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鎖國元年,啖血冥尊在丹波國收服野妖怪,不期然望見天上一顆火流星隕落。啖血冥尊來到流星的落處,赫然見到名震陰間的聖殿騎士巴魯。
 
  巴魯的銀鋼魔法鎧雖可保護主人免於流箭和術法的攻擊,卻擋不住強烈的震力,從數千公尺高空摔至地面的反彈力穿過鎧甲,盡數被巴魯的身體所吸收,只見他全身骨折嚴重、內臟多處破裂,再不救治,只怕會有生命危險。
 
  經過啖血冥尊四個月的細心照料,巴魯終於恢復元氣。為了報恩,他接受啖血冥尊的邀請,正式成為明智家的家臣。不過,他和啖血冥尊約法三章,若是打聽到金三的消息,就要回到金三的麾下。

  對他而言,金三是主公,啖血冥尊則是再生父母般的恩人。擁有神兵、魔鎧、武藝高三寶的聖殿騎士巴魯,將如何面對如今這艱難的抉擇?

  巴魯從容拿起大劍,指著傳令兵,冷然道:「你是誰?為何假扮傳令兵?」
 
  「這點偽裝果然瞞不住巴魯大人。」士兵一見事蹟敗露,便脫下陣笠,露出頭上的鬼角,「我是金三家的使者赤鬼,今日奉主公之命,特別帶來口信,並奉上信物一件,請巴魯大人過目。」
 
  赤鬼從懷中取出一枚銀耳環,從容地遞給巴魯。
 
  熟悉的銀耳環上充滿死靈系妖怪獨有的屍氣,正是饕餮金三的貼身耳環。望著掌心裡的銀耳環,巴魯低著頭若有所思……

  來迎聖臨收錄:
  1. 鎖國日本風土記
  2. 番外篇 浴火鳳凰

  諸葛小明萬萬沒想到,火京俞既不是帶他到四國,也不是到關西或關東,竟然花了兩年時間帶他抵達北海道,也就是日本最北的地方。事情會有這麼誇張的結果,著實出乎諸葛小明的意料……

  火京俞與奈妮爾的「冰與火之遇」,將改變今孔明的未來!



  總有一天,分離的人都會重逢的。我要跟隨你,直到征服世界的盡頭!

  求學、畢業、面試、轉業
  人生遇難之際,最佳必讀文本

  不墨守成規,求新求變,這是亂世的思維
  充滿邪惡本質的振鑫
  將帶領你找到獨一無二的自我價值!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www.facebook.com/3golden

內文試閱:
第一話亂數戰爭

I
鎖國五年五月。府內館。

乍聞金三要冊封愛犬咪仔擔任本家軍師,夜曲的下巴垮到榻榻米上,水玲瓏則是輕蹙眉頭,天守閣內的氣氛詭異。

「主公,你真愛開玩笑,本家的軍師怎麼會是一條狗……呃,不,是麒麟狗?」夜曲惶恐地問。

「誰跟你開玩笑了。」金三煞有其事地指著咪仔,說道:「本家的首席軍師——麒麟狗,就決定是你了!」

「汪。」彷彿感謝金三的冊封,咪仔開心地叫了一聲。
金三將菸桿湊近嘴邊吸了一口,悠然吐出滿室氤氳,意味深長地道:「夜曲,你對我的決定有什麼不滿嗎?」

忽地,夜曲從驚愕中覺醒,記起了自己的立場。
過去,金三總是要他幹些單挑火京俞或赤兀台之類的勾當,著實令他不勝其擾。現在,只要本家能夠有一個新的軍師,新人新氣象,不管軍師的戰術風格是什麼,他的處境應該會比現在還要好上許多,至少不太可能再接到自殺任務吧?

是啊,不管水玲瓏、咪仔還是誰發號施令,都強過金三百倍呀,啦啦啦──

夜曲搓著雙手,微笑道:「主公,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咪仔大好,新軍師好棒棒!」

金三滿意地點點頭,轉頭問道:「水玲瓏,妳有異議嗎?」
「沒有,呵呵。」水玲瓏優雅地掩嘴輕笑。雖然她暫時看不出金三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但是她相信此案並不單純,依她對金三的了解,此事背後必然隱藏著精巧的邪惡。

「既然你們兩個都沒意見,那就請軍師為我們宣示戰術,看看要怎麼擊退赤狼軍,嘿嘿。」金三拍了兩下手掌,喊道:「戶愚呂,升軍師座。」

會意的戶愚呂亮諭拿出一張軍用地圖,整齊地攤在桌上,接著抱起趴在拖車上的咪仔,將牠輕放在桌子上。

咪仔轉了個圈,百無聊賴地打了個哈欠。

居然來真的……望著金三正式的擺禮,夜曲不禁瞪大眼睛,想要看清一條狗究竟要如何發號施令,指揮旗下的武將行軍作戰?

金三滿意地點點頭,笑道:「軍師,你就說說該怎麼樣才能擊退獅子座,把赤狼軍趕出九州,嘿嘿。」

「汪。」咪仔像是能通人語,赫然伸出左前掌,直直地落在地圖上。
現場眾人一看,腳掌落處正是門司港的所在。

「軍師,你想攻打門司港?」金三疑道。
「汪。」

「果然是這樣呀,嘿嘿。」金三從懷裡掏出一疊卡片,接著攤在咪仔的前方,煞有其事地道:「那麼,你想派誰去呢?」

對於金三的發問,咪仔恍若無聞,牠逕自嗅著眼前的卡片,在確認過不美味之後便搖搖頭,繼續趴在桌上。

夜曲瞥向那六張撲克牌大小的卡片,頓時明白卡片的用途了。
這六張卡片的上頭分別畫了不同的人物頭像,線描得歪七扭八的,看起來就像是小孩子的隨手塗鴉。其中一個人物手上持劍,估計畫的就是上泉信綱,另一張圍上口罩的火柴人,他猜畫的應該是狄狄奇……。

忽然間,他瞥到一張看起來頗帥氣的妖怪,不禁興奮地指著卡片說道:「主公,我知道了!那張方頭大嘴、看起來很英挺的妖怪是我,對不對?」

「呿,我的畫技有這麼爛嗎?」金三的手指壓在卡片上,微慍道:「你看,我明明有畫頭頂的角啊,這個是赤鬼、赤鬼啦!」

為了轉移尷尬,夜曲指著旁邊的卡片,說道:「喔,我知道了!這隻狗就是軍師了,這次不會錯了吧?」

「那隻是你啊,你沒看見我畫四隻腳和圓圓的肚子嗎?」
「唔,軍師也有四隻腳和圓圓的肚子啊。」再次陷入尷尬的夜曲指著另一張卡片,又道:「我知道了!這個是——」

「閉嘴,再猜錯就宰了你!」金三怒道。

水玲瓏以袖遮口,雖然看不到她的笑容,但是那對柳眉下的杏眼早已洋溢著滿滿笑意。戶愚呂亮諭想笑又不敢笑,於是悄悄退到屏風後方,以免嘴角失控而受到主公責備。

感受到金三的忿怒,夜曲立刻噤若寒蟬,再也不敢多話了。
空氣裡滿是櫻桃甜膩的香味,金三吸了一口煙,在面對咪仔時換上一副和藹的笑臉,「軍師,你話還沒說完,到底要派誰去攻打門司港?」

「汪。」聽到主人的叫喚,咪仔向前踏了兩步,左腳掌一個、右腳掌一個,正好踩中兩張卡片。

金三拾起兩張卡片,接著把卡片放到一旁,笑道:「我明白了,嘿嘿。水玲瓏,妳隨我去攻打門司港。」

「遵命,呵呵。」
「對了,赤鬼跑到明智家找巴魯了,信綱則是被困在立花山城,他們兩人的卡片要收起來。」說罷,金三又收起兩張卡片。

妖怪都是這麼打仗的嗎、還是主公感冒燒壞腦袋、或者這是一種作戰風格?

旁觀的戶愚呂亮諭搖搖頭,卑微的人類思考果然搞不懂妖怪的邏輯。不過,或許咪仔真的有什麼隱藏版的技能,例如神機妙算或者預知未來也說不定,不然主公怎麼可能拿本家的存亡開玩笑,放心地讓一隻狗決定本家的軍略?

戶愚呂越想越覺得可疑,說不定咪仔不是普通的狗,真的是一隻低調的大妖怪,否則主公怎麼可能會照三餐餵肥鴨給牠吃,還特別叫牠麒麟狗?話說回來,除了肥鴨之外什麼都不吃,哪有這麼嬌貴的狗,說不定咪仔真的是妖怪啊……。

站在地圖上的咪仔又走了幾步,腳掌落在壇之浦城的位置,「汪。」
「嘿嘿,軍師想要攻打壇之浦城嗎?」
「汪。」咪仔兩眼呆滯地吠了一聲。

霎時間,夜曲和水玲瓏不禁一震,因為壇之浦城是鬃狼部落的地盤。
目前,入侵九州的外敵只有獅子座帶領的赤狼軍,若是真的照軍師所言,硬是要擴大戰火、攻打壇之浦城,必定會激怒鬃狼部落,局勢很有可能演變成赤兀台帶領大軍進犯九州,到時本家就更沒有反抗的餘地了。

這是玩火自焚的舉動,以金三的智慧,他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水玲瓏悄悄瞥向金三,他的臉上依舊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她估計金三的心裡應該另有盤算,只是還不想表露出來罷了。

憂心的不只是水玲瓏一人,夜曲也是。
現在只剩下兩張牌了,一張是他,另一張是風魔狄狄奇。萬一他被抽中,這下子就要深入敵境去攻打赤兀台的居城,這與自殺有什麼不同?

天父阿拉觀世音,請保佑別讓那隻狗選中自己,千萬要選狄狄奇啊……夜曲閉著眼睛合掌禱告,就怕自己不幸罹難。

或許是夜曲的誠心感動上天,未久,咪仔的腳掌踩中面前那張畫有口罩火柴人的卡片。

「攻打壇之浦城!狄狄奇,就決定是你了,嘿嘿。」金三順手收起狄狄奇的卡片。

感謝主!感謝阿拉!謝謝觀世音救苦救難!呼,太好了,這下子可以在府內館留守了!

夜曲喘了一口大氣,歷劫歸來的解脫感讓他整個人癱倒在榻榻米上,額頭還冒出了幾滴冷汗。

就在夜曲額手稱慶的時候,咪仔忽然叼起了眼前的卡片,接著隨口一甩,沾滿口水的卡片掉到地圖上,落在立花山城的位置。

金三的雙眼陡然一亮,奇道:「獅子座正在圍城,你打算派夜曲去偷襲獅子座,以解立花山城之危嗎?」

「汪。」咪仔開心地吠了一聲。
「夜曲,聽到沒有,軍師要你攻打獅子座,解除立花山城的危機。我命你——」

攻打獅子座?這和單挑火京俞或赤兀台有什麼不同!夜曲萬萬沒想到自己祈禱了半天,竟然還是抽中籤王。

金三話未說完,夜曲急忙回道:「主公且慢!連主公都打不贏的獅子座,我怎麼可能擊敗他?這件事還是從長計議吧,或者我來和軍師溝通一下,請牠另選高明?」

「選你個頭,就剩你一個沒任務。還是你要和狄狄奇交換,負責攻下壇之浦城?嘿嘿。」

雖然金三把夜曲的對手從獅子座換成赤兀台,但是他一點兒也開心不起來,「主公,我兵少將弱,深入敵境的話,萬一被俘虜怎麼辦?」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怎樣?」金三吞雲吐霧了一口,接道:「你是要被赤兀台俘虜,慢慢一刀一刀地凌遲剮死,還是要和獅子座單挑,豪邁地被獅口大炮擊碎?」

這番言論聽在夜曲耳裡,就像要他選擇溫水煮青蛙還是熔岩煮青蛙,既然都要一死,自然是選擇痛快的死法。

夜曲遲疑了一會兒,這才說道:「長痛不如短痛,還是和獅子座單挑比較好。」
「那麼為了給立花山城解危,攻擊獅子座的任務就交給你了,嘿嘿。」

見到金三狡猾的笑容,夜曲忽然有股錯覺,總覺得自己似乎在金三的誘導下,默默選擇了最難的任務?

彷彿大夢初醒,夜曲立刻辯解道:「主公,我是特別守備役,所以守城我比較在行,攻擊我真的不行啦。」

「說得跟真的一樣,守備役是我封的,關你守城什麼事?不然我立刻封你為特別衝鋒役,你快給我衝死獅子座,嘿嘿。」

「主公,話也不是這麼說。信綱大人勇猛,沒糧就吃敵人屍體,屍體吃完就吃百姓,獅子座暫時拿他沒皮條,所以營救信綱大人倒也不急在這一時半刻,不如從長計議較好,否則我戰敗事小,本家損兵折將又營救不了信綱大人就不妙了。」為了活命,夜曲倒不退縮,繼續推拖道:「正確判斷敵我情勢也是優秀武將必備的能力之一,私以為雙方實力懸殊,讓我與獅子座正面交鋒,根本就是雞蛋碰石頭,除了送菜之外,對於解救信綱大人是一點幫助也沒有。所以我才會認為,關於軍師的這項提案,是否還有其他更好的討論空間?」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