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美貌UP 人氣UP 戰鬥力UP
樣樣超標,人氣暴漲,
號稱「史上變身最快之弱雞」,
最大願望竟是……「乏人問津」!?
(小月月OS:受歡迎真的好困擾喔!)

-◎隨書附贈:拉頁海報 自我反省記事

一個「不小心」在學院內大出風頭之後,
秦凌月就此與平靜的生活無緣,
不但時不時有跋扈的千金大小姐找碴,
還有揮不走的皇族蒼蠅數隻,
讓她真真是煩不勝煩,只恨自己名氣太過響亮!

偏偏老天還不放過她,硬是讓她在校外歷練的活動中,
加入了無敵招風的「強者無敵七人組」小隊,
三大家族型男加兩大妖孽皇子,
再外加一帥到沒邊的暗黑魔神殿下,
六美男包圍她一小女子,
每次一把這些傢伙帶出場,
光是羨慕忌妒的眼神就足以秒殺她,
讓她不禁暗罵男人的禍水威力,
簡直比什麼絕世美人都還要更強大──

「我要向妳挑戰。」

看看!這才說著,就又有個男人給她惹麻煩了!
這精靈國的王子不過是向她敬了一杯該死的酒罷了,
這被寵壞的精靈族千金,
立刻就像隻被搶了地盤的母雞一樣來對她嗆聲……
看來低調的人生真的跟她無緣,
她開始考慮是不是要「自我反省」,
再也不要隱藏真正的實力,
讓那些膽敢騷擾挑釁她的傢伙,再也不敢來「問候」她──



人物介紹

天芒大陸‧戰力分級表

【鬥者:一星到九星。】
【鬥師:一星到九星。】
【大鬥師:一星到九星。】
【鬥靈:一星到九星。】
【鬥王:一星到九星。】
【鬥皇:一星到九星。】
【鬥尊:一星到九星。】
【鬥聖:一星到九星。】
【鬥帝:一星到九星。】

秦凌月
稱號:聖利亞帝國四大家族秦家之七小姐
特徵:美貌為零、魔法為零、鬥氣為零(?)
願望:在弱雞界稱霸

夏爾
稱號:暗黑魔神殿下
特徵:帥氣滿分、魔力滿分
興趣:保護弱雞小月

小天
稱號:帝王神獸之小天使
特徵:超萌的外表&光明的內心
願望:維持哥哥的尊嚴

小惡
稱號:帝王神獸之小惡魔
特徵:超萌的外表&黑暗的內心
興趣:教訓欠K的哥哥




作者簡介:
糖蘇蘇
90後,小說閱讀網VIp作家,典型的雙子座女,喜歡唐七公子的文字欲罷不能,愛好遊山玩水。

畫者簡介
Dark.H
熱愛遊戲的自宅SOHO,喜歡嘗試各種不同的上色,最近特別熱愛法國鮮豔的色彩。
偶爾會寫些繪圖教學放在BLOG,除此之外當然少不了對於熱愛作品的推廣文,請做好被洗腦的心理準備吧!
BLOG:
http://blog.yam.com/remotememory


內文試閱:
眼前的這男人一身雪白,有著白色的羽翼,連長長的睫毛都是白色的,很美,如同雪花仙童。
  小天看清來人後,當下撲搧著翅膀,怒氣沖沖地飛到他的面前就是一頓炮轟:「你找死啊?睜大你的眼睛看看大爺我是誰!」
  見到這情景,除了夏爾跟小惡,另外幾人的表情都彷彿吃了蒼蠅一般。
  平常小天在大家的眼中,都是一副弱弱小受的樣子,可是現在……不會是被小惡上身了吧!?眾人想著,紛紛疑惑地看了小惡一眼。
  小惡聳肩,一副跟他沒關係的樣子。
  這只是小天的另一面,他們都是被小天那傢伙純潔的一面騙了而已啊!
  那雪白男人嘴角則狠狠地抽了抽,很是無言地看著小天,而後在眾人的詫異中開口道:「夏天,沒想到相隔那麼多年,我們又見面了。」
  夏天是誰?小天嗎?秦凌月抿著唇,用疑問的眼神看了看夏爾。
  夏爾一挑眉,附在她耳邊低語道:「我知道我長得帥,但是妳這麼看著我,我會忍不住的。」
  秦凌月忍不住賞了他兩個白眼球,能再無恥一點嗎?
  聽了雪白男人的話,小天高傲地仰著頭,一手扠著腰,一手指著男人的鼻子道:「凡塵,這麼多年過去了,你怎麼還在這看守大門?」
  看、看守大門!?小惡聞言,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拜託,人家凡塵是精靈族的王子,掌管整個精靈族的兵權,會出現在這裡,完全是被他們這伙人身上的氣息引來的好嗎?白癡的天!
  凡塵嘴角微微上揚,視線在小天身後的眾人身上掃了一眼,當看見這群人中唯一的女人時,他伸出白皙的手指,指著秦凌月問:「你主人?」
  「嗯。」小天點頭。
  秦凌月瞇起眼看著眼前的美男,他認得自己?
  「喂,凡塵,這就是你們精靈族的待客之道嗎?」小惡不淡定了,這傢伙一直把他們晾在一邊,不是欠抽是什麼?
  凡塵對著夏爾點了點頭,而後看著小惡道:「你們這一次來是做什麼?」
  「能做什麼?他們……」小惡指了指君離殤一伙人,「都是來歷練的。當然,我們只是陪著主人跟老大來玩的。」
  「呵……」凡塵緩緩降落到地面,當腳尖著地的那一瞬間,他身後的羽翼跟著消失,那慵懶的姿態,配上那妖孽的容顏,無疑是全場的亮點。
  果然人如其名,凡塵,天使墮落凡塵,跟在場的任何人都有得一拚!
  秦凌月看看其他人,夏爾屬於綜合型,時而邪魅時而冷酷,君離殤屬於病態美型,君離歌屬於妖孽型,柏野屬於花花公子型,宮瑾策屬於美少年型,塵似夢則是腹黑的娃娃臉。
  嘖嘖……秦凌月自己都忍不住嫉妒起自己,可跟這麼一群妖孽站在一起,她又感覺挺自卑的,她目前的級別貌似是這一伙人中最低的呢!
  「跟我來吧。」凡塵手一揮,身後出現一扇透明的門,抬起腳,他率先走了進去。
  小天跟小惡兩人連忙跟了進去,留下一群人相互看了看,最後離得最近的君離殤當先走了進去,然後是君離歌、塵似夢、柏野、宮瑾策,秦凌月跟夏爾則走在最後。



  精靈族住的地方很美,這裡的植物都是外界沒有的,而裡頭的精靈們,看見秦凌月等人,一個個都圍繞著他們轉啊轉的。
  他們很好奇殿下帶來的這些是什麼人,殿下大人平時可是不跟人這般親近的。
  一路上,精靈們紛紛向凡塵行禮問候,凡塵都默默點頭,一言不發。
  「凡塵。」一身紫衣的女子來到,她身後的翅膀竟然是五彩的,配上精緻的臉蛋,迷人的眼眸,看起來高貴無比。
  「九雪。」凡塵看著飛落到面前的女人,語氣淡然道。
  「凡塵,他們是誰?」風九雪看著凡塵身後的眾人問道。
  風九雪,精靈族大長老的寶貝孫女,在精靈族的地位僅次於公主,因為在精靈族的女子中她是最出色的,也是最適合做皇子妃的人。
  「我朋友。」凡塵回道。
  風九雪美眸停留在人群中唯一的女人身上,看見秦凌月那平凡的相貌,忽而笑了。
  「你們好,我是凡塵的未婚妻。」風九雪朝著眾人笑了笑。
  見狀,小惡不屑地哼了哼。這女人,以為人人都喜歡妳家凡塵啊?真是的,剛才那是什麼眼神?我家主人比妳漂亮多了!
  小天則扭著小屁屁飛到凡塵的肩膀上,看著那女子,一臉天真地說道:「凡塵不是和尚嗎?什麼時候凡塵也看上女人了?」
  噗呵……小天的話讓眾人一陣憋笑。
  凡塵沒有回答,只是伸出左手彈了彈小天。
  他怎麼會不知道小天這話的用意?九雪剛才對著秦凌月投去藐視的眼神,已然觸怒了小天跟小惡,因為這兩個傢伙是最護主的。
  風九雪的臉色頓時很不好看,因為凡塵根本就沒有幫她說話,而且這小東西竟然踩在凡塵的肩膀上。要知道,在精靈族,凡塵可是王子,有人敢踩在王子的身上說話嗎?
  凡塵卻似完全不在意,無視風九雪的難看臉色,逕自帶著眾人繼續往皇宮而去。
  當晚,精靈族國王在精靈族的皇宮內設下宴席,歡迎秦凌月等人,整個皇宮內沉浸在一片歡聲笑語中。
  然而,一邊吃著美食,一邊觀看著精靈族表演,秦凌月卻覺得很無趣,有種想睡覺的衝動。
  不是不好看,而是這些場面她看過太多,已經乏味了。
  「下面歡迎風九雪小姐。」
  精靈司儀的聲音傳來,接著掌聲響起,天空中飄落無數花瓣,而後風九雪一身五彩鳳衣從天空中緩緩降落,婀娜多姿的身影開始隨風舞動起來。
  秦凌月喝著飲料,漫不經心地看著,姿態很美,但是風九雪那挑釁的眼神,卻讓她有些哭笑不得。
  她都把自己扮得這麼醜了,這女人為什麼還把她當成假想敵?沒看見她身邊這一群美男嗎?她早就免疫了,怎麼會看上她家凡塵!雖然凡塵確實很出色,但是拜託,她不是花癡,不會隨便見一面就喜歡上人家好嗎?
  正想著,忽然感覺到一道灼熱的視線,秦凌月下意識地抬頭對視上去——
  囧,她看見了誰?竟然是凡塵。
  凡塵舉起酒杯,對著秦凌月點了點頭。
  出於禮貌,秦凌月也點了點頭。
  兩人這樣的互動算起來沒什麼,可是好死不死,竟被舞台上跳舞的風九雪給看見了!
  「女人,我還在妳旁邊呢。」夏爾無聲地湊過來,邪肆地看了眼凡塵,在秦凌月耳邊輕笑道。
  「禮貌。」秦凌月不多做解釋,低下頭吃起食物。
  夏爾詭異一笑,「但妳點起了某人嫉妒的怒火。那風九雪從小心高氣傲,對於凡塵更是勢在必得,加上精靈族國王對於她的喜愛,她更是沒把誰放在眼裡。」
  「我可以認為你是在幸災樂禍嗎?」秦凌月挑眉。
  「我是好心提醒。」夏爾忍不住失笑。
  「老大最壞了,那個女人才比不上我家主人……哼!看看那水桶腰,再看看我們家主人的小蠻腰;看看那女人的老臉,再看看我們家主人的嫩臉:看看那女人跳舞的醜樣子,再看看我們家主人……呃……」小惡突然糾結了,看主人啥呢?他貌似還沒看過主人跳舞呢!
  噗呵……旁邊挨得近的幾人,聽到這都集體噴笑了。
  「笑什麼笑?難道我說的不對嗎?」小惡瞪著君離殤幾人。
  「沒!」就算有也絕對不能承認。
  「小惡,其實你只要說,看看你家主人淡定的氣場,再看看台上那小姐不淡定的樣子,你家主人就已經贏了。」君離歌壞笑道。
  小惡聞言猛點頭,「對對,我家主人處事不驚,不像她那麼沉不住氣。」
  「呵呵,小惡,凌月姊姊還比那個風九雪高。」塵似夢也萌笑道。
  小天跟小惡點頭,說的是事實。
  「還有,你家主人性子比她冷。」宮瑾策語不驚人死不休。
  眾人紛紛抽搐著嘴角,這也算?
  「還有還有,繼續說。」小惡才不管內容是啥,只要證明他家主人比那什麼九的強就行。
  君離殤看著秦凌月,笑道:「你家主人關心人,對人很好。」
  「對,我們家主人是神女心腸,不像那個女人心裡不純潔。」小天搶在小惡之前說道。
  呃……不、不純潔?從哪裡看出來啊?眾人被小天這一句雷得外焦裡嫩的。
  「笨蛋。」小惡一拳K到小天的頭上,而後扶著額頭無奈地說道:「主人不純潔好嗎?你忘了上次,主人還對著老大眼冒心心來著?」
  不、不純潔?眼冒心心?秦凌月聽了直想掐死小惡,這混蛋小子。
  「對哦,你不說我都忘記了,我們家主人不純潔。」小天認為小惡說的很有道理,當下贊同地點頭,不知某人已經瀕臨要暴走的狀態。
  見狀,旁邊眾人一個個都努力地憋著,半晌終於忍不住噗地笑出聲。
  塵似夢笑得最大聲,直接摀著肚子笑開了。
  柏野手快,立刻摀住他的嘴巴。這傢伙,要是就這麼大笑出來,他們立刻就會成為全場的焦點。
  「嗚嗚嗚嗚……」塵似夢掙扎著發出嗚嗚聲。
  「說完了?」這時半晌沒有開口的秦凌月,猛地陰森森地說道。
  小天跟小惡兩兄弟聞言,瞬間只覺得後背發涼,身子同時顫了顫,而後轉身驚恐地看向秦凌月,雖然還沒說完,當下也只敢乖乖地點頭道:「說完了……」
  「嗯,沒有了?」秦凌月笑,那笑容讓人毛骨悚然。
  小天跟小惡齊齊後退,瘋狂地搖頭。
  「秦凌月小姐,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邀請妳上來共舞一場呢?」風九雪的聲音這時突然從台上傳了過來。
  「主人,不純潔的人在叫妳。」小天立刻指著台上的風九雪說道,想轉移秦凌月的注意力。
  被小天這麼一喊,一群人的視線集體往台上掃去,只見風九雪正站在台上,一臉高傲地看著台下的秦凌月。
  「主人,她這是在挑釁。」小惡立刻不悅地說道。
  「對,她是在挑釁。」小天點頭附和小惡的話。
  兩傢伙就怕秦凌月揍他們,所以此刻一個勁地轉移話題。
  「凌月,妳要上去嗎?」君離殤擔憂地看著秦凌月道。
  聽了君離殤的話,其他人都默不作聲,等著秦凌月的回答。
  看著在場所有人的期待目光,秦凌月卻淡然一笑道:「我不會。」
  風九雪勾起嘴角,聰明的人都不會站出來送死的,秦凌月的拒絕早在她的算計內,這只是小小的試探而已!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