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繼《銀色十字夢》、《狐仙記》之後,
 文筆動人心折★夢三生╳畫風燦爛繽紛★陳漢玲再次聯手
 獻上最新浪漫異想磅礡巨作。
★延續《狐仙記》的糾葛,《春秋大夢》的揪心。

人可以如此相信另一個人,甚至化為煙塵都深信不移。
愛可以如此深沉永恆,所有的傷害與別離,換來的只是她的平安。
相守可以如此執著,他們的手在歷經萬難之後,依然緊緊相握,宛如嬌豔的花開在荊棘枝頭。

千樂失去了對這個世界的所有記憶,性格大變,甚至連巫術都忘得一乾二淨,赫連珈月卻依然封她為新任的守護巫女。
她究竟是輪迴轉世,還是平行空間穿越?
抑或,她根本就不是那位強大的巫女,而是為了讓他心愛的巫女復活所召喚的祭品?


作者簡介:
夢三生
小生江蘇通州人氏,本名張鳳,頗有中國風的名字……小生不才,混得江蘇大學畢業,2005年底以「夢三生」之名開始文字工作者生涯。不喜歡眾人皆醉我獨醒的無奈,寧可夢裡迷醉三生,喜歡聆聽鍵盤上那帶著節奏的音符。江湖之中,血雨腥風,幾多殘酷,幾多無奈?鍵盤中流淌的故事,你是否能為之感動?
出版作品:《銀色十字夢》、《奇妙糖果屋》、《荊棘天使》、《如果當時不放手》、《大俠,別怕》、《狐仙記》(上)(下)、《春秋大夢》(上)(下)、《銀月巫女》(上)(下)

繪者簡介:
陳漢玲
尖端知名少女漫畫家。2008年起於《夢夢》少女漫畫月刊上連載,燦爛繽紛的畫風與故事內容展現的豐富想像力,深受讀者喜愛!已出版作品有《心動戀框Heart♥》全1冊、《戀愛電流啪滋啪滋》全1冊、《晴天娃娃》全2冊、《陳漢玲的上色好好玩》、《極道甜心》第1~4集。最新作品「極道甜心」,現正於《夢夢》少女漫畫月刊好評連載中!
插畫作品:《銀色十字夢》、《奇妙糖果屋》、《荊棘天使》、《狐仙記》(上)(下)


內文試閱:
第六章
尚水縣
「結果你猜怎麼著?他們居然是騙我回去成親的喂,真的很過分吧?」白依依緊挨著丁千樂坐著,拉著她的手,撅著嘴絮絮叨叨地抱怨。
「……」丁千樂默默地看著自己被緊緊握著的雙手,沒有回答她,因為她知道白依依根本只是想找個人傾訴一下而已,問句也只是一個設問的形式,完全輪不到她來回答。
不要問丁千樂為什麼如此肯定,因為……她已經這樣講了一路了……
「反正這回我是鐵了心不回去了。」果然,不待丁千樂開口,她便斬釘截鐵地自己下了決斷。
丁千樂在心底長長地歎了口氣,看了一眼仍舊坐在一旁閉目養神的家主,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讓白依依搭上他們的馬車。
是因為不知道這位姑娘是白洛的妹妹嗎?
不……他一定知道。
不知道為什麼,丁千樂如此的肯定,就是因為家主知道白依依是白洛的妹妹,他才會讓她搭他們的馬車的。
可是他到底打算做什麼呢?
白依依已經喋喋不休地跟她講了一路了,原來她竟是離家出走的,她說她自小便對巫術有著超乎尋常的興趣,只是父親和哥哥一直都不贊同她修習巫術,於是十歲那年她自行拜了師父跟著師父走了,直到上一回因為父親生日才回的涼丹城,結果沒想到一進涼丹城便被抓進了刑部大牢。
好不容易出了獄吧,進了自家門又被父親和哥哥派人看管了起來,還給她說了一門親事,她拒不同意,大吵大鬧未果,最後終於還是尋了個機會再一次逃了出來……
「我到今天都沒有想明白為什麼會一進涼丹城就被捉了起來,不過既然我這麼無辜都被捉了,你肯定也是無辜的。」白依依忽然提到了在刑部大牢的事情,推己及人,肯定了丁千樂的無辜之後又道,「只是當時那個黑面神夜桑也在,我不方便說什麼,不過那天回家之後我就跟我哥說了你的事情,他有沒有回刑部大牢去救你?你是因為我哥才被放出來的嗎?」
丁千樂愣了一下,看著白依依清澈見底的眼睛,忍不住嘴角抽搐連連,雖然感念白依依的好心,可是她那位哥哥……不害她已經很好了,怎麼還可能奢望他來救她……
雖然在心中這樣默默腹誹著,但對著那雙清澈的眼睛,她卻怎麼也說不出詆毀白洛的話來,輕咳一聲,她避開了白依依的視線,低頭摸了摸懷裏無精打采的小白兔。
「啊,對了,樂樂,你為什麼會和赫連家主在一起啊?」丁千樂的沉默完全沒有打消白依依聊天的熱情,她很快又想到了一個新話題。
就在這時,馬車突然顛簸了一下,隨即傳來赫連雲沒什麼誠意的道歉聲,「啊,抱歉抱歉,路有點不平坦。」
這顛簸來得如此之巧,白依依疑心他是故意的,鼓了鼓腮幫子,到底沒有再說什麼,連先前的問題也咽了下去,可以心裏的疑惑卻是越來越大了。
莫非……她問了什麼不該問的問題?

大約是話說得有些累了,又大約是怕赫連雲再往不平坦的路上走,接下來白依依變得安靜很多,丁千樂好不容易得了清靜,便也學著赫連珈月的樣子,閉目小憩。
白依依坐在馬車裏有些無聊,一時看看丁千樂,一時看看赫連珈月,不住地猜測他們之間的關係,一時又看看趴在丁千樂懷裏的小白兔,磨著牙試圖揪它的耳朵來報復它之前的暗算,奈何這妖畜乖覺的很,蜷著小小的身子整個縮在丁千樂懷裏,根本尋不出一點破綻來捉它。
天黑之前,他們趕到了下一個小鎮,正好在鎮上投宿。
這是在史川界境內的最後一個小鎮,相比孔雀鎮,這個小鎮顯得十分的安靜,才剛剛入夜而已,街上就幾乎已經沒有行人了,只有安靜的小巷深處偶爾傳出幾聲狗吠,那深遠的聲音更襯托得這小鎮的夜晚無比的寧靜。
赫連雲駕著馬車在街上轉悠了一圈,尋了一間看起來氣派些的客棧停了下來。
在馬車上坐了一天,早已經累得腰酸背痛的白依依趕緊拉著丁千樂下了馬車,直奔客棧,要了三間上房,也是一副財大氣粗的模樣。
赫連雲安置好了馬車,隨著赫連珈月踏進客棧的時候,白依依已經訂好房間,連房錢都付好了。有人搶著付賬,赫連雲自然是求之不得,只是看著白依依拉著丁千樂一副理所當然要與她同住一間房的樣子,就不由得暗笑於心,抱著手臂在一旁等著看好戲。
「我訂好房間了,你和赫連家主一人一間房,我和樂樂一間房。」果然,白依依指了指赫連雲,將門牌一一分到他們的手裏,並且自覺這樣的分配是十分合理的,兩個大男人身量高大,住一間屋子有點說不過去,擠在一張床上也不舒服,可是她和樂樂兩個女孩子就不一樣了,可以躺著聊聊心事,多好啊。
自小只有哥哥沒有妹妹的白依依扭頭看了丁千樂一眼,怎麼看怎麼覺得她順眼、可愛。
赫連雲聳了聳肩接過門牌,表示沒有異議。赫連珈月卻沒有接門牌,甚至連瞅都沒有瞅白依依一眼,只是面色淡淡地拉過丁千樂,直接上樓。
「誒誒,等一下,門牌還……」白依依不明所以地追上樓,呆呆地看著赫連珈月拉著丁千樂走進房間,然後當著他們的面「砰」地一聲關上了房門,真是明目張膽。
白依依石化了。
這這這……這也太……
一旁的赫連雲看夠了好戲,也伸了個懶腰走進了房間,只留白依依一個人像只呆頭鵝似地站在原地,一臉被雷劈過的表情。
在涼丹城的時候也沒有聽說赫連家主娶妻啊,難道說……樂樂竟然是赫連家主的妾?可是她看起來不像是願意給人家當妾的女孩子啊。
還是說樂樂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莫非她是被強迫的?!
白依依想來想去,好像也只有這個可能性最合理了,在一番腦補之後,當下就義憤填膺了起來,早就聽聞赫連珈月這個人名聲欠佳,外面盛傳他欺君瞞上又殘忍無道,想不到如今竟然毫無下限到連強搶民女這樣的事情都幹得出來,簡直是無恥至極了!虧她聽聞那只兔妖被收服的時候,還小小地崇拜了他一把。
憤怒地在門口站了許久,白依依估量了一下自己的實力,又想了想赫連珈月的身手,最後無奈地認清了現實,看來強攻救人是行不通的了,還是徐徐圖之吧,小不忍則亂大謀,反正一路跟著他們,總有機會將樂樂救出火坑的。
做出這個決定之後,白依依咬咬牙,忍辱負重地轉身回了房間。

這一夜,白依依憂心丁千樂受苦,尤其是在腦補了她被赫連珈月狠狠折磨然後又OOXX的場景之後,不由得更加憂心如焚,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隔壁的赫連雲也沒有放心大膽地睡覺,因為接連兩個晚上都不是十分的太平,更何況如今還有一個來意不明的白依依在,這是他們進入尚水縣之前經過的最後一個小鎮了,萬不能在這個時候出了岔子。
這兩人各懷心思,生生地熬了一夜,赫連珈月和丁千樂卻是沒什麼心思,相互依偎著睡了個好覺。
結果赫連雲擔心的事情終究沒有發生,這一夜就這樣平平安安地度過了,也沒有再出什麼妖蛾子。
因為要趕路的關係,第二天一大早,丁千樂便起身了,服侍赫連珈月起床之後,兩人下樓準備用早膳,結果一到樓下就發現赫連雲和白依依早已經起身了,正面對面坐著,桌上空空如也的也沒有點餐,而且不知道那兩人在發什麼愣,竟然連她和家主下樓都沒有發現。
丁千樂只得拉住一個夥計要了一屜包子幾碟小菜,外加四份白粥,然後在赫連珈月身旁坐了下來,抬頭看向那兩人時,不禁嚇了一跳,這兩人竟然十分默契地都黑著眼圈,蔫頭蔫腦一副沒有睡好的德性。
莫非昨夜……他們兩個……
唔……
丁千樂忍不住開始浮想聯翩。
大約是丁千樂的眼神太過直白太過熱烈,赫連雲猛地打了個寒顫,然後一下子清醒了過來,仿佛才發現他們似的,笑著打哈哈,「家主,千樂姑娘,早啊。」
「早啊。」丁千樂嘿嘿地笑,十分猥瑣的樣子,看得赫連雲出了一頭的冷汗。
正嘿嘿笑著,丁千樂扭頭對上了白依依的視線,然後嚇了一跳,因為白依依正怔怔地看著她,那眼神怎麼看怎麼彆扭,而且眼睛裏竟然還誇張地泛著晶瑩的水光。
「……依依?」丁千樂放輕了聲音喚她,心裏忍不住揣測她是不是給赫連雲欺負了。
聽到丁千樂喚自己,白依依立刻腦補出她可憐兮兮地想要求救卻又礙于赫連珈月和其走狗在一旁不敢明說的模樣,於是一臉糾結地點點頭,輕輕拍了拍了她的手,一副你的心事我都懂的模樣。
丁千樂見她這樣,立刻順著自己的思路得出了一個答案,不由得有些吃驚地掩住了口,她竟然在點頭……
原來昨天夜裏,她真的被赫連雲吃幹抹淨了?!
想到這裏,她又看了低頭喝粥的赫連雲一眼,這傢伙行動真夠迅猛的啊,不過膽子也挺肥的,竟然連白洛的妹妹都敢下手,要是被白洛那個傢伙知道了,定然會引起一場軒然大波吧。
明明腦補的都不是同一件事,但這兩個傢伙竟然默契地各自找到了想要的答案,於是詭異地達成了共識,一個打定主意要救受害少女出火坑,一個想著赫連雲既然已經將人家黃花大閨女吃幹抹淨,那理當負責才是。
因為客人不多的關係,夥計上菜很快,熱騰騰的白粥和包子很快就擺在了桌上。
丁千樂習慣性地替赫連珈月擺上了碗碟,替他夾了一個素包子放入碟中,又給他布了幾樣小菜之後,自己才動筷子。
這一切落入白依依眼中,完全變成了小心翼翼的討好,看她像個婢女一樣戰戰兢兢地伺候著赫連珈月,而赫連珈月竟然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白依依在憤慨之余越發肯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也更加堅定了要將丁千樂救出火坑的信念和決心。
正低頭喝粥的丁千樂感覺到了白依依火辣辣的視線,不由得抬頭去看,在看清了白依依一副正義使者的表情之後,一下子理解不能,結果被口中的粥嗆住了,咳得天翻地覆。
赫連珈月還沒有伸手,白依依已經搶先上前替她拍背,一邊輕撫她的背一邊在她耳旁輕聲說了一句,「別怕,我會救你的。」
丁千樂聞言,嗆得更厲害了。
這姑娘到底在想什麼啊……為什麼好像有種腦回路不在一個次元的錯覺呢……
還好白依依傳過話之後再沒有什麼奇怪的行動,於是用過早膳之後,一行人繼續趕路前往尚水縣。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