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一、最具指標性的科幻小說大獎得主:
美國「世界科幻協會」雨果獎和「美國科幻暨奇幻作家協會」星雲獎雙料得主
《軌跡》(Locus)雜誌票選為二十世紀最佳科幻小說第二名

二、最暢銷 最有貢獻的重量級作者:
美國亞馬遜書店史上最暢銷的百大作者
美國圖書館協會愛德華終身成就獎(Margaret A. Edwards Award)得主

三、橫掃國際書市的傲人銷售數字:
長踞美國亞馬遜書店科幻/奇幻小說暢銷排行榜Top 10
美國亞馬遜書店4.5顆星好評,三千多名讀者震撼推薦
售出英、德、法、西班牙、芬蘭、挪威、俄國、韓國、日本等32國版權!

四、橫跨青少年和成人的指定經典讀物:
美國圖書館協會「一百大青少年好書」
現代圖書館「讀者票選一百大小說」
美國中學指定讀物、美國海軍陸戰隊必讀選書

五、最受矚目的科幻動作大片:
2013年最受矚目的科幻動作大片,11月登上大螢幕
【X戰警:金鋼狼】名導蓋文胡德 【星際大戰三部曲】動作巨星哈里遜福特
繼《飢餓遊戲》、《暮光之城》之後,獅門(Lionsgate)電影公司最新力捧的青少年小說改編電影!


這個男孩,是拯救世界的最後希望,
但在這之前,他得先活著走出戰鬥學校……
除非你看過這本書,別說你讀過科幻小說!
二十世紀重量級經典,2013登上大螢幕!

地球再度遭到攻擊。外星「蟲族」準備好要展開最後的襲擊。人類能否存活,就得仰賴一個可以擊敗蟲族的軍事天才。但這個人是誰?
安德.威金,頭腦絕頂聰明、心靈純真善良。他是天生的軍事戰略家,但同時也是個未成年的小孩,被國際艦隊徵召進入軍事學校時年僅六歲。
從安德踏入新家「戰鬥學校」的那一刻起,他的童年就此告終。在戰鬥學校中,所有孩子被編派到不同的部隊,在模擬外太空無重力狀態的「戰鬥室」中,進行一次又一次的「戰爭遊戲」,演練對抗蟲族時的各種戰略技巧。他們練習瞄準射擊、利用隨機分布的星體作掩護或攻擊、變換不同陣形以殲滅敵人。在這個大人精心設計的戰鬥培育計畫中,所有一切都是為了擊敗敵人而設計,失敗和退縮不被允許,弱者註定慘遭遺棄。
安德的天賦,使他從所有菁英學生中脫穎而出,在短時間內從菜鳥新兵,躍升為全校最受矚目的指揮官,卻也同時犧牲了親情、友誼,以及一個男孩在童年時期的種種歡樂。激烈高壓的競爭環境,更引發其他男孩的嫉妒和恨意;刻意孤立的訓練過程,也將安德逼向絕境……
安德是否會成為大人精心栽培的殺人機器?一次次勝利的背後,要付出什麼沉重的代價?殲滅蟲族的任務,究竟是星際浩劫還是人類的救贖?看似單純的模擬遊戲,又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祕密?




作者簡介:
歐森‧史考特‧卡德(Orson Scott Card)
當今美國科幻界最炙手可熱的作家之一,也是知名科幻經典《戰爭遊戲》(Ender’s Game)、《安德闇影》(Ender’s Shadow)、《亡靈代言人》(Speaker for the Dead),以及其他【安德】系列的作者。《戰爭遊戲》發表於1985年,一舉奪得科幻小說界最高榮譽星雲獎及雨果獎,其續集《亡靈代言人》(Speaker for the Dead)發表於次年,也獲得星雲獎和雨果獎,使卡德成爲唯一一位曾連續兩年贏得這兩項大獎的作家。2008年,他更獲得美國圖書館協會所頒發的「愛德華終生成就獎」(Margaret A. Edwards Award),以表彰他對青少年文學的傑出貢獻。卡德的作品不僅被全世界成人和青少年讀者喜愛,也被廣泛運用在學校教學。
除了科幻小說之外,卡德也著有奇幻小說《魔術街》(Magic Street)、《魅惑》(Enchantment)和《失蹤的男孩》(Lost Boys),聖經改編小說《石桌》(Stone Tables)和《拉結與利亞》(Rachel and Leah),以及奇幻色彩濃厚的虛擬歷史系列【造物者艾文逸事】(The Tales of Alvin Maker)等六十一本書,【安德】系列小說,更衍伸出漫畫、電玩遊戲,電影也將於2013年11月上映。
卡德生於華盛頓,成長於加州、亞利桑那州和猶他州。1970年代曾服務於巴西摩門教會的傳教團。除了寫作之外,也在南維吉尼亞大學教授寫作及文學課程。現與其妻居住於北卡羅來納州的格林斯堡(Greensboro)。





譯者簡介:
尤傳莉
生於台中,東吳大學經濟系畢業。譯有《圖書館的故事》、《達文西密碼》、《天使與魔鬼》、《火車大劫案》、《依然美麗》、《雨的祈禱》、《親愛的臥底經濟學家》、《骸骨花園》、《死亡信使》等小說與非小說多種。現為專職譯者。



內文試閱:
第三章 葛拉夫
  「那個姊姊是弱點。他真的很愛她。」
  「我知道。她有可能破壞一切,害事情從一開始就失敗。他不會想離開她的。」
  「那你打算怎麼辦?」
  「讓他相信他想跟我們走,甚於待在他姊姊身邊。」
  「你要怎麼辦到?」
  「我會騙他。」
  「如果行不通呢?」
  「那我就告訴他實話。碰到緊急狀況,我們可以說實話的。不可能一切都照著我們的計畫走,你也知道。」
***
  早餐時安德不太餓。他一直想著去上學會是什麼樣。想著經過昨天的打架後,要去面對史提森。想著史提森的朋友會怎麼做。大概什麼都不會做吧,但他不能確定。他不想去上學。
  「你都沒吃,安德魯。」他母親說。
  彼得走進來。「早安,安德。謝謝你把溼毛巾留在浴室裡啊。」
  「特別留給你的。」安德咕噥道。
  「安德魯,你得吃點東西。」
  安德舉起手腕,那個姿勢的意思是,那就給我打營養針吧。
  「很好笑,」母親說。「我想關心你們,但你們這些天才小孩根本不在乎。」
  「媽,要生出我們這些天才,也得有你的基因啊。」彼得說。「絕對不會是從老爸身上遺傳來的。」
  「我聽到囉,」父親說,依然邊吃早餐、邊看著餐桌上顯示的新聞報導。
  「如果你沒聽見,那我就白講了。」
  餐桌響起嗶聲。有人在門口。
  「是誰啊?」母親問。
  父親按了一個鍵,一名男子顯示在餐桌螢幕上。他穿著當今地球上唯一的一種軍服,就是國際艦隊的制服。
  「我還以為事情結束了,」父親說。
  彼得一言不發,只是把牛奶倒進他的早餐穀物片中。
  而安德則心想,或許我今天不必去上學了。
  父親輸入密碼,把門打開,然後站起身。「我去看看,」他說。「你們留在這裡繼續吃。」
  他們留下來,但是沒有繼續吃。過了一會兒,父親回到餐室叫母親。
  「事情大條了,」彼得說,「他們發現你在學校揍那個小孩,現在他們會把你抓去小行星帶坐牢了。」
  「你智障啦,我才六歲耶,我是未成年人。」
  「你是老三,屎蛋。你什麼權利都沒有。」
  薇倫泰進來,一頭剛睡醒的蓬鬆頭髮散落在臉的兩旁。「媽和爸呢?我生病了,沒辦法去上學。」
  「又有口試(oral exam)了嗎?」彼得說。
  「你閉嘴啦,彼得。」薇倫泰說。
  「你應該放輕鬆,好好享受的,」彼得說。「事情有可能更糟。」
  「我不曉得還能怎麼糟。」
  「要是肛門檢查(anal exam)就更糟了。」
  「哈哈,很好笑,」薇倫泰說。「媽和爸人在哪裡?」
  「在跟一個國際艦隊來的人講話。」
  出自直覺,她立刻看了安德一眼。畢竟,多年來他們一直期望有個人來告訴他們安德過關了,說他們需要安德。
  「沒錯,看他,」彼得說。「但也可能是我,你知道。他們可能明白,我畢竟才是最優秀的。」彼得老是這樣,一旦他的感情受到傷害了,就會變得很討人厭。
  門打開了。「安德,」父親說。「你最好過來一下。」
  「抱歉啦,彼得,」薇倫泰嘲弄道。
  父親拉長了臉。「孩子們,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安德跟著父親來到客廳。那個國際艦隊的軍官一看到他們就站起來,卻沒朝安德伸手。
  母親轉著她手指上的婚戒。「安德魯,」她說,「我怎麼也想不到,你居然會去跟人家打架。」
  「史提森家的小孩住進醫院了,」父親說。「你真的把他傷得很重。用你的鞋子,安德。這樣不太光明磊落。」
  安德搖搖頭。他本來預料會來追究史提森事情的,會是學校的人。而不是一名艦隊軍官。事態比他原來以為的要嚴重。但他實在想不出當時自己還能怎麼辦。
  「你對自己的行為有什麼解釋嗎?」那名軍官問。
  安德又搖搖頭。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也很怕多說些什麼,只會讓自己顯得更惡劣而已。我會承受的,不管是什麼懲罰,他心想。我們就做個了斷吧。
  「我們願意考慮一些可以減輕罪責的情節,」那個軍官說。「不過我得告訴你,情勢難起來不妙。你在他倒下後,還踢他的鼠蹊,而且重複踢他的臉和身體──聽起來你好像樂在其中。」
  「我沒有。」安德低聲道。
  「那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他那票幫手在場。」安德說。
  「所以呢?這能當成理由嗎?」
  「不能。」
  「告訴我,你為什麼後來還要踢他。你都已經打贏了。」
  「把他打倒是贏了第一架。我希望接下來也都能贏。這樣他們就不會再來找我麻煩了。」安德忍不住,他太害怕、太為自己的行動羞愧了。儘管他想忍著,卻還是哭了出來。安德不喜歡哭,也很少哭,但現在,不到一天之內,他卻哭了三次。而且一次比一次糟糕。這回在他爸媽和這個軍官面前哭,真是太丟臉了。「你們拿掉了監視器,」安德說。「我就得照顧自己了,不是嗎?」
  「安德,你應該找大人幫忙的,」父親開口了。
  但那個軍官站起來,從房間另一頭走到安德面前。他伸出一手。「安德,敝姓葛拉夫,海潤.葛拉夫上校。我在位於小行星帶的戰鬥學校服務,負責基礎訓練。我是來邀請你入學的。」
  總算。「可是那個監視器──」
  「測試你的最後一個步驟,就是看監視器拆了之後,會發生什麼事。這不是必要步驟,不過以你的狀況──」
  「所以他通過了?」媽媽不敢相信地說。「因為他害那個史提森住院?如果安德魯殺了他,你們會怎麼樣?頒個勳章給他嗎?」
  「重點不在於他做了什麼,威金太太。而是為什麼。」葛拉夫上校遞給她一個裝滿了紙張的文書夾。「這是徵召文件。你兒子已經通過國際艦隊徵兵處的審核。當然我們早就取得你的同意,當初你確定受孕時,就已經簽下同意書,否則他也不可能出生了。從那時開始,他就是我們的人了,只要他符合資格。」
  父親開口,聲音顫抖著。「你們真是太不厚道了,先讓我們以為你們不想要他,接著又還是要把他帶走。」
  「還有這個關於史提森男孩的騙人把戲。」母親說。
  「那不是騙人的把戲,威金太太。除非我們知道安德的動機,否則我們不能確定他不是另一個──我們必須知道那個行動的意義。或至少是安德所相信的意義。」
  「你非得喊他那個蠢綽號嗎?」安德的母親哭了起來。
  「他也是這樣自稱的啊。」
  「你打算怎麼做,葛拉夫上校?」父親問。「現在就帶著他走出那扇門嗎?」
  「那要看狀況,」葛拉夫說。
  「看什麼狀況?」
  「看安德是不是想跟我們走。」
  母親的哭泣變成憤恨的大笑。「啊,原來畢竟是自願的,真體貼啊!」
  「對你們二位來說,當初懷了安德時,整件事就已經決定了。但對安德來說,他根本還沒做決定。徵召來的士兵可以用來當炮灰;但如果是軍官,那就得是他們自願的。」
  「軍官?」安德問。他一出聲,其他人都安靜了下來。
  「沒錯,」葛拉夫說。「戰鬥學校是要訓練未來的星艦艦長、小艦隊指揮官,以及艦隊將軍的。」
  「我們就坦白講清楚吧!」父親憤怒地說。「進了戰鬥學校的男孩,有多少人最後真的能指揮艦隊的!」
  「很不幸,威金先生,這是機密資訊。但我可以告訴你,通過第一年的學生,沒有一個不能成為軍官的。而且他們退休時,職位都至少是太陽系戰艦的首席執行官。即使是屬於我們太陽系的國防軍隊,也還是很光榮的。」
  「那有多少人能通過第一年?」安德問。
  「只要想要,就能通過。」葛拉夫說。
  安德差點說,我想要。但他忍住了沒說。加入戰鬥學校可以讓他不必上學,但那太蠢了,學校的問題幾天就會過去。加入戰鬥學校也可以讓他離開彼得──這點更重要,可能關係到他的生死。但這麼一來,就同時得離開爸爸和媽媽,以及最重要的,得離開薇倫泰。成為一個軍人。安德不喜歡打架。他不像彼得那種人,仗著強壯去欺負弱小;而且他也不喜歡自己這種人,憑著聰明去欺負蠢人。
  「我想,」葛拉夫說,「安德和我應該私下談一談。」
  「不行,」父親說。
  「我要帶他走之前,一定會讓你們再跟他談過的,」葛拉夫說。「而且你們其實阻止不了我。」
  父親又瞪著葛拉夫看了一會兒,這才站起來離開房間。母親則暫停下來,緊緊握了一下安德的手。她離開時順手帶上門。
  「安德,」葛拉夫說,「如果你跟我走,就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回到這裡了。戰鬥學校不會有任何休假,也不准有訪客。整套的訓練課程會延續到你十六歲──等你到了十二歲,在某些條件下,才能第一次休假離校。相信我,安德,六年中,人的改變很大的。如果你跟我走,等你下次看到你姊姊薇倫泰,她就已經是個女人了。你會成為陌生人。你還是很愛她,安德,但你不會了解她的。我不會假裝這種事很容易。」
  「那我媽和我爸呢?」
  「我了解你,安德。我已經看了好一陣子的監視器錄影帶。對你的爸爸和媽媽,你不會想念太久,也不會想念太多的。而他們也不會想念你太久。」
  安德雙眼不禁湧上淚水。他別開臉,但沒伸手擦淚。
  「他們的確愛你,安德。但你要了解,你的出生讓他們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他們生在信仰虔誠的家庭,你知道。令尊受洗時的姓名是約翰.保羅.維綽瑞克。天主教徒。九個小孩中排行老七。」
  九個小孩。真是無法想像。那是犯罪啊。
  「沒錯,唔,為了信仰,人類會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你知道生育是要經過核准的,安德──當時沒那麼嚴,不過還是不容易。只有頭兩個小孩有免費教育,往後每多生一個小孩,要交的稅就會暴增。你父親滿十六歲時,就引用〈抗命家庭法案〉,跟家人斷絕關係。他改了姓名,放棄他的宗教信仰,發誓除了規定的兩個小孩之外,絕對不會多生。他是認真的,他童年時經歷的所有羞辱和迫害──他發誓絕不讓自己的小孩再經歷一遍。你明白了嗎?」
  「他不想要我。」
  「這個嘛,其實現在沒有人想生第三個小孩了。你不能期望他們很高興。但你父親和母親是特殊案例。他們兩個都放棄了原來的信仰──你母親本來是摩門教徒──但事實上,他們的感覺還是曖昧不清。你知道曖昧不清是什麼意思嗎?」
  「他們有兩種感覺。」
  「他們以自己出身於抗命家庭為恥。他們隱瞞這件事。嚴重到你母親從不承認她是生於猶他州,擔心會引起別人猜疑。你父親也不承認自己的波蘭血統,因為波蘭至今還是抗命國家,而且因此受到了國際制裁。所以,你就知道,雖然是政府直接下令,但他們生了老三,就破壞了過往的一切努力。」
  「我知道。」
  「但其實情況還要更複雜。你父親還是依照正統的聖人名字,幫你們小孩取名。事實上,你們三個當初一從醫院接回家後,他就親自幫你們施洗。而且你媽很反對,每次都會跟他吵,不是因為她不希望你們接受洗禮,而是因為她不想讓你們成為天主教徒。他們其實沒有真正放棄自己的宗教信仰。他們把你看成他們的榮耀勳章,因為他們有辦法規避法律,生了第三個孩子。但你也同時是個怯懦勳章,因為他們不敢更進一步,實行他們仍然覺得正確的抗命行動。同時,你也是一個公開的恥辱,因為你的每一步,都抵觸了他們想融入正常守法社會的努力。」
  「你怎麼知道這些?」
  「我們在你哥哥和姊姊身上都裝過監視器,安德。你會很驚訝這些儀器有多麼敏感。我們直接連到你的腦子。你聽到的一切,我們都能聽到,不管你有沒有仔細聽,不管你是不是了解。我們都懂。」
  「所以我父母愛我,但是又不愛我?」
  「他們愛你。問題是他們是不是希望你在這裡。你這個屋子裡,始終是個破壞因子。是緊張的來源。你明白嗎?」
  「引起緊張的人不是我。」
  「我指的不是你做的事情。而是你這個人。你哥哥恨你,因為你是他不夠優秀的活證據。你爸媽討厭你,因為你讓他們想起他們想迴避的過往一切。」
  「薇倫泰愛我。」
  「全心全意。徹底、毫不保留,她真心愛你,你也愛她。我告訴過你,這個決定不會容易的。」
  「那裡是什麼樣子?」
  「很辛苦。要用功讀書,就跟這裡的學校一樣,只不過數學和電腦的課程更重得多。還要上軍事史,策略與戰術。另外最重要的,是戰鬥室。」
  「那是什麼?」
  「戰爭遊戲。所有男孩組成不同的軍隊,每天在零重力狀態下,模擬戰鬥狀況。不會有人受傷,但勝負是算數的。每個人都從普通士兵開始,接受命令。大一點的男孩就是你的長官,他們負責訓練你們,在戰鬥中指揮你們。我只能告訴你這麼多了。那就像是在玩蟲族大戰太空人──只不過你們的武器是有作用的,同時有其他軍人跟你並肩作戰,而且你的未來和人類的未來,就要看你學得有多好、戰鬥得有多好。那種生活很艱苦,你不會有正常的童年。當然,以你的聰明,加上又是老三,你反正也不會有太正常的童年。」
  「全都是男孩嗎?」
  「有少數女孩。女生很少能通過入學測試,太多個世紀以來的演化都對她們不利。總之,學校裡的那些女孩,不會有一個像薇倫泰。不過你會在那邊找到兄弟的,安德。」
  「就像彼得嗎?」
  「彼得沒錄取,安德,原因正好就是你恨他的那些。」
  「我不恨他,我只是──」
  「怕他。唔,彼得也不是那麼壞,你知道。他是我們很久以來所看到最優秀的。我們要求你父母接下來生女的──反正他們本來就打算生個女兒──期望薇倫泰會像彼得,但柔和一點。結果她太柔和了。於是我們就正式要求他們生下你。」
  「一半的彼得,加上一半的薇倫泰。」
  「如果事情發展順利的話。」
  「結果呢?」
  「據我們所知是如此。測試結果非常好,安德。但測試結果不能透露一切。事實上,認真來說,能透露的非常少。不過總比什麼都沒有要來得好。」葛拉夫湊過去,雙手握住安德的手。「安德.威金,如果是要為你選擇最好的、最幸福的未來,我會要你待在家裡。留在這兒,快快樂樂地成長。雖然你是老三,還有個哥哥決定不了要當好人還是當走狗,但這世上還有更糟糕的事物,其中之一就是戰鬥學校。但我們需要你。現在對你來說,蟲族可能只是個遊戲,但上次他們差點把我們徹底消滅。他們冷酷無情,數量比我們多,而且武器比我們精良。唯一拯救我們的,就是我們有最傑出的軍事指揮官。也許是命運,也許是上帝旨意,也可能是傻人有傻福,反正幸好我們有梅哲.瑞肯。
  「但我們現在沒有他了,安德。我們窮盡一切資源,打造出來的艦隊,會讓上次來襲的蟲族軍隊像是一群小孩在游泳池裡玩似的。我們也發展出一些新的武器。但即使如此,可能都還是不夠。因為上次戰爭已經是八十年前了,他們也有時間準備。我們必須盡力爭取到最好的一切,而且要快。或許你到最後無法成功,或許可以。或許你會在壓力之下崩潰,或許你會毀了一輩子,或許你會恨我今天來你家找你。但只要有一絲機會,可以因為你加入艦隊,使得人類有機會倖存,蟲族永遠不再來襲──那麼我就會要求你加入。要求你跟我走。」
  安德難以專心在葛拉夫上校身上。這個人看起來好遙遠,好小,小到彷彿安德可以用鑷子夾起他,把他扔進口袋裡。拋下這裡的一切,去一個很辛苦的地方,沒有薇倫泰,沒有媽媽和爸爸。
  然後他想到人人每年都至少要看一次的那部蟲族影片。中國大殘殺。小行星帶之役。死亡和苦難和恐怖。梅哲.瑞肯以他高明的調度,利用看似脆弱的人類小船,摧毀了規模和火力都要大上兩倍的敵軍艦隊。就像小孩去打成人。結果我們贏了。
  「我很害怕,」安德平靜地說。「可是我會跟你走。」
  「再說一次,」葛拉夫說。
  「我生來就是為了做這件事,不是嗎?如果我不去,那我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這個理由還不夠好。」葛拉夫說。
  「我不想去,」安德說。「但是我會去。」
  葛拉夫點點頭。「你可以改變心意。在你跟我上車之前,你都可以改變心意。但上了車之後,你就必須全心為國際艦隊服務了。你明白嗎?」
  安德點點頭。
  「好吧,我們去告訴他們。」
  媽媽哭了。爸爸緊緊擁抱安德。彼得搖頭說。「你這個幸運的腦殘馬屁精。」薇倫泰吻了他,眼淚沾上了他的臉頰。
  沒有什麼好打包的,沒有東西要帶。「你所需要的一切,學校都會提供,從制服到學校用品。至於玩具──學校裡面只有一個遊戲。」
  「再見,」安德對家人說。他牽著葛拉夫上校的手,跟著他走出門。
  「幫我殺幾個蟲族!」彼得喊道。
  「我愛你,安德魯!」母親叫著。
  「我們會寫信給你的!」父親說。
  而正當他爬上靜靜等在走廊的汽車時,他聽到薇倫泰錐心的哭喊。「回到我身邊!我永遠愛你!」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