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特色
強力攻占各大排行榜 小說界第一傾奇者──振鑫
引爆最華麗的邪惡炸彈 震動九州大勢

只有兩種人能在鎖國日本生存。
一種是牛人,另一種是更牛的人。


本集有振鑫解答讀者百般疑惑QA

【外掛收錄】
番外篇 國師的煩惱
他以十二歲之姿成為荻原家的國師,
可是喜怒無常的妖怪大明神老是給他出難題,
每一次他都能運用巧智唬弄過去,偏偏這一次……

家督時慶駕崩後,八臂四足的天道時宗順理成章地接掌家督之位,並且率領精兵悍將南征肥後國,和克蕾兒的戰火一觸即發。克蕾兒急召金三至前線作戰,不料金三卻悄悄在背後搞鬼……
一切正如金三所料,天道家內部惡鬥越演越烈。

為了重新奪回影魅之石,饕餮金三編織著層層的陰謀,天道時宗、克蕾兒、今孔明和花葉豔山羌全都不知不覺地陷入羅網。昔日讓閻羅天子也忌憚三分的邪惡手腕,即將在鎖國日本重現於世……
「該死的女人,準備迎接饕餮的猛擊吧!嘿嘿。」金三嘴角邪惡地上揚。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內文試閱:
第一話 豐後水軍眾

I
  府內館。官邸。

  狄狄奇離開了宅邸之後,金三信步來到內室,裡頭的鶴天狗既不喝茶也不吃點心,無聊地用手指敲著桌面。
  金三做了一個手勢,會意的夏雨瞳點了點頭,轉身走出了內室。
  「我聽狄狄奇說過妳的事,感謝妳不計前嫌地率領高千穗黨相助,為我解了縣城之危。」
  「嗯。」鶴天狗隨口應了一聲,眼睛四處張望,似乎在找尋某人的身影。
  見狀,金三說道:「我請狄狄奇去辦點事,他晚些才會回來。趁著現在還有些空檔,我想向妳提個合作?」
  「什麼合作?」鶴天狗興趣缺缺地道。
  先前金三在佐土原城陰了她一道,至今她仍對這件事耿耿於懷,若不是狄狄奇對金三忠心耿耿,她才懶得搭理金三。
  「首先,我很高興高千穗黨願意成為我的私家眾,但是妳也知道,我現在主要的防務壓力在北方,所以我想請高千穗黨移到豐後國,協助府內館的防務。」金三說道:「對於高千穗黨而言,這可是一件大事。因此我想徵求妳的意見,」
  「我們在高千穗待得好好的,這麼做對我有什麼好處?」鶴天狗不屑地道。
  「好處可多囉。」金三說道:「高千穗峽地勢偏僻,又沒什麼產業,高千穗黨若是一直待在那裡,不可能有什麼好發展。可是,到了豐後國就不一樣了。」
  「哪裡不一樣?」鶴天狗疑道。
  「我把豐後國的溫泉名勝由布院封給你,作為高千穗黨的自治領地。」金三說道。
  「就算我把高千穗黨遷到由布院,也不能養活我的五千部眾。」鶴天狗回道。
  聞言,金三不禁心頭一凜。
  他以為高千穗黨大約只有兩千妖怪,沒想到在不斷地收納野妖怪之下,居然已經擴增到五千兵力。
  五千妖怪,這可是不得了的戰力!
  金三悠哉地從腰袋裡取了幾撮菸絲,慢條斯理地放入菸斗內,稍微壓平之後便點上了火,頃刻間,空氣中瀰漫著櫻桃的香味。
  「當然可以養活五千部眾。」金三說道:「妳可以自由管理那裡的人民,收取稅賦,而且無須向我納稅,擁有治外法權。每次委請妳出陣,我必會奉上軍資,所以在由布院發展要比在高千穗峽更有遠景。」
  「這樣啊。」鶴天狗望著門外,似乎對金三的提議興趣缺缺。
  金三見收買不了鶴天狗,又加碼道:「對了,我忘了告訴妳,若是妳把高千穗黨遷到豐後國的由布院,我會在府內館設立一個妳的專屬辦事處。」
  「喔?」鶴天狗應了一聲。
  「至於這個辦事處嘛……」金三意有所指地道:「就設在狄狄奇家的隔壁,嘿嘿。」
  「狄狄奇家……隔壁!」鶴天狗不禁脫口而出。
  「怎麼樣,要不要我帶妳去看看?」
  「真的能去看狄狄奇家,不,是辦事處嗎?」鶴天狗臉紅地道。
  「當然可以囉。」金三走到門口,做了個邀請的手勢,「再怎麼說,高千穗黨都是我忠實的私家眾,在府內館有個風光的辦事處也是應該的嘛。」
  鶴天狗的臉上難掩欣喜,她跟在金三的身後,彷彿要到聖地朝聖的信徒,眼底滿是玫瑰色的光暈。
  兩人從官邸出發,繞了幾個彎,來到了陣屋附近一間形狀完整的兩層樓水泥房屋,旁邊的工地則是林立鋼筋,為新的建築打下地基。一票工人忙碌地砌牆疊磚,另一票工人則是綁著鋼骨,似乎正在興建新的房舍。
  當狄狄奇執行運輸任務的時候,金三也沒閒著,除了監工養鴨場的興建之外,也特意在城內規劃了四棟官邸。目前一棟即將竣工,其他三間則是陸續正在修築。
  在金三的規劃裡,赤鬼或夜曲出差來到府內館時,可以和其他公務員一起住在陣屋,但是狄狄奇、上泉信綱和夏雨瞳的身份特別,所以他特意為他們打造了行館。
  狄狄奇和上泉信綱是跟著他征討多年的愛將,自然得為他們打造一間住所,夏雨瞳則是他的猶女,所以也要一間住所以彰身份。不過,金三另外多設計了一間行館,為的就是今天。
  金三指著那間快要興建完成的房舍,說道:「目前,狄狄奇睡在陣屋裡,等到這些官邸蓋完,我就會分配他住在這間房舍。至於隔壁正在興建的行館,就是妳的專屬辦事處。」
  「真的是在狄狄奇家隔壁。」鶴天狗頷首道,似乎很滿意這樣的安排。
  「需要我把牆壁打掉,打通這兩間房子嗎?」金三意有所指地道:「反正狄狄奇是我聯絡高千穗黨的窗口,這樣你們聯絡起來也比較便利喔,嘿嘿。」
  「這樣不就變成了……同居!」一陣熱氣衝上鶴天狗的腦袋,她感覺到自己的頭腦發脹,幾乎快要暈過去了,「真的可以這樣嗎?」
  「這是為了方便聯絡啊,軍情緊急,可容不得一點遲緩。嘿嘿。」
  鶴天狗紅著臉,低頭道:「那……就打通吧……。」
  金三打蛇隨棍上,登時接道:「高千穗黨何時遷到由布院?」
  「行館什麼時候建好,我們就什麼時候到由布院。」
  金三拍了兩下手掌:「工頭、工頭!」
  未久,一個綁著頭巾的工人來到,「城主大人,請問有什麼吩咐?」
  「給我排兩班制,日夜趕建第二間行館,不得有誤。」
  「是。」
  「還有,把這間房子的牆壁打掉,我要打通兩間行館。」
  「遵命。」工頭順從地回道。
  「下去吧。」金三遣退了工頭,轉身向鶴天狗說道:「我看,行館沒這麼快建好,我想趁著這個空檔,請高千穗黨幫個忙。」
  「何事?」
  金三靠近鶴天狗的耳邊,悄聲說了一些話。
  「行不行?」金三問道。
  「行。那我就回去高千穗峽準備了。」說罷,鶴天狗便要離開。臨去之前,她紅著臉,回首望著興建中的行館最後一眼,「同居,是同居啊,這樣子發展會不會太快了……。」
  等到鶴天狗離開之後,房屋的牆面緩緩冒出半截身子,狄狄奇隨後從水泥牆壁走了出來。
  「老大,我都聽到了。」狄狄奇斜著眼睛瞥向金三。
  「喔。」金三若無其事地別過頭去。
  「老大,你怎麼把鶴天狗安排和我住一起,這樣子我會很麻煩耶。」狄狄奇抗議道。
  「麻煩什麼?」金三裝傻地道。
  「萬一她哪天忽然把我怎麼了,我會防不勝防。」
  「狄狄奇。」金三正色道:「我實話跟你說了吧。」
  「咦?」
  「以你一人的屁股換取高千穗黨五千妖怪的兵力,你不覺得很划算嗎?嘿嘿。」
  「可是對我不划算啊……」狄狄奇抗議道。
  「你沒娶、鶴天狗也沒嫁,我不覺得把你的屁股賣給鶴天狗有什麼不妥啊?」金三說得理所當然,絲毫不認為自己有錯。
  「我的屁股應該由我主宰,怎麼會是老大決定我的屁股花落誰家?」
  「你都吻了鶴天狗,同居也是很正常的事嘛。」金三繼續說道:「而且我又沒真的要賣掉你的屁股,只是讓你們同居而已。之後你想對鶴天狗這樣那樣,還是那樣這樣,我都不會管你呀。」
  「可是我並不會對她怎麼樣呀……」狄狄奇苦惱道:「再說,萬一被人誤會了,那該怎麼辦?」
  「那就假戲真做啊,嘿嘿。」
  「老大,我個人對這個安排是沒差啦,但是害鶴天狗被誤會,這樣豈不是對她不住了?」
  「我看她似乎挺樂意呀。」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
  「狄狄奇!」金三嘴角掛出一抹邪惡的曲線,「我以為真正的男子漢根本不會管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你看我以前在陰間的時候,妖香院、天上陰間、媚花樓,哪間窯子少逛了,我有在意過誰的名節這種屁事嗎?你怎麼這麼像個娘們?嘿嘿。」
  娘們!
  狄狄奇的臉色一變,反駁道:「誰是娘們了,我可是純爺們!行館這種小事就隨便老大作主了,就算兩間行館總共只有一間臥室,我也一點都不在意。」
  「夠爽快,果然是純爺們!」金三拍著狄狄奇的肩膀,說道:「那就照你的意思,連臥室也一起打通吧。」
  「咦?」忽然之間,狄狄奇有種被賣掉的感覺。
  金三招來工頭,開心地吩咐新的藍圖。一旁的狄狄奇雖然心底焦急,但是話已說出口,此時反悔又有失顏面。
  他下意識地摸著自己的屁股,臉上的表情複雜。看來金三是吃了秤砣鐵了心,決意要用他的屁股交換高千穗黨的五千兵力了……。

II
  三天後。府內館。

  金三站在城牆之上,眺望著底下的人民。
  這幾天,府內館的生產幾乎陷入停頓。男人只打了半天的漁、耕了半天的田,剩下的時間幾乎都會聚在城外的空曠處,自動自發地練習擲矛。
  他們將竹子削尖當作自己的長矛,並且在竹子上刻了自己的名字,然後將矛投射在遠處的標靶上。由於擲矛的男人約有兩萬之數,猶如飛蝗過境的竹矛連天而起,景象甚是壯觀。
  金三滿意地頷首,他並沒有要求人民練習武藝,之所以會有這般奇妙的景象發生,說起來也算是無心插柳。

  募集征討豐後水軍眾的義軍,有意者三天後午時到城南門口登記報名,武器自備,城主支付兵糧,即時遠征。
  一番槍,賞田十公頃。
  二番槍,賞田五公頃。
  三番槍,賞田一公頃。
  奪海坊主大將首級者,賞田十公頃、人魚一隻。

                             城主金三


  自從狄狄奇貼上這紙告示之後,整個府內館的男人都瘋狂了。
  為了搶在其他人之前奪得一番槍(註:第一個殺敵者)以及奪得海坊主的首級,他們紛紛自動自發地練習擲矛,由於矛上刻有自己的名字可供辨識,因此成為了戰場上的爭功利器。
  當然,搶田只是表面上的幌子,人魚才是這些男人奮發上進的背後動機。
  金三早知個性懦弱的豐後人民不敢對付豐後水軍眾,強行徵召他們為士兵,不但軍費龐大,而且他們的士氣也低落,根本消滅不了豐後水軍眾。不如善用人魚傾倒眾生的懾眾魔力,等到這些男人都被人魚迷得如癡如醉之際,再以徵募義軍的名義集合他們去對付豐後水軍眾,如此不但可以省去大額的軍餉費用,這樣的軍隊士氣也高昂。
  深明人魚魔力的金三知道,若是獎賞只有人魚,雖然義軍的人數依舊眾多,但是背後衍生的社會問題卻不少……妻子會罵丈夫不務正業,恐怕還沒打仗,整個豐後國就會因為嚴重的家庭問題而亂成一團,因此他也列上高額的田地作為獎賞,如此妻子便會允許丈夫出陣,丈夫也多了一個可以打發妻子的藉口。
  對於豐後國這幾天的生產力低落,金三很是滿意,因為他知道到時報名義軍的人數肯定非常眾多,消滅豐後水軍眾也就多了一分勝算。
  午時即將來到,在城外練習的男人也陸續排隊,開始登記報名。由於人數太多,所以金三安排了五十個桌子接受報名,這一登記下來,義軍的人數足有兩萬,人魚懾眾的魔力可見一斑。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