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向右,左轉!
突破盲點,本書獻給停止思考的現代人。
思考,沒有對錯、沒有標準;但如果停止思考,那人生只是空談而已。


推 薦/郝譽翔(作家)、陳玉勳(導演)、蔡康永(作家‧節目主持人 )

威尼斯金獅獎大導演北野武,書寫家族散文,也寫演藝生存哲學;而這本書另闢主題,剖析日本社會議題,以超越框架的思考方式,打破成規,直言日本傳統價值觀裡頭最習以為常且不假思索的模糊地帶。文筆犀利卻不失幽默,同時也是認識日本人奇妙的心理與社會風俗的一本書。

你無法置身事外的人生考題

■人生還有金錢之外的喜樂
■美夢沒意義,要教導小孩生存的禮數
■死刑的對錯,生死的價值
■如何撐過黯淡無光的老年生活
■不教導死亡,所以不懂生命的意義

「或許有人會說,又老又病還沒錢看醫生很悲慘,但大家最後的下場其實都一樣,就算家財萬貫,請名醫操刀治病,人都難逃一死。最重要的其實是心理準備,現代醫學技術發達讓大家少了這個心理準備,或許才是不幸的原因。知道自己無力戰勝病魔而慷慨赴死,或者全身插滿管子慢慢等死,哪邊比較幸福?沒人知道。光是夢想著夫妻年紀大了去泡個溫泉、吃個美食,就已經很幸福了。」
――北野武

注意!!!

本書中的極端意見與激進言論皆為刻意安排之惡言,用意在於刺激讀者大腦皮質,提升邏輯思考力與倫理判斷力,並不一定代表北野武個人的思想與政治理念。如果讀者無法理解惡言背後之涵義,開不起玩笑,或者容易動怒,建議立刻停止閱讀本書。


作者簡介:
北野武 Kitano Takeshi
一九四七年出生於東京都,以相聲搭檔「Two Beat」風靡一時,之後主持電視節目、廣播節目,更在電影與出版界擁有全國性的知名度。其執導之電影《花火》獲得一九九七年威尼斯國際影展金獅獎,足見電影作品也享有國際知名度,最新作品《極惡非道》更寫下票房紀錄。著作繁多,包括《全思考》(幻冬舍文庫)、《愚蠢的架構》(新潮新書)等等。


譯者簡介:
李漢庭
曾任職日文專利事務所。喜愛影片創作、翻譯工作和生活中的一切創意新鮮事物,專研中世紀武器,現為專職譯者。翻譯作品有《這樣讀出你的最高分》、《台上台下都吸引人的說話整理術》、《萬能鑑定士Q》系列、《來自新世界》等書。


內文試閱:
第十二考 飢渴的奢侈

人是任性的生物,自己喜歡奢侈卻批評別人奢侈,全世界的有錢人都明白這點,所以不會大喊:「錢是自己賺,奢侈無罪!」而是偷偷摸摸地奢侈。北野武這個人真是奢侈得天衣無縫卻又明目張膽,他買車的奢侈行徑真是令車迷們直流口水,但本質上,他真是奢侈的人嗎?北野武這個人只是知道很多有趣的花錢方法,這或許就是他成功的祕密。

我覺得最近身體狀況不錯,連熟識的指壓師傅都說:「你這麼健康,可以開車開到七十五歲!」所以接連買了三輛跑車。這位師傅也是車迷,或許這三輛車就是被他慫恿才會買。我年輕的時候買過很多保時捷之類的跑車,後來出了車禍就把車全部賣掉,請司機來幫我開,自己不再握方向盤。師傅說我還可以再開十年車,這或許不算慫恿,而是因為我認為只能再開十年車,所以才會想再買輛車來自己開開看。
後來我去找所喬治玩,他家竟然停了三十輛車,看了還真有點羨慕,結果我又買了法拉利跟藍寶堅尼,再加上之前買的保時捷,等於是一次買三輛,感想是好跑車開起來果然舒服。那種改裝引擎才能變快的車,一定要開快才會有人拍手,所以每個駕駛都開快然後出車禍。不過大家都知道法拉利很快,也就沒必要開快車,無論什麼時候都能輕鬆領先,想停也能馬上停住,果然競速專用車也特別講究安全,只要不開快,沒有什麼車比跑車更安全。
我買了三輛跑車之後怎麼處理呢?就只是沒工作的時候,下午開車從家裡到世田谷附近逛逛而已。我不想出車禍,所以不會開進市區,而且雨天不開、晚上不開,只是跑一小段首都高速公路,吃個飯聊聊天,三點左右開回家收工,除此之外幾乎不開這些車。在那個節儉是美德的年代,大家一定會罵我有夠奢侈,但是現在有消費券就免擔心,我買名車叫做刺激經濟,叫做回饋社會。如果每個人花一、兩萬日圓可以刺激經濟,那我買三輛跑車應該可以領個獎吧?也罷,這種玩笑話就不提了。
說到刺激經濟,之前我帶老婆去新宿的百貨公司血拼,百貨公司門口有VIP用的車位,我真的一屁股就給他停下去。之前聽說停在這裡買東西至少要花一千五百萬日圓,我跟老婆討論是不是真的這麼花錢?還是算了吧?最後還是決定試著風騷一次。車一停下來,立刻就有五個百貨公司的銷售專員等在旁邊,九十度鞠躬說:「歡迎大駕光臨,請往這裡走。」我們知道上了賊船,只好大買特買。買了一輪之後,有人帶我們前往接待室休息,端出精美又高貴的咖啡杯請我們喝咖啡,專員看了我的錶說:「您喜歡百達翡麗的手錶?」我隨口回答是,專員立刻連絡手錶專櫃派人拿了一堆最新款的百達翡麗手錶過來,後來各個樓層都像這樣派人過來,又逼我買了一堆手錶戒指什麼的。不對,說逼我買有點沒禮貌,一流的專櫃人員從來不逼客人買東西,從來不直接說請客人買這個。買不買這東西完全看客人自己的心情,但他們就是有辦法讓客人自然而然地想買,自然而然地就陷入不得不買的狀態。回過神來,我們買的東西多到嚇死人,開車回家途中我跟老婆說以後再也不去那種地方,自己也覺得這種經驗嚐過一次就夠。那絕對不是什麼不愉快的經驗,而是社會上的一種奢侈。

為什麼富二代通常沒出息?

我總認為人死不能留財,當然多少還是會留一點,但不想留到子子孫孫都夠用,因為天生不缺錢的環境對孩子沒好處。日本有句俗話說:「長輩不留好田是兒孫之福。」意思就是富二代通常沒出息。
其實我也沒資格講別人。
我家是妻管嚴,不肯讓小孩浪費錢,連駕照都不讓小孩考,明明教育這麼嚴謹,我家小孩依然沒什麼出息。該怎麼說好呢?我家小孩不是壞,但是我希望他們更有活力一點,可是他們從來不說想要車子還是什麼東西,沒什麼慾望。因為他們從小就沒有飢渴的經驗,我家小孩不准奢侈,但是想吃什麼都有得吃,難怪也沒有特別想吃什麼。
我小時候想吃好多東西,總想著哪天要吃蛋糕吃到飽,吃鰻魚吃到飽,就因為很多東西吃不到,慾望也特別強,買跑車就是這麼回事。
我家小孩沒有輸入這種慾望,應該也不會想找什麼了不起的工作,他們應該還算努力打拼,但是看在我這個老爸眼裡就是淡泊名利,沒有慾望。
話說回來,我想不是我家小孩沒慾望,而是現代年輕人基本特色就是沒慾望,就是所謂的草食系,不夠飢渴。
大家說日本社會有貧富差距,為什麼大家反而不那麼飢渴?有人說是因為社會富足了,我認為原因不只如此,畢卡索成了大富翁之後還是不減創作慾望,也不會因為貧窮就比較衝動。
我認為民眾少了飢渴的真正原因,是社會把金錢當成唯一的價值。回顧歷史,肯定找不到哪個年代比現在更重視金錢。
這個時代就連生存的喜悅都能換算成金錢,日本俗話說:「武士沒飯吃也要嚼牙籤裝飽。」這現在已經行不通。我家以前很窮,但是從來不讓我們小孩子覺得窮是一件慘事。不會為了吃東西而去排隊;看到人家東西賣得超便宜但瞧不起客人,就絕對不去買。老媽教導我們,人的價值不能以金錢來衡量。
如果我沒有這樣的老媽,又出生在這個年代,我一定會去熱門拉麵店排第一個,然後一手一支手機猛傳簡訊。說真的,我現在看到路邊有人排隊,還真有股衝動想去跟著排,但老媽的教誨造成我的心靈創傷,想排也走不過去,我覺得這樣真好。

你能不能教導別人,人生還有金錢之外的喜樂?

錢真的很方便,難怪大家都搶著要,我想我老媽肯定也想要錢,只是覺得表現出來很丟臉。錢或許很重要,但人類還有比錢更重要的東西,比方說榮譽或堅持,而當今世人已經完全拋棄了這些東西。我感覺現代人寧願損人也要利己,只要自己有好處就行。
所以人們只能在金錢上找到價值,我認為排隊就是M型化社會為窮人所想出來的廉價小確幸,排上一、兩個小時才吃到一碗拉麵,感覺有點微小的幸福,這樣就能滿足每天的生活,自然不會有更強的慾望。大家只要看看名牌包拍賣會的景象就知道,當大家你推我擠,拼命追求小確幸,就會忘記自己成了社會的牲畜。可是一定有人看了這種影像,而躲在角落裡竊笑。
總之,包括我自己在內,全世界都被虛偽不實的奢侈給欺騙了。人類的慾望被替換成單純的消費,例如買名牌、吃熱門拉麵、買跑車,其中的核心思維就是有錢什麼都能買,能買就是幸福。這個思維讓我們只能體驗金錢消費範圍內的幸福,人生就變得空洞乏味,父母也無法教導小孩人生還有更多的喜樂。
我曾經見過第十四代的酒井田柿右衛門(譯註:日本陶瓷家族),他爸爸第十三代柿右衛門還生龍活虎,看他們父子吵架真的很有意思。第十四代說自己的畫技比老爸強,他隨手畫了些陶瓷要用的草稿丟在旁邊,就被第十三代的老爸拿去用在自己的作品上,所以現在都把草稿藏好不給老爸發現。他們父子老是為了這個吵架,我也笑他們亂七八糟,不過第十四代也說了,他怎麼燒都燒不出老爸作品的那個白。我想當今社會上沒有比他們更幸福的父子,他們從來不討論錢,雖然大名鼎鼎的柿右衛門家族只要燒出好作品就不愁吃穿,還是不討論錢。
我想沒有比這更奢侈的事情。當代柿右衛門或許很有錢,但後代柿右衛門依然保持飢渴,依然明白人生有金錢之外的喜樂。當然,我們也要考慮到職業世襲缺乏選擇職業的自由,是造成社會不幸的原因之一。
總之這也要看行業,搞笑藝人要世襲就有點困難,兒子必須追求比老爸更好,不對,是更蠢的作品,父子還得穿個什麼布偶互相吐槽說:「你得想個更蠢的布偶來穿!」
我知道自己沒有什麼可以傳世的技術,只好繼續心不甘情不願地紙醉金迷,免得留財害了子孫。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