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腐界暢銷天后——原惡哉最新力作,人與獸即將征服全世界!

在這個妖怪復活、把人類當點心的二十一世紀,世界上出現了一種特殊職業——
人們稱之為斬魔師,而他們的守護獸則稱之為騎士。But……

「公主,我發誓從此以後對你不離不棄。」
「公主拎老木!我是個男的你去配眼鏡啦。」

史上最廢柴的斬魔師,碰上挑食又目小的契約獸──
衰鬼附身的主僕二人組,即將展開天雷勾動地火(誤)的獵妖行動!

(僕:斬完妖後可以吃你嗎,公主?)


藍花絕對是史上最衰的斬魔師,
身為廢柴高中生,他要負責消滅各種「哥吉拉」就算了,
為什麼他的騎士會是一個認錯飼主性別的黏人飯桶……
看著那張寫著「沒用」的臉,他只想把對方按進馬桶。

最瞎的是,這隻騎士不能免費使用,
身為飼主居然得捐血餵養!
(妖怪還沒打他就要早夭了嗎……=口=)
而他一上任怪物就出動作亂,大舉入侵人類世界,
面對比101大樓還高的死肥妖,
他們這樣的「人獸」組合真的挺得住嗎?囧

主:「欸你不能光只抽事後煙,你還要處理這隻大肥妖。」
僕:「不要,這一看就覺得很難吃,我會想吐。」

★金石堂、博客來網路書店NO.1暢銷作家 原惡哉首部腐向輕小說爆笑上市!
★隨書附贈:「公主,愛你唷~」萬用小書籤


作者簡介:
原惡哉
想要一天七十二小時
BLOG「PAIN」:http://akusai917.pixnet.net/blog

繪者簡介
重花
目前大概勉強可說得上是漫畫、小說、插畫三棲,但因為跟大家一樣,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所以總覺得時間永遠不夠。
喜歡貓、龍、貓頭鷹、小飾品、少年、♂魔法師與♂祭司、球體關節人形、各種華麗的東西。


內文試閱:
原本坐在位子上兩眼無神看著行事曆的藍花聽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緩慢的抬起頭後說了一句,「餛飩麵大碗蔥花要多不要撒胡椒粉。」
「你應該跟老闆說。」某同學無言的開口,「藍花在發什麼呆啊?」
「剛剛才注意到再過六天我就十六歲了,這個生日可不可以不要過?」藍花抱著頭接連嘆好幾口氣。
「生日快樂。」班長輕輕拍著手說著。
「太快了,容我貼心提醒你還有六天。」藍花鬱悶的收拾書包。
「啊我記得你們家是斬魔四大家之一,好像滿十六歲就要開始斬妖除魔了。」班長一臉感慨的拍拍藍花的肩,語重心長的開口,「人類的未來就交給你了,要好好加油喔。」
藍花無奈問著,「你們的未來交給我,我的未來要交給誰?」
班長誠懇的回答,「你的後代。」
說完,班長還發表一連串的感想,「但你要有後代就必須先結婚,可我想無論是什麼樣的女性要跟你攜手共度人生都得克服一個障礙,絕對不是先生每天都得用生命保護世界、妻子只能整天提心吊膽獨守空閨、保險金提高一點這些問題,而是,妻子得忍受先生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傾國傾城的容貌,我想當今女性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恐怕都無法接受這一點。沒辦法,你長得太標緻了,少年。」
藍花頓時崩潰,「你有事嗎你,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傾國傾城都是用來形容女性,我可是個男人。」
「好啦到底要不要吃餛飩麵?我好餓。」某同學發出哀嚎。
「走吧走吧。」藍花拿著書包跟著同學們魚貫走出教室。學校走廊的牆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會貼著「避難所方向」的醒目標誌,空中也會定時飛過直升機,街道上設置廣播器,餛飩麵店裡則張貼著避難所地圖,老闆還特地用紅筆把避難所的位置圈起來,以免來吃麵的客人沒看到。
大概是三十年前吧,人類世界除了各國之間小打小鬧之外基本上沒出什麼亂子,就這樣穩穩的從二十世紀邁向二十一世紀時,出現了第一隻古生物。正確名稱應該是「上古時期神話生物」,因為專有名稱太長所以簡稱古生物,總之,這東西是古代華麗的遺產。
第一隻古生物叫猼訑(音同伯夷),曾經記錄在《山海經》裡,外觀是九條尾巴、四隻耳朵、眼睛長在背上的羊。這隻羊非常巨大,隨便蹦蹦跳跳就把一個都市給毀了。毀了不打緊,還可以重建,最要命的是這隻羊牠是肉食性,愛吃的食物是人類。
被當食物的人類花了五天使用各種毀滅性武器都不管用,那隻羊照舊活蹦亂跳,連點傷也沒有,所有人一籌莫展,整個地表瀰漫著絕望的氣息。這麼黯淡無光的時刻斬魔四大家出現了。紅藍白黑這四個家族在上古時代就是對付古生物的專家,上自史詩級的三皇五帝,下至四象四凶及名不見經傳的雜魚,無一不被他們擺平。
史詩級的三皇五帝不得不花個篇幅介紹一下,原本三皇是伏羲、神農、女媧這三位,上古時代水神共工與火神祝融交戰時世界支柱不周山倒塌,女媧為了拯救蒼生煉石補天,但力氣用盡掰掰了,因此順位就給後來強大無比的重華,也就是五帝中的舜。
舜帝重華升格為三皇後,五帝變成黃帝軒轅、黑帝顓頊、帝嚳、堯帝伊祁放勳,以及新加入的少昊己鷙。
除了著名的三皇五帝外,史詩級的古生物還有戰神蚩尤及燭龍。
外型簡單來說就是一隻龍,盤古開天闢地有了這個世界後,燭龍隨便張眼閉眼就能循環日夜,吐個氣就是四季流轉,不用吃飯喝水就能生生不息之以下省略,燭龍各式各樣的傳說可以寫三百頁,為了不要占用頁數在此全都省略。
如果還是不知道古生物有什麼層級請看下面三秒讓你懂古生物的世界──
史詩級:三皇五帝、戰神蚩尤、燭龍。
四象四凶:請看註解。
總之,斬魔四大家每一代都擁有封印或者乾脆讓古生物死到不能再死的能力,雖然四大家華麗的輾過那隻肉食性的羊,但陸續又出現許多古代遺產,那個時候人類才發現沉睡在這片大地上的怪物已經一隻接一隻的甦醒了。為此,有關單位決定了「古生物對策法」,除了建造避難所之外,也開發軍警能使用的磁力封鎖線,這種高科技武器攜帶方便,只要發現古生物出沒就能迅速展開封鎖線限制牠們的活動範圍,方便讓四大家送牠們上西天。
藍花就是四大家裡面的藍家一分子。儘管名字是少女了一點,但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少年,即將要過十六歲生日的他,正面臨選擇終身伴侶(?)的煩惱。
吃完餛飩麵後,藍花同學特地繞去當地有名的寺廟虔誠的拜佛,他不求身體健康長命百歲,也不求考試及格學科穩過,只求六天後命運的籤筒能給他漂亮的結果。
於是這名美少年就懷著忐忑的心情過了六天,全班都知道藍花同學將來要守護地球出生入死,因此徹底的對他發揮同胞愛,例如藍花的功課確實有那麼一點糟糕……抱歉這邊用詞太含蓄了,應該是非常糟糕、糟糕透頂、簡直沒救,虧他兩位哥哥說有多長進就有多長進,怎麼弟弟的腦袋這麼不管用?
悲傷的事不多說,為了拉高藍花的成績水平,全班輪流犧牲下課時間從頭教起。中國文言文從三字經下手,就是那個人之初性本善的三字經,數學從一元一次方程式開始,英文是唯一藍花同學上得了檯面的科目,至於理化之類的,自從藍花考過十五分這麼絕望的數字後,全班已經放棄拯救他了……
班上的大愛不只這些,老師也耳聞藍花將來是要做大事的,便說了──
「咳咳,我知道藍花同學以後會比較辛苦,但還是要好好唸書喔,考試不及格還是會被當的。」
藍花:「My dear,就不能看在我保護世界的分上把及格標準降低嗎?」
老師:「那五十八分及格就好。」
藍花扶額:「才少兩分降低個鬼啊!」



儘管花了一節課跟老師討價還價成績標準,可最終仍是五十八分優待,鬱悶的度過學校生活後,藍花踩著沉重的腳步回家了。一到家就看見他兩位菁英兄長,大哥藍優雅今年二十五歲,已經是國內外聞名遐邇的野菇博士,二哥藍徬徨二十三歲,知名大學助教。前者正在客廳觀看探索頻道介紹森林中的野菇,後者正在講電話,而且對話內容是「距離上課還有八小時又二十六分鐘,與其跟我哭說報告寫不出來還不如快點把它完成」……
結束通話後,藍徬徨推了推臉上戴的黑框眼鏡,迎接弟弟歸來的第一句話是「先吃完晚餐再來進行你的終身大事,我有去翻農民曆了,今天的吉時在晚上八點十二分到十點三十分,西南方位,這樣應該可以提高上上籤機率」。
藍花此時此刻真他媽的想哭。他實在太感動、實在太囧囧有神,感動的地方是二哥設想周到還去查了農民曆,囧囧有神的是西南方位就是他家廁所,他的終身大事居然是在廁所裡解決……
因此來到一家三口的晚餐時間,由於藍優雅是研究野菇的,專業的他一直對兩位弟弟推銷野菇營養價值高取得方式容易好吃又健康,只要藍優雅下廚,晚餐只有野菇,野菇燉飯、野菇濃湯、奶油野菇、野菇什錦等等,放眼所見除了菇菇還是菇菇。
理性派的藍徬徨自然是對滿桌的野菇沒什麼意見,藍花也沒什麼意見,畢竟大哥藍優雅為了研究野菇經常往山上跑,要吃到他煮的晚餐還得是特別節日,例如今天。
吃著吃著藍花同學不免還是問了他內心的疑慮。
「西南方這位置沒錯嗎?」
藍徬徨:「你懷疑我?」
藍花:「也不是,但這位置真的沒錯嗎?」
藍徬徨:「你該慶幸抽籤的地方不是水溝旁,忘了是紅家哪一代的吉位在西北邊,那方位不巧就是個水溝,偏偏那個水溝的味道惡名昭彰,路過都想戴防毒面具,抽完籤之後他的騎士當場就甩他三巴掌。」
藍花:「幸好咱們家的廁所算乾淨,不然三巴掌下去,我大概會黏在牆上摳都摳不下來。」
既然藍徬徨都這麼說了,藍花也不介意廁所這事,反正人生花最多時間的地方除了床以外就是廁所了,床還可以換床鋪床墊,廁所的馬桶不會說換就說,綜觀一個人生下來,最熟的就是廁所與馬桶。
解決廁所這個疙瘩後,藍花便慎重的面對他的終身大事,抽籤,然後締結契約。
人類目前最大的危機是古生物,這物種無論是體積還是噸位都很嚇人,人類小小一隻是沒辦法輕鬆撂倒這些大肥,因此需要強而有力的武器。
斬魔四大家的武器就是騎士。
古生物裡不見得每一隻都想把人類當零食吃,也有部分是想跟人類一起和平共處,甚至願意貢獻自己的力量,牠們將自己的名字寫在木籤上,靜靜等待被挑選的那一刻。只要成功度過磨合期,四大家就能和古生物簽下飼主與騎士的契約,正當的將牠們作為武器使用。
「第一印象很重要,雖然騎士普遍來說算忠誠,但也不是沒發生過騎士千方百計在簽契約之前把對方給搞死好換下一個,因此藍花你得表現出魄力才行。」大哥藍優雅手上拿著黑色的籤筒走了過來。
藍花:「魄力嗎?能不能具體說明一下?」
藍優雅:「大概就是你去搶一天限量二十五個手工布丁這樣的魄力。」
一聽到布丁,藍花立即戰鬥力十足的握緊雙拳:「搶布丁我是絕對不會輸的!」
藍優雅:「很好就是這樣,先進去廁所吧。」
燃起鬥志的藍花進去廁所後,藍優雅便把籤筒遞給他,數十枝黑色的籤就在他眼前,藍花反覆做了幾次深呼吸,最後抽出了一枝籤。
他顫抖的看著黑色籤上的文字,筆畫很多,藍花吞了吞口水結結巴巴的唸出上面的名字。
「傲、傲狠……」
剎那,黑色的籤化作無數閃亮的光點,那些光點慢慢的凝聚成一個人,金髮與立體的五官、湛藍的眼眸與薄紅的嘴唇,臉上還有異形生物的刺青,光是外貌就散發獨特的存在感,更不用說高於一百八十公分的海拔,無論是容貌還是體長,都相當出眾。
在廁所裡的藍花抬頭看著廁所外的騎士,藍優雅說第一印象很重要,於是他拿出自己的氣魄直直盯著那張帥臉,而帥臉騎士也與藍花四目相交,兩人互看對方好一陣子後,帥臉有了動靜。
這個名為傲狠的騎士單腳跪了下來,露出一抹魅惑的微笑說著,「古銅色美麗的眼睛以及如絹般細滑的黑色髮絲,多麼可愛的一個人。公主,我是妳的騎士,我發誓從此以後對妳不離不棄,永遠允諾您所有的命令。」
什、什麼──?
藍花的腦中一片空白,他的思考停止運轉十秒後,總算恢復理智。
「你剛剛說什麼?」藍花怕自己聽錯,那個「可愛」、那個「公主」是怎麼回事?這一定是哪裡有誤會。
因此帥臉騎士又再朗誦一遍他剛剛的宣言:「可愛的公主,我是您的騎士,我發誓從此以後對您不離不棄,永遠允諾您所有的命令。」
藍花這下聽清楚了,是那個「可愛」沒錯、是那個「公主」沒錯。
若問藍花這輩子最討厭什麼,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回答「手工布丁沒搶到以及說我可愛的人都去死」,於是藍花同學他核爆了。
藍花:「公主拎老木!我可是個男的你去配眼鏡啦。」
帥臉騎士仔細看了藍花好一會兒,最後有點哀傷的撇過臉:「居然是男的嗎……怎麼說,有點遺憾。」
整間廁所頓時瀰漫著一股命運乖舛的氣息……
藍花原本還想好心的告訴他斬魔四大家不知是受了什麼樣的詛咒,後代清一色都是男性,想不到帥臉騎士跟現實妥協的速度不是一般般的快,悲痛幾秒鐘後他看向藍花,然後用一句話徹底擊敗十六歲美少年。
「雖然遺憾但不要緊,男的我也可以。」
藍花當下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我這莫非是善事做得不夠多嗎……不對啊,為了這一刻我十六年來都有好好扶老太太過馬路,捐款打掃社區當義工樣樣都沒少,可為什麼偏偏就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天您老人家不眷顧眷顧我呢……
很想氣絕身亡的藍花:「我可以退貨嗎?」
正忙著傳簡訊給其他斬魔三家的藍優雅:「貨物既出恕不退貨,當然也沒得退款。」
藍花背後無數黑線:「等等,我有付款嗎?」
「有喔。」把手機闔上的藍優雅溫柔的笑了笑,「你的人生。」
藍花默默扶牆離開……
「別走這麼快,你可是抽到上上籤,四凶之一的傲狠多少人想要,祖墳位置要有多好、陰德要積得有多厚才有辦法抽到他,要感恩啊你。」藍優雅連忙拉住藍花。
這不說還不打緊,提到了四凶就讓藍花想到藍優雅的騎士也是四凶之一的饕餮,人家說有多強就有多強、說有多囂張就有多囂張,死在他手上的古代遺產都不知道幾打去了,如此壓倒性的強悍讓饕餮及黑家騎士鬼面柳毅合稱「戰場雙雄」。
藍花回頭看著同樣是四凶裡的傲狠,想著饕餮都威成這樣了,傲狠應該不差吧。
「怎麼了嗎?公主。如果對我有好奇的地方,無論是哪方面,我都會一一告訴你。」傲狠見藍花正怯懦的看著他(別懷疑,帥臉騎士是這麼解讀的),便不假思索的走過去,拾起藍花的手溫柔握住。
藍花同學的理智再次斷線……
「真想問你們四凶是依據什麼列進去的……」藍花無力的看著自己被握住的手,他抽了抽,發現對方握得緊,他只好放棄掙扎了。
「四象和四凶的能力比普通古生物還高出許多,只在史詩級下一階而已。」傲狠說著。
「完全看不出來。」藍花滴汗。
「這幾天會進行你和騎士的磨合測驗,到時你就能看出來了。」藍優雅打算到客廳繼續看電視,走沒幾步又回過頭交代幾句,「我會盡全力攻擊你與傲狠,雖然是模擬戰,不過千萬別太大意丟了小命喔。」
撇下令人發顫的話之後,藍優雅便悠悠哉哉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了。
「是什麼樣的教育讓他變得這麼鬼畜啊,明明小時候還會哄我睡,現在已經走樣到端出雞皮疙瘩的微笑威脅我的生命安全了……」藍花只能望天。藍優雅都已經放話會在模擬戰用盡全力,藍花也知道他絕對不是開玩笑,好不容易都活十六年,他今後也要穩穩當當的活下去,當下能依靠能信賴的只有眼前這隻帥臉騎士了。
「你跟饕餮熟嗎?」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藍花決定從蒐集敵方情報下手。
傲狠:「還成,不過我們少說也五千多年沒見面,不知道現在他在哪裡高就?」
藍花:「這我可以告訴你,他在我大哥那兒,饕餮是他的騎士。」
「這樣嗎……」傲狠沉思了幾秒緩緩說著,「斬魔四大家所注重的方向各不同,據我所知藍家偏向防禦,而饕餮本身的攻擊變化多端又霸氣十足,和藍優雅先生一攻一防搭配起來,會是很難纏的對手。」
藍花沒想到他會這麼細心分析敵營的合作模式,說來斬魔四大家和騎士的互動各有不同,藍家著重防禦,因此攻擊就落在騎士身上,騎士當然是越強越好。
紅家重視攻擊,飼主也會親自參戰,甚至有飼主比騎士強悍的狀況。白家則是偏向附加效能,像是讓敵方的傷口惡化或擴大傷害面積,騎士最好攻防皆備。黑家能夠擾亂敵方的心智、甚至是和敵方精神同步,藉此操控對方來進行自殺或相殘,可黑家使用這種獨特的能力無法移動也無法分神,騎士得防禦性能優異才行。
「我和饕餮的實力不相上下,所以到最後要較勁的就是公主和藍優雅先生的防禦能耐了,說到這個,公主你──」
傲狠轉頭過去想問藍花他的防禦如何,想不到藍花竟然蹲在角落死氣沉沉的唸著「我的防禦當然是沒有哥哥好啊我的防禦當然是沒有哥哥好啊我的防禦當然是沒有哥哥好啊我的防禦當然是沒有哥哥好啊」,傲狠沒想到藍花這麼介意,雖然藍花不用說出來他用看的也知道……兩位哥哥都散發身經百戰千錘百鍊的氣場,藍花才剛擁有騎士,光經歷就輸了一大半。
「公主怎麼那麼可愛?」傲狠從後頭輕輕抱住藍花,「藍優雅先生也沒說我們一定要在模擬戰上取得勝利,只要不被他們擊垮就可以了吧?放心吧,我一定會保護公主的。」
藍花聽了有點委屈也有點感動。他把帥臉騎士嫌個沒完沒了,可人家還是這麼不計前嫌,當下藍花就不計較傲狠抱住他這事,可有些地方是怎樣也不能讓步的──
「下次再叫我公主我就捏爆你。」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