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妳的脣看起來很有犯罪動機呢,
讓我好好「貼身調查」吧……

暢銷榜黑馬!撩慾系作家帝柳突破力作──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 超新星繪師神子的華麗組曲!
★ 繼《幽靈姬騎士錄》後,最新的群雄環伺之作!

☆☆ 特別獻映,三重好禮大方送 ☆☆
◆ 第一重:眾星繞月拉頁海報
◆ 第二重:皇室機密檔案彩頁人設PART II
◆ 第三重:爆笑Q圖小劇場

【內容簡介】
不一寸一寸地研究清楚……
怎麼知道妳是「清~白」的呢?

「與皇子琉燁合體激戰後,女僕露琪腿軟酥麻……」
嗶嗶!這種採訪稿是哪國記者寫的,快拖出去槍斃!
藉著琉燁附體之威,露琪艱難擊退宇宙海賊地獄門,
卻落了個全身痠痛無力的下場,還得面對國際刑警──
以美神為名的「維納斯伯爵」兼皇女未婚夫的貼身調查!
……「貼身」到連洗澡更衣也寸步不離!

「這根本不是鴛鴦浴,是『鷹鴿浴』吧!」感受殺氣的皇女欲哭無淚。

前有顏值超高鮮肉警探緊盯,後有病氣陰沉的侯爵尾行,
心裡還住著(無誤)一個占有慾爆表的皇子殿下,
「家事」就是國事的皇女,面對無數臣民期待,
卻遲遲無法定下婚配人選。因為假如愛情是一場競速賽,
這場亂到不行的多角戀,似乎、好像、可能早已有人霸占了終點線……

作者簡介:
帝柳
芳齡永遠十八,未婚,論文深淵中,希望能順利從研究所畢業的宅女一枚(因為很多人問我是男是女,只好親上火線證明XD)
得意技能是搭訕所有飼養毛孩子的主人們,方圓十里內的柴犬底細我都知道一清二楚(警察!就是這個人!)
歡迎來這邊找我:
噗浪:www.plurk.com/hedy690
粉絲團:www.facebook.com/hedy690
相關著作:《皇女飼育手札(01)滾床教戰守則》


繪者簡介:
神子
大家好,不怎麼接過小說的插畫稿,這次很榮幸能與作者合作!接下來也會繼續努力把角色畫得好,謝謝支持!

內文試閱:
在返回海德姆王宮的路上,露琪先用了恢復訊號的船號機跟艾爾波船長報備現況,艾爾波船長回應將會自行駕駛「破天號」離開格羅沙縱谷。
至於艾爾波船長的下一個目的地,即便是露琪也不知道,畢竟艾爾波本就是青凰僱來的私人航天船長。
相較於「破天號」的簡陋,這艘登記在沙陵‧維納斯名下的「維納斯號」,就讓露琪見識到什麼叫豪華型的航天船。
金碧輝煌的內裝、二十四小時連播的悠揚弦樂、寬敞舒適的空間,甚至還包含了一座小型澡堂與小型高爾夫球場!
打高爾夫激不起露琪的興趣,但聽到澡堂內安裝的是按摩浴缸後,她的眼睛都發亮了!
「這段期間實在有夠累……啊,來去泡個澡放鬆一下吧!」
回想起在格羅沙縱谷內遇到的種種:使人暈眩又讓萬物變色沉寂的迷霧、執著心強大又能引發火山爆發的火炎魔人……露琪認真覺得,可以的話,這輩子都不想再去那種地方!
決定好好鬆一下筋骨的露琪,在入睡前要去泡個澡,只是她才剛走進澡堂、關上門後準備脫衣沐浴時,前方的鏡子竟照出另一道人影!
戴著防毒面具的那張臉,突兀地出現在露琪的背後。
「你、你突然出現在澡堂裡想幹什麼?這樣很失禮耶,沙陵伯爵!」
好在自己的衣服還沒脫──不然可就慘了!露琪悻悻地想著。
「如果是突然嚇著妳,確實是我有點小失禮。不過,我前來的目的可一點都不失禮哦。」
沙陵隔著看似厚重的防毒面具和露琪交談,露琪困惑地皺起眉頭道:「沙陵伯爵,我實在想不到你有何正當的目的。」
沙陵面帶笑容地答覆:「當然是要執行婚約者人選的工作之一──服侍妳沐浴更衣,皇女殿下。」
露琪猛然一聽,達貝克人特有的貓耳朵嚇到都快跑出來了!
她不禁瞠目結舌地看著依舊堆著笑容的沙陵,有些結巴地道:「可、可是那需要有錄影作證吧?沒有錄影作證的服侍可不符合資格!」
「關於這點小問題,我可以自備錄影器材拍攝下全程,之後再呈交給海德姆女王陛下即可。」
「嚇!連這點你都事先想到了!」
露琪沒料到沙陵早已設想好,她越來越覺得沙陵是個很危險的傢伙!
沒等露琪同意,沙陵就擅自往澡堂內部前進,逐步拉近與露琪之間的距離,「不過,我這個人向來是被人服侍的那方。雖然妳是海德姆的皇女,而這又是身為婚約者人選必須經歷的考驗……為此,我想到了一個對雙方來說都比較能接受的方法。」
「什、什麼方法?不、不對!你這人怎麼自顧自地說了起來!我又還沒答應……!」
腦袋一片混亂的露琪話未完,沙陵便直接打斷她的話:「我的方法──即是用猜拳勝負決定誰要替誰按摩服務。猜個幾輪下來,總會互換輸贏,屆時就能輪流替彼此按摩。如何,我提出的方案不錯吧?」
「沙陵伯爵,你此刻的行為舉止無法讓人說不啊……」
露琪眼神無奈地看著沙陵……拿出隨身攜帶的消毒水噴霧對準了她。
「如果沒有反對意見的話,我這就將錄影器材放置好……可以準備來猜拳了。對了,無論結果如何,雙方都必須願賭服輸。」沙陵一邊執行手邊的工作,一邊對著暗暗翻了個白眼的露琪道。
露琪心想這算什麼?
根本是強迫中獎嘛!
露出無奈透了的眼神,兩人在澡堂之中展開微妙的猜拳遊戲,第一輪是露琪不幸猜輸了。
在願賭服輸的規則……以及消毒水噴霧的脅迫下,露琪只得先替沙陵進行按摩。
「遊戲才剛開始,就先來點簡單的好了。皇女殿下,麻煩妳幫我按摩肩膀吧!」沙陵拉了張椅子,在露琪面前坐了下來,並指著自己的肩膀。
內心充滿無限的不甘,露琪卻只得遵照沙陵的意思,隔著衣服替他按摩肩膀。
十分鐘過後,再次展開第二回合。
第二輪是露琪贏了,所以沙陵這下終於要替露琪按摩了。露琪本想叫他一樣按摩肩膀就好,偏偏沙陵執意要替她按摩背部而且要塗精油,露琪必須脫下外衣才能進行。
突然間要在一個異性面前脫去外衣,平常再怎麼大剌剌的露琪也有些抗拒。沙陵發現她的猶豫,便道:「皇女殿下,我可是為妳準備了上等的精油,是產自我們維納斯星的精油。就某種層面上來說,其實這也算是一種星際之間的交流。做為一國皇女,難道要拒絕我這個來自遙遠維納斯星的好意?」
被這麼一說,露琪當然只能答應,心想這個皇女的束縛可真重啊……這難道不算是變相的性騷擾嗎?
背對著沙陵脫下外衣,露琪顯得有些尷尬,最後趴在躺椅上讓沙陵能夠為自己上精油與開始按摩。
「這樣的力道可以嗎?」
當精油的芬芳縈繞於露琪鼻間、沙陵的雙手開始觸碰身體之際,她聽見沙陵這般詢問。
露琪意外地發現沙陵很厲害,按摩得相當舒服,而且力道又剛好,精油的味道也相當舒壓又好聞……應當是摻雜了天竺葵與百合香味的精油吧?有著敏銳嗅覺的露琪這般猜想。
「這樣就很剛好了……」
不得不承認,露琪現在十分享受沙陵的服務,她原先緊繃的身心不知不覺都放鬆了。
「唔……」
隨著沙陵按摩的時間拉長,以及精油香氣的催化下,露琪開始有點過於放鬆、產生了小睡意和酥麻感。
明明沙陵的動作毫無越軌之舉,露琪卻有一種彷彿慾火被挑起的感覺,渾身不對勁,有如被羽毛輕輕掃過的那種觸電感。
沙陵按摩的手勁,就是那根挑起感官的羽毛。
露琪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趕緊抬起頭來對沙陵道:
「時、時間也差不多了,該進行下一輪的猜拳了!」
反倒是沙陵笑著問:「為何要進行下一輪猜拳?妳可不一定會贏。趁現在多享受一下我的服務不是更好?」
露琪搖了搖頭,「不行,這樣不公平,我這個人秉持公平正義之道……這、這也有違海德姆皇女的原則!」
隨口胡謅了一個理由,就連待在露琪體內的琉燁都忍不住嘲笑她:「有了感覺就直說,不要隨便編一個理由,對方肯定一眼就看穿妳在心虛啊,重金屬腦袋。」
露琪也曉得自己的理由很牽強,但仍嘴硬地回應琉燁:「才不是有感覺!只、只是覺得這樣下去會無法控制啦……!哎呀!我到底在說什麼啊我!」
說到後來,連露琪自己都想挖個坑跳下去了。
就在這時,沙陵終於開口回應:「既然海德姆皇女殿下都這麼說了,再來猜拳決定下一回合的贏家吧。」
露琪暗暗鬆了一口氣,實際上真正鬆口氣的原因,是沙陵放在她敏感腰間的手終於抽離。
然而,露琪才剛鬆懈,沙陵突然又湊上來,隔著防毒面具在她耳邊低聲呢喃:「皇女殿下,我忘了跟妳說,這款出自我們維納斯星的精油,其實還有一種作用……催情效果。」
露琪一聽臉色刷紅,一時間說不出半句話來,過了一會才回過神來,咬牙切齒地瞪著沙陵:,「你是故意的吧!」
「皇女殿下還真是會懷疑人呢,附帶一提,有種方法可以立即解除這種催情效果。」沙陵依然面帶微笑,隔著防毒面具的聲音總有些距離感,更讓人猜不透他的真實心意。
「咳,究竟是什麼方法,本皇女很是好奇。」
露琪先是眼睛一亮,隨即又得假裝自己其實沒有真的被催情,別過頭去、刻意地清了清喉嚨。
沙陵笑咪咪地答:「本人特製的消毒水一噴馬上見效。」
「你是來亂的吧!」露琪忍不住吼了回去,她早該知道沙陵的話不能當真啊!
拿起外衣裹住上半身後,露琪回過身來又與沙陵猜一次拳,想不到這回露琪又贏了,她眉頭一皺,開門見山地質問:「你該不會是故意放水輸給我的吧?」
沙陵聳了聳肩,似乎想一笑置之地搖了搖頭,不過還是回應了露琪:「我怎麼會這麼無聊呢,我們維納斯星人最重視名譽,斷然不會做出刻意輸給對手這種事。只能說是妳運氣好呢,連贏兩次的皇女殿下。」
露琪啞口無言,她只能硬著頭皮相信這回又是自己贏了……真是詭異的一場猜拳,贏得如此戰戰兢兢、提心吊膽。
……這一切,都要怪沙陵沒事用什麼具有催情效果的精油!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樣?我警告你哦,別再給我抹什麼精油了,不然我就揍你揍到滿地找牙。」露琪表情認真地盯著沙陵看,握緊拳頭暗示她沒在開玩笑。
「既然妳對精油有些敏感,這回讓我幫妳按摩腿部好了。妳不是千里迢迢跑到格羅沙縱谷嗎?舟車勞頓一番,小腿應該也積了不少乳酸,如果乳酸不代謝掉,長期累積下來就會變成肌肉,讓妳的腿部曲線變形呢。」面對露琪的威脅,沙陵不改笑意,狀若平常地向露琪提議。
露琪一聽神情變得緊張,愛美是所有女人的天性,她趕緊將雙腿伸向沙陵,並說:「那就快點進行吧!」
沙陵見狀只是又笑了笑,開始幫露琪按摩雙腿。
按摩雙腿的期間,向來好奇心重的露琪問道:「沙陵伯爵,你明明已經是維納斯星上流社會中最高的存在……僅次於維納斯星的統治者。為何會想成為國際刑警?刑警這份工作,對成長於貴族世界中的你來說,應該是個截然不同的領域。」
明明沙陵可以輕鬆、盡情地享受無憂無慮的生活,卻選擇投身相當辛苦又高危險性的刑警工作……就是這點讓露琪深感不解。
沙陵一聽,馬上先用消毒水噴向露琪,被噴得措手不及的她慌忙揮散霧氣,緊閉雙眼,轉頭閃避。
「你幹麼突然噴我啊!」
「別小看國際刑警的工作呢,海德姆皇女。」
本來一雙眼睛還笑咪咪的沙陵,馬上板起臉來。
「我沒有小看!我只是好奇像你這樣身分的人,基於何種理由去做這份工作嘛!」露琪揉著眼睛,用力擠出眼淚沖去眼裡的消毒水。
沙陵這才收下消毒水瓶,「呵,那妳早說清楚嘛。不過妳問我理由……理由在妳最開始問的時候就已經說出來了。」
「什麼意思?」眼睛紅通通像兔子一般的露琪,困惑地看向讓自己變成這副模樣的罪魁禍首。
「正是因為這份國際刑警的工作,與我做為維納斯伯爵的身分格格不入。」
沙陵的答案依然令露琪不解,她皺著眉頭看著沙陵,後者解釋道:「想必皇女殿下知道,我們維納斯星,若從外太空的角度來看,是一顆呈現金色的行星。在第二顆太陽『葛羅登』的光線照射下,維納斯星甚至帶點奇妙的、接近金屬的色澤,號稱是阿法小行星聯盟中最美的一顆星。」
沙陵接續道:「聽到這裡,皇女殿下應該覺得有些熟悉對吧?那麼,接下來的話語,想必妳也似曾聽過……維納斯星,傳說是上古時代美神的誕生地,維納斯星人皆是美神的子民。該星球的男女都特別美麗,脾氣卻也最為高傲,以難搞出名,他們自視甚高,也不輕易與外星球的人來往,甚至認為和外星球的人成婚生育是一種侮辱自家血統的行為。」
「我確實是聽過這樣的話……但這又和你選擇國際刑警的理由有何關聯?」
露琪仍舊對此毫無頭緒,方才沙陵的那些話,從一名維納斯星最尊貴的伯爵口中說出……實在諷刺啊。
「既然妳瞭解我們維納斯星的國情,那妳應該能夠理解,在那樣的國家生活……太過沉悶,我無法接受國人那種封閉自以為是的心態。所以我想要見識得更多,並且出於一種叛逆的心態,想去做國人最不以為然的職業之一──刑警。」
沙陵接下來的話,使得露琪對他稍稍改觀了,「以往大家只要聽到我是維納斯伯爵,各種諂媚跟奉承就會迎面撲來,讓我深覺維納斯星的空氣充滿了惡臭跟毒害……在我看來,每一個接觸我的人,都像是病菌在碰觸自己一樣。」
經過沙陵這麼一說,露琪不僅瞭解沙陵選擇做為刑警的原因,更恍然明白為何他沙陵要整一天到晚戴著防毒面具和攜帶消毒水。
原來,在這個尊貴的維納斯伯爵眼中,那些人類的貪婪與假面都是致命的病菌。露琪更想不到,維納斯星人對外高傲不屈、滿是輕蔑,對內卻也趨炎附勢。
「我決心要離開這個國家,到阿法小行星聯盟的其他區域看看,否則維納斯星上的人愚蠢得讓我都快無法呼吸了……雖然,後來我發現其他行星上的人們,也沒有聰明到哪去。」
此話一出,露琪只有一個念頭──
沙陵真是維納斯星人無誤,他也是高傲得不得了,只是跟一般同胞高傲的點不同。不過,比起其他維納斯星人,露琪確實更欣賞眼前的這位維納斯伯爵。
沙陵看到露琪盯著自己瞧,這才對她說:「噢,我沒有把妳囊括進愚蠢之人的行列,請皇女殿下別誤會。」
「沙陵伯爵也請別擔心,我從來沒把自己的智商看低過,也不許他人低估我。」露琪雖然面帶笑容,字裡行間卻盡是明目張膽地下馬威。
「不錯不錯,一國皇女……不,將來要領導整個阿法小行星聯盟的女王陛下,確實要有這樣的氣魄。」沙陵點了點頭,笑笑地回應,一邊持續按摩露琪的小腿。
「那是當然。不過說實在的,我不但沒有看不起刑警這個工作,還滿佩服你有這個勇氣可以把這高難度的工作做好。」
露琪的這番話,使得沙陵有些意外地挑了一下眉頭,反問露琪:「哦?怎麼說?如果只是純粹奉承我的話,就消毒水伺候喔。」
沙陵不忘奉上充滿威脅的笑容,當然還再度拿出了消毒水噴霧罐,蓄勢待發。
「……你能不能別動不動就拿消毒水當威脅啊?況且我好歹也是一國皇女,有必要奉承你嗎?」
投以無奈的眼神,露琪心想這傢伙能不能把人心想得善良一點啊?
沙陵把消毒水瓶收下,「那麼請說,請原諒我習慣把人心當成醜陋的病菌看待。」
露琪忍不住在心中吐槽吶喊:原來你也知道啊!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