代歷史上活得比較委屈,「康乾盛世」大家都知道,為什麼就把中間的雍正王朝忽略了呢?因為它太短了,前後只有十三年。
可是雍正這十三年,在整個清代中葉一百多年的盛世中,是創設制度最密集也最成功的十三年,什麼攤丁入畝、火耗歸公、養廉銀,什麼密摺制度、祕密建儲制度、軍機處制度,都是雍正一手創立的。
我在看雍正傳記的時候,真覺得他是一個現代人穿越過去的,他不僅有嚴密的制度設計能力,還有超強的執行能力。他能夠把構思出來的制度,透過各式各樣的試做去推進,從而讓它具體落地。從後世來看,雍正朝創立的所有制度,幾乎沒有一樣是失敗的,所以這個人很了不起。
而且他剛開始接的是一個爛攤子──中央財政府庫空虛。可他死的時候呢?留下了一個非常富庶的中央財政。所以乾隆帝那六十三年才有錢可花,才有那麼多虛榮的事可以去辦,這才是雍正真實的歷史地位。
可是很奇怪,雍正活著的時候名聲就不好,比如說什麼謀父、逼母、弒兄、屠弟、任佞,還有什麼酗酒、好色,所有本來應該是隋煬帝享受的「光榮稱號」,全部被放到了雍正爺的頭上。當然,他自己也知道這一點,就推說是他的政敵往他身上潑糞。

真實的雍正
我在看史料的時候,就產生了一個疑問:「雍正哪裡是這樣一個人呢?」你甚至可以說他是個天真爛漫的大男孩,因為雍正為人非常風趣、搞笑。比如說,雍正可以說是中國古代帝王當中,留下各式各樣Cosplay(角色扮演)畫像最多的一個人了,有的是扮西域的喇嘛,有的是扮山中的道士。還有一張非常著名,是當時的宮廷畫師西方人郎世寧畫的,畫中的雍正又是西方貴族的服飾打扮。可見他特別喜歡玩這種穿越。
雍正皇帝的一生也非常勤政,他手批的奏摺和各樣的朱批有二千多萬字。十三年,二千多萬字,一般人別說是寫了,抄都能累死。而且他寫的朱批非常有意思,他用的不是典雅的文言文,幾乎就是大白話,而且有的大白話寫得還特別像今天的微博文章。
比如說他寫過這樣一段:「朕就是這樣的漢子,就是這樣的秉性,就是這樣的皇帝。爾等大臣若不負朕,朕再不負爾等也,勉之。」哪朝哪代的皇帝會說自己是條漢子?這哪裡是皇帝的詔書,簡直就是網路名人的一條微博。這裡面沒有皇帝的威風八面,只有一種真性情的大流露、大放送。
雍正還有一個習慣,在引薦大臣的時候,會拿著別人的履歷表,在底下批小字,比如說:「這個人是個胖子」、「這個人心浮氣躁」、「這個人前途不太遠大」、「這個人有點兒像誰」︙︙這作風簡直就是微博上的名人「留幾手」,就差說「負分滾粗」(意思是給人負分,要對方滾出去)了。他跟臣子之間經常玩這種小花樣。
所以,他有一種天真爛漫的大男孩性格,這和歷史上那個殘暴、勤奮、嚴謹的皇帝,完全是兩個人。

雍正vs.年羹堯:待人接物的風格
雍正的性格當中還有一個反差,就是他對他身邊的人到底算是好還是壞呢?若說好,那是真好,他對他的十三弟怡親王允祥好了一輩子,對漢族大臣張廷玉也是好了一輩子,對自己的小幫手李衛、田文鏡,也是君臣相知了一輩子。
可是要說他不好,也不是空穴來風。他可能是清代歷史上,抄大臣的家抄得最多的一個皇帝了,很多大臣的家(包括曹雪芹家)就是他抄的,蘇州織造李煦的家也是他抄的。一旦府庫裡沒錢了,又要打仗,他就抄一個大臣的家。大興文字獄也是他幹的,他曾經的心腹年羹堯、隆科多等,都是他親手弄死的。所以他到底是一個情深義重的人,還是一個刻薄寡恩的人呢?這也是一個大謎題、大公案。
今天我們就來試著破一破這樁公案。
歷史學界經常會用各種研究方法來解釋這一切,看政治格局,看利益格局,甚至從雍正的性格上來解釋。而我則準備嘗試從人際關係上解讀一下雍正性格當中的大反差。
要講雍正的人際關係,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他跟年羹堯之間的關係,把他們二人的關係解剖清楚了,我們就知道雍正待人接物是什麼樣的風格了。
年羹堯是安徽懷遠人。普通人都對他有一個大誤解,認為他是一個帶兵打仗的武將。其實錯了,他壓根兒就是一個漢族士大夫,是康熙三十九年(一七○○年)的進士。
年羹堯考取進士之後進入官場,康熙皇帝對他極其器重,認為他文武全才,不到三十歲就被任命為四川巡撫,這可是省軍級的大幹部。
那他跟雍正是什麼關係呢?他的一個妹妹嫁給了雍正當貴妃,這就是電視劇「甄嬛傳」中的那個華妃。這是雍正當皇帝之前的事情,所以他們就是大舅哥和妹夫之間的關係。
在雍正初年的時候,年羹堯發揮了兩個巨大的作用,第一個作用就是替代了當時的大將軍王──十四阿哥允禵的位置。四爺對十四爺當然不放心了,十四爺那麼年輕,又手握軍權,跟自己的關係也不是很好,還是讓大舅哥去當撫遠大將軍比較好。
第二個作用就是雍正元年(一七二三年),青海爆發了羅卜藏丹津的大叛亂。年羹堯守土有責,當然要去平叛,然後一戰功成,所以雍正對他極其欣賞。
剛開始的時候,他們之間的關係,就是典型的君王和臣子之間引為心腹的關係,再加上大舅哥和妹夫之間的關係,兩人好得不得了,但也並沒有超出正常的君臣相知的關係。
雍正是一個非常懂得帝王術的人,對於這樣一個極其重要又手握重兵在外的臣子,他極盡籠絡。但他的手段也很尋常,首先是加官晉爵,封年羹堯為一等公爵,這在漢人當中非常罕見。另外就是給予各式各樣的信任,比如說,陝西乃至整個西北所有的軍政大權,全部下放給年羹堯。年羹堯想要提拔誰,只要寫一張二指寬的條子上奏,雍正一定會批准。
還有就是各種給錢賞賜。當時雍正抄了蘇州織造李煦的家後,就把李煦所有的家產都賞給了年羹堯,而且李煦家的奴僕也讓年羹堯隨便挑。
雍正還用快馬加鞭的方式,把廣東進貢的荔枝賜給年羹堯,「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只不過,這個荔枝不是送給楊貴妃的,而是送給年羹堯的。
此外,若是年羹堯得了什麼病,或者是他的家人得了什麼病,雍正皇帝更是老淚縱橫,會給予各種關懷、各種撫慰。
在他們君臣相交的過程中,我們漸漸的聞出了一種不一樣的氣味,彷彿有一種好基友的感覺。有一次雍正皇帝給年羹堯的朱批御旨當中,就出現了這樣的話:「最近朕心裡煩得很,京城老不下雨,山東又鬧蝗災,聽說你們陝西那兒下雨,不知道麥子淹了沒有?我說這些不為什麼,就是心裡有點兒煩,想跟你說說,你那裡有什麼事?」請注意,後面還有幾個詞,叫「隨便徐徐奏來」,就是你隨便寫,慢慢奏,咱倆就是聊聊天、發發微信而已。
讓我們琢磨琢磨這話,這已經不是正常的君臣交流了,而是一種哥們兒間的互訴煩悶。說得更赤裸一點兒,有點兒像一個魯蛇追女神發微信的內容:「我有點兒煩心事,你那兒有什麼八卦?跟我聊聊唄!」這就有點兒不對勁了。
再後來,雍正皇帝對年羹堯的器重,已經遠遠超出了皇帝和有職守在身的臣子之間的關係了。比如說,雍正皇帝在東部做一些改革,經常拿這些事情問年羹堯,通常是用這種口氣:「此事朕不洞徹,難定是非,和你商量。你意如何?」這其實並不是年羹堯職權範圍內的事,你問他幹嘛?
還有一次,京城翰林院大考,考庶吉士,這是一次正常的文官系統的考試。雍正皇帝把卷子定完名次之後,覺得自己也拿不准,就把卷子送去給正在前線打仗的年羹堯,讓他幫自己排名次。這就是一個明顯的示好,而且雍正經常跟九卿科道這些官講:「你們有什麼事拿不准,不要問我,去問年羹堯,他主意大。」這成何體統?
年羹堯後來當然是囂張跋扈得不得了,經常提拔自己的人。他有一個哥們兒,這哥們兒的小妾是年羹堯一個親戚的乾閨女,就是這麼一層遠親關係。年羹堯說這是自己人,就向皇帝上書要求提拔,於是這個人就被提拔了。然後雍正皇帝就跟這個人講:「你有什麼事,就多請教年羹堯。」雍正皇帝是知道他倆這關係的,但依然覺得:「既然年羹堯提拔了你,你就好好跟著他做。」這表示一個君主把自己的君權都讓渡了一點兒出去。
到雍正二年(一七二四年)的時候,羅卜藏丹津的叛亂被平定了,雍正皇帝就更高興了,居然賜予年羹堯「禮絕百僚」的待遇。
而且在這個階段,雍正皇帝給年羹堯下過幾份朱批御旨,大概有這麼幾層意思,讓我們這些後人簡直是目瞪口呆。

「西寧兵捷奏悉。此番壯業偉功,承賴聖祖在天之靈,自爾以下以至兵將,凡實心用命效力者,皆朕之恩人也,朕不知如何寵賜,方快寸衷!你此番西行,朕實不知如何疼你,方有顏對天地神明也。正當西寧危急之時,即一字一摺恐朕心煩驚駭,委曲設法,間以閑字,爾此等用心愛我處,朕皆體到,每向怡、舅朕皆落淚告之。」

「朕不為出色的皇帝,不能酬賞爾之待朕;爾不為超群之大臣,不能答應朕之知遇。」

「不但朕心倚眷嘉獎,朕世世子孫及天下臣民當共傾心感悅。若稍有負心,便非朕之子孫也;稍有異心,便非我朝臣民也。」

這裡面的第一層意思是說,你是大清朝的恩人。我們可以想想這個措辭。
第二層意思,你對朕這麼好,朕不知怎樣疼你,方對得起天地神明。
第三層意思,我知道你是愛我的。你在前線打仗那麼危急的情況下,每一封奏摺、每一個字都體現了對我的愛。你寫奏摺的時候,怕我著急,不忍心跟我講,經常故意悠閒寫來,不把軍情描述得那麼急。這就是你愛我的表現,我心裡是知道的。
第四層意思,我經常把咱們之間的這番愛,講給怡親王允祥、舅舅隆科多這些「閨密」聽,而且我是哭著講的,經常講著講著就落淚了。
第五層意思,如果我做不了一個好皇帝,就對不住你,我不光要對你好,還要做一個好皇帝才對得住你。
最後一層意思,如果我的子孫後代和臣民辜負了你,那他們就不配做我的子孫,就不配當我大清的臣民。
這完全就是一個女子對自己的情郎寫情書的筆調──你那天為我買了一包糖炒栗子,你是冒了那麼大的雨去買的,我心裡知道,我都哭著跟我的閨密說了。我要當你的好媳婦兒,才對得住你。而且以後只要在我們家,我爹、我媽誰說你不好,老娘都跟他拚命。
在中國的皇權社會裡,皇帝親筆的文獻裡面,從來沒見過把話講得如此過頭的。這是雍正二年(一七二四年)的事。
到了雍正三年(一七二五年)二月,年羹堯迎來了他人生的一個大轉折,從此就是一路跌停。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