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艾瑪.伍德美麗、慧黠,他與鰥居的父親住在海柏瑞村,生活完美無缺。然而家庭教師兼閨中密友泰勒小姐與鄰居溫士頓先生,在她的極力撮合下,成了神仙眷侶之後,她的生活一下子多出了許多空白。當媒人當上癮的艾瑪,突發奇想要付出實際行動使身邊的人都能有幸福的婚姻。海莉.史密斯是個美麗純樸的女孩,身為私生女的她,無論是教養或身分都與上流社認定的「淑女」標準有些差距。但艾瑪看出這個可愛小朋友當中的發展潛力,決定幫她找一個如意郎君。海莉也樂於將自己的未來交給這位熱心聰慧的大姊姊。她聽從艾瑪的話,拒絕當地農夫羅伯特.馬丁的求婚,因為艾瑪覺得馬丁配不上海莉。奈特先生是艾瑪的姻親,英俊瀟灑,長艾瑪16歲,單身。他是少數能真正欣賞艾瑪並直言不晦艾瑪缺點的人,對於艾瑪的有些任性的行為,他總是扮演守護、勸導的腳色。在艾瑪的熱情拼湊下,海莉雖然幾度與最佳人選差肩而過,在連番窘態之後,她告訴艾瑪自己愛上了一個世間最好的男人。就在艾瑪鬆了一口氣,對紅娘這個角色自得意滿時,她得知海莉的夢中情人竟是奈特先生!震驚的艾瑪更發現長久以來潛藏在自己心中的白馬王子竟然就是奈特先生!此時,她開始懊悔反省自己以往的魯莽跟自作聰明……全書中圍繞著女主角艾瑪,自錯誤中學習、成長的過程。一個美麗大方、開朗活潑;卻任性、又自以為是的艾瑪,試圖操縱周遭人們的一切,不聽他人的建議,卻往往忽略掉許多客觀的角度。猶如喬太守亂點鴛鴦譜,使得艾瑪,差一點也失去自己該有的婚姻。雖然,如此任性的女孩是不被喜愛的;然而,她好在有顆知過能改的心,也由於她是出於善意,所以才能得到男主角奈特先生的諒解。因奈特亦師亦友的對待女主角,使得倔強的艾瑪也必須依靠他、聽從他的引導和規勸,最後兩人成為一對佳偶。

作者簡介:
珍‧奧斯丁英國知名小說家。她的生活就跟她的小說一樣,表面平靜無波瀾,都是以小村鎮中產階級的家庭生活為主題,這種生活特色是有教養、富機智、對人生懷有合理的期望。儘管讀者偶爾會在她的小說世界中看到情場失意或誘惑危機的劇情安排,但更重要的是,家居鄰人的聊天和消遣。她就是在這樣一個人人都體嘗得到的生活模式中,探索人類經驗的邏輯。身為違背時代潮流的作家,《傲慢與偏見》的成書過程足以說明她遭受的挫折:
1796年完稿,隔年為出版商所拒,又修改;1813年才得以出版。然而,她為數不多的作品如今都成了世態喜劇小說的傑作。她的小說是寫給懂得享受生活而又心懷溫情的人咀嚼和品味的。
《傲慢與偏見》一書,正如同她的其他小說,寫的盡是人生瑣事,但她的生花妙筆卻能從串化出一片大千。身為世態喜劇的小說家,她生活於浪漫主義時代,觀點卻屬於新古典主義,筆法則是寫實主義的。從平凡無奇的題材創造出一種歷久彌新的主題時,刻劃人物性格之成功與舖陳小說構局之精巧,使她成為小說大家。幽默的文筆和儒雅的諷刺,令萬千讀者對她細膩婉約的筆調愛不釋手,每每讀來韻味深長。

譯者:
許怡貞

內文試閱:
艾瑪‧伍德可以說是天之嬌女。她美麗大方,開朗活潑。在她過去二十一歲的生命中,每天都是無憂無慮。父親伍德先生,對她是言聽計從,百依百順,尤其是姐姐依莎出嫁後,她就儼然成為家中的小霸王。由於母親早逝,家庭老師泰勒小姐代替母職,一直照顧伍德家兩千金長大。泰勒小姐到伍德家已經十六年了,她像是依莎和艾瑪的守護天使,完全沒有老師的架子,尤其寵愛艾瑪。艾瑪也十分尊重泰勒小姐,不過有時做起事來,還是只憑著她大小姐脾氣隨心所欲。所以,若硬要說艾瑪有什麼缺點,那就是她的任性和自以為是。但是到目前為止,她的這兩項缺點並未造成什麼嚴重的錯誤,所以也談不上是缺點了。今天是艾瑪最悲傷的一天,雖然不至於要讓她放聲大哭,但也著實讓她難過好久,那就是泰勒小姐要結婚了。對一個富家千金來說,這是她第一次嚐到傷感的滋味。當婚禮結束,新郎新娘返回新居。餐桌旁只剩下艾瑪和她父親,她破天荒第一次感到悶悶不樂,直到父親上床睡覺,她還在呆呆坐著,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對泰勒小姐來說,結婚是件幸福的事。溫士頓先生相貌堂堂,氣度非凡,而且家境優渥。艾瑪為促成他們的婚事,居中穿針引線,幫了不少忙,而今泰勒小姐變成溫士頓太大,她卻得獨自領受寂寞之苦,想來真不是滋味。艾瑪從五歲起,泰勒小姐就扮演著良師慈母的角色,照料她,教導她,過去十六年來的點點滴滴,讓艾瑪永生難忘。雖然溫士頓居所離她家不過半英里,但艾瑪心裡深深了解,溫士頓太大再也無法變成泰勒小姐了。儘管家裡還有父親,可是父親年事已高,健康狀況也不佳,脾氣雖然好,但總是有些囉唆,而且也無法理解一個女孩子的心事,更不是一個適合聊天的對象,想到這一點,艾瑪不由得一陣心煩,心中惆悵不已。海柏里村莊地大物博,人口稠密,伍德家位在哈特區,是當地有名的望族。然而艾瑪覺得除了泰勒小姐外,她再也找不到一個可以推心置腹,無話不說的人了。伍德先生是一個有些神經質、又多愁善感的人。一個平常熟悉的人要離開家裡,他總會難分難捨,非常不愉快。所以儘管大女兒依莎嫁到倫敦後,生活幸福快樂,他仍常常為她惋惜,替她可憐。艾瑪為了讓爸爸寬心,裝得若無其事,還是談笑風生,一直到飯後點心時,伍德先生再也忍不住,再度提起那些話題。
「可憐的泰勒小姐,真希望她沒有嫁給溫士頓先生,真是……」伍德先生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爸爸,你別這樣想,溫士頓先生個性溫和,是個老好人,配上泰勒小姐,他們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你總不能叫她當個老處女:水遠窩在我們家,忍受我的怪脾氣吧!」
「唉,那個家有什麼好我們家有那裡的三倍大,而且,寶貝,妳的脾氣也沒有什麼不好。」
「至少,我們可以常常去拜訪他們,他們也會來看我們的,大家見面機會多得是,你別瞎操心了。」
「我哪有辦法走去蘭特司,光是一半的路程,就會要了我的老命。」
「爸爸,誰要你走路去了,我們可以坐馬車去啊。」
「馬車!這幾步路還要叫詹姆士準備馬車,他只會囉哩囉唆的,再說那匹可憐的馬,又要繫到哪裡」
「就繫在溫士頓先生的馬廄裡。爸爸,別杞人憂天了,萬事包在我身上。還有,詹姆士那裡也不會有問題,他女兒漢娜在溫士頓家幫傭,他恨不得去蘭特司瞧瞧呢!」
「漢娜這姑娘懂事又嘴甜,可憐的泰勒小姐,嫁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幸好還有漢娜陪著她,否則真是太可憐了。」艾瑪見到父親的心情好些了,所以故意東拉西扯閒聊,希望能轉移他的注意力。他們決定玩四六棋,正當棋盤剛擺好,門鈴恰時響起。原來是奈特先生來了。他大約三十七、八歲,是個相當成熟又有智慧的男人,與伍德家有著深厚交情,而且是依莎丈夫約翰的哥哥,所以又多了一層親戚關係。這一次他從依莎家回來,特別趕來報訊,說他們一家大小都平安快樂。伍德先生本來就喜歡個性開朗的奈特,這回問起「可憐的依莎」和外孫們的情況,奈特先生的回答更是讓他滿意。
最後伍德先生才感激地說:「謝謝你了,奈特先生,那麼晚了還來看我們,夜路不好走吧」
「那倒不會,今晚的月色很美,非常適合散步。」
「路上一定又濕又髒,小心別感冒了。」
「一點兒也不髒,您看,鞋子上沒有半點污泥。」
「這就奇怪了,早上那場雨下得很大,差不多下了半個小時,我本來還想讓他們把婚禮往後延呢!」
「本來我還不太敢提起這件事,我想你們一定又悲又喜,所以不敢一進門時就直喊恭喜。不過我想婚禮一定很棒。有沒有人情緒失控,誰哭得最傷心啊」
「唉!可憐的泰勒小姐,說到這件事,就讓人覺得心酸。」
「其實泰勒小姐倒是不可憐,我比較擔心的是你們兩個,因為你們已經對她長久依賴慣了。但對泰勒小姐來說,照顧她丈夫一個人總比要照顧你們兩個人容易。」
「是啊!特別是這兩個人當中,還有個愛胡思亂想,愛製造麻煩的傢伙,」艾瑪開玩笑地說,「我知道你心裡肯定是這麼想的,要是我爸爸不在,你早就說出來了,是不是」
「親愛的,妳說的一點兒也沒錯。」伍德先生嘆了一口氣。
「我可能就是那個愛胡思亂想,愛製造麻煩的傢伙。」
「爸爸,你想到哪兒去了怎麼會有這種想法,我是在說我自己。奈特先生最愛挑我的小毛病了,不過他也只是鬧著玩,你知道我們說話喜歡沒大沒小的。」事實上,能發現艾瑪缺點的人不多,而又敢當她面前說的,大概也只有奈特先生了。
「艾瑪知道我從不愛說奉承的話,可是剛才我也不是這個意思。以往泰勒小姐要照顧兩個人,但現在她只需要照顧一個人,說不定還反而被細心呵護。」艾瑪想打圓場,連忙說:「對了,你不是想問婚禮的情況嗎我告訴你,我們表現得很好,沒有人遲到,也沒有人愁眉苦臉,大家都歡喜興奮。反正只有半英里遠,想見面隨時都可以。」
「無論什麼事,艾瑪都可以忍得住,我就沒有辦法像她這樣。唉!可憐的泰勒小姐走了。奈特先生你別看艾瑪現在好像不當一回事,其實她心裡可是難過得要命。」艾瑪把頭轉過去,強忍住淚水,裝出一副笑臉來。
「一個朝夕相處的人要離去,不難過是不可能的。不過你們應該想開一點,泰勒小姐的這門親事,真是天賜良緣。她年紀不小了,能遇上溫士頓先生這樣事業有成的男人,過著舒服的日子,你們該為她高興。」
「是啊!還有另外一件事是我應該高興的。」艾瑪笑著說,「他們的婚事還是我從中牽線的。四年前人家都說溫士頓先生不會再娶,可是我卻將他們配對成功,當上了紅娘。想到這裡,我就覺得很有成就感。」奈特先生對著她搖搖頭。
但是她父親卻帶著寵溺的口吻說:「噢,親愛的,妳別再幹什麼牽紅線或是占卜的事,妳說的話雖準,但以後別再做那些事了。」
「爸爸,我可以答應你不為我自己牽線,但是為了別人總可以吧!這真是世界上最有意思的事情了。以前人家都說溫士頓先生不會再結婚,他太太死後,他的日子也很逍遙,不是到倫敦做生意,就是去朋友家玩,每天快快活活地。老實說,只要溫士頓先生願意,他打一輩子光棍也不會孤單。所以大家都認定溫士頓先生不會再婚,還有人說他在他太太臨終前發誓終身不娶,也有人說他兒子和小舅子不讓他再娶。有好的對象出現,我才不相信有誰不會動心我記得四年前的某一天,我和泰勒小姐在羅德街遇見他,碰巧開始下雨,他馬上跑去借傘給我們,真是夠殷勤的。當時我就想,何不把他們湊成一對呢爸爸,既然我這次當月下老人成功了,當然以後還要再接再厲。」
「我不明白妳說的『成功』的意思是什麼」奈特先生說,「成功是需要努力得來的,就妳剛才的說法,妳不過是一時心血來潮,動了把他們湊成一對的念頭。只要溫士頓先生願意娶,泰勒小姐願意嫁,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本來就很自然。妳的成功又是什麼妳有什麼功勞有什麼好愛現的頂多說是被妳猜對了。」奈特先生說。
「欸,能猜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難道你從來沒有過這種經驗嗎可憐!要能猜中也不是光憑運氣就可以的,沒有一點天份的人,想破頭也是想不到的。至於『成功』二字,我還不知道我沒有資格說。雖然我沒有一手包辦,但也不是全然沒有功勞,如果沒有我鼓勵溫士頓先生常常來玩,沒有在泰勒小姐面前替他美言幾句,哪能這麼容易成功!」
「溫士頓先生是個誠懇直爽的人,泰勒小姐既聰明又有主見,他們的事用不著別人操心,妳那麼起勁還不一定有幫助。」伍德先生搞不清楚他們到底在說什麼,忙插嘴道:「艾瑪總是想幫助別人,從來沒有好好顧慮自己。不過,孩子,別再去當什麼紅娘了,妳看看,好端端的一個家都被拆散了。」
「我還要再做最後一次,我想幫忙愛爾敦先生。他來我們海柏里也整整一年了,連個配得上他的人都沒有。在泰勒小姐的婚禮上,我發現他似乎很期待自己也有那麼一天,我覺得我應該幫他這個忙。」
「愛爾敦先生年輕英俊,我也喜歡他,如果妳想幫他,以後常常請他來家裡吃飯。我想奈特先生也會很樂意來。」
「隨時奉陪。」奈特先生笑著回答。
「艾瑪,妳爸爸的建議很好,妳只要請他來吃飯,用山珍海味來招待他,這樣就夠了,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大男人會自己去找老婆的。」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