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你認為你擁有珍貴的心靈,
你認為你擁有珍貴的自由意志,
所以你是獨一無二的人類;
但真的是如此嗎……


日本恐怖短篇小說大師‧小林泰三
生涯最高代表短篇集──
《腦髓工廠》
無以名狀的怪異和純理性的精采共演
打造顛覆想像的11個新世界


除了深刻描寫人類本質的標題作,這裡還有
從平凡無奇的日常角落到廣大無邊的浩瀚宇宙,
無以名狀的怪異和純粹理性邏輯的精采共演,
歡迎光臨只此一家,絕無分號的「恐怖小說百貨公司


【故事介紹】
〈腦髓工廠〉:未來的世界為了防範犯罪於未然,開發了「人工腦髓」。為了證明自己一切健全,毫無犯罪的可能,人人都裝上了「人工腦髓」。然而有名少年為了自由意志,堅持不肯安裝,卻沒想到命運跟他開了個大玩笑……

〈朋友〉:在學校被欺負的少年,幻想出威風凜凜的另一個自己,那個自己幫少年追到了他夢寐以求的女孩……

〈下一站下車〉:傳說有一班絕對不能搭上的公車,萬一搭上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同學會〉:暌違二十年的同學會,正當眾人酒酣耳熱之際,卻來了一個根本不該存在於這個世界的同學……

〈影子國度〉:病人說他再也無法和這個世界發生任何關聯,他決定要去影子的國度。對此嗤之以鼻的諮商師,親眼看見病人在眼前消失……

〈聲音〉:我撿起一支鈴聲大做的手機,電話那頭是未來的我……

〈C市〉:這個終年潮溼,四處都是扭曲景色的都市是對抗即將復活的邪神Cthulhu的基地。人類在此開發出了終極武器HCACS,他們可有獲得勝利的可能?

〈從畢宿五來的男人〉:客人上門請求幫助對偵探社來說是再自然也不過的光景了,唯一的問題是,這位客人說他是從金牛座的畢宿五星系來的……

〈美麗的孩子〉:這些玩具孩子美麗又討人喜歡,所以人們不願意再生孩子了,這世界只剩下老人和這些美麗的孩子……

〈照片〉:聽說看過這張照片,就會有東西找上門來。深夜,門鈴果然響了……

〈要來塊水果塔嗎?〉:離家出走的弟弟來信告訴我,摻了人血的甜點的故事……


作者簡介:
小林泰三(Yasumi KOBAYASHI)

  1962年生於京都,大阪大學基礎工程研究科碩士。1995年以〈玩具修理者〉獲得第2屆日本恐怖小說大獎短篇部門出道。從事研究開發工作之餘,持續發表作品。創作路線橫跨推理、恐怖和科幻,無一不精。2012年以科幻長篇《天獄與地國》獲得第43屆日本星雲獎。


譯者簡介:
張筱森
喜愛所有恐怖和推理相關產品。目前任職於傳統產業。



內文試閱:
聲音

我撿到了一支手機,那是一切的開始。不,嚴格來說,那個時候一切已經開始了。
那支手機非常小,被棄置在車站的長椅上。我以為是最新的機種,不過整支髒兮兮的。伸手一摸就有某種紅黑色的汙垢沾在手指上。
我不是打算拿那支手機來用,只是覺得它很奇怪,所以拿來看看。
響起了電話鈴聲。
我猶豫了一陣子之後,按下了通話鍵。說不定是失主打來的,如果是的話,就問清楚住址,還給對方就好。
「喂。」我戰戰兢兢地說。
「喂。」我好像在哪聽過這個聲音。「妳仔細聽好我接下來說的話。」
「請等一下。」我嚇了一大跳,「妳你是誰?」
「妳想知道的話,我就告訴妳吧。」那聲音很強勢地說,「我就是妳啊。」
我嘆了口氣,。看起來是有人在惡作劇。
「不,這可不是什麼惡作劇喔。」聲音繼續說道。
這簡直就像讀了我內心的想法,。大概是偶然吧……
「不,這不是偶然!」聲音聽來有點生氣,「因為我知道妳在想什麼。」
心電感應?
「才不是心電感應。我不是說我是妳了嗎?我知道自己的想法,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我按著太陽穴,「如果妳是我的話,那麼這個我又是誰?」
「妳說這什麼莫名其妙的話?妳就是妳啊。」
「為什麼會有兩個我?」
「有一大堆多少我,根本數都數不清。不提那個,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說。妳有股票吧?」
「是啊。」我的確在一年前買了一支別人推薦的股票,託那支股票的福,我的銀行存款幾乎見底了。但是那是很有發展性的公司的股票,應該不會有損失的。
「麻煩妳在今天之內賣了它。」
「為什麼?這星期以來股價一直下跌,賣了就虧大了。」
「那支股票明天就會變成廢紙了。」
「哼,要開玩笑也有個限度吧。」我掛了電話。
那家公司隔天破產了。
失去全部財產的打擊讓我連續好幾天都變得跟行屍走肉一樣。一星期後,我突然發現我一直把那支手機放在口袋裡。
我這才想到,如果我當初聽那個聲音的話,就不會落到現在這個下場了。
我無意識地按了重播鍵。
幾聲通話聲之後,我聽到了一個戰戰兢兢的女人聲音。「喂。」
那個瞬間,我突然懂了,剛剛接電話的人是一個星期前的我。我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這支手機看來似乎是某種時光機,。可以跟其他時間點的自己對話。
「喂。」我有些興奮地說,「妳仔細聽好我接下來說的話。」
「請等一下。」女人的聲音說,「妳是誰?」
「妳想知道的話,我就告訴妳吧。」我很不耐煩地回答她,「我就是妳啊。」
為什麼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聽不懂?現在不趕快賣掉股票,就要破產了啊!
我說出過去的自己心中的想法,希望她能相信我,但是她似乎認為我在惡作劇。
「哼,要開玩笑也有個限度吧。」她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這真是最糟糕的結果。明明發生了奇蹟,明明有免於二度破產的機會,卻還是丟掉了。
這時,電話又響了。該不會是過去的我想通了,打電話來了吧?我急忙接起電話。
「這下妳懂了吧。」我在電話另一頭的聲音和方才完全不同,非常冷靜。看起來是從未來打來的。「我們真是太幸運了。」
「那個幸運剛剛跑了。」我很失望。
「妳在說什麼?接下來還有很多機會啊,像是賽馬、彩券……」
在那之後,我每天都按著未來的自己的指示行動。未來的我已經掌握了賭博、彩券、股票、期貨交易的結果。我只是按照她說的做,就輕輕鬆鬆地成了億萬富翁。

「小姐,可以跟妳說句話嗎?」一個年輕男人在某個派對上向我搭訕。
「不行。」我嘖了一聲,「我現在很忙。」
我當時正在和未來的自己說話。
「賣掉黃金,改買銥。」未來的我很懊惱似地說,「買的方法弄錯了,所有財產都沒了。」
「哎呀,你之前才說因為美術品交易失敗破產的……」
「咦?我不知道那件事。那是更久以後的我喔。我當時照著她說的做,所以逃過破產了。」
「但是,確實那個時候……」
「妳沒因為美術品交易破產吧?」
「是啊。」
「我是未來的妳,所以妳沒破產的話,我也不會破產。這不是理所當然嘛。」
「那不是很奇怪嗎?」
「好了啦,不要再說了。我很討厭去想麻煩的事情,妳也是吧。」
確實如此。既然一切都如此順利,也沒必要故意把事情弄得很麻煩。我抄下來自未來的指示。

一星期後,我啞口無言地看著電視。和期貨交易無關,那個非常順利。讓我啞口無言的是,某國王子的訂婚報導。他悄悄地來到日本,和一週前在某個派對認識的女性閃電訂婚。
在上星期的派對搭訕我的青年就是那個王子。
我氣得咬牙切齒,居然這樣錯過了一生一世的大好機會。只要有才能,賺錢不是問題,但是要成為皇室成員卻是困難至極。
不,還有機會。
我拿出那支手機,按了重播鍵。
「怎麼了?」我的聲音聽來很驚訝,「妳不是才因為期貨的事情打電話來嗎……」
「剛剛的不是我啦。不講那個,剛剛是不是有個年輕男人來搭訕?」
「對啊,但是他不是我的型,所以我就沒理他了。」
「妳趕快去找他,趕快跟他訂下約會,他可是王子啊。」
「咦!真的嗎?!那銥就別管了,那我得趕快去進攻。」過去的我掛了電話。
我有種很奇怪的感覺,而且我發現這是我第二次打電話給過去的自己。第一次之後,都是未來的我打來的。
但是也沒必要在意那些,因為我要變成王妃了。
電視中,王子和我不認識的女人幸福地並肩站著。
下次就會是我站在他的旁邊了。
下次是什麼時候?
我已經給過去的我指示了,所以現在應該是我站在那裡。那麼在這裡的我是?
原來如此,我到現在才真的懂了。打電話給我的未來的我們全都失敗了。而我消除了那些失敗,所以她們自己也全都不在了。改變過去等於否定現在的自己。
如果不打電話給過去的自己取消剛才的指示的話,一切都會無可挽回。我慌慌張張要拿手機。
但是我的手已經變得朦朧,和手機一起開始溶化在空間裡。
在逐漸消失的意識中,可以看見電視中正在微笑的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