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他讓所有有穿衣服的人都驚慌起來……
知名部落格「個人意見」全新創作,講述時尚與個人的關係



所謂的品味不只建立在你選擇了多少東西上,其實,更重要的,是建立在你拒絕了什麼上。

作者改編西洋俗語為:「You are what you wear.」並用一種幽默細緻、又似乎帶有學術研究的精神切入,描述「衣著」與「人類的自我感覺」密不可分的關係。絕大多數的時尚品味教學書,內容都在教導讀者如何「Do」,本書思索「Don’t」的反面經典之餘,也問「Why」。
本書解析出現代社會各式各樣的人外在表現下背後的心理潛在因素,進而闡釋這個族群由「加一」而演變成瘋狂(加太多)的消費行為。接下來評析這個族群中可能衍生出來的品味呈現出內在真實的表述,希望讀者可以將「品味」與「自我」結合,成為真正的自我(或把品味和自我背道而馳,作為一種偽裝)。
書中解析族群,並就幾個重大的時尚主題深入解析,加上大量(不怎麼有幫助的)註釋。同時保持作者一貫的帶有嘲諷卻極具幽默、雋永的文字,讓讀者在點頭如搗蒜之於又必須將腦中 data 掃過是該對號入座或把標籤貼別人身上的同時,也同時獲得許多有用(或無用)的知識,而無用的知識,是最奢侈的一樣東西 。

作者簡介:
陳祺勳
中山大學藝術管理研究所畢業,部落格「個人意見」格主。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
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
「個人意見」是華文寫作圈獨樹一幟、人氣超高的時尚評論部落格,2010年瀏覽量9,060,616,最高單日為十三萬次,對很多人來說已經是各大典禮過後, 媒體及上班鬱抑族群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內文試閱:
都會女性

都會女性界的指標,影集《慾望城市》的凱莉說過,松鼠只是打扮光鮮的老鼠。而都會女性,也只是打扮光鮮的村姑罷了。我朋友約會過一個女孩,他隨口說到老了以後希望回鄉下種菜,享受田園生活,想不到那個女孩忽然臉色一變,很堅決的說:「我從小就是城裡人!」不只是務農為畏途,甚至把想跟她一起到鄉下終老的想法當成一種侮辱。事實上,從小就是城裡人的固然不少,但細察那些在都市裡昂首闊步的時髦女子,其實往往來自各地,個個都是經過一番努力,一次又一次的衣櫃髮型甚至身材的改造更新,像動物的蛻皮,才有了現在的樣貌。


永遠是一種比較級

大城市裡充滿了從各地湧來懷抱夢想的鄉下女孩,她們身上彼此對立互相刺激的兩面,促成了都會的進步。所謂的都會女性,顧名思義,就是都會中的女性(廢話),但,都會中有各式各樣的女性,比如在台北東區,既有推著車賣切好水果的歐巴桑,也有睫毛膏一天用半罐,一個LV Neverfull包(這包號稱耐重一百三十公斤)可以裝進三個的辣妹,還有介於這兩極之間的各種不同類型,在包羅萬象這麼多女孩裡,到底怎麼樣的穿著和生活型態才算都會女性呢?

要談都會女性,得從村姑開始,村姑一詞仔細想想非常有趣,如果所有的人都是村姑,這世界是個地球村,那麼村姑這詞便沒有意義,村姑是自認為是都會女性的人對她們覺得不是的人的一種評價,其實,村姑和都會女性不是截然不同的兩個物種,而比較像是演化上的不同階段,一步一步的往前進,看起來是很不同了,但如果作DNA檢測可以發現她們其實一脈相承,骨子裡都是姊妹。

既然村姑和都會女性只是一種比較級,那麼,所謂的都會女性,精髓在於它是一種狀態,是一種永遠在接近某種目的的過程,比如說,台北最時髦的女孩也許到東京跟大家一比會自嘆不如,走在東京時尚尖端,到了紐約可能只在中段,紐約女孩凱莉夠時尚夠都會了吧,到了巴黎她也被當成初進城的鄉巴佬,也就是說,所有的女孩,在某些人面前自覺是都會女性,在某些人面前則會徹底的被當成村姑。

精神內涵

都會女性永遠在試圖接近某種東西,試圖在「自我成長」或「提升自己」,西諺說you are what you eat,對都會女性來說,she is what her buy,不只是實質上的購買,還包括了種種投資自己的行為,從聽講座到跳佛朗明哥舞,運動上除了有氧還有不可或缺的瑜珈,從學女性防身術到參加慢食活動,都會女性的手提袋裡除了化妝包和手機,精美的便當盒和養生的茶包之外,永遠都有下一個要學習的目標。

等等,先且慢看包包裡的東西,對,重點在包包。


包包即天下

都會女性的包包是一個充滿辯證,妥協,自我說服,後悔與猶豫,甜美的幻想與希望的東西,在購買前的思考過程,大致如下︰

天啊就是這個包包就是它!(但這是不是太貴了?)

我需要投資一個好一點的包包可以用得久算起來我一天才花兩塊六毛錢。(但還是太貴了。)

我工作這麼辛苦應該好好寵愛自己一下!(但這錢我可以拿去付兩個月的房租。)

一個好的配件可以提升整體裝扮的質感。(重點是搭配的方法不在於花了多少錢。)

這是經典款可以保值。(笑話要保值該去買金條。)

可是別人都有。(可是我們不是要做自己嗎?)

所以其實我就是想要。(但我是一個堅強的女性應該可以抗拒物質的誘惑。)

什麼現在周年慶有滿萬送千?好吧這是我的信用卡……

——你以為到這裡就好了嗎?怎麼可能!

天哪我真的買了,大家會不會覺得我是敗金女?(這是我努力賺來的!)

這會不會畢竟是太貴了?(這可以搭牛仔褲可以搭套裝可以搭……等等那邊那一個多少錢?)


演化的關鍵點

村姑得先學習如何買到正確的包包,才能進一步的演化成都會女性,布赫迪厄說品味是一種社會資本,松鼠與老鼠的最大差別在於尾巴上的毛,村姑要邁向都會女性的目標,第一步就在選擇包包。

當然,絕對不是名牌就行,從頭到腳的名牌商品有可能很鄉氣,所謂的都會女性,她宣稱她的包包追求的是質感與設計,是經久耐用,絕對不是盲目的追求流行或品牌,而是經過仔細的考慮功能性與價值作出的理智選擇,都會女性的最大專長,就是用理智來包裝自己的衝動,而村姑,衝動是一樣衝動的,只是包裝得不對。

所以都會女性的包包通常是耐用的,中價位的,當然是以不同等級市場的界定來說,普通的OL用專櫃品牌或到Coach,賺多一點的OL用LV的經典款,賺大錢的OL可能會用香奈兒或愛馬仕,但永遠只是牛皮小羊皮,不會進展到蜥蜴皮蛇皮鱷魚皮那種珍稀材質,不是她們付不起,而是花那種錢需要跟平凡大眾從基本上就不同的邏輯。


姿態與必然的差距

都會女性雖然也注意報章雜誌上的花邊新聞,比如哪個名媛或女星又做了什麼買了什麼,她們儘管不能說不羨慕,但她們總是略帶驕傲的認為自己與名媛或女星有所不同,她們認為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樣子,也很好。一切的妙處都在那個「也」字,都會女性的裝扮就像她們的人生一樣充滿了妥協的智慧,薪水都砸在名牌包上了,鞋子就是專櫃貨,專櫃貨的鞋子磨腳所以在腳跟貼一塊OK繃,這外套可不便宜,內搭的T恤就是在五分埔買的,為了寵愛自己所以買一套高級內衣,那化妝水就選開架式的吧,就這樣游移在高級與平價,奢侈與節儉間那種低中有高,高中見低的造型,是一整個都會女性Look的重點。

你也許要說,很多名媛千金或國際巨星也說自己喜歡便宜東西,喜歡到小攤子尋寶啊,她們也算是廣大的都會女性嗎?其實,這兩者間存在幾項基本上的差異,首先,名模千金與國際巨星這種女性,他們買便宜東西或上小攤子為的是樂趣,是一種紆尊降貴的姿態。

但身為受薪階級的都會女性,買便宜貨是一種與現實妥協的必然,再說高級貨與便宜貨佔她們衣櫃的比例可大不相同,以酒精濃度來譬喻,名媛的濃度像伏特加,那都會女性的濃度頂多像梅酒。致命性的分野在於名牌鞋子的數量,都會女性不是不可能擁有Louboutin或Jimmy Choo,但真正的名媛千金和大牌女星是擁有很多很多根本沒穿過的Roger Vivier或Manolo Blahnik的(而且款式也有不同),最後則是對待物品的態度,名媛千金視名牌為無物,那只不過是個她們買東西的地方,但都會女性則會好好的保養與珍惜,不會隨便把包包往地上亂扔,因為,那可是用老娘的辛苦錢買的!


都會女性的年度活動

因為這點伶透的精打細算,你永遠可以在周年慶看到都會女性的身影,顧名思義,周年慶是某個事件周年的慶典,但如果說是百貨公司的開幕日嘛,又有點說不過去,難道百貨業者有志一同,都選在這個時節開幕嗎?有人說,這個活動起源於民國七十年代,當時尚未解嚴,辦活動一定要有個名目,台北市百貨商業同業公會因而以慶祝行憲紀念日的名目在十月二十五日起輪流舉行秋裝的折扣活動,從而延續到現在。

事到如今,當初的藉口行憲紀念日逐漸被淡忘,周年慶本身可是方興未艾,新聞台不斷強力放送推波助瀾之下,又是哪裡出現了誰光憑刷卡滿額贈就換到兩台摩托車外加八十萬禮券,又是哪家百貨公司推出下殺瘋狂折扣的超級特惠組引發大量漏夜排隊人潮,周年慶已經成為所有都會女性年度行事曆上的一件大事。
張小虹教授提過,百貨公司首度讓中產階級婦女從家庭空間的桎梏中得到解放,如果這樣的話,周年慶就是更進一步消滅消費罪惡感的解藥,在特惠的折價和贈品裡都會女性們得到救贖,藉由比較各家周年慶的折扣和贈品,在茫茫的消費大海裡彷彿有了方向,產生一種掌控的權力感。

一年一度精打細算的放縱(這家這品牌的特惠組兩罐都是正貨外加旅行組和滿額贈我一共省下了多少多少錢!)讓都會女性們可以忘卻去年為了湊滿額而買的現在還沒拆封的那些商品,陶醉於自己是個理性消費者的良好自我感覺之中。
2001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秘書長松浦晃一郎將「人類口述與無形遺產」納入世界遺產的保存對象,定義是「具有特殊價值的文化活動及口頭文化表述形式,包括語言、故事、音樂、遊戲、舞蹈和風俗等」。

事實上,就像櫻花鉤吻鮭一樣,集中在周年慶瘋狂消費的習慣是台灣獨有的,別的地區雖然也有折扣活動(就像別的地區也有鮭魚),但沒有一個地方像我們有這樣獨特的周年慶文化,所以萬一哪天周年慶盛況不再(雖然現在看來不大可能,只要有都會女性的一天周年慶就永遠都會盛況不減),文建會可以慎重考慮拿這個去申請世界遺產吧。


另外一種分類標準

都會女性一詞還隱藏著某種年齡的分野,一般來說,二十歲叫學生妹,總是要工作了才能踏進都會女性的堂奧,也就是最近這幾年才興起的所謂輕熟女。

輕熟女一開始是個保養品公司造出來的詞,指二十五歲到三十五歲的女性,從而衍伸出某種族群,工作一段時間的這些獨立未婚女性,在這之前她們猶疑於控油與滋潤,少女與淑女之間,行銷人想出這個區分,的確是一記漂亮招數。

瀏覽跟輕熟女或都會女性有關的文章,大部分都是我買故我在,從化妝技巧到服裝搭配,從下午茶到自助旅行,不再只是年齡分界,而是一組跟都會生活緊密相連,而且待價而沽的生活型態,好像要看清她們的身影不只需要照片,更需要研究她們的信用卡帳單。

很奇怪的,寫到這裡,我想起拳擊來,更精確的說,是勞倫斯.卜洛克在一本小說開頭寫到的拳擊分級標準——「現在的分級標準比以往多兩倍以上,一下又是次什麼級,一下又是超什麼級,每一級還各有三種不同的冠軍。」多一個量級,多一輪比賽,多一種自我認同分類,就多一塊市場,以市場來說「想要」絕對比「需要」有利可圖得多。

當然,不是只有行銷伎倆這麼簡單,行銷要成功一定得反映現實,「輕熟女」這個市場的壯大有其社會背景,愈來愈多的女性開始思考自己有哪些人生選項,傳統「最後還是要回歸家庭結婚生小孩」的巨大背景齊唱音效降低時,內心獨白的小聲音就聽得比較清楚了。但那並非答案,而是一種伴隨著獨立產生的,我不禁要懷疑,所有的都會女性都在接近某種東西,因而問題也特別的多,而在想出答案之前,就,套用一句陳腔濫調,對自己好一點吧。

在很多時候「想要成為」被簡化成「想要」,彷彿藉由購買,就可以變成那個投射的對象,這一點正是都會女性的一個特徵。追根究柢,整個輕熟女的形象,是對傳統社會價值觀的一種輕反抗,是種內在抉擇,那麼,從外部看,她們到底在這社會上的哪個位置呢? google搜尋「少女」有一億一千萬個結果,搜尋「歐巴桑」時,結果則銳減到七十五萬七千個,「輕熟女」則得一百五十萬個結果,從這結果我們可以說,輕熟女介於少女和歐巴桑之間,但距離前者有點遠,距離後者近得多,而搜尋「都會女性」得到的兩千八百六十萬的結果,剛好可以說明它的涵蓋範圍。


永遠無法到達的彼端

都會女性是一種過程,數學上有個著名的芝諾悖論,裡面的兩分法悖論可以解釋這個概念,一位旅行者步行前往一個特定的地點。他必須先走完一半的距離,然後走剩下距離的一半,然後再走剩下距離的一半,永遠有剩下部分的一半要走,因而這位旅行者永遠走不到目的地,所有胸懷大志的村姑,目標都是身上的鄉氣等於零,如果每做對一件事就可以把身上的村姑氣減掉一半,那可以一半再一半再一半無窮無盡的切下去,身上的村姑氣越來越少趨近於零,你說要多近有多近,但永遠碰不到那個真正的目標,這要多近有多近的過程,呈現出來的,就是我們所見都會女性的萬般風貌。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