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最強役妖「醫官」璟玹,究竟是哪一種妖怪?
  張封煜的真實身份是什麼?
  不能說的禁忌,即將大曝光!

  【妖之僕】最終回,居然放大絕啦!

  「妖研社」與「魔術社」的社員合辦了露營活動,原本大家都以為只是普通的露營活動,卻因為一場召換儀式,出現了變數……

  天啊,你有沒有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妖力!
  為什麼一來到這裡,我的力量都被壓制住了?
  而所有妖怪、非人者,全被結界擋在外面……
  
  以前有一個胡作非為、存活千年的上古大妖,身上具有強大的力量,許多除妖者想要除掉牠,但就算將大妖的身體擊成碎塊,他仍可以憑藉自己的力量完全復原。

  妖怪殺不掉,只能封印起來。他們將大妖趕到一處山林,發動封印結界,強制封印了妖怪。為了防止封印被破壞,所以那些除妖者們,又在封印大妖的土地上加了一道禁制……

作者簡介:
DARK櫻薰

  萬年不變的櫻花餅乾。
  最近已經完全的餅乾化,專門提供給人啃咬吃食的服務。
  (不~以上純屬虛構,還是希望不要真的一口咬下去QAQ)

  最愛家中的DIY大書牆,但買書過多的結果,書櫃還是爆掉了。
  接下來,還是要繼續過著買書人生(篸?)呀!

  WING★DARK
  wingdark.pixnet.net/blog

內文試閱:
【第一章 露營】

總說新環境、新氣象,可是對於新家,張封煜一點也不習慣。
他沒想到搬了新家,自己卻有新的挑戰。

以往都是他自己一人到鳴中上課,現在卻有先後轉入鳴中的一對主僕——白川泰和奧村千晶陪同。

只是張封煜沒有想過,白川泰進了妖研社,奧村千晶沒道理不會加入。
況且妖研社裡還有妖怪通夏攸悠,他不可能沒聽過日本知名的奧村家,面對奧村千晶的加入,他歡迎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會拒絕。

面對妖研社活口突然增加,社長古詩玥見狀,連詢問的時間都沒有,開心地自行決定與其他社團開辦自強活動,也就是社團的聯合露營。

面對這突來的「惡耗」,張封煜心情除了用「無語問蒼天」來形容之外,他想不到其他更確切的詞語。或許白川泰和奧村千晶覺得很新奇,但張封煜卻認為是大大的挑戰。

若是璟玹在場,他一定會露出一抹笑,用盡諷刺的口吻這般形容張封煜——
少爺嘛,堂堂的張家少爺,怎麼可能會做出與別人外宿露營之事?

沒錯,張封煜活了十七個年頭,幾乎都是在張家度過每一天,如果遇到班遊、畢業旅行之類的,他都是用身體不好為由,不參與這些活動。

這一回古詩玥異常堅持,不給他拒絕的機會,不過就算如此,張封煜若是執意要說不,其實還是可以辦到的,偏偏卻卡在白川泰和千晶兩人身上。

「小煜去嘛,我會幫你跟你家的人說明的。」
「嗯嗯嗯,你家的人應該不會拒絕。」奧村千晶慫恿著。
露營耶!她沒有在別的國家露營過,面對這般新體驗,如果不去,實在太對不起自己了。

面對白川泰與千晶主僕聯手,張封煜只能嘆氣。
「……可否讓我問問我的家人?」

看張封煜面有難色,古詩玥還來不及嘟嘴抗議,就被夜離封口。
「張學弟,你去問問吧。」

這算是學長對學弟的體貼,畢竟古詩玥這回做得太過分,連知會都沒有,便直接宣告他們當週週末時間要賣給妖研社,與其他社團一起合辦兩天一夜的露營活動。

「學長您打算去?」張封煜苦笑問道。
「嗯,我們比你們早一點知道,我和攸悠都會去。」

夜離若不跟去,古詩玥極有可能做出什麼驚世駭俗之事,夜離勢必是捨命陪君子,一定要好好看管古詩玥這個大變態。至於夏攸悠,不用多想,他一聽到另外一個合辦社團之名,立刻舉雙手答應。

張封煜聽到妖研社除了他,其他人都確定會去,心中甚是猶豫,他很想拒絕,但白川泰跟奧村千晶似乎不打算放過他。

「小煜,露營感覺很熱鬧,就當作多認識一些人。」
張封煜無奈地將手掩住雙眼,幾乎絕望地說道:「我要問問我家的人。若是直接答應,『他』應該會殺了我。」

張封煜說到「他」這個字時,刻意壓下重音,讓白川泰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他們不太可能不知道璟玹的恐怖之處,待在同一個屋簷下久了,白川泰和奧村千晶應該知道他完全無法違逆璟玹的話。

「好吧,問問也好。」聞言,白川泰立刻舉雙手投降。
「最晚今天晚上回覆我?」夜離思考道,「不過今天晚上有點不方便接手機,佐佑住在我家隔壁,你跟他說一聲,他會通知我。」

也因為如此,張封煜回到家就得面對璟玹。

***

「所以,跟我說的意思是什麼?」身穿一襲水藍華服的俊美青年,勾唇笑問。
張封煜看著青年,抿緊著唇,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放學過後,張封煜回到程亦揚新家、屬於他的二樓房間,向璟玹說完前因後果,看到他雙手環起,笑著反問自己,張封煜便知道,璟玹生氣了。

饒是如此,張封煜還是決定厚著臉皮裝死說道:「問你看看。」
「問我做啥?」璟玹抬眉看著張封煜脫下制服、換上長袍,又說:「真稀奇,最近很少看到你拿這件出來穿呢,今天打算在房間混一晚?」

「嗯,不想出去。」張封煜扣上盤釦,淡淡說道。
由於房間等同於禁地,程亦揚幾乎沒有到過張封煜的房間,除了經常冒昧闖入的仟宥之外,整個程家沒人知道他平常的衣服著裝方式。

畢竟張家系出名門,又是古老家系,雖然已經是現代了,但屬於張家直系的人,包含屬於張家上層之人,都會維持古老傳統,在家裡穿著古服。

想當然,雖然張封煜的正統繼承人身分目前尚未公開,他在張家還是會維持基本的家族習性。縱使張封煜在程亦揚的面前穿著便服或是學生制服,但一回到自己的房間,就會穿著袍裝。

「我以為你來到這裡,就會把這習慣給扔了。」
習慣歸習慣,張封煜來到程家都要一直「在外見人」,便都是一直便裝出現。
「習慣了。」張封煜拉拉袍子,嘆氣道:「誰叫某人以前都是那模樣在我附近晃,小時候不懂事,不想穿也會想學著穿呀。」

想到以前愛學著璟玹的自己,張封煜挺想撞牆的。
要不是小時候一直穿著長袍,長大也不會覺得還是鬆垮垮的長袍好穿,現代人穿的服裝應該要放火燒掉才是。

「所以我才說,你是少爺吶!」
璟玹看著張封煜現在這模樣,差點以為他們回到張家。

「什麼少爺,這什麼年代了,還少爺呢。」張封煜老調重彈,冷冷地瞟了璟玹一眼,聳肩說道:「所以呢,你要不要回答我的問題?」

璟玹聽著張封煜那不悅的語氣,忍不住發出噗哧笑聲。
這位少爺是不知道他現在的穿著與嘴臉,十足十很有少爺樣。

「看你刻意知會我,又要我回答……」璟玹瞇起藍色雙眸,手抬起,過長的袖襬半遮住唇,淡然說道:「煜,你不希望我跟著你去?」

他好歹也是看著張封煜長大的,他那一點心思,璟玹又怎麼可能無法看透。

「嗯。」
與古詩玥合辦露營的社團是「魔術社」。

說好聽一點是一群喜歡魔術、想要研究魔術的同好社團,但以上都是幌子,魔術社是披著「變魔術」的皮,實際上這社團還需要加上幾個字,用全名才可以顯示出這社團的真正名稱。

「魔術社」,全名是「西方魔法學術研討社」,這也是古詩玥會找上這社團的主因。

雖然古詩玥很愛妖怪,所以才會加入妖研社,進而成為妖研社社長,但實際上古詩玥更喜愛西方系統的妖怪,對於另一方的「事蹟」,古詩玥十分明白。

對於聯合露營這等事,古詩玥會找上魔術社,也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

面對不是什麼普通社團的社團,張封煜完全不敢冒著風險帶著璟玹一起去露營,若魔術社裡有能人,不小心被人發現他帶著役妖,那狀況可不是用一個慘字就可以形容的。

「要去幾天?」璟玹問。
「週末兩天,晚上就會回來,不介意的話,我會把壞厄留在這裡。」
張封煜說到一半,影子驀地跳出一隻黑色的小狗,牠對著張封煜發出哀號聲。

張封煜見狀,不動聲色地改口:「……我會讓壞厄跟著我,再加上還有千晶和阿泰,阿泰也會帶著小貓,基本上我應該不會有問題,反而很安全。」

「那隻橘色小妖不是叫作橘理?不要忘記自己取的役名。」璟玹糾正道。

張封煜聞言,輕輕嘆息,「知道了,壞厄跟橘理都在,你應該可以放心。」

「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橘色小妖算是那隻天狗養的吧?」

「阿泰住進來的當晚,他就把橘理接走了。」
「居然直接讓別的妖把你的役妖領走,我是該說你大膽,還是挺信任他們的呢?」璟玹的口氣有點酸。

「這跟相信無關,小貓本來就是阿泰塞給我的,他要帶走,我怎麼可能有意見。」

璟玹挑眉望著張封煜,淡淡地道:「就算如此,橘色小妖『現在』的確是你的役妖,他沒有權利因為同住一個屋簷下,就將你的役妖帶走。」

「可是——」
張封煜還想反駁,璟玹冷冷截斷,「還是說,你覺得你的妖太多了?若是如此,你本來就不應該答應天狗的條件。」

「我沒有逼妖當我的役妖呀。」張封煜嘆氣。
「但別人卻逼你收。」璟玹哼聲回應。

「璟玹,別生氣了。」張封煜搔搔臉頰,看著吐出惱怒話語的藍髮役妖。
「不錯嘛,出去兩天不讓我跟?」

果然,璟玹生氣了。
「平常你不是會在外面亂逛?」張封煜笑笑地說,「這次搬來新家,你應該出去『逛』了好幾圈,把附近的路都摸熟了吧?」

「做個分身丟出去,附近有什麼鬼自然一清二楚。」
張封煜發出低低笑聲,他果然沒有猜錯。

前些日子程亦揚好奇地問了他一個有趣的問題,他這才知道,原來他在學校這段期間,璟玹都沒有「外出」過。

依照以往在張家的狀態,就算他去上課,璟玹還是會「正大光明」地離開張家,去跟外面的人串門子,也就是黑雀夫人或是葉裏等等。

只是他從程亦揚話中意思聽來,似乎除了他帶著璟玹之外,其餘時間璟玹都沒有離開。

從璟玹疑似耍自閉一樣地待在房間、沒有出去遊走的情況看來,張封煜便知道璟玹在打什麼主意,也想得出璟玹這麼做的原因,璟玹不了解程亦揚那邊的實際狀況,躲在房間放分身查探外面狀況,是最好的選擇。

「最近黑雀夫人不是開拓新事業了?」張封煜朝門口指了指,輕聲說道:「你什麼時候可以出去跟夫人聊聊?」

「……張少爺,你在想啥?」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要知道附近有什麼東西而已。搬來這裡左眼都沒有發作,還挺怪的。」

「你是想要把你的身體弄到多糟?」璟玹的神色瞬間暗下,吐出冰冷的話語。

張封煜眨了眨眼,無辜說道:「我只是想要問問而已,程亦揚的舊家那邊本來就沒有什麼妖怪,因為仟宥偶爾會去外面『發洩』一下,那裡的妖早跑光了,但這裡是『新家』,不是程亦揚之前的地盤。若是要說這裡沒有什麼厲害的妖魔鬼怪……除非千晶的家人有事先挑過地點,不然我們住了這麼久,都沒見到一隻妖襲擊這裡,你不覺得很奇怪?」

說完,張封煜走到門前,敲了敲牆壁,牆壁瞬間閃出淡淡的藍色光芒,從張封煜所敲的地方為起始點,藍色光芒絲線一般地蔓延整個房間。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