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一個輪迴轉世的人、一個魂飛魄散的人、一個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
讓金三、信長、啖血冥尊、楊四人都陷入瘋狂!

賭上小說界傾奇者之名 振鑫 給你絕不可能的神之逆轉



為了防止信長繼續坐大,啖血冥尊廣邀天下豪傑,意欲團結眾人之力攻擊如日中天的織田家。除了黑天狗之外,明智家、金三家、楊家、狼族四大部落、巫妖王和冰后瑤姬都已加入這個超級大戰……
信長包圍網終於發動了,整個鎖國日本都將無一倖免!




金三軍和楊家軍依照先前的約定,暗底協助藤野崎狼狙殺了赤兀台,促成了這樁史上最大的政治暗殺,只是……

「你騙人,不可能!他可是狼族最強的男人,沒有人殺得死他。」夏雨瞳語氣激昂,但是抖音卻反映出內心的動搖。

「我可是堂堂百鬼之王酒吞童子,根本不需要為了騙妳而演這齣戲。」酒吞童子一席話擊垮了夏雨瞳的心防。

像是想通了什麼,夏雨瞳猛一抬頭,酒吞童子登時迎向那雙被淚水洗得雪亮的眼睛。「酒吞童子,我要和你談一件交易。」

他饒富興味地望向眼前的女人,雖然不明白她的提議為何,卻直覺事情應該會是有趣的發展。

「你能殺死風魔狄狄奇嗎?」她平淡地道。「只要你殺死風魔狄狄奇,我願意一輩子服侍你。」

粼粼波光的眼底暗濤洶湧,是寧為玉碎的覺悟、是充滿毀滅的復仇,洋溢蒼涼的甜美,卻也如烈酒般嗆口,愛恨之濃烈──青竹蛇兒口,黃蜂尾上針,兩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內文試閱:
第一話 婦人心

I
  馬車輪子在輾過碎石地時不住喀啦作響,夏雨瞳坐在顛簸的車廂內,時不時地望著窗外。無奈月光太過微弱,除了偶爾能瞥見樹林的黑影之外,她什麼也看不到。
  三家同盟非同小可,足以將整個西日本都捲入戰火,強如赤兀台也不敢小覷。為了確保夏雨瞳不被戰爭波及,赤兀台特別命人護送夏雨瞳到出雲國,他希望夏雨瞳移居到松江城,遠離危險的壇之浦城。
  夏雨瞳也不任性,順從地接受赤兀台的安排,因為她既不能像武將們奮勇殺敵,也不能如家臣般出謀獻策,與其留下來讓赤兀台分心,倒不如撤退到大後方,赤兀台也能夠專心作戰。
  再說,她貴為鬃狼部落的王后,這層身份也讓她不得不更加慎重。若是她落入其他氏族的手中,必會讓赤兀台在外交上苦手不已。
  回想當初,她剛嫁給赤兀台的那段日子,她還以金三家的猶女自居,整顆心都懸在金三家上頭。後來,她逐漸被赤兀台的溫柔和包容所感動,最後終於接納了他,她將身心都奉獻給赤兀台,還有他的鬃狼部落。
  現在,她不是金三家的猶女,而是鬃狼部落的王后。
  漆黑的湖水閃出細碎的月光,夏雨瞳睜亮了眼,認出那是出雲國的實道湖。
  松江城就在不遠的地方。
  黑夜裡,車輪隆隆的滾動聲伴著鬃狼渾濁的呼吸,譜出一曲寂寞的樂章。夏雨瞳將頭枕在車廂壁上,獨自想念著赤兀台火熱的胸膛。
  也不知過了多久,夏雨瞳透過車窗望見遠方的篝火,她估計那應該是湖畔的松江城了。她還記得松江城飛揚的簷角、黑色的城牆以及高聳的天守閣,以前赤兀台曾經和她在這裡度過幾個甜蜜的夜晚。
  見到篝火點點,夏雨瞳的瞌睡蟲也跑了,她安靜地待在馬車上,等待著松江城的到來。今晚,她應該在松江城就寢吧。
  隨著和松江城距離的拉近,她對於沿途官道的景象也越來越熟悉。左邊有間門口擺上大狸子的居酒屋,右側不遠處有間神社,這邊應該是……。
  轟隆!
  就在夏雨瞳數著熟悉的街景之際,忽然一陣天旋地轉,馬車竟然翻覆了。空氣中傳來狼嚎、人聲以及野獸的吼叫,聲音非常混亂。
  雜亂的腳步聲踏在夏雨瞳的耳膜上,喊叫和嘶吼聲更令她感到害怕,車廂外頭似乎正在發生打鬥,著實令她感到不解。
  這裡是鬃狼部落的地頭,究竟是誰在造次?
  當她從頹倒的車窗探出頭,只見一名巨人雙手掐著自己的脖子,像是中邪般口吐白沫。一隻穿著布衣的長毛野獸走了過去,二話不說,狀似瘋狂地往他身上砍了幾刀,忽地他停下動作,扔了手中的長刀。
  「刀砍缺了,給我一把。」他說。
  未久,旁邊一隻鐵青皮膚的長毛野獸將刀子遞給他,那名妖怪繼續發狂地朝著倒地的巨人揮刀,直到將他砍成一灘爛肉。
  目睹殘忍的一幕,夏雨瞳不禁倒抽一口冷氣。她摀住嘴巴,就怕自己會不小心失聲叫了出來。
  護衛她的八名巨人和長鬃戰狼全都倒在地上激烈地抽搐,他們兩眼發直,眼珠子完全失焦。最後,在一群長毛野獸的亂刀劈砍之下,這些護衛全都死於非命。
  輪到她了。
  一隻鐵青獸爪打開車廂的門,將夏雨瞳給拎了出來。
  月光之下,夏雨瞳和他四目相對,登時瞥見了一張獠牙外露的猙獰狗臉。
  這一瞬間,夏雨瞳終於知道對方的來歷了。
  那是西國犬神眾,差一點就被赤兀台消滅的地方諸勢力。
  犬神是一種被製造出來的人工惡靈,由於生前飽受痛苦,因此帶有強大的精神力量。
  想要製造犬神,必須先將狗兒活生生地埋入土裡,只露出一顆狗頭,然後將食物放在狗的面前,使牠想吃卻吃不到。當狗即將餓死、飢餓之苦也達到頂點的時候,術者再將狗頭一刀砍下,狗靈便會附身在術者的身上。藉著役使狗靈,術者便能得到詛咒他人的法力。
  這種帶著執念的狗之惡靈,民間稱之為犬神,而驅使犬神的術士則被稱為犬神使。
  如同東南亞的降頭,或者苗疆的蠱術,若是得罪了犬神使,便會遭受到犬神的附身攻擊。被犬神附身的人,將會產生發燒、口吐白沫、癡呆、抽搐、昏迷等現象,甚至做出吃餿水等不合常理的事情。簡單地說,就像犯煞或中邪。
  有些犬神在受到術者供奉之後,會保佑供奉者家道興旺,若是供奉中斷,忿怒的犬神將會反噬術者,甚至使其家破人亡。正因為犬神具有掌人禍福的能力,因此廣受術士的歡迎,或者驅使犬神降災,甚至守護家族使其興旺,因而成為西日本流傳最廣的妖怪。
  自從上帝割讓日本給妖怪之類,犬神便不再服從於術士。既然妖怪是這塊土地的主人,豈有主人服從奴隸的道理?
  凶猛的犬神附在同類身上,最後成為妖魔化的犬妖,由於數量頗眾,最後形成了西國犬神眾。他們原以為犬神一族從此可以脫離被擺佈的日子,好好做自己的主人,沒想到遇到狼族的血腥鎮壓,逼得他們讓出西國的控制權。
  由於狼族太過強大,西國犬神眾又不肯服從,他們只好退居檯面下,以人口販子的身份繼續活躍在西國的舞台。
  犬神眾來去如風,狼族也無法殲滅他們的勢力,只好在不影響政權的底限下,放任犬神一族在國內犯罪。而西國犬神眾似乎很了解這點,因此他們默默幹著許多見不得人的勾當,但是絕不踩狼族的底限,也不發動一揆挑戰公權力。
  平日,西國犬神眾會俘虜一些人類或妖怪,再將這些貨品偷渡到明智家或楊家,販賣給當地有錢的妖怪或人類,或者批發給其他的人蛇集團。不過,今夜他們想做點不同的買賣。
  幾天前,有個狼族女子找上西國犬神眾的首領犬牙,她奉上巨資,並且附上一張路線圖,說是幾月幾日幾時會在哪裡出現一輛馬車,她要犬神眾狙擊馬車裡的女人。
  最重要的是,務必要殺死對方!
  犬牙向來對狼族沒好感,但是看在錢的份上,他便接下了這筆生意。
  不過,他越想越是不對,區區一個人類女子,怎麼可能坐在狼騎護衛的馬車裡?除非她是……。
  犬牙伸出鐵青色的手指,輕輕勾著夏雨瞳的下巴,只見她的眼神晃顫,此刻似乎感到相當恐懼。
  他仔細地打量著眼前的人類女子,並且用潮濕的鼻子嗅聞,意外地發現這女子的體味芬芳,皮膚不但白皙,而且沒有一點兒斑點和皺紋,實在是絕佳的貨色。明智家的地頭多有好色的豪族,若是將這個女人運到哪裡,肯定可以賣個好價錢。
  忽然之間,犬牙捨不得殺死眼前的女人了。
  「我是西國犬神眾的犬牙,妳是誰,怎麼會有狼族的人馬護衛妳?」犬牙開門見山地問。
  夏雨瞳知道犬神眾咒殺了所有的護衛,就算她喊破喉嚨也沒有人來救援了。若想活下去,現在她不能仰仗別人,只能靠自己了。
  「我是鬃狼部落的王后,你快把我放下,我就當作今晚的事情沒有發生過。」為了脫困,夏雨瞳正在試圖談判,但是顫抖的語調連自己也說服不了。
  「狼王赤兀台的王后啊,運到明智家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很多人指望靠妳發達呢,哈哈哈。」
  「你——」
  倏地,犬牙吐出一口青霧,夏雨瞳登時喪失了意識。
  「弟兄們,我們發財去吧,哈哈哈。」
  犬牙將昏迷的夏雨瞳扛在肩上,一路向東而馳,數十名犬神跟在首領的背後,嘻嘻哈哈地脫離戰場。
  直到西國犬神眾消失在樹林的黑影裡,一名身著寬襬披肩、佩戴狼牙項鍊、手持鹿角權杖的女人,這才從暗處走出。
  望著地上的巨人和長鬃灰狼屍體,她滿意地點點頭,若是赤兀台真要追查擄走夏雨瞳的凶手,看樣子也只會把矛頭放在西國犬神眾身上,追查不到她這裡。
  原來,赤兀台之所以要遷走夏雨瞳,全是赤司琅的主意。
  她託言觀測到有妖星侵犯后座之象,必須遷居才能保得夏雨瞳的安全,赤兀台答允她的建議,殊不知正中赤司琅下懷。
  為了除掉夏雨瞳,她故意找來西國犬神眾在途中狙擊,若是赤兀台要認真計較,她只須推說侵犯后座的妖星正是西國犬神眾即可。
  計劃雖然完美,過程中卻有小瑕疵。
  犬神一族確實俘虜了夏雨瞳,但是沒有依約殺死她,反而帶著活口揚長而去。赤司琅估計,犬神應該是要賣掉她,轉手再換一筆現金進帳吧……。
  一念及此,赤司琅不禁恨得咬牙切齒,被黑吃黑的她就像啞巴吃黃蓮,有苦也說不出。
  不過,赤司琅很快就會對夏雨瞳無感,因為隔日將會發生一件轟動西國的大事……。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