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這不僅是一則則愛與尊重的教育故事,
更是一則個人探索、團體改革的經典範例。

放眼台灣餐飲界五星級飯店中青代年輕主廚,開平畢業生就占了兩成,沒有教科書、沒有導師、沒有段考,開學時有拜師大典,家長要修八天六十四小時的課程,
親師生共學、緊密連結、相互成長,讓個人與家庭的生命一起翻轉。這些在主流教育中想做卻還沒做到的,開平全都做到了。創辦人夏惠汶說:「我願意花三年,陪伴孩子找到一生要走的路,而這非常值得。」
李鴻鈞、洪蘭、黃榮村、嚴長壽 專文推薦
1.開平變身傳奇:創立於1953年,歷經了補習學校、中學、高職不同時期。1990年,本書主人翁夏惠汶被逼著接下這個家業,經歷十七年的努力,為開平建立起全新的定位和口碑.
2..開平的改變是從大人開始:夏惠汶認為教育必須從家庭出發,他不只是要引導孩子,也要引導老師和家長。他要求學生家長要一起進來學,在開平餐飲學校,不只學生有學分,家長也有學分。因此,開平的學生家長,是台灣少見凝聚力相當強的一群家長。
3.沒有教科書的學校:這個學校沒有教科書.沒有訓導處,學生上學第一天要跪下來拜師傅的.但開平教學不是沒有章法,也不是放任,而是很有方法很有手段的進行教育改造工程.
4.看見教育的新出路:在這種學習環境中,開平可以讓被醫生診斷有學習障礙.沒有前途的孩子,成為澳洲餐廳主廚;可以讓被名校退學.有精神病症的學生,推甄快樂進台大等等.透過夏惠汶與學生的互動故事,了解「打罵教育」的極限,並學會用「陪伴」的方式與小孩相處,幫助孩子找到「天生我才必有用」的精彩人生.


本書特色
1.本書宗旨是談開平校長夏惠汶的治學理念及人生脈絡。
2.核心精神談的是「處理關係」,在24個愛與尊重的教育故事中,帶出親子關係、親情、教育等面向,提供解決問題的know-how,帶出真實個案的故事。
3.夏惠汶的故事,深具教育意味,層面有三:
對個人,有勵志效果;
對父母,「翻身」深具啟發意義;
對團體(企業),他有條不紊進行改革,也是成功的好例子。


作者簡介:
夏惠汶
文化大學建築系畢、美國行政管理碩士、澳洲國立大學文學碩士、哲學博士。
曾醉心學習薩提爾家族治療、心理劇、神經語言學(NLP)、海寧格系統排列、敘事治療、國際催眠師教師培訓、合作式對話等後現代操作方法與哲學。
台灣開平餐飲學校創辦人,將一般傳統的填鴨式教育成功轉型為讓孩子們翻身、可以順性發展自己興趣專長的後現代人文教育。

主持親子關係工作坊,鬆動家庭中親子關係的對立緊張,陪伴他們消融親子困境。
主持企業關係工作坊,協助組織成員在相互信任中推動工作達成目標。
著有《親子關係全壘打》、《愛,要流動》、《餐飲禮儀與文化》、《摸著石頭過河:一位頑童校長的辦學歷程》、《亂有道理的學校:開平團隊深度對話》及論文論述


內文試閱:
那一年,是誰迷了路?
放手,等待孩子重新找自己
放手,讓孩子選擇自己的路,這個決定看似簡單,做起來卻很不容易,我自己就曾有過一番掙扎。對於二女兒Jennifer,我採取盡量陪伴、對話的方式,甚至鼓勵她交男友。結果女兒真的去交了男朋友時,我心想:「慘了!」但因為要支持女兒,只好忍耐。沒多久女兒失戀,本以為過一段時間就好了,沒想到女兒不但沒有走出情傷,還因此要休學。

我陷入掙扎,身為開平校長,致力於開放式教育,自己的女兒卻因失戀就要休學,這傳出去,該怎麼交待?我對女兒拋出問題,「高中沒畢業能做什麼?」「將來要怎麼養活自己?」將未來分析給女兒聽。到頭來,女兒還是說:「我不知道,但是我真的沒辦法去學校,我讀不下去了。」我開出條件:「休學待在家,會負責妳的吃住,但不會給妳一毛錢;不想住家裡,就得打理自己生活,想辦法工作賺錢。以後想復學,得自己找學校,我不幫妳找,也不幫妳辦復學手續,一切交給妳自己處理。不過以後想讀書,還是會支付妳全部費用。」

休學,讓女兒為自己的未來負責

第二天Jennifer說:「如果休學讓爸爸很沒面子,可以不休學。」我聽到這句話心裡很開心,但到底要顧及我的面子,還是要滿足她,給她最好的協助?我最後決定讓女兒為自己的未來負責。

休學在家半年後,當Jennifer看到同學們準備念大學,自己卻無事可做,也看不到未來,開始心急,決定回學校念書。她自己挑了一家得越過沙漠、跋山涉水,才找得到的森林裡的學校「美國西南學院高中」。擔心學校太偏僻,我一直要女兒多考慮,結果Jennifer堅決要留下來。後來,Jennifer在學校樣樣拿第一,也學到怎麼跟大自然相處、珍惜大地,比起同齡的孩子,更知道自己要什麼。

現在回想起來,我很慶幸當初同意女兒休學,還找到那個鳥不生蛋的地方讀書。讓女兒為自己的事做決定,我做的就是陪伴、傾聽她的困擾,從旁建議與指引女兒找到自己的路。這一年的休息,讓Jennifer成長許多,Jennifer 後來說:「很感謝爸爸當時沒有逼我一定得去上學,其實失戀只是休學的原因之一,真正原因是在學校每樣成績都追不上同學,跟同學相處也出狀況,後來連男友都離我而去,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好,一下子失去所有信心,才會不想上學,因為不想面對一直失敗的自己。」休息一年後,她慢慢找回自信,覺得自己又有力量去面對跟努力了,如果沒有那一年的休息,我可能會硬著頭皮去上課,然後一直處於自我放棄的狀態吧!

表面上看來,休學看似白白浪費一年時間,可是這一年,讓女兒想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明確地為自己負責。當一個人走到過不去的關卡,深陷在難過的困境時,就讓他適性發展,停下來沉澱、整理與消化,就能重新找回自己。

生命本來就無法預測,我沒辦法保證孩子什麼時候會發現自己要的,然後開始努力。但我願意相信、尊重孩子能夠找到自己要的路,而且努力去做,自然地,孩子就慢慢做到了。我重視孩子成長過程的幸福、快樂,遠高於名次;重視孩子的學習意願,遠高於學習成績。只要大人願意相信、等待,給予孩子時間跟空間去尋找,所以開平願意花三年,陪伴孩子找到自己一生要走的道路,而這非常值得。


曠課大王變身召集人
同儕感染,挑起學習動力

在過去被視為「大哥級」的人物小光,就被同儕氛圍改造、從曠課無數到積極學習。原本小光不開心就不來上課,勉強到校,不是跟同學吵架就是不聽課,只顧著睡覺、聊天,讓大人們很頭痛。三年級時,小光聽到學長們回校分享過去在開平最難忘的戰鬥營活動,心裡非常嚮往,開始積極爭取舉辦戰鬥營,學校的態度是:「只要有八成的人聯署同意,就繼續舉辦。」

為了留下美好的高中回憶,小光扛起聯署召集人的責任,每天在學校奔走拉票,自己印傳單、到各班演講宣導,爭取同學的認同聯署。眼看截止日就要到了,卻還差三十票,一心想辦的戰鬥營可能成為泡影,小光於是在放學前廣播召集學校同學,要大家給他十分鐘。本來對學校所有活動冷漠的小光,居然主動集合大家,拿起麥克風,站在講台上大聲疾呼:「我們一定要去戰鬥營,只剩下三十票了,我求求你們,加入聯署吧!」說著說著,平日看似兇狠的他,居然當場哭起來:「我跪下來求你們,我不想要高中生活留下遺憾。」大家被他的誠意感動,紛紛報名參加,那一年,三年級同學罕見的全員參加戰鬥營。辦完戰鬥營後,小光開始認真投入學校其他活動,因為他在這裡找到自信,發掘自己的號召力。

這樣的力量,是老師、家長怎樣都不可能帶動起來的,只有學生自己互相感染,才會被激發出來。不急著教、不強迫孩子,營造一個孩子可以發揮的舞台,創造群體學習的氛圍,讓孩子自發性的展現自我;當孩子遭遇問題想自己解決,進而發覺自己的不足時,就會想學習;激發起孩子的學習動力後,大人什麼都不用做,孩子就會會積極、有行動力地投入學習。所以開平把課程、期中考、期末考都改成活動,讓學生參與;一來學生擁有展現自己能力的舞台,二來在合作過程中讓學生創造出群體完成的氛圍,大家就會互相惕勵學習。

兒子沉迷撞球,就讓他學到好

我兒子豪均也是如此,國中時沉迷撞球。我在想,慘了!但靜下來想想,知道責罵是無用的,他反而會偷偷的去,不如就接受這個事實。既然喜歡,就幫他找來專業撞球教練,教兒子打撞球。第一個動作是「筆直的把球打到桌邊彈回來」,為了要精準讓白球來回滾動,球桿得拉出一條直線;光是這個基礎動作,豪均就練了兩個月,最後幾乎像是被一個無形的基架框住,變成機械動作。

兒子日以繼夜鍛鍊球技,參加緯來電視台的撞球比賽,還打進前八強,上高中後在學校成立撞球社,擔任社長。就這樣邊玩邊念,高中也順利畢業了,我覺得很好,至少兒子找到興趣,專注在做一件事,而且很認真把它學好。有專注的能力做好一件事,就能做好其他事;不管用什麼「工具」,只要能培養出專注力都是好的,就像打撞球就可以做到這一點,這是我意外的發現。

上大學後,也許是玩夠了,豪均不打撞球,天天泡在圖書館裡,還自己修了雙學位,每天拼命念書,非常用功。倒是我常對他說:「你又不愛念書,幹嘛修雙學位?」等到兒子畢業想繼續念碩士,更驚訝地問:「你不愛念書,還要繼續念啊?」現在兒子居然還去念了博士班。

回想起來,當初是用對了方法,不限制兒子不准打撞球,而是給他發揮的空間,讓他去學習。在撞球裡,兒子學到專注,也領悟想得到什麼就得努力精進的道理,更在籌組撞球社的過程中,學會組織領導的能力。很多知識不是從書本學來的,給孩子多元的學習環境,讓孩子不是在壓力、壓迫中學習,而是想辦法勾起孩子的學習動力,這就是讓孩子蛻變成熟的主因。

夏山的裸泳性教育
給孩子自由空間,讓他活出自己

造訪被視為開放教育界楷模的英國「夏山學校」,待了兩個星期,讓我得到很深刻的啓發。夏山學校的創辦人夏山,深信孩子在不受脅迫的自由狀態下,學習效果最好。「一個孩子應依據自己的意願生活,而不是按照焦慮的父母和自以為是的教育專家認為的那樣。」所以這裡以生活公約與自主學習取代校規。

夏山裸泳教學,兩性課題自在面對
夏山的性別教育特別讓我感到驚訝,他們居然不分男女,讓孩子們一起裸泳!「我們不會隱藏,而是教導孩子們去面對事實,瞭解男女的身體結構是不一樣的。」夏山學校讓男生、女生從國小三年級開始就一起裸泳,一直到十五歲。長期相處下來,孩子們就會知道:「我們不一樣,可是我們可以在一起。」對異性身體的幻想與對性的想像就會消失。
讓孩子在開放自由的環境中成長,即使是兩性課題,夏山都能以最自在、自然的方式,讓孩子自己去摸索學習,這讓我有了很深刻的領悟:「我的工作不是改變誰的行為,而是讓人活出自己。」這跟老莊思想是相通的,應該將這個哲學理念放在後現代的開放教育裡。屏棄過去傳統教育講究「規矩」與「訓練」,讓孩子順應本性自在的成長與發展。

乖順或叛逆,背後都是愛
孩子是效忠父母的
有些乖順的孩子,爸媽說什麼就做什麼,表面上沒有違逆,心裡卻充滿痛苦掙扎。還有一種完全不聽爸媽的話,非常叛逆,「看似堅持自己的路,但走到底,還是想證明給爸媽看,自己是有出息、有作為的;只是過程與方法跟父母期待的不同而已。」

球球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他代表開平參加王品盃競賽,才二年級就輕鬆打敗來自八十多所學校,一千多名幾乎都是三年級的參賽者,拿到第二名,展現外場的天分才華,他也因此訂下以後要當餐廳、飯店經理的目標。可是球球的廚師父親卻很不以為然,覺得送他到餐飲學校,就是要學一技之長,好好鍛鍊廚藝:「端盤子還需要學?」要他從外場轉到內場學習上,讓球球非常痛苦。分科時,開平堅持要球球自己決定,球球因父母的要求猶豫不決,老師找來爸爸談,爸爸還是堅持己見。老師跟爸爸說:「孩子的未來要孩子自己決定,如果這是家長要求的,學校不能同意。」爸爸表面上同意老師,回去後仍舊要球球選內場,即使球球退一步問:「可不可以兩個都選?我累一點沒關係。」爸爸還是不同意。最後,球球只好到學校跟老師說:「我決定選內場。」老師們都知道這不是孩子本意,但孩子選擇聽從家長的,老師們只能尊重。

在這麼多年的教育工作上,我發現,孩子都想讓父母開心,只是很多時候,不知道怎麼做才好。很多家長以為孩子會懂,而沒有把話說清楚,而孩子總覺得自己怎麼做都無法達到家長的期待,親子關係因此變得不好。「曖昧的語言、曖昧的溝通」是大人們常犯的錯誤。

二年級的小玉跟媽媽的關係就是這樣開始疏離的。乖順的她,每天放學都早早回家,有陣子學校辦活動,喜歡跳舞的她參加舞蹈表演,投入很多。為了跟同學練舞,小玉打電話回家問媽媽:「今天可不可以晚點回家?大概七、八點。」媽媽回:「好,隨便妳。」回家後,媽媽卻很生氣:「怎麼這麼晚?不能早一點回來嗎?雖然說隨便妳,也要自己看狀況啊!」小玉很氣,打電話也被罵、不打電話也被罵,不曉得要怎樣媽媽才會覺得好,所以乾脆都不打了,回到家再跟媽媽吵就好。母女倆就這樣關係緊張好一陣子。這是親子間常見的狀況,沒說清楚就容易造成誤會。小事慢慢累積,親子就愈走愈遠。所以家長要學著把話說清楚、界線劃清楚,讓孩子清楚知道該怎麼做,不要有模糊地帶。

可以讓孩子做自己嗎?
糊塗的善意,不小心就會通往地獄
很多父母沒有釐清,自己的愛是純粹的愛,還是帶有期待的愛?當我們的愛帶著期待,那個愛就變質了,那不叫愛,叫投資。因為我愛你,就要回饋給我什麼,以滿足我的期待,帶著這樣的期待去愛別人,是一種投資性的愛。就像爸媽帶孩子去補習、學才藝,希望看到成績好、比賽得名,沒有的話,就覺得自己白白付出時間跟金錢,孩子卻一點長進也沒有。被愛的人,會覺得這樣的愛壓力好大,得盡量去滿足期待,卻不見得是自己真心想追求的。久了,不管給愛還是被愛的人都會因為把注意力放在期待有沒有被滿足,而不是單純的「愛」上面,而覺得很累。

現在的父母最怕孩子輸在起跑點上,不管過程跟結果都怕輸。把輸贏放進愛裡,擔心輸了會沒面子。那麼到底是面子重要,還是孩子快樂重要?把面子看得比孩子重要,逼著孩子往上流階層爬,就會忽略孩子的快樂,成績跟才藝都是如此。如果沒想清楚,很容易給出過多的、糊塗的善意,不管到最後有沒有將孩子帶往更好的人生去,首先就會將親子關係帶往地獄。不停出現以下這種對話:

爸媽:「我是為你好才這樣安排。」
孩子:「都是你要我念,又不是我自己要的……。」

爸媽可能會覺得,孩子現在不逼,以後沒出息。可是,大人沒辦法預測未來。該培養的是孩子面對未來、面對改變的能力,這個沒有辦法教,但是可以透過放手,讓孩子學會自主。我在一九九○年決定辦餐飲科時,沒人看好,也沒人要念,當時熱門的是資訊科系,但才十多年過去,餐飲就竄升為台灣最熱門的學科,如今每年畢業生有兩萬八千人。世界變化太快了,大人過去的經驗,孩子不見得用得上!與其把自己的善意強加到孩子身上,不如讓孩子學習獨立自主,才能擁有面對未來變化的能力。但爸媽往往放不下心,覺得孩子沒認清真相,好意要幫孩子釐清,卻忽略孩子的心意,結果反而讓孩子走了更多辛苦的路。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