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仁慈浪漫的密教行者——楊,本是日本戰國名將,轉世變成了翠微山的主宰花葉豔山羌。為了點燃末世的佛法明燈,這次他又回到了日本……

楊接受神佛的託付,降臨鎖國日本,並為抵禦織田信長吞下近畿地區,加入三部四忍所組成的聯軍,然而敵我實力懸殊,楊不得不求助昔日家臣。怎知他的家臣竟成了金三的部下!

楊找到了那個男人,「秀綱!」
日本劍聖上泉信綱,竟然是金三的部屬鬼頭!
最忠義的男人上泉信綱,為何會淪為最邪惡男人饕餮金三的部屬?

「這一仗是為了爭奪男人嗎?這實在不是我的口味呀。」金三暗忖。
如果鬼頭最後選擇重投舊主,回到楊的身邊,金三將不惜一切消滅楊……

本書特色
正邪聯軍,善惡同盟
陽中一點陰,光中有影;陰中一點陽,影中有光

最邪惡的恐怖天才──振鑫
開啟戰國新紀元 長篇奇幻小說

妖魔即將肆虐日本,大地生靈塗炭,人類幾無立足之地。
藤蔓纏身的山羌踏空而行,所經之處,荒地長出稻穗,野火頓時清涼……

【獨家收錄】
番外篇 楞嚴經
末法時期,楞嚴先滅。其餘經典,逐漸而滅。
為了守護法脈,不讓佛法從日本絕跡,楊展開了追尋楞嚴經的旅程,不料……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內文試閱:
"第一話 鬼頭的選擇
I
  縣城。郊外。

  狄狄奇手放刀萼,金三桃紅色的雙眼也緊緊盯著眼前的長髮男子,空氣頓時瀰漫著劍拔弩張的緊繃感。另一邊,花葉豔山羌雙手負後,態度一派從容,和鬼狼幫如臨大敵的緊張相比,氣勢明顯略勝一籌。
  望著眼前瀟灑自若的敵人,鬼頭的兩顆眼珠子彷彿被回憶激烈碰撞,竟然不停地閃動,而花葉豔山羌也是若有所思地凝視鬼頭,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柔和起來。
  狄狄奇撇下身旁的鬼頭,悄悄挪動腳步,逐漸來到金三的身旁,只見鬼頭依舊和花葉豔山羌詭異地相互凝望,氣氛古怪至極。
  「老大,他們兩個含情脈脈是在演哪齣?」狄狄奇輕聲問道。
  「也難怪你不知道,一見鍾情這種高檔貨可不是想見就能見的。」菸草的香味瀰漫在空氣之中,金三好整以暇地抽起了金菸桿。
  「不會吧?」
  「傻瓜,真愛可以跨越性別啊,嘿嘿。」金三戲謔地道。
  「可是……」狄狄奇本想反駁,可是望著鬼頭和花葉豔山羌兩人,他越看越覺得金三的話有幾分道理。
  另一頭,花葉豔山羌早已無視金三和狄狄奇,眼裡只容得下鬼頭的身影。
  方才,他原本有機會以羌蹄踏碎鬼頭的顏面,之所以臨時停手,並不是因為金三的嚇阻,而是眼前的短鬚男子喚醒了他的回憶。
  劍戟般的短鬚、戰鬥的姿態、用劍的慣手式,再再地讓他想起一個人……。
  鬼頭驚訝的表情透露出情緒,他似乎也有一樣的心思。
  「秀綱。」花葉豔山羌喚道。
  堅定的聲音猶如一把巨鎚,瞬間粉碎了所有的猜疑。
  這一刻,鬼頭再無猶豫,他立刻跪地伏道:「主公!」
  剎那間,旁觀的狄狄奇看得目瞪口呆,金三手掌一晃,金菸桿陡然落地。
  「老大……」面對眼前的巨變,狄狄奇說道。
  「噓。」金三沒有動作,決定靜觀事情的發展。
  誰沒有不堪,誰沒有過去?
  秉持著這樣的信念,金三從未過問屬下的過去,他認為這是一種體貼,也是一種對人的尊重。如今,置身於亂世裡,金三破了自己的例,詢問著鬼頭的過去,沒想到鬼頭還未交代,竟然已經跑出一個主公了……。
  看鬼頭對花葉豔山羌恭敬的樣子,金三估計他對過去的主公仍然心懷君臣之誼。沒有意外的話,同時面對新舊主公的鬼頭,勢必面臨一場表態,好決定自己未來的去向。
  饒是金三足智多謀,在不明底細的狀況之下,他也沒有把握鬼頭會選擇留下。倘若鬼頭選擇了新主公,對金三而言無疑是損失了寶貴的戰力,且無論對日向的防務或未來的征途而言,也都是一項沉重的打擊……。
  一旁的狄狄奇乍見金三的臉上陰晴不定,捉摸不出他的心思,卻不知在短短的幾秒鐘之內,金三的心思早已繞過了萬重山嶺。
  那一頭,花葉豔山羌親暱地扶起鬼頭,説道:「四百多年不見,沒想到你已是鬼族之身。」
  鬼頭低著頭,羞愧道:「罪臣愧對主公,未能輔佐少主守住箕輪城,諸多不是,還請主公恕罪。」
  「亂世裡,你有你的苦衷,我不怪你。更何況,本家的滅亡是天意使然,非你一介凡夫所能抵擋,這些都已是過往雲煙了,無須再提。如今,我已不是你的主公,而你也不是我的臣下,既然有緣相逢,我已心滿意足。」花葉豔山羌爽朗笑道,猶如七月遼遠的萬里晴空。
  「如果有什麼幫得上忙的,還請主公吩咐一聲,信綱必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花葉豔山羌饒富意味地瞥向金三,笑道:「若是我真的厚顏提了,你不怕對這位主公無法交代嗎?」
  「我自會向他解釋。」鬼頭說得毫不猶豫。
  聞言,金三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
  秀綱、信綱、主公、箕輪城、武田信玄一字拜領……聽到這裡,他大概知道鬼頭和花葉豔山羌的來歷了。
  戰國時代,甲斐國的武田信玄多次攻打上野的箕輪城,但是上州猛虎長野業正卻組織了西上野的防禦網,只要一城有難,各城傾力來救。再加上長野業正用兵巧妙,時而截斷武田軍糧道、時而藉著大雨發動突擊、時而火攻、時而夜襲,每每打得武田軍暈頭轉向,反抗不能。
  就連武田軍圍城斷絕兵糧之際,長野業正甚至使用破釜沉舟的戰術,讓將士們豪邁地吃光城內所有的糧食,然後出城決死一戰,殺得武田軍大敗而回。望著屢攻不下的箕輪城,武田信玄曾經感嘆地道:「只要業正在,進駐上野無望。」
  多年的爭戰之中,長野家的上泉秀綱因為英猛善戰,也以「上州一本槍」的勇名傳遍天下。
  直到長野業正死後,武田信玄這才如願征服了箕輪城。
  城破之後,上泉秀綱拒絕了武田信玄的延攬,武田信玄惋惜地以名字中的「信」字賜給上泉秀綱,半強迫地讓上泉秀綱改名為信綱,之後信綱便在日本各地傳播劍術。在他的影響之下,無數弟子創立劍術流派,主導了日本劍道的發展,上泉信綱也因此被後世尊稱為「劍聖」。
  一念及此,金三不禁訝然失笑,若不是今日冤家路窄地遇上花葉豔山羌,恐怕他還不知道劍聖就在自己的身邊……。
  就在金三內心五味雜陳之際,花葉豔山羌眼角瞥向旁邊,問道:「那兩個人是?」
  「剛才施展遁術的那位是風魔狄狄奇,另一位是饕餮金三,也是我現在的主公。」
  「那位狄狄奇和你感情如何?」
  「哥兒們了。」鬼頭說道:「在戰場上,我可以把背交給他。」
  「方才我見到一群妖怪在欺負人類,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沒想到陰錯陽差地遇上你,這也算是緣份吧。」花葉豔山羌停頓了一會兒,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話鋒一轉,說道:「饕餮金三,可是地府人頭榜排名第一的那位?」
  「正是。你知道他?」鬼頭訝異地問。
  「知道,這傢伙不只在陰間,就連在天庭也很出名。說起來,今天算是我第一次見到他。」
  天庭?
  花葉豔山羌不經意的台詞吸引了鬼頭的注意,他重新打量了花葉豔山羌一遍。他的身上既有獸妖和花妖的精氣,又有幾分逼人的仙靈之氣,雖然氣場古怪,但是若說他和天庭有所淵源,倒是不難取信於人。
  「金三待你如何?」花葉豔山羌問道。
  「有情有義。」
  忽地,花葉豔山羌提出了驚人之語,「若是現在能夠讓你重選一次,你會跟隨誰,願意選擇誰作為你的主公?」
  鬼頭沉默了。
  若是以順序來論,花葉豔山羌在前,饕餮金三在後,照先後來看,花葉豔山羌才是他的主公;若是以效命的時間來看,他效命於花葉豔山羌不過六年,效命金三卻超過了百年,從時間長久來看,花葉豔山羌倒像是過客,反而金三才像是主公……。
  對花葉豔山羌,鬼頭感謝他的知遇之恩及厚待;對於饕餮金三,鬼頭則是多了一分敬重和義氣。
  新舊主公該選誰,著實讓鬼頭煞費腦筋。好一會兒,鬼頭這才回應道:「春花落為泥,轉眼又一年。問君花開處,平地還是天?」
  這首詩的意思是,春天的花凋落了,化成了地上的泥巴,一年之後花又盛開。我想問你,花是開在哪裡,是地上的泥濘,還是在半空中的樹梢?
  聞言,花葉豔山羌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花自然是開在樹梢上。
  歲月無情,造化弄人,長野業正已化作春泥,如今的秀綱心向金三。
  花葉豔山羌心底澄澈,話鋒一轉,說道:「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曾經問過你,劍術和兵法有什麼不同?你還記得自己怎麼回答我的嗎?」
  「記得。」鬼頭說道:「劍術只能保障個人的安危,唯有兵法可以制敵。」
  「可是我看,你似乎忘了自己說過的話了。」花葉豔山羌爽朗地笑了一聲,說道:「你可不是一介武夫,別忘了你還有八百士兵可供驅使。」
  聞言,鬼頭心下大駭,臉上的表情隨即從震驚轉為喜悅。
  像是明白了花葉豔山羌的意思,鬼頭手放刀萼,興沖沖地想要拔刀練藝,卻又覺得不妥而作罷。
  見鬼頭的動作,花葉豔山羌明白他已知道奧義。
  忽地,花葉豔山羌向後一躍,拉開了兩人的距離,緊接著變化為騰空奔馳的山羌。時而昂首、時而俯衝,或奔或躍,姿態飄逸。
  明白了花葉豔山羌意在演武,鬼頭手放刀萼,點了點頭,行了出招之禮。
  「方圓陣!」鬼頭箭步一跨,八百惡鬼順著被拉出的刀鋒化為五個小隊。
  一個小隊護衛在鬼頭身旁,其他四個小隊分守東北、東南、西北、西南四角,把中央的鬼頭護衛得滴水不露。
  山羌瞬間變回了人形,花葉豔山羌又道:「如果我要逃走,而你想追擊呢?」
  「雁行陣!」鬼頭低喝一聲,五支小隊迅速變化為兩翼開展,成V字形包圍敵軍的陣式。
  花葉豔山羌頷首道:「這個陣式方便擴大射擊縱深,確實非常適合包抄和追擊,可是,你的士兵連個武器都沒有,怎麼射敵?」
  聞言,鬼頭陡然一愣。
  從以前到現在,他一向都是拉出八百惡鬼像流寇般清場,倒是沒想過為他們添置武器。就算真要給他們武器,鬼頭也不知要從何給起。
  「刀給我。」花葉豔山羌從鬼頭手中取過了噬魂刀,接著手結密印,唸道:「吾以摩利支天之名,註籍汝等八百名為星宿天將,今後護持汝主,共同證道。嗡。摩利支玉。梭哈。」
  熾烈的白陽燄光從花葉豔山羌的身軀奔騰而出,貫入了手中的噬魂刀,整柄寶刀燦出亮如白晝的鋒芒,光輝熾盛不可直視。待光芒過後,花葉豔山羌把刀重新遞給了鬼頭,臉上浮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