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人生是一個人站在懸崖邊的戰鬥,一旦說出「算了」,就會從懸崖上滾下去!

輕鬆的工作不會有太大的成就,憂鬱才能創造黃金,當壓倒性的努力帶來的結果累積到10,你的世界就會開始轉動,累積到100,業界對你的評價就會開始穩定,累積到1000,你將成為活著的傳說!


2015年日本財經暢銷書TOP1!

日本755網站最犀利、最受年輕人歡迎的人生導師、21年打造21本百萬暢銷書,日本出版界的傳奇人物!

他的每一步都是懸崖邊的戰鬥,但他每一次都創造活著的傳說!

一本寫給正為工作、生活所苦的人的書,讀完後立刻鬥志飆升,熱血沸騰,徹底改變你對工作的認知,讓工作不再只剩下憂鬱!

人生一切是自己宇宙內的戰鬥!

你有多狂熱,就能多逞強,你有多逞強,就能累積多少實力!


必殺王牌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唯有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中,成功把線穿過五公尺外的線孔,才能擁有第一張必殺王牌,唯有存了十張這樣的王牌時,別人才會主動接近你。

站在安全地帶說的話打動不了任何人,中規中矩、按照既定由規則,得到的只是不痛不癢的結果,只有在遠離會議室、奔向荒野的瞬間才會產生驚人創意,只有拉出壓倒性的差距,別人對你的忌妒才會消失,只有大口吞下異物的人才能進化!

要相信自己的感覺、相信令你感動的泉源,就算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也要堅信自己的選擇,承受別人一百倍的不安及艱困,堅持完成那令人憂鬱的工作,結果就會擺在眼前!

化憂鬱為驚人能量的必要覺悟:

‧如果像個偏食的人一樣嚷嚷不吃討厭的食物,工作將會變得很無聊。把那異物般的人和事放進嘴裡喀啦喀啦咬碎,再一口吞下肚。因為無法吞下異物的人不可能進化。

‧「無論多麼辛苦,自己就是想要從事這份工作。」無法讓自己斬釘截鐵這麼說的工作絕不可能引爆熱情。沒有熱情,一旦遇到辛苦挫折時,立刻就會灰心喪志。

‧從早到晚滿腦子都是工作的事,感覺工作甚至要滲入骨髓之中。積極地接下上司和同事做不到的工作,並確實拿出成果。這麼一來,工作自然會變得有趣得不得了。

‧不令人憂鬱的工作稱不上工作,可是,在每天辛苦努力,堅持完成那令人憂鬱的工作之後,結果就會擺在眼前。

‧不斷努力的人,以自己的生存之道攢出人生第一張必殺王牌,等到攢滿十張時,就會有人開始主動靠近。

解工作與生活之苦的生存之道:

‧和心愛的畫作相遇是一件開心的事,把自己喜愛的畫作放在手邊隨心所欲地欣賞,是人生最大的享受。

‧西裝是前往工作這個戰場的戰鬥服,穿上講究的訂製西裝,絕對能讓自己昂首闊步,抬頭挺胸的上戰場,轉換憂鬱的工作心情,展現玩心。

‧好的料理店不只食物美味,和廚師間的絕妙對話也會令人回味無窮。為了一直能來這種地方用餐,我願在工作上作出壓倒性的成績。

‧含一口美好的葡萄酒,瞬間就能為明天即將來臨的戰鬥擺出戰鬥姿勢。

‧如果遇上心中的夢幻逸品,就奮不顧身地買下,然後只要再一頭栽進工作賺回來就好。

日本知名作家 村上龍 、寶瓶文化社長兼總編輯 朱亞君、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 何飛鵬、《經理人月刊》總編輯 齊立文、和沛科技創辦人 翟本喬、知名專欄作家暨廣播主持人 謝文憲、夢田文創執行長 蘇麗媚――齊聲狂熱推薦


作者簡介:
見城 徹
1950年生,現任幻冬舍社長,有「日本暢銷書之神」的稱號。曾經是大學剛畢業,投遍履歷也進不了大出版社的熱血青年,在好不容易進入「廣濟堂」後的第一年,即以二十四歲的新人之姿,企劃出暢銷三十萬本的《公文式數學的祕密》,並讓原本會員只有五萬人的「公文數學研究會」一舉躍升為年營收超過六百億的大企業。在角川書店任職時,曾將《角川月刊》的發行量,從數千本擴大到十五萬本的規模,也出版了狂銷四百萬冊由森村誠一所執筆的《人類的證明》、五本直木賞作品以及無數膾炙人口的暢銷書,四十一歲就爬上董事編輯部長的位置。但在被認為一生無虞時,毅然離開角川,創立幻冬舍,屢次打破出版常規,甚至不惜賭上公司的存廢發行新書,在二十一年內創造出二十一本銷量破百萬本的暢銷書,寫下日本出版界無人能破的黃金傳奇。著有《編輯這種病》《不憂鬱哪算是工作》等書。

譯者簡介:
邱香凝
喜愛閱讀和書寫,用翻譯看世界。育有一狗,最喜歡的一句話是「認養取代購買」。現為專職譯者。


內文試閱:
狂熱才能覆蓋生命的虛無
人從出生就一路直奔死亡,無法回頭。
工作是讓我忘記人生如此空虛的一大要素。

經常有人問我:「為什麼你能對工作如此狂熱」。以我來說,除了藉此讓自己忘記死亡帶來的空虛之外,沒有別的原因。是人都會死,所有人都背負著死亡而活著。從出生開始,我們便已踏上通往死亡的單行道。

我在七、八歲的時候,清楚地發現自己總有一天會死的事實。有個鄰居阿姨突然過世,聽說這個消息時,我哭了一整天。不是為鄰居阿姨的死感到悲傷,而是察覺「自己的生命有限」,因而感到內心空虛得難以自已。

如果人類能活一億年,大概就不會為了生命有限這種事而喟嘆空虛了吧。就算今天失戀了,只要還有一億年的時間,總有一天能談一場開花結果的戀情。即使生病也不會死,因為有一億年的生命,想做什麼都能去做。如果人類的壽命有一億年,想必所有煩惱都能解決。
從「誕生」這個起點到「死亡」這個終點,在這段時間當中,人與人之間會產生各種不公平與不平等的差異。唯有一點眾人平等:每個人呱呱墜地的瞬間,都是迎向死亡的瞬間。

朝死亡這個終點走去時,任何人都無法回頭。這條路走來肯定是空虛的。在抵達人生終點之前,或許生命中會有幾次發光發熱的時候。可是,等在終點的只會是失去一切光輝的死亡。讓人生一切歸零的死亡,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空虛的事。

為了讓自己忘記人一出生就必得迎向死亡的空虛宿命,我從小就保持對某事熱衷的生活方式。如果不這麼做,總覺得自己會被那份空虛壓垮,著急得坐立不安。
我就是個這麼膽小的人。

我認為能夠讓人忘記生命有多空虛的要素,頂多就是五點,①工作②戀愛③友情④家人⑤金錢。有些人或許還能加上⑥宗教吧。就我的情況來說,狂熱地投入①到⑤,能有效使我忘記那份空虛。①到⑤必須合併使用,①到⑤缺一不可。其中排名特別前面的是①工作②戀愛
③友情。

金錢當然也很重要,否定賺錢的重要只不過是一種藉口。不過,就算現在讓我買樂透中二十億,或是從天下降下一筆鉅款讓我成為富豪,我也完全不會考慮放棄①工作,馬上過起退休生活。就算過起那種無所事事的退休生活,踏上迎向死亡這條不歸路所帶來的空虛感只會變本加厲罷了。

八、九年前,GNO網際網路的熊谷正壽掉進人生的谷底。他的公司才剛併購一家預借現金公司,突然就遇到政府修法,使公司瞬間陷入無力償付的危機。當時他來問我意見。「我該放棄工作,去夏威夷過逍遙自在的日子,還是將私人財產投入公司,再試一次看看呢?見城先生覺得怎麼做比較好?」

我立刻給了他答案。最後,熊谷把一百七十億日圓的私人財產全部投入公司,打了一場驚險萬分的仗。我想,他來找我之前心裡早就有答案了吧。

工作是痛苦又辛苦的。然而,無法藉由勞動在社會及世界上創造價值,過著和世界毫無關聯的生活方式,只會是更痛苦的一件事,至少我絕對不願意過那種空泛又空虛的生活。我希望做的是充滿挑戰和刺激,令人雀躍期待的工作。我想在工作中創造沒有人見過的價值。而且,非得隨時做著這樣的工作不可,否則我會被空虛不安吞噬。

準備一個讓全日本跌破眼鏡的企劃,將校對完原稿送去印刷,在印好的書從印刷廠送回來,開始上市流通的同時,精心安排的報紙廣告和各種各樣的宣傳也同步展開。接著,耗費長時間製作完成的書,一躍成為家喻戶曉的暢銷作品。

在狂熱到達最高潮的瞬間,我的工作也將告終,但隨即轉身準備對下一個未知的工作,繼續灌注我的狂熱

拿不出成果的努力只是白搭
我常對女子高爾夫選手這麼說。「今年的獎金女王,就是這一年最痛苦,最努力的人,妳們最好這麼想。」「如果妳今年排名三十五,那就代表妳承受的痛苦和付出的努力也只排得上第三十五名。」「在這個世界,結果就是一切,只能這麼想了。」

努力過的事都有意義,這種說法只是單純的人生論。工作上的成功完全不是這回事,如果拿不出成果,做再多努力也沒有意義。不,應該說非這麼想不可。我的口頭禪是「這種程度的努力,人家只會說是運氣好」。每當幻冬舍賣出暢銷書,或是在新事業上獲得成功時,總會有人說:「運氣真好。」聽到那種話,表面上我會回答:「託您的福,運氣真的不錯。」但內心卻是用力嘖了一聲,忍不住暗自嘀咕:「我流血流汗做的努力可是你的一百倍呢!」
什麼是壓倒性的努力?連人家在睡覺的時候也醒著工作;人家休息的時候不休息,繼續工作;即使面對龐大得不知該從何下手的工作量,也會動手做完它;刻意選擇別人口中「不可能」「辦不到」的工作,扭轉劣勢,做出漂亮的成績。就算別人都放棄了,只剩下自己也絕不放棄。
這種壓倒性的努力,做起來當然非常艱難辛苦。在痛苦中掙扎,連續好幾天做惡夢驚醒,也是常有的事。可是,我絕對不會放棄這種壓倒性的努力。下定決心和自己該做的工作對峙。
不令人憂鬱的工作,稱不上工作,可是,在每天辛苦努力,堅持完成那令人憂鬱的工作之後,結果就會擺在眼前。

雖然現在的我沒有見不到的人,剛開始的時候可是誰也沒把我放在眼裡。這個世界上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持續付出壓倒性努力的人,一種是半途而廢的人。即使痛苦,也要堅持努力到底,這麼一來,機會總有一天會降臨。因為拚死努力,才能親手抓住重要的機會,也只有在重複了十次壓倒性努力時,才第一次拿得出成果。

年輕時的我說什麼也想和五木寬之先生一起工作,連續寫了二十五封信給他。只要是他發表的新作品,不管是短篇散文也好,和別人對談的內容也好,分成上下兩集的厚重長篇小說也好,我一定會在發表之後五天內看完,並寫下感想寄給他。

五天這個期限,來自五木先生姓氏裡的「五」。信裡寫的如果只是流水帳般的感想可就毫無意義了。對作家而言,這封信的內容要是無法讓他得到新發現或新刺激,我絕對無法在那麼多的編輯中脫穎而出,獲得他的青睞。要寫出能刺激對方的感想,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我從高中時讀了五木先生的《再見了莫斯科愚連隊》之後就非常崇拜他,下定決心成為一名編輯,和他一起工作。結果,我成功說服五木先生把原稿交給從未合作過的角川書店,發行的單行本成為熱賣五十萬本的暢銷書。

不僅如此,第一次去見大作家石原慎太郎先生時,我帶了五十朵玫瑰花。這樣的禮物說起來只是年輕小伙子的小聰明。記得石原先生當時苦笑著說:「這還是第一次有男人送我花」,自然無法只靠這種小手段仍打動作家的心。所以,我不只帶上花束,還在石原先生面前默背整本《太陽的季節》和《處刑房間》。不只是背幾行,而是從開頭的「隆哉深受英子魅惑」一路背下來,名符其實地背出整本書。

當我開始默背整本《太陽的季節》時,石原先生連忙說:「好了好了,可以了。知道了啦,就跟你合作。」我雖然沒有和推理大師松本清張先生合作過,但如果要去拜託他寫稿,我應該會先把他數量龐大的著作讀完再去。若要在他提起任何一本書的話題時都能答腔,讀遍所有作品,做好萬全準備再去,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吧。

「松本清張的作品太多,根本不可能全部讀完。」如果有時間發這種牢騷,不如立刻從第一本開始讀。當你連睡覺和吃飯的時間都嫌浪費,不惜犧牲這些時間,從早到晚埋頭苦讀,再多再難的事就都不成問題。「已經不行了」之後開始的才是真正的努力。

能不能做到壓倒性的努力,端看有沒有那份心。無論工作多麼痛苦也不半途而
廢,比任何人對自己的要求更嚴,努力到不能再努力為止。事情不是做得到做不到
的問題,而是要不要做的問題。和別人分出勝負的決定性差別就在這裡。

拋棄人脈這種膚淺的關係

沒有什麼比「人脈」這個詞更討厭了。我連一次都沒想過要「累積人脈」。另一方面,我認為「勾結」是兩個付出壓倒性努力的人彼此之間的Give&Take。不過,手中只有一張必殺王牌的人無法和任何人形成「勾結」。

在字典裡查「勾結」這個名詞,得到的解釋是「原本不該有關係的人,聯手加深彼此的關係」。但現在「勾結「這個字多半用在不好的地方,其實這是能夠幫助工作成功的非常重要的要素。
那麼勾結指的是何種狀態呢?就是對彼此有所需而得到雙贏結果的獨一無二狀態。然而,想要跟別人勾結,自己手中一定得握有必殺王牌。

握著一張對方不惜一切也想得到的必殺王牌,然後毫不吝惜地說「請拿去用吧」,將這張王牌大方交給對方。因為對方手中也有必殺王牌,為了報答你,一定也會把那張牌遞給你。有一種不求回報的贈與叫做「Give & Give」,有一種不求回報的報酬叫做「Take & Take」,
這兩種關係不叫勾結,只有在「Give & Take」的對等關係裡才會產生勾結。

如果你手中只有一張必殺王牌,把那張牌交給別人的瞬間,自己就沒子彈了。這麼做或許能和對方建立短暫的勾結關係,但因為手中沒有下一張能交給對方的王牌,這段勾結關係很快就會結束。

想和夥伴保持長期勾結的關係,手上必須握有好幾張必殺王牌才行。唯有彼此都不斷付出壓倒性的努力,保持手中經常同時握有好幾張王牌的實力,滿足彼此的需求,勾結關係才有可能持續下去。 同時,當彼此藉由交換王牌而順利獲得傲人成果,勾結關係就會日益加深。

但千萬不要誤會,「勾結」和「人脈」雖然很像,可是完全不同。我一聽到「人脈」這個字就會反胃。抱著「想成為一個有工作能力的人,人脈很重要」這種想法的人,往往喜歡四
處出席異業交流會或類似的派對,勤於與人交換名片。在聚集了一大群人的地方交換名片,說些不痛不癢的場面話,絕對不可能構築起稱得上勾結的緊密關係。最後留下來的不過是一堆根本想不起長相的人的名片。

過了三十五歲之後,有四年的時間我幾乎每天和坂本龍一喝酒到天亮,甚至想不起自己到底都在什麼時候睡覺。白天彼此在各自的戰場上過著忙碌的日子,晚上則互相激盪彼此的感受性,打下我們獨一無二的交情基礎。

坂本龍一也成為我將《角川月刊》發行量擴大三十倍的原動力。後來他以電影《末代皇帝》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原創配樂時,我們一起在洛杉磯舉杯慶祝。現在我則擔任坂本龍一事務所的總經理,與坂本龍一之間的勾結是沒有任何人能介入的。

幻冬舍於二○一四年、二○一五年發行了偶像團體AKB48大島優子與乃木坂46白石麻衣及西野七瀨的寫真集。她們三位都是團體中人氣數一數二的成員,寫真集自然大為暢銷。AKB48與乃木坂46是瓜分目前日本偶像市場的兩大團體,沒有出版社不想爭取發行王牌成員寫真集的機會,經紀公司一定會收到數不清的合作洽詢吧。然而,在眾多編輯中,沒有人比我和AKB48集團總製作人秋元康的關係更密切、深厚。

幻冬舍能出版這幾本寫真集並非偶然,而是必然的結果。編輯和音樂製作人戰鬥的場域不同,我們都在各自的戰場上付出壓倒眾人的努力,拚死拚活累積了一手必殺王牌。儘管我與秋元康之間的關係不算如膠似漆,但只要他有所求,我一定會不顧利害盈虧,為他盡最大所能。
和旗下擁有放浪兄弟、三代目J Soul Brothers、GENERATIONS、E-girls 經紀公司的社長HIRO也是如此。所以幻冬舍才能連續出版了這些歌手們的寫真集。

存在我們之間的不是誰依存誰的關係,只是身為彼此不可或缺的夥伴,互相拋頭顱灑熱血,拚了命地努力。批判這種關係的人,都是無法理解商場上真正人際關係的人,說那種話也只不過是嫉妒罷了。唯有緊密的勾結,才能產生巨大的成果。

兩個毫無能力的人建立可有可無的交情,這種關係無法產出任何結果。只有彼此握有必殺王牌的人建立密切的勾結關係,才會獲得巨大的成果。

人脈一朝一夕就能養成,勾結卻絕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成立的關係。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