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特色
唯有無限的愛或恨,方有足夠之力開啟扭曲時空之門,以常人無法匹敵的精神力量施展絕世武學!

妖魔禍世,人為刀下魚砧上肉,早被折磨得身心俱疲。這個世界太苦難了……

退則無間地獄,進則極樂世界
貪讀幾頁八百鬼,但求人間爽與快
此乃 振鑫 的保證!

內容簡介
在水玲瓏的奔走之下,楊和明智家接受了金三家的提議,正式組成三家同盟,鎖國日本的戰爭觀念也進入了嶄新的紀元。一切都是因為──狼來了。


圍殺獅子座。幾乎是同一時間,十二名戰將從四面八方施放殺招,感受到空氣中磅礡而混亂的妖氣震盪,獅子座暗叫不妙。

地鯨衝刺!雷神指環!敵無刀.破!真空斬!針山地獄!狸大炮!出雲之鹿!落山風!踏弓變化!

但忽然間,在獅子座的身旁布滿了天羅地網般的十二面光鏡。同時,金三、楊和信綱等場上十二名戰將身旁也各自出現了燦亮的光鏡。二十四面光鏡遙相輝映,好不燦爛。拜異魂鏡的守護之故,獅子座周身的光鏡攔住了四面八方的殺招……

局勢竟、竟逆轉了!再也沒有比這CP值更高的絕殺了!

水玲瓏震飛、快哉快齋電傷、群馬院爆手、鬼猛勝傷腿、本多正勝大失血、禿狸內傷、鶴天狗骨折、信綱炸傷、狄狄奇爆肩、金長狸爆頭、楊手臂重創……而金三的腹部和右肋各被炸出一個大窟窿,四肢也殘缺不全,軀體隨時都會像爛豆腐渣般崩解。

電光石火的一秒,異魂鏡猶如武神降臨,顛倒陰陽、扭轉乾坤……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內文試閱:
第一話 遍地開花
I
  鎖國五年六月。

  月黑風高,枝影搖曳得沙沙作響,兩名巨人站在瞭望台上,繼續著夜間警戒的工作,兩隻紅毛狼趴在瞭望台底下歇息,默默守衛著上頭的主人。
  從瞭望台俯瞰西方,隱約可見十公里外的的肝付城縮小為點點篝火,照亮了黑暗的一角,也象徵著夜裡的安寧。
  在獅子座的帶領之下,赤狼軍進攻九州的進度極快,除了初期曾經被金三軍打亂步調之外,之後便勢如破竹地連取人吉城、內城、肝付城、佐土原城、縣城和府內館,金三軍遇之即潰,完全不是巨人軍的對手。
  現在,只要再攻下日出城,金三家便宣告滅亡,紅狼部落將會正式接掌九州,成為狼族最強的勢力。
  「懂不懂地理真的差很多,你看,熟悉九州的獅子座一領軍,不到兩個月,我們部落就快滅了金三家。」
  「跟地理沒關係,是對手的素質問題吧。」另一個巨人回道:「以前荻原家有今孔明,那個傢伙才難搞好唄,不管我們走到哪裡都會被伏擊,真是一點搞頭也沒有。現在的金三家就遜多了,隨打隨爆,根本沒有戰力可言,和荻原家根本不能比。」
  「也是。除了立花山城打比較久之外,其他城池都是不到兩天就淪陷,真是一點兒挑戰性都沒有。」
  「嗯,汗都來不及流就落城了,哈哈。」
  「這麼說起來,厲害的應該是我們的首領藤野崎狼才對,你看人家魔界的妖怪還不是沒有投靠狼王赤兀台,一亡國就投奔我們紅狼部落了。大家的眼睛雪亮,誰強誰弱心裡都明白,良禽擇木而棲,獅子座和異魂鏡挑主子的眼力也算銳利。」
  「我們紅狼部落被其他三個部落欺壓得夠久了,每次都被壓著頭打,好事沒我們的份,壞事都要我們出來收爛攤。現在難得出了一個英主藤野崎狼,如今又拿下九州,看來部落的聲勢會水漲船高。下次的狼王選舉,說不定就換藤野崎狼坐上狼王寶座了!」
  「紅狼終於要出頭了。」
  一想到部落的榮耀即將降臨,兩名巨人越談越是起勁,完全沒有察覺敵人趁著夜色的掩護,悄悄地入侵崗哨。
  草叢傳來窸窣的聲響,引起底下兩隻紅毛狼的注意,牠們仰起鼻子嗅了一會兒,空氣中並沒有活物的氣息。
  牠們相繼起身,緩緩靠近搖晃的草叢。
  忽地,牠們的眼前一晃,黑暗中亮出一雙血色的妖異光芒。
  嗷──
  其中一隻狼想發出警告,未料黑暗中的人影竟然吐出一團渾濁屍氣,黑霧猛然撲上紅毛狼的面門。屍毒攻腦,兩隻紅毛狼登時人事不知地倒在地上,神祕人影也飛身躍向瞭望台上。
  「有動靜!」察覺到底下戰狼的騷動,巨人正要向下探望。
  同一時間,狄狄奇早已施展空遁之術,天降神兵般欺入巨人的懷內!巨人不防有此一著,只見銀光一閃,長刀割斷了他的喉管,鮮血噴泉般從傷口湧出。
  另一名巨人見敵人襲來,立刻挺矛刺去。
  狄狄奇舉刀正面格擋,不及巨人的怪力,登時被彈飛了出去。
  敵襲!
  巨人趁著空檔要燃放烽火,警告肝付城的駐軍有敵人入侵,忽然之間身子一個癱軟,整個人倒了下去。
  金三抽出插在巨人後心窩的堅牢地矛,下一秒,空中多出一個人影,狄狄奇施展空遁之術,轉瞬來到金三的身邊。他不發一語,就怕壞了金三的好事。
  金三蹲在地上,手掌貫滿青綠色的妖氣,他按著巨人碩大的頭顱,探測著對方斷氣的時間。
  還沒腦死,時間正好!
  「冥武奧義.拘魂提魄。」金三的手掌大放綠光,青綠色的妖氣溪水般流入巨人的眼、耳、鼻、口七竅,畫面竟有說不出的詭異。
  當青綠妖氣順著經脈進入巨人體內,和大腦建立連線之後,巨人死前的最後一幕記憶便順著這些青綠色的幽冥網路,從大腦流入金三的手掌,然後貫入金三的毛孔,沿著經脈流入金三的大腦裡。
  金三閉上眼睛,視野盡是一片青綠,無數暗號、密碼和旗語躍然浮現眼前。
  約莫過了三分鐘,金三睜開了眼睛,手掌也離開巨人的頭顱,切斷了彼此的靈魂網路。
  「老大,搞定了?」狄狄奇試探地道。
  「我知道赤狼軍的暗號了,嘿嘿。」金三悠哉地從腰袋裡取了幾撮菸絲,慢條斯理地放入菸斗內,稍微壓平之後便點上了火,頃刻間,空氣中瀰漫著梅子清爽的香味。
  原來,為了混亂獅子座的耳目,金三特別演出這齣戲碼。
  他先安排高千穗黨躲在下風處,藉以閃避哨兵和戰狼的偵察,然後他吐出濁黑屍氣,迷暈底下的兩隻戰狼,緊接著由狄狄奇狙擊其中一名巨人哨兵,並且留另外一位哨兵活口。
  然後,金三趁著哨兵要放烽火之際,以石筍貫穿了巨人的心窩,因為拘魂提魄之術必須親手擊斃對手才能施展。
  此招冥武奧義甚是陰毒,可以憑藉妖氣建造的靈魂網路,將死者生前殘存的少量記憶傳輸到術者腦中,藉以竊取死者的記憶。為了取得赤狼軍的軍事暗號,金三特別選擇哨兵要放烽火之際才下手擊殺,為的就是要讓哨兵的腦中保留著對烽火暗號的強烈印象。
  除了要親手擊斃死者之外,還得在死者斷氣的一分鐘內速速施法,否則大腦缺氧太久便不新鮮,使用術法竊取情報的效果也會大打折扣。正因為拘魂提魄之術的使用時機太過侷限,所以除非必要,金三幾乎不輕易使出此招。
  見金三悠哉的模樣,狄狄奇好奇問道:「烽火的暗號是什麼?」
  「附耳過來。」
  狄狄奇靠了過去,金三對他說了悄悄話。
  「我還以為多難呢,明明很簡單嘛。」狄狄奇摸著下巴說道。
  「再來,我們就依計行事了。嘿嘿。」
  「出來吧。」狄狄奇一腳踏在瞭望台的欄杆,伸臂做了個手勢。
  不久,草叢裡冒出許多妖怪,鶴天狗赫然也在其中。
  他們是高千穗黨,原本是金三家最忠實的私家眾,後來不知為何,逐漸演變成狄狄奇的親衛隊。
  鶴天狗踩著白靈鳥,翩然來到狄狄奇的身旁,兩人默契地相視而笑。
  狄狄奇騰空一躍,消失在夜幕裡,鶴天狗則是踩在鳥背上,優雅地朝著肝付城滑翔而去。地面的高千穗黨一見首領離開,紛紛尾隨她的身後,浩浩蕩蕩地朝向肝付城前進。
  金三拍了兩下手掌,十公尺的底下應聲噴起漩渦狀塵沙。未久,眼前生起一陣旋風,赤鬼已經來到跟前,迅速猛利不改急腳鬼本色。
  「赤鬼,附耳過來。嘿嘿。」
  「是。」
  「赤狼軍的軍事暗號是……明白了嗎?」金三慎重地道。
  「明白了。」
  「赤鬼,聽令。」
  「是。」
  「我命你將敵軍暗號通報給上泉信綱知曉,並且傳我口諭,要他依計行事,不得有誤。」
  「得令。」
  「去吧。」金三揮手道。
  赤鬼不敢擔擱,腳下一陣旋風,不久已經從瞭望台上離開,消失在黑暗之中。
  等到狄狄奇和赤鬼接連離開了瞭望台,金三徐徐抽了口菸,這才從十公尺高的瞭望台一躍而下,接著身子如箭離弦般,直奔北方的九州山脈。
  獅子座,好戲才正要開始呢,嘿嘿。

II
  當獅子座攻下府內館時,並沒有為輕易陷城感到開心,反而一股不安的預感襲上心頭。
  過去,他征討南九州各城之時,皆未遭遇金三家的主力部隊抵抗,別說是金三本人,就連他麾下大將狄狄奇和上泉信綱也未露臉。
  原本,獅子座推算金三家之所以不派主力部隊抵抗,必然是以某座堅城為據點,決定進行要塞戰。隨著人吉城、內城、肝付城、佐土原城和縣城的陷落,他也更加認定金三收束兵力要防衛的要塞就是府內館。
  不過,隨著府內館的輕鬆手入,獅子座對於金三反而感到不解。
  直到最後,金三家的主力部隊還是沒有出現,難不成金三真的放棄了府內館,改以日出城那個小支城為最後的據點?
  獅子座搖搖頭,粉碎了所有的遐思。
  他還記得,當他率軍攻陷南九州各個城池,意外發現官倉內的糧餉全都不翼而飛。他估計金三必是將這些物資搬運到某個據點,準備長期抗戰之用。
  所以,金三遷移部隊、搬運糧餉、又不提出停戰和投降之議,肯定是在背後醞釀什麼狡詐的陰謀……。
  獅子座除了在九州各城池都佈下駐軍防守之外,還封鎖了門司港、博多港、油津港、佐伯港等港口,為的就是不讓金三渡海,要他插翅也飛不出九州。
  如今,府內館城內的糧餉也被搬運一空,看來金三軍必定是在日出城了。
  夜已深,獅子座望著北方黝黑的別府灣,日出城就在海灣的北岸。
  黑夜裡,蔚藍海洋化為一眼望不盡的黑暗,只要越過那潭黑暗,就能將金三剝皮抽骨了。
  按捺住澎湃的殺意,獅子座決定今晚在府內館過夜,讓大軍好好休息,待明日一早,便要揮軍日出城,結束這場漫長的復仇之路了。
  忽地,一道赭紅的烽火直沖天際,劃破了漆黑的夜空,隨即一紫一綠兩道烽火接連而上。
  肝付城受襲了!南方的烽火傳達著這樣的意思。
  莫非,金三的主力部隊之所以一直神隱,為的就是在此刻狙擊肝付城?
  最讓他不解的是,金三是否天真地以為奪下一個肝付城就能扭轉戰局?
  一收到烽火警告,獅子座立刻召集部隊,在留下少許駐軍之後,便領著大軍前往南方的肝付城勦賊。
  另外,獅子座還撥了一個支隊給異魂鏡,要他繼續北上攻打日出城,確保金三家不會再有任何據點。
  在長生天的加持之下,狼族部隊的爆發力驚人,能以時速三十六公里的速度進行為時十分鐘的衝鋒;若是急行軍,部隊也能發揮驚人的耐力,以時速十八公里的速度日行兩百公里。府內館距離肝付城約莫兩百八十公里左右,赤狼軍再怎麼快,也得要走上兩天才能抵達。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