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美貌=0 人氣=0 戰鬥力=0
樣樣掛零,號稱「史上最弱大小姐」,
竟引來史上最強的暗黑魔神殿下,
華麗麗地展開……「弱雞強身&戀愛計畫」!?

-◎隨書附贈:拉頁海報 變身計畫表

美貌為零、魔法為零、鬥氣為零,
秦家七小姐是個無用又被徹底無視的傢伙,
這在天芒大陸上本是個不折不扣的事實!

不過,近來那七小姐不知是吃錯了什麼神藥,
不僅狠狠教訓了一頓她那「灰姑娘的壞姊姊」,
還隨便外出遊歷一趟回府就成了高手,
嚇傻了爺爺爹爹外加帥氣哥哥一干人等,
更意外被皇家學院的校長收為得意弟子,
甚至連傳說中的「暗黑魔神殿下」都為她傾倒!?

而根據小道消息透露,
這一切全是因為這七小姐手上有個絕世寶物,
可以替她瞞天過海,隱藏自身實力,
之前之所以低調過日扮醜裝柔弱,
全是因為她大小姐怕麻煩,
立志要做個……「史上最強的弱雞」!?

人物介紹

天芒大陸‧戰力分級表

【鬥者:一星到九星。】
【鬥師:一星到九星。】
【大鬥師:一星到九星。】
【鬥靈:一星到九星。】
【鬥王:一星到九星。】
【鬥皇:一星到九星。】
【鬥尊:一星到九星。】
【鬥聖:一星到九星。】
【鬥帝:一星到九星。】

秦凌月
稱號:聖利亞帝國四大家族秦家之七小姐
特徵:美貌為零、魔法為零、鬥氣為零(?)
願望:在弱雞界稱霸

夏爾
稱號:暗黑魔神殿下
特徵:帥氣滿分、魔力滿分
興趣:保護弱雞小月

小天
稱號:帝王神獸之小天使
特徵:超萌的外表&光明的內心
願望:維持哥哥的尊嚴

小惡
稱號:帝王神獸之小惡魔
特徵:超萌的外表&黑暗的內心
興趣:教訓欠K的哥哥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
糖蘇蘇
90後,小說閱讀網VIp作家,典型的雙子座女,喜歡唐七公子的文字欲罷不能,愛好遊山玩水。


畫者簡介
Dark.H
熱愛遊戲的自宅SOHO,喜歡嘗試各種不同的上色,最近特別熱愛法國鮮豔的色彩。
偶爾會寫些繪圖教學放在BLOG,除此之外當然少不了對於熱愛作品的推廣文,請做好被洗腦的心理準備吧!
BLOG:
http://blog.yam.com/remotememory






內文試閱:
  天芒大陸 聖利亞帝國帝都

  廢棄的院子,簡陋的房間裡,木板床上躺著一個嬌小的身影,那人眉頭緊皺著,臉頰流著冷汗,嘴裡發出細小的痛苦聲,身體亦不安地扭動著。
  突然,她脖子一歪,緊握著的小手也無力地垂下,頭頂上一道白煙散出,床上的人再也發不出半點聲音……
  房內靜得可怕,房門緊閉著,窗戶也緊閉著,可是垂在床頭兩側的白紗突然翩翩起舞。
  門跟窗戶都關著,房間裡哪來的風?而且還颳得很大,將白紗吹得呼呼作響……
  接著,剛才已經死去的那人嗯了一聲,長長的睫毛顫抖起來,而後緊閉的雙眼慢慢睜開——
  烏黑深邃的雙眸,在漆黑的房間裡散發著亮光,得宛如黑夜星辰,小人兒勾起嘴角,邪魅一笑,「看來我命不該絕。」
  銀伸手習慣性地揉了揉頭,卻忽然發現自己的手有些不對勁。
  不可思議地再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天啊!銀猛地跳下床,站在地上,腦子裡的記憶滾滾襲來……她悲劇地發現這身體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她穿越了。
  慢慢消化了這具身體的所有記憶後,銀很想找根麵條吊死算了。
  天芒大陸以魔法、鬥氣為尊,在這個實力造就一切的王國,她這具身體的前主人秦凌月,竟然是個魔法為零、鬥氣為零的廢物。
  在秦家小輩中排行第七,也是秦家子孫中年紀最小的,如今可以說已經被秦家給遺忘了。
  銀看了看這具身子,忍不住哭喪起小臉。
  十三歲的年齡,身體卻跟十歲的孩子沒兩樣,很明顯發育不良、簡直就是一株豆芽菜嘛!天啊!她的S形完美身材……
  她到底是幸運還是走霉運?那樣都沒死!
  等等……銀忽然伸手打了個響指,她沒死,那麼她姊呢?魅一定也穿越了,一定是這樣,一起爆炸不可能就她活著,姊妳在哪!?
  打量了身處的這個房間一眼,銀搖頭道:「嘖嘖,還是鬥氣世家呢,這房間也未免太寒酸了。」
  不過,這種遊戲中才有的世界,自己竟然來了,銀覺得渾身的血液細胞都在叫囂著,這個世界很刺激,而她一向喜歡刺激。
  「秦凌月,這名字不錯,不錯!凌月,凌月,凌駕在月亮之上……好吧!從今以後本小姐就是秦凌月,秦凌月就是我,欺者——滅之!」
  手指摸上胸前的智囊,這個智囊在秦凌月的記憶裡面有記載,是她娘在她出生的時候就給她戴上的。
  她很好奇裡面是什麼,拆開智囊,發現裡面是一枚紅色的戒指。
  腦子裡記憶翻滾,原來這枚戒指叫做「零」,是世間少有的寶貝,戴上後就可以隱藏自身的修為,這是今世她母親唯一留給她的東西。
  突然,秦凌月的腳慢慢地離開地面,腳下出現一個鬥氣星芒圖,上面的顏色是黑色,九顆星星中亮了四顆。
  秦凌月瞪大雙眼,她被雷到了,「靠,誰說她是廢物來著?這不是四星鬥者嗎?」
  難道傳言是假的?但是不可能啊,這身體的記憶她已經全部接收了,這前主人確實是實打實的廢物。
  額滴乖乖,難道是因為她的靈魂佔據了這個身體的原因?
  看來她想低調都不行啊!不過,不管是在哪,也都只有她欺壓別人的份,因為她是比螃蟹還橫的人物。
  哼哼,她是金子,閃閃發亮的金子,就算蒙上灰也遮蓋不了她自身的光芒。
  腳再次落地,秦凌月愛不釋手地把玩著這枚零戒,嘴角上揚,「真是個好寶貝。」
  她咬破自己的手指頭,把血滴到零戒上面,血很快被戒指吸收,認主完畢,這枚戒指也乖乖地戴到她手上。
  秦凌月推開門走了出去,發現這院子跟廢墟沒兩樣。
  看見中間有一口井,她大步走了過去,房間裡一面鏡子都沒有,她只好借助水來看看自己現在是啥模樣。
  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這張臉還真是髒得可以,跟隻花貓似的,頭髮也亂糟糟的,簡直就一小乞丐。
  「額滴乖乖,我怎麼可以這麼髒?」看見自己此刻的樣子,秦凌月哭笑不得。
  直接一頭栽進水桶裡面,她伸手狠狠地開始在臉上搓了起來。
  牆外的大樹上,一黑衣男人此刻神情慵懶地靠在樹幹上,他的皮膚白得透明,一隻手拄著下巴,一臉邪魅地看著院子裡的秦凌月。
  他的頭上有一對角,一頭絲綢般光滑的黑藍色長髮披瀉下來,如瀑布一樣,一雙藍眸宛如汪洋大海,帶著幾分若隱若現的笑意,性感的嘴唇掛著玩味的笑容,俊美邪氣的臉龐隱隱待著一股死亡氣息,這張臉如同上帝最完美的傑作。
  嘩的一聲,水花四濺,秦凌月從水桶裡抬起頭——
  一張白皙的臉柔膩似雪,閃著玉般的溫潤光澤,娥眉淡淡如春山,緋紅櫻唇嬌豔若滴,特別是那雙風流的桃花眼,不笑也眉眼彎彎,撩人心弦,流轉之間媚態橫生,光華四溢。
  黑衣男人愣住了,驚訝得差點從樹上掉下來。他沒想到那個干煸四季豆一般的廢物,竟然是個美人胚子!
  秦凌月也愣住了,這張臉跟她前世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只是年齡變小了而已。
  她敢打包票,自己要是頂著這張臉出去,可能才走出這個院子就會惹來殺身之禍,女人的嫉妒可是很可怕滴!
  猶豫了一下,秦凌月還是狠下心抓起地上的泥土,抹在自己白皙的臉蛋上,片刻又恢復了那個骯髒的模樣。
  要不是親眼所見,樹上的黑衣男人一定會認為,剛才發生的一幕是幻覺。
  勾起性感的嘴角,看著秦凌月走回房間的背影,男人喃喃說道:「這個女人好玩。」
  「秦凌月妳給我滾出來!」
  然而,秦凌月後腳還沒有邁進房間,就聽到吼聲傳來,忍不住不爽地皺起眉。
  又是這種狗血的戲碼,在秦凌月的記憶裡,幾乎隔三差五就來一次。
  這聲音不是別人,正是她六姊秦彤彤的聲音,一定是這位小姐又在哪受氣了,所以來找她出氣。
  轉身,眼前是個容貌傾城、眉目如畫、風姿綽約的黃衣女子,身後跟著丫鬟奴才。此人十四歲就已經是六星大鬥師級別,有事沒事就喜歡來虐虐她。
  秦凌月雙手環胸,身子靠在門邊,斜眼看著氣勢沖沖的幾人,很是不屑。
  她可沒忘現在這具身體上所受的傷痕是怎麼來的,全是眼前這一群人幹的好事。
  這身體的前主人,就是被這秦大小姐一個不高興,用她手裡的蛇鞭給活活打死的。
  「賤人,妳那是什麼態度?」秦彤彤手持紅色蛇鞭,指著秦凌月厲喝道。
  「主人的態度。」
  「……」
  沒想到秦凌月會這麼回答,這一回答竟把眾人雷到了。
  以前的秦凌月,可是一看見他們,就露出全身發抖、哭哭啼啼的模樣啊!
  「哼,上次打輕妳了,妳還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啊。」秦彤彤右手拿著蛇鞭,輕輕地拍打著左手。
  「怎麼?妳這個做姊姊的,今天想來跟妹妹我切磋切磋?」秦凌月步步向她逼近。
  秦彤彤被她犀利的眼眸看得渾身發冷,猛地揚起手裡的蛇鞭,就往秦凌月揮去,厲喝道:「該死的賤人!誰准妳用妳那低賤的眼神看我的!?」
  「小姐!」院子外一聲驚呼聲響起,出聲的女子臉蛋清秀,身子嬌小,手裡拿著藥瓶子,飛快地向秦凌月跑來。
  秦凌月皺眉,這人是冬兒,她的丫鬟。
  看她手裡拿著藥膏,方才應該是出去給自己買藥了。
  「六小姐,我家小姐身子還沒好,禁不起妳的責打,妳要打就打我吧。」冬兒擋在前方,用自己瘦弱的身子保護身後的秦凌月。
  「放肆,本小姐做事還用妳教?給我滾一邊去!」
  「不讓!」冬兒身子微微發抖,但是說出來的話卻是異常堅定,她知道小姐身上的傷都還沒好,要是再被六小姐打,很有可能就會被打死的。
  啪!
  秦彤彤一耳光甩在冬兒的臉上,冬兒臉上立刻出現血痕,但是她依舊不讓。
  這丫頭,沒想到這麼護主!身後的秦凌月看著冬兒被打的臉蛋,雙眼閃過一絲晶亮。
  「哼,不讓就一起打。」語畢,秦彤彤手裡的蛇鞭就向兩人揮去。
  秦凌月飛速一閃,身子已經擋在冬兒的面前,伸手穩穩地接住向她飛來的蛇鞭,再用勁一拽,蛇鞭已經到她手裡了。
  秦凌月瞇起眼眸,「活得不耐煩了?敢打我的人!」
  刷!
  閃電般的速度,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秦凌月手裡的蛇鞭已狠狠地向秦彤彤揮去。
  啪啪,秦彤彤的嘴上出現兩道交叉的鞭痕。
  秦凌月下手很有分寸,絕對不傷她筋骨,但是絕對會在她身上留下傷疤而已。
  「啊……賤人!妳敢打我!?」秦彤彤氣怒地大叫。
  「奶奶個蛋,妳不是愛美嗎?那姑奶奶免費給妳弄點蛇形紋身。」說話同時,秦凌月餘光瞥見想通風報信的奴才,腳尖一踮,眨眼間身體已經攔在了那人的前面。
  「怎麼?急著去報信?呵……別急!」
  啪、啪、啪……
  隨著秦彤彤而來的丫鬟奴才們,秦凌月都一一問候了,這是替死去的秦凌月報仇。
  一時間,院子裡鬼哭狼嚎,好幾個都被秦凌月打得死去活來。
  「小姐!」冬兒驚訝地摀住自己的嘴巴,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秦凌月,小姐竟然打人了!
  樹上的黑衣男子,亦錯愕地看著下方院子裡發生的這一幕。
  這太不可思議了,一個廢物竟然能打得六星大鬥師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而且出手快、狠、準,只傷皮,不傷筋骨,招招拿捏到位!
  秦凌月?很好,這個名字他記住了。
  而下方的秦彤彤,看著血淋淋的自己,直接昏死了過去。
  秦凌月看著昏過去的眾人,悠悠道:「放心,你們死不了,我下手很『輕』……」
  眸光一閃,她突然感覺到附近有一股強大的氣流波動,於是轉頭看向不遠處的大樹上。
  只是,還沒看清是什麼,她就覺得眼前一暗,昏了過去。
  黑衣少年的身影隨即出現在院子裡。
  這秦凌月又給了他一個驚喜,竟然能察覺到他的存在……
  黑衣少年將手掌伸向院子裡昏迷的眾人額頭上方,磁性的聲音響起:「睡吧,一切都是夢,夢醒就忘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