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一本好吃又好看的維他命小說!
讓你充滿精神、元氣百倍!


入圍2014年「本屋大賞」!日本Amazon書店讀者★★★★感心好評!

她的生活就像每天準備的便當一樣單調無聊,
但一個「交換午餐」的提議,
卻讓她的人生起了不可思議的變化……


三智子在東京一家小出版社任職,沒什麼個性的她總是被人呼來喚去,最近更因為失戀而情緒消沉。而與她形成強烈對比的是女上司敦子,能幹的敦子平時雖然不苟言笑,但渾身充滿活力與幹勁。

這兩條看似不相干的平行線,卻在某天中午突然出現了交集!敦子心血來潮地提議要與三智子交換午餐,並拿出一個裝有手繪地圖的可愛信封,要求三智子依照地圖標示,前往指定的地點用餐。

於是從這一天起,三智子開始了一週的「午餐大冒險」!除了飄著香氣的咖哩飯、公園流動餐車的三明治,還有美味的天婦羅蓋飯、豪華的外送壽司……各種好吃的料理除了挑起她的味蕾,也彷彿悄悄在她的身上施下魔法,讓她重新感受到久違的溫暖……

每天要吃的午餐,你可曾想過蘊含著讓人從內心深處開始轉變的力量?作者柚木麻子以輕鬆溫馨的筆調,透過書中「敦子小姐」的午餐,帶領我們面對生活和工作上的挫折與困境。看完以後,相信你也會和我們一樣,重新獲得滿滿的元氣與勇氣!

作者簡介:
柚木麻子
一九八一年出生於日本東京都,畢業於立教大學文學院法國文學系。二○○八年以「Forget me, not blue」榮獲第88屆「All讀物新人賞」,之後以收錄得獎作品的短篇小說集《終點的那孩子》正式跨入文壇。二○一一年出版的《嘆息美女》被NHK改編成電視劇,《午餐的敦子》則是她的代表作,不但熱賣超過十萬本、入圍二○一四年「本屋大賞」,並推出續集《下午茶的敦子》。二○一三、二○一四年,她又分別以《伊藤君A to E》和《書店的黛安娜》連續入圍「直木賞」,堪稱當前日本文壇最受矚目的女作家之一。
另著有《甜辣四重奏》、《令人生氣的後進》、《早稻女、女、男》、《適合我的飯店》、《王妃歸來》等書。

譯者簡介:
葉韋利
1974年生,水瓶座。慣於跳躍式思考的隱性左撇子。現為專職主婦譯者,熱愛翻譯工作。享受低調悶騷的文字cosplay與平凡充實的生活。
FB專頁「譯者葉韋利工作筆記」:www.facebook.com/licaworks


內文試閱:
「我回來了。哎呀呀,肚子好餓,錯過午餐了。」
敦子小姐正從辦公室後方經過,她的大嗓門讓澤田三智子嚇了一跳,並且抬起頭來。轉頭一看,小小一間辦公室裡只有她跟自己兩個人,再看看打卡鐘上的時鐘,時間是下午一點二十分。三智子受村山副部長之託,製作多年來「胖小豬評量系列」的銷售概況圖,不知不覺就弄到這麼晚。
「澤田小姐,妳要是也還沒吃,待會兒要一起去吃飯嗎?」
只見對方從部長的座位上正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傳說中的敦子小姐竟然會找派遣的業務助理一起吃飯?!一般來說,業務部的十一名正式員工要不是出差,就是在外面跑業務時順便吃午餐。
這裡是靠近東京麴町外圍的地區,這一帶到處都是大使館和辦公大樓,卻不知為什麼完全找不到供應午餐或便當的店,只能依賴專門外送的壽司店、便利超商,或是羅多倫咖啡這類商家。三智子為了節省,平常都自己帶便當,午休時間就在空無一人的業務部,獨自在辦公桌上打開便當,每天不到十五分鐘就能解決掉這一餐。
三智子正準備客氣地開口婉拒,敦子小姐就先打斷了她。
「抱歉啊,我想起來了,妳都帶便當吧?」
「是的……呃,不過,為什麼您會知道呢?」
難道自己曾在她面前吃過便當嗎?
「每天帶便當還真勤快。」
「沒有啦……可是今天沒什麼胃口,所以到現在還沒吃,本來打算把便當帶回家的……」
「既然這樣,便當可以給我吃嗎?」
三智子把眼睛瞪得大大地看著敦子小姐。
「不方便嗎?可是放到晚上再帶回家會壞掉吧?」
「不是,一點都沒什麼不方便的。」
她趕緊從椅子上起身,在桌子上的一只手提包裡拿出用鍋子圖案小方巾包起來的無印良品鋁製便當盒,然後走向部長座位。整理得乾乾淨淨的桌子上,只放著筆記型電腦跟「胖小豬」滑鼠墊,桌面上保持清爽。
「謝謝,不好意思啊。」
「別這麼說,您願意吃掉也算幫了我一個忙。只不過,這都是些簡單的菜色……」
把便當遞給對方的同時,三智子突然覺得很難為情。便當裡頭只有羊栖菜、馬鈴薯燉肉、什錦豆,加上隨便塞進去的白飯,便當的整體色調非常黯淡,宛如三智子現在的心情。敦子小姐接過後,迅速解開方巾上的結,但三智子真希望在她打開便當盒之前離開現場。
「呃……對了!我去買點東西。迴紋針跟釘書針都快用完了,我要去買!」
三智子連忙從手提包裡抓了皮夾,再走到白板前,在空白處用水性簽字筆飛快地寫下「澤田 文具店」。正式員工在白板上會有自己的姓名貼紙跟填寫外出地點的位置,但三智子卻沒有。用力推開鐵門,在窄小的電梯間等電梯時,三智子發現門上那張「株式會社 雲與木 業務部」的貼紙有點歪斜,她還趕緊調整了一下。三智子被派遣到這家公司已經快一年了。
「編輯部」、「總務部」、「社長室」位在更高的樓層,不過三智子從來沒去過。「雲與木」這家公司是個小出版社,專門出版給小學生用的教材,最有名的就是以一隻叫「胖小豬」的小豬卡通人物當主角的學習評量。
搭著窄小的電梯下到一樓,一走到馬路上她總算鬆了口氣。跟敦子小姐面對面,無論如何都感覺好緊張。
業務部唯一的女性正式員工敦子小姐,也就是黑川部長,她今年四十五歲,單身。寬闊的肩膀、一百七十三公分的身高,加上一頭閃閃發亮的黑髮以及齊眉的瀏海,令人忍不住聯想到某位大牌資深歌手1,加上黑川部長名叫「敦子」,因此同事在背地裡也給她取了個「Akko」的綽號2。
當然,公司裡沒有任何人敢當著敦子小姐的面這樣叫她。她平常在公司裡幾乎不講任何廢話,一心一意全都專注在業務上,業績斐然的她,讓每個人都覺得很害怕,聽說連社長也對她另眼看待。她常穿著剪裁、做工精緻的長褲套裝,或是喀什米爾質料的衣物,當然那也非常適合她。簡陋的辦公室裡,只有她一個人會散發出優雅高格調的氣質。
三智子握緊皮夾,走在行人稀少的路上。時序已經來到十一月中旬,風變得很涼。又來了,她發現自己一不小心再次答應別人的要求,胃部忍不住一陣絞痛。
我看不是妳說不出NO,是妳根本只會說YES吧?
她光想起近藤洋太郎最後那則簡訊上的話,就忍不住泛淚。這是她從十九歲起交往四年的初戀情人,昨天晚上卻被甩了。無論是當年短期大學畢業後立刻來到東京,或是在隔壁小鎮洗足池租了一間房,這一切都是為了能待在他身邊。三智子緊咬著薄薄的嘴唇。她這個人並不是特別優秀,五官端正卻稱不上美女,「YES」是她在社會上處事的唯一武器。
密密麻麻的建築物、站在大使館門口的警衛、羅多倫咖啡館的宣傳旗幟。這些跟平常沒兩樣的景致,現在看來卻格外莫名寂寥。
(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活啊?)
她沒有朋友,母親也在靜岡老家再婚,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如果自己就這樣沒回公司,應該不會有人擔心吧?三智子更用力一些地緊握著皮夾,不讓自己繼續質疑下去。

回到辦公室時,已經有兩位同事回來了,三智子連忙擦掉白板上的字,直接轉向茶水間準備沖茶。她把茶壺放到瓦斯爐上燒水,順便清洗堆在水槽裡的菸灰缸。
「我吃飽了,很好吃喔!」
一轉過頭,敦子小姐就站在正後方,對三智子遞出包著方巾的便當盒。這麼近距離之下覺得壓迫感真是驚人,身高一百五十六公分的三智子得仰著頭才行。
「別、別客氣,謝謝您。」
三智子提心吊膽地接過便當盒。雖然剛才已經聽到「我吃飽了」,但實際上感受到便當盒變輕,就有種說不出的安心。
「我太驚訝了,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便當。」
敦子小姐頂著她一貫的撲克臉說道。三智子倒是一點也沒有受到讚美的感覺。
「跟我母親的味道很像。不過她已經在三年前過世了。」
「這樣啊。那個……」
三智子不經意低下頭,沒想到敦子小姐突然伸手搭在她肩膀上。
「接下來一個星期妳能不能幫我做便當?像今天這種日式口味就好。」
「嗯?呃,我嗎?」
三智子忍不住左右張望。
「對啊,就是妳。不然還有誰?」
肩膀上的手更用力了一些,敦子小姐的表情再認真不過。
「在外面跑業務時回來有個便當會覺得心裡很踏實。」
是嗎?三智子偏著頭納悶。吃的地方、時間不固定的話,帶著便當會變成一種負擔。三智子想起之前洋太郎來自己住處過夜時,她也會幫他帶便當,當時的想法很簡單,反正做一個跟做兩個也沒差。沒想到當天晚上,洋太郎把一個原封不動的便當遞給她。
「不要再幫我帶便當了,很重耶。而且還要找時間、找地方吃才行,好累。」
回想起來,那時他的心已經不在自己身上了吧。
「欸,妳在發什麼呆啊。有沒有聽到我說什麼?」
聽到敦子小姐低沉的聲音才回過神來。
「我當然會答謝妳,就用我一星期份的午餐來跟妳換好了。」
「交換午餐?」
「對啊。我從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固定輪流去同樣的店吃同樣的東西。」
「咦?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嗎?」
「對。我喜歡規律,不管做什麼事都一樣。」
「喔……」
「可以嗎?早上妳把便當放在我抽屜裡,我會把午餐錢跟店家的地圖以及要點的菜色寫在便條紙上給妳。這件事不需要告訴其他同事。」
敦子小姐強勢的口吻幾乎等於在下命令嘛,這樣交換午餐的方式真的是「答謝」嗎?為什麼會變成這麼棘手的狀況啊?真想哭。
「呃……其實我最近沒什麼胃口……不過,我還是會幫您做便當,只是交換午餐的事,可不可以作罷呢……」
「明天是星期六,有充分的時間讓妳調整身體狀況。好啦,就這麼說定。」
說完之後,敦子小姐就逕自走出茶水間。
三智子垂頭喪氣,想解開便當盒外層小方巾的結,不過打得很緊,並不好解開。打開便當後,看到已經洗好而且擦得乾乾淨淨。

星期一

三智子帶著一身疲憊,推開「雲與木 業務部」的大門。距離上班時間還有半小時,公司裡空無一人。她一如往常打開打卡鐘的開關,開了燈。接著趕緊到部長的位子上,偷偷把便當放在第三格抽屜裡。
炸蝦、炸肉餅、迷你鮭魚干貝焗烤、馬鈴薯沙拉、炒蓮藕絲,還有野菇拌飯。連幫洋太郎都沒做過這麼豐富豪華的便當。
其實本來這兩天應該都沉浸在失戀的悲傷中,要不是敦子小姐提出做便當的要求,結果這樣的重擔壓在身上根本沒空難過。又一次說不出NO。一想到這裡,心情愈來愈沉重。
聽到開門聲後轉過頭,只見罩著奶茶色長大衣的敦子小姐走進來。她先打了卡,脫掉外套,看著三智子。
「東西準備好了嗎?」
簡直就像在碼頭的黑市交易嘛。
「有。剛才已經放到指定的地方了。」
敦子小姐輕輕點了頭,然後在擦身而過時把一樣東西塞在三智子的掌心裡。三智子像逃跑似地奔進茶水間,打開手看到掌心上有個小紙袋,大紅底色上有隻跳躍白兔的圖案。
(哇,好可愛哦……)
三智子從紙袋裡抽出摺得小小的千圓紙鈔跟一張便條紙,她輕輕攤開便條紙,有一幅用幾條清楚的線描繪出的簡單地圖,看來距離公司不到一分鐘,在一棟住商混合大樓,紙條上也說明該怎麼走。但沒有寫出餐廳名稱跟要點的菜色啊!跟當初說的不一樣。話說回來,這附近沒有提供午餐的店呀,當初剛來上班時也找了很久。
(算了,總之就去看看吧。)
話說回來,三智子還沒花過一千圓吃午餐呢。實際到手只有十四萬三千圓的薪水,光是支應一個人的生活已經很勉強。況且就算有閒錢,也沒有能一起上館子吃飯的同性朋友,至於跟洋太郎在一起時,約會總是到雙方住處由三智子下廚。換句話說,這幾年她幾乎沒什麼外食經驗。

中午之前包括敦子小姐,其他業務部的同事也全出門了。但三智子依舊遵守規則,等到十二點十分才把燈關掉,在白板的空白處寫上「澤田 午餐」。搭了電梯下樓,走到大馬路上。陽光好刺眼,加上空氣乾燥,雖然吹著冷風,但天氣很好。她幾乎沒在中午這個時間出門,抱著有點新鮮的心情,依照地圖指示的路線走。
鑽進在兩棟大樓之間的狹窄通道,走到底有另外一棟老舊建築物。看不到任何招牌,窄巷裡還到處是水,正當三智子感到不太舒服想轉身離開時,嗅到了一股香料的氣味。
(是咖哩!)
香料、印度甜酸醬,還有炒到焦糖色的洋蔥……交織出的多層次香味。三智子很自然地閉上雙眼,不在乎腳上的包鞋弄溼,循著香味傳來的方向前進……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