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兒童心理學大師愛麗絲‧米勒經典名著
直搗孩子的內心深處,揭開幸福童年的祕密


善解人意、成熟穩重、為父母分憂的「好孩子」人見人愛。但長年關注兒童受虐議題的心理學家愛麗絲‧米勒卻認為,這樣的早熟背後,很可能隱藏著父母對孩子的心理暴力,其負面效應將蔓延整個人生,甚至代代相傳。
  
米勒認為,孩童因需要關愛,所以對父母有意或無意的自私與索求都默默忍受。孩子們壓抑自己的需求與傷痛,並以「美好童年」的幻覺將此劇痛隔絕,以致於終生難以面對真實自己。在米勒眼裡,成功者內心的空虛憂鬱、父母後對孩子的過強控制,還有許多精神疾病、犯罪和意識形態偏執等,都與他們童年的情感壓抑有關。
  
童年生活的真相,可能是個令人畏懼的祕密。但誠如本書所言,「唯有當一個人的自我形象建立在自己真實的情感上……才有可能擺脫憂鬱。」米勒深刻的洞察顛覆傳統,震撼歐美,使本書成了歷久不墜的必讀經典,它讓讀者勇於檢視生命,進而成為更健康、更完整的人。

即使《幸福童年的祕密》早在三十年前就已出版,仍舊非常適用當今現狀。我認為甚至更加適合現代社會,因為今日的我們,面對心理上的嚴重人格障礙更甚以往。
──馬丁‧米勒(Martin Miller,心理學家,愛麗絲‧米勒之子)

這是一本樸實無華卻影響深遠的小書。不可思議地,讓許多讀者發現自己被精準且富於同理地描寫,彷彿作者無聲無形地在旁見證了讀者的童年時光,與最深層、隱密的自我。
──《時尚雜誌》(Vogue)

以罕見而深刻的同情理解與平易筆觸,作者的舉例生動又平實,觸動了我們內心受傷的小孩。
──《紐約雜誌》(New York Magazine)

孩子的記憶中,應該存在著旋轉木馬的優雅與快樂旋律。但有些孩子,生命中清澈的呼喚卻是由怒罵及暴力的畫面交織而成,一幕幕的畫面,一再打擊出他們的眼淚。這是遭受虐待與疏忽的孩子的世界,而此書替他們說出了內心深沈的故事真相。
──何素秋(家扶基金會執行長)

《幸福童年的祕密》這本書企圖解答的,其實是最單純實際,卻又難解的問題:怎麼樣的童年叫做幸福?
──陳質采(桃園療養院兒童精神科主任)

不論在診療室或書中,盡是碎裂生命的故事,透過作者的細膩分析,讀者可以見證創傷生命仍有盼望。
──洪素珍(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副教授)

這本書,推薦給每個當父母親的人、心輔治療專業人員、兒少社工師……,特別是每一個願意誠實重返童年,探尋生命療癒契機,歸還自己一個完整而健康人生的你。
──蘇絢慧(知名諮商心理師、作家)


作者簡介:
  愛麗絲‧米勒(Alice Miller,1923年1月12日─2010年4月14日),是一位以關注兒童早期心理創傷及其對成年生活影響而聞名世界的心理學家。1979年首次以德文出版本書(德文原著直譯為《天才兒童的戲劇人生:尋找真實的自我》),顛覆了傳統的兒童心理觀點,提醒了世人認識父母對兒童造成的侵犯,在歐洲引起重大迴響。其英譯版於紐約發行,亦榮獲Janus-Korczak-Preis獎項肯定,由於長年暢銷,遂於1996年改版付梓,堪稱兒童心理的必讀經典。
  米勒出生在波蘭猶太家庭,二戰期間倖存於納粹迫害,1946年獲得獎學金進入瑞士最古老的巴塞爾大學 (Universität Basel),1953年獲得了哲學、心理學和社會學博士學位,並接受精神分析訓練。她長期關注兒童受虐議題,並認為受虐不只意味著身體或性的暴力,一個更隱蔽的虐待形式──由父母對孩子造成的心理虐待,更是米勒的關注重點。在米勒眼裡,精神疾病、吸毒、犯罪和教派主義,都與此有關。
  米勒在心理史學也有相當成果,曾分析獨裁者希特勒(Adolf Hitler)、作家吳爾芙(Virginia Woolf)與卡夫卡(Franz Kafka)等名人的童年創傷和生命歷程的關連。 她在2010年辭世,享年87歲,留下許多膾炙人口的著作,為廣大讀者開啟了看待兒童心理的新視野,著名作品包括《夏娃的覺醒》(Evas Erwachen : Über die Auflösung emotionaler Blindheit,將由心靈工坊出版)、《身體不說謊》(Die Revolte des Körpers,將由心靈工坊出版),以及《你不該知道》(英譯本:Thou Shalt Not Be Aware: Society's Betrayal of the Child)、《全是為你好》(英譯本:For Your Own Good: Hidden Cruelty in Child-Rearing and the Roots of Violence)等。


譯者簡介:
袁海嬰,文字工作者

內文試閱:
面對童年的真相
  經驗告訴我們,在治療精神疾病的過程中,我們唯一可以永久信賴的重要方法,就是去挖掘隱藏在每個人獨有的童年裡的情感經歷與事實。如此一來,我們是否就能徹底擺脫對童年的美好幻覺了呢?事實證明,也許因為事實的真相實在讓人難以承受,因此,人的幻覺無處不在,藏身於生命的每一個角落。可是,了解事實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逃避它的代價,將是嚴重的身心疾病。為了擁有健全的身心,我們必須經歷一個較長的過程,去發現那個只屬於我們自己的事實,這個事實會讓我們感到痛苦,但它最終卻能使我們重獲自由。如果不這麼做,僅是滿足於頭腦中的「知識」,我們就會繼續被禁閉在幻覺和自我欺瞞的世界裡。
  沒有人能改變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因此,我們在童年受到的傷害是不會自動消失的。但我們可以改變自己、修復自己,以重獲健全的身心。要達到這個目的,我們便需要更仔細地洞察藏在自身內在的訊息,並把它有效地帶到意識中,這個過程必然不平順,卻是唯一能使我們擺脫無形的童年牢獄的出路。唯有如此,我們才能把自己從一個無意識的童年受害人,轉變為在現實生活中的有責任感的人。這樣的人由於清楚地意識到過去發生了什麼,因此能夠與那些記憶共存。
  然而,大多數人都適得其反,並不知道自己的過去仍影響著現在的生活,甚至,有許多人根本不想知道自己的過去。他們不自覺地生活在過往被壓抑的童年情景中,意識不到那些光景已不復存在;他們仍然對過去所害怕的事心有餘悸,並不了解它們儘管曾經真實,但早已隨時間消逝。他們的生活被無意識的記憶、被壓抑的感情和需求主宰,幾乎決定了一切。
  壓抑童年所經歷的可怕虐待事實,使許多人不但毀滅了自己,也斷送了他人的生活。他們那無意識的對報復的渴望,很可能使自己捲入暴力的深淵,燒屋毀店,對人施暴,透過這種毀滅的方式,他們掩蓋屬於自己的事實,以避免再次體驗到孩提時承受過的絕望折磨。這種暴力行為經常以「愛國主義」,或各種宗教信仰的名義發生。
  另有些人,則是在各式各樣的自我折磨和自虐行為中,主動地、或無意識地延續著曾經強加在他們身上的痛苦,卻自認為這些行為是種「解放」。有些女子在乳頭穿洞,掛上乳環,並因此獲得上雜誌機會;她們驕傲地宣稱這麼做不會疼痛,甚至覺得好玩。她們所說的都是真的,因為在很小的時候,她們就必須學會不對疼痛產生感覺,所以到了今天,她們也會不計代價地去避免感覺到那個被父親強暴的小女孩心中的痛苦,並被迫去想像那是很好玩的事。
  被壓抑的痛苦還會以更個人的形式表現出來。譬如一個小時候受過性虐待的婦女,會一直竭力否認她童年的真相,為了避免體驗痛苦,她會不斷借助男人、酒精、吸毒或事業上的成功來逃避過去。她需要不斷的興奮來隔離孤寂,哪怕只是一點點寂靜的時刻,都會使她重溫童年那難以忍受的孤獨。對她來說,那比死亡更可怕,因此她將繼續內心的逃亡,除非有一天明白,了解對過去情感其實會帶來解脫,而不是死亡。
  對童年痛苦的壓抑,不但會影響人們的生活,也會影響社會的禁忌。傳記通常都把這一點描述得很清楚。譬如在閱讀某藝術家的傳記時,讀者常會感到這些人的生活好像都開始於青春期,而在那之前,我們被告知他們都有過一個「愉快的」、「和諧的」或「平靜的」,或「貧乏的」或「充滿了刺激」的童年,但傳主具體的童年到底是什麼樣子,似乎引不起傳記作家們的興趣,好像一個人全部生命的根基並非埋藏在童年裡似地。下面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明這一點。
  亨利•摩爾(譯案:Henry Moore,一八九八~一九八六,英國著名雕塑家,世界最傑出的兩個現代雕塑家之一,另一個是奧古斯丁•羅丹)在他的回憶錄裡描述,當他還是個小男孩時,經常幫母親塗抹一種油,為她按摩背部以減輕風濕痛。讀到這些,我對他的雕塑突然有了新的理解:對於那些巨大而傾斜著身體的女人的塑像和她們細小的頭,現在我可以透過一個小男孩的視角,在她們身上找到那個母親了。她的頭高高在上,呈逐漸消失狀,而她的背卻緊貼在他眼前,無限放大。這個細節對許多藝術評論家來說可能毫無價值,但對我來說,它卻說明了這個小孩的童年經驗是如此頑強地保留在他的無意識之中,當他長大成年,能夠自由發揮想像力的時候,這些早期經驗便在他心中喚醒無數表達自己情感的方式。現在,摩爾的記憶不再與任何創傷事件有聯繫了,所以可以不受干擾地保留下來。但是,童年中的每一個創傷經驗卻仍深藏、幽禁在黑暗之中,而打開理解這個童年生活之門的鑰匙,卻和這些經驗一起被埋藏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