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同學排擠和怨靈作祟的雙重打擊,

讓安倍昌浩陷入了空前的麻煩中……

在與異邦大妖魔窮奇的決戰之後,昌浩重回當個菜鳥陰陽師的日子,每天在陰陽寮忙進忙出,累得頭昏腦脹,連想好好陪一陪寄住在他家裡的彰子都沒時間。可是如此努力修練的他,卻莫名其妙被『高材生』敏次當成眼中釘,帶著同學一起排擠他,沒事就冷嘲熱諷,讓昌浩吃足了苦頭。

就在這個時候,一向疼愛昌浩的藤原行成大人突然被可怕的怨靈糾纏,命在旦夕,而大陰陽師晴明的占卜中更出現了詭譎的黑影──那是不祥的徵兆!原來,怨靈的背後有一個靈力強大的神秘術士在操弄這一切!更糟糕的是,竟然連昌浩的死對頭敏次也被牽扯了進來……



作者簡介:
結城光流(ゆうき みつる)

8月21日生,獅子座O型。愛喝紅茶,喜歡寶石,同時是中島美雪和織田裕二的超級粉絲。

儘管為了寫書,經常必須辛苦地四處奔波、蒐集資料,但是他仍然樂此不疲。

他非常熱愛平安時代,而且因為太喜歡京都,所以幾乎每個月都會去一次。如果時間夠的話,他還想親自跑一趟《少年陰陽師》系列書中出現過的所有場景。

除了《少年陰陽師》外,他另著有暢銷奇幻小說《篁破幻草子》系列。

譯者簡介:
涂愫芸
東吳日語系畢,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童謠的死亡預言》、《擁抱海豹寶寶》、《創意女性向前走》、《純真》、《俊平你好嗎》、《深宮幽情》、《欠踹的背影》、《電車男》等書。


內文試閱:
這種狀況並非每天的例行公事──應該不是。

『……你說不是嗎?』

昌浩像咬了一口黃連般,愁眉苦臉地低聲說著。

小怪嗯嗯地回應他,煞有介事地點著頭。

『的確是。』

『為了京城的安寧,我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在暮色昏沉的丑時步出家門,四處巡視。旁人不知道,還以為我這是悠閒自在的半夜散步呢!』

在昌浩前面坐得四平八穩的小怪,俐落地揮著前腳說:

『不、不,這裡的這些小妖們,都知道你做得很努力。』

這時,好幾個聲音插進來說:是啊、是啊。

昌浩的表情就像又多咬了好幾口黃連。

『是嗎……你們知道嗎?』

『它們當然知道啦!』

小怪滿臉認真的接著說:

『雖然你還只是個菜鳥,不怎麼可靠,還在修行中,但是,總有一天應該會變得很厲害吧!現在菜歸菜,也是個陰陽師。』

昌浩的額頭冒出了青筋,小怪假裝沒看到。

無數隻小妖輪流看著默不吭聲的昌浩,甚至有小妖爬到昌浩頭上,伸長了脖子盯著他。

『是啊、是啊,我們都很期待你。』

『是啊、是啊。』

一隻小妖起了頭,其他小妖都齊聲表示贊同。

昌浩的嘴角微微顫抖起來,他用力地吸了一大口氣,扯開嗓門說:

『既然這樣,還不快滾開──!』

一天一壓,幾乎成了慣例,只要看到昌浩,小妖們就會卯了勁衝過來。

昌浩瞪著這些不管怎麼罵,還是會一窩蜂壓扁自己的小妖們時,突然感覺到某種視線,轉了轉頭。

『嘓……』

他發出青蛙般的叫聲,臉頰緊繃了起來。

『嗯?』

發現不對勁的小怪,循著昌浩的視線望過去,看到圍繞某貴族宅邸的瓦頂板心泥牆上有個人影。

冬天的夜空沒有月亮,籠罩著渾沌的厚雲,連星星都看不到。

昌浩一如往常使用了暗視術,眼睛像白天一樣犀利,所以清楚看見了那張正微微竊笑看著自己的臉。

沒多久,壓扁昌浩的小妖們,也注意到了那個人影。

『好久不見了!』

第一個出聲的是盤踞在昌浩頭上的蜥蜴狀小妖。

同時,好幾隻小妖趴躂趴躂衝到了泥牆下。

年輕人露出悠哉的笑容,看著這樣的場景,把視線移到應該什麼都沒有的小怪身旁,開口說:

『沒辦法,把他挖出來吧。』

一個修長的身影無聲無息地出現了。

是個年輕人,肩上纏著深色長布條,茶褐色的長髮在腰際紮了起來,長布條下是類似異國甲冑的服飾,黃褐色的清澈眼睛不帶任何情感。右眼下方有胎記般的黑色圖騰,讓人對他精悍的容貌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他是十二神將之一──木將六合。

六合默默伸出手來,倏地插入小妖群中,抓住昌浩的後頸子,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他拉了出來。

昌浩常常抓著小怪的後頸子,把小怪懸吊在半空中,這下子,他終於知道小怪是什麼感覺了。

被放下來後,他像咬了更多口黃連般,臭著臉仰視泥牆。

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還是一臉悠哉地坐在泥牆上,身上穿著近似白色的狩衣,放下來的長髮紮在脖子後面,只留下一小撮垂落在耳朵前,但是,沒有戴成年男性一定會戴的烏紗帽。

因為太麻煩了,昌浩也是基於同樣的理由,夜巡時都會摘掉烏紗帽。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一天一壓啊,我記住了。』

『不用記住!』

『哎呀,別這麼說嘛。』

這麼輕輕帶過的年輕人,左右都有嚴陣以待保護他的身影。

一個是挽起在黑夜中閃閃發亮的金髮,插上很多髮飾的飄逸美少女。

一個是看起來還像個孩子的男生,穿著古代人般的暗色衣服,留著烏黑短髮。

兩人都是十二神將,昌浩認得他們,少女是天一,少年是玄武。

十二神將的外貌很多樣化,有紅蓮、六合這種年輕類型,也有像天后的妙齡女性類型。說不定還有老人和小女生類型,只是昌浩還沒見過。

昌浩瞪著在兩個神將的陪同下,悠然自得的年輕人。

『你來幹什麼?爺爺。』

昌浩很自然地對著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喊『爺爺』,年輕人完全不在意,以感覺不出體重的動作,輕盈地從泥牆上跳了下來。

這個年輕人,正是昌浩的祖父──安倍晴明。

晴明是年近八十的當代第一大陰陽師,住在京城裡的妖怪們都說『他應該算是異形吧』,也就是說,他是個來歷不明的老人。

晴明踩著輕盈的步伐,來到昌浩面前,愉快地說:

『偶爾跟你一起夜巡也不錯,而且,我也想看看頗受好評的「壓扁」。』

『什麼頗受好評,我可是很困擾!』

晴明在昌浩那張臭臉的額頭上輕輕彈了一下,笑說:

『那就別讓他們有機可乘啊!』

晴明說得也有道理,昌浩無法反駁,摸著被彈的額頭,半瞇起了眼睛。

看著這樣的孫子,晴明突然想起來似地說:

『對了,最近陰陽寮的工作怎麼樣?有認真在做嗎?』

昌浩露出有口難言的表情。

『嗯……工作大致上都已經學會了,有不懂的地方,大家也都很親切,所以沒什麼問題……』

聽到昌浩這麼說,小怪的耳朵抖了一下,用夕陽般的眼睛看著他,頗有含意地眨了眨。

『你是下層人員,所以都是做些雜事吧?』

『是啊。』

晴明看著猛點頭的昌浩,笑了起來。

安倍晴明可以使用他無以倫比的力量,施行種種法術。只要他一彈指,就可以輕而易舉把這裡的小妖通通收服。

『以前我做的也都是雜事,重要的是能從中學到什麼。』

『爺爺,你說得很像人生導師呢,你到底是怎麼了?』

『我本來就是老師啊,尊敬我吧。』

晴明好笑地看著窮於回答的孫子,突然,把視線轉向了某個方位。

緊接著,小怪、六合、天一、玄武的臉上,也浮現出緊張的神色。

再一個深呼吸後,昌浩也驚慌地抬起了頭。

從黑暗籠罩的大路一角,吹來刀割般冰冷的風,毫不留情地掃過所有人。
『你太慢啦……』

帶著笑的沉穩話語,戳刺著昌浩的耳朵,他用力咬住了嘴唇。

晴明是說,他發現得太晚了,說得一點都沒錯。

已經過了夜半,進入丑時了,正是異界與現世交錯的時刻。

有個散發出異樣氣息的東西,從黑暗無限延伸的道路另一端來了。

晴明等人周遭的空氣突然緊繃起來,小妖們這才驚覺狀況不對。

『有東西來了。』

『什麼東西?』

『不知道。』

它們七嘴八舌地說著,邊集體移動,偷偷摸摸繞到了昌浩和神將們背後。

昌浩發現後,張口結舌地瞪著它們,小妖們吃吃笑了起來。的確,躲在大陰陽師和他的孫子,以及隨侍在側的神將背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應該都不會有生命危險。

『它們還真聰明呢!』

昌浩半受不了地說,小怪甩甩尾巴回應他:

『它們從以前就是這樣,別理它們。』

『真是的。』

此時,風向改變了。從北方吹來的風,突然變成了東西向。冷得刺骨的風,夾帶著溫濕的妖氣。

一股無法言喻的感覺掠過昌浩背脊,是令人作嘔的不好氣息,引發生理上的厭惡感。

喳哩喳哩……什麼東西移動的聲音,順著風傳送過來。

屏神凝視的昌浩,聽到頭頂上低沉的聲音說:

『是蛇……』

他瞥了一眼身旁的六合。六合把手放在纏繞肩膀的長布條上,調節著呼吸。垂下來的左腕上的銀色手環,綻放出淡淡的光彩。

『蛇?』

當昌浩皺著眉頭重複這個字時,腳下冒出了紅光,才一眨眼工夫,熟悉的身影就出現了,個子比六合高一點,蓬亂的頭髮隨風飄搖,是個身強體壯的年輕人。纏繞在手腕上的細長薄絹飄揚著,自身的鬥氣使得額頭上的金箍鈍光閃閃。燃起熊熊火焰的眼睛是金色,專注看著黑暗的另一端。

他是十二神將之一火將騰神,也就是那個白色小怪物的真面目,安倍晴明替他取的名字是紅蓮。

『紅蓮。』

昌浩叫他,他低頭看了昌浩一眼,用眼神回應後,又把視線投入了黑暗中,昌浩眨眼看著他。

那個金箍曾經在貴船碎裂過,他說那是用來封鎖力量的東西,什麼時候又補做了一個呢?昌浩都沒發現。

風更強了,傳來拖動什麼重物般的聲音。

昌浩向前走了幾步,紅蓮和六合也跟著前進。

晴明眨了眨眼睛,嘴角浮現笑容,退後了幾步。隨侍在側的天一和玄武不解地抬頭看著他。

『看他表現吧。』

這樣的竊竊私語,很快被捲入風中消逝了。

『嗡阿比拉嗚坎夏拉庫坦……!』

昌浩低聲唸咒後,在眼前打出劍印,嚴陣以待。

就在這時候,原本埋在黑暗中的異形也露出了全貌。

『大蛇!』

是不只一丈粗的大蛇,全身的長度埋在黑暗中,看不清楚。

大張的嘴巴,排滿了大刀般的牙齒。水銀色的眼睛沒有眼珠子,全身披著鱗片,每片都比昌浩的臉還大。

大蛇保持一定距離停下來,發出咻咻的怪聲恫嚇昌浩。

凝視著大蛇估算妖力的紅蓮,不由得放鬆了全身力量。

『未免出現得太突然了……』

剛開始感覺到的深不可測的妖氣不見了,是錯覺嗎?

『異形的出現通常沒有任何徵兆。』六合回應。

昌浩猛盯著大蛇,尋找它的破綻。

大蛇也瞪著昌浩,所以紅蓮保持警戒,雙手環抱胸前,皺起了眉頭。

『好不容易平靜了一段時間呢!』

『異邦的威脅從這個國家消失後,它們判斷差不多安全了,就出來了。』

原來如此,紅蓮點了點頭。

『之前受到異邦妖魔威脅的妖怪,現在出來誇耀自己的實力了啊?好單純的想法。』

『這是現實問題,這種程度的妖怪連窮奇的影子也踩不到吧?』

六合用沒有抑揚頓挫的語調回答,清澈的黃褐色眼睛盯著大蛇。

『嗯,說得也是。』

紅蓮表示同意,六合又繼續說:

『光比外表就輸了。』

『也是啦,可是,不只輸在外表吧。』

缺乏危機感的對話,在昌浩頭頂上飛來飛去。

剛開始,昌浩只是默默聽著,最後終於受不了,瞪著紅蓮和六合說:

『給我安靜一點!』

兩人服從命令,閉上了嘴。

晴明看著他們這樣一來一往,拚命忍住了笑。光紅蓮還不稀奇,居然連六合都說了那麼多話。

大蛇突然奮力挺高身體,露出牙齒,一副要把昌浩從頭吞下去的樣子。

眼看著就要吞下昌浩的大蛇,口腔裡突然鑽進了一條鮮紅的火焰蛇。可見,紅蓮即使應對態度缺乏危機感,還是隨時處於戒備中。

他隨手拋出的火焰蛇直接鑽入了大蛇體內,從內側開始延燒。

大蛇用力扭動身體,周遭彌漫著肉燒焦的味道,煙霧從大鱗片與大鱗片間的縫隙噴了出來。

昌浩用力吸氣。

『南無馬庫薩曼答波答難迦藍坎心巴哩呀哈拉哈塔!』

迸出來的靈力綁住了大蛇,大蛇被勒到極限,銀色眼睛直瞪著昌浩。

這時候,紅蓮放出來的火焰蛇也還在大蛇體內奔竄。

不久後,火從鱗片間噴出來,痛苦掙扎的大蛇被昌浩的法術捆綁住,完全動彈不得了。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昌浩唸咒的同時,揮下了右手的刀印,被放射出來的無形刀刃飛向了大蛇。又長又大的妖怪用力扭擺一下身體後,瞬間爆開了。

躲在安全範圍內偷看的小妖們,興奮地發出了歡呼聲。

『太棒了!』

『兩三下就解決了!』

『下次不要靠式神,自己打倒妖怪!』

『就是啊、就是啊,積極向前邁進!』

『加油啊,孫子!』

『不要叫我孫子!』

昌浩對著趁亂暢所欲言的小妖們怒吼時,發現有東西閃過視界一角。

他猛地抬起頭來,看到覆蓋大蛇全身的鱗片,撒向了四面八方。

銀色碎片像雨般灑落下來,昌浩趕緊用手擋住,閃也閃不開。

六合在黑暗中揮舞著長布條,用通天神力掃除閃閃發亮的鱗片碎片,再把長布條披回身上,就那樣消失了蹤影,照例隱形了。

紅蓮啪嗒啪嗒替昌浩拍掉頭上的碎片,驚訝地說:

『未免太好解決了吧……』

昌浩也無法釋懷似地點了點頭。

『嗯,總覺得……』

跟以前收服的妖怪不太一樣,有種奇妙的感覺。

一直默默看著孫子表現的晴明,突然滑進了昌浩與紅蓮之間,伸出手來,在昌浩頭上胡亂抓了一把。

『哇啊!你幹什麼啊,爺爺?』

晴明鬼黠地笑了起來。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的頭形不錯。』

他胡亂抓了一陣後,大概是滿足了,放開孫子,在他背後拍了一下。

紅蓮瞪大眼睛,金色的眼眸注視著晴明的側臉,但晴明還是低頭看著昌浩。

『你還要夜巡吧?可以在這種地方閒耗嗎?』

昌浩按著被猛抓一通的頭,皺起了眉頭。

『我也不想把時間耗在這裡啊!』

『不要辯解了。』

『啊……』

晴明露出無敵的笑容,用左手彈了一下昌浩的額頭。昌浩微微後仰,抓起紅蓮化身後的小怪,滿臉不悅地消失在黑暗盡頭。

『你們也快回去睡覺!』

晴明擺出要收服它們的架式,小妖們立刻一哄而散。

『晴明,再見啦!』

最後一個小妖神采奕奕地拋下這句話消失後,晴明立刻收起了嘴角的笑容。

隨侍在側的天一和玄武,神情凝重地看著晴明的手。

他們的主人這才張開了緊握的右手,也就是拍打昌浩背部的那隻手。

手掌上有片白色碎片,裡面暗藏著陰森的力量,不時微微晃動著,這不是鱗片,而是銀色眼睛的碎片。

手一翻,碎片就無聲無息地掉落在地面上了。大概是想逃走吧,遲緩地扭動了起來。

破風而來的低鳴聲,敲打著晴明的耳朵。

一陣閃光瞬間穿刺了碎片,銳利的刀刃插入土中的鈍響,被捲入風中消失了。

六合握著白銀槍出現了,看不出表情的他,眼睛散發出嚴峻的光芒。

『你發現了?』

『騰蛇應該也是。』

聽到六合這麼說,晴明苦笑了起來。

『昌浩大概沒發現吧,也難怪啦,他的力量被削弱了。』

昌浩本身並沒有自覺,前些日子的生死之戰,暫時削弱了他的靈力,過一段時間自然會恢復,但是在那之前,周遭的人都必須對他多付出一份心力。

晴明看著被槍尖刀刃砍成兩半的碎片。

當鱗片的碎片撒落下來時,這東西就混在其中,企圖攀附在昌浩身上。

這是某人傾力做出來的式符。

算了,晴明搖搖頭這麼想。

那條大蛇是高強的術士派來的刺客,雖然散發出強烈妖氣,卻給人某種空虛感,沒有自己的意志,只是被封在式符裡的異形。

跟以前對峙的異邦妖魔比起來,是毫不起眼的小角色。但是,隱藏在大蛇內的式符,說不定連神將們都不會發現。

如果沒發現,這東西很可能已經鑽入昌浩體內了;就是這一類的東西。

『滅。』

晴明舉起手來,低聲唸咒,白色碎片瞬間消失了,隱藏其中的陰森靈力也隨之四散。

確認碎片消失後,六合才收起了槍。晴明對他說:

『我在式占中看到了詭譎的黑影,看來暫時還不能鬆懈。』

晴明停頓下來,看著西方天空。

他做了夢,夢到某個墳墓遭到破壞,沉睡的靈魂硬是被挖了起來。

但是,還沒看清楚是哪裡的墳墓,他就醒過來了。

那可能是預告的夢,也可能是已經發生的事。

因搞不清楚狀況而做了式占占卜的晴明,所得到的結果是詭譎的黑影。所以他使用離魂術,讓魂魄跟著昌浩。

放著不管,那個詭譎的黑影很可能把魔手伸向昌浩,所以他不能不防。

晴明苦笑,因為這麼做,遭來了青龍的白眼。青龍不喜歡晴明使用分開魂魄與肉體的離魂術,因為這個法術會消耗龐大的靈力,過度使用甚至會縮短壽命。

『六合,這段時間麻煩你了。』

晴明還沒說完,六合就點點頭,揚起了長布條。

之前,他遵從主人晴明的命令,擔任昌浩的護衛,這個命令還沒撤消,晴明又下了新的命令。

六合的氣息消失後,晴明鬆了口氣。昌浩有紅蓮和六合跟著,而且,等他被視為唯一繼承人的那股力量恢復後,會相當強大,所以應該不用擔心了。

『白虎、朱雀。』

晴明召喚後,兩個氣息出現在他身旁,但是身影潛藏在黑暗中。

晴明指著西方天空說:

『某處產生了詭異的動靜,快去阻止。』

《遵命。》

兩個氣息回應後,被捲入圍繞著晴明湧現的龍捲風中,奔向了虛空。

在隨風起舞的衣服下襬平靜下來之前,晴明一直望著天空,天一和玄武也跟主人一起注視著龍捲風的去向。

不久後,玄武拉扯天一的衣服下襬,天一低下頭來看著他,眼睛裡搖曳著些許惆悵。

玄武也抬頭看著天一,天一對他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好了,我們回家去吧。』

晴明回過頭看著神將們,露出了笑容。

『要比昌浩他們早到家,要不然,宵藍和天后又要大發雷霆了。』

留在家中的晴明老體由兩名神將保護,這兩個神將都是又頑固又囉唆。

『我出門前,說我很快就會回來,如果比昌浩他們晚回去,不知道會被說什麼呢。』

晴明聳聳肩,嘆口氣,年輕的臉龐上蒙上了陰影。

兩個神將聽到主人這麼說,好笑地笑了起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