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只要再點幾把火
任誰都會葬身在這場亂世的愛火裡!
天生我才必有用,沒有天生的廢柴
只有你不會用人才──

九州和四國只是戰火的起點
小說界第一傾奇者 振鑫
帶領你一起打通全日本!

鬼狼幫的昔日戰友「水玲瓏」和「莎莎」一起復生?

水玲瓏精心設計出「霧吞童姥」這個虛擬角色,心計之深,已經超出正常人能夠預料的範圍了。連金三也說:「妳居然能算到這種程度,我這個邪惡第一的寶座真該讓出來了。」

  「我想回鬼狼幫。」水玲瓏說。
「如果我讓妳回來,妳能給我什麼?」
  「我能讓你成為九州霸主,包括幫你消滅生平最強的勁敵──諸葛小明。」

愛慕莎莎的風魔狄狄奇
會殺了水玲瓏,還是選擇原諒?

望著此情此景,狄狄奇彷彿回到了過去的時光。
那時,鬼狼幫也是這麼瞎吵瞎鬧地嚷著要金三為作戰計劃取名。
但,莎莎真的回來了嗎?

金三家的歷史,即將掀開腥風血雨的一頁!

番外篇:狼與羊

狼族來犯,身在四國的楊會如何應變?
狼吃羊,這是萬古不變的道理,但「花葉豔山羌」只是一隻軟弱的羊嗎?
──羊不能打敗狼,但是狼可以!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內文試閱:
第一話 祕密交易

I
  鎖國三年四月。佐伯港。
  
  魔幻大霧緩緩散去,野風一吹,茫茫白霧加速散逸,一個人影從朦朧處走向金三。
  那是個女人的身影。
  不知為何,金三總覺得那股妖氣有些熟悉,隨著距離的拉近,他終於看清了女人的面貌。
  柳眉杏眼芙蓉面,朱唇欲滴扣心弦,這個可恨的女人就算燒成灰他也認得。
  「嗨,好久不見。」她揮手招呼,銀鈴般的聲音竟有些羞怯之意。
  「霧吞童姥?不,或許我該叫妳──水玲瓏。」金三斜睨著她,桃紅色的雙眼綻出妖異光芒。
  「原來你還記得我,呵呵。」水玲瓏掩嘴輕笑。
  「妳呀,就算化成灰我也認得,嘿嘿。」金三雙手綻出藍色光芒,毫不掩飾熾烈的殺意。
  「真是讓人失望。」水玲瓏斜著眼睛,說道:「有仇報仇,這是哪門子的邪惡第一?這就是饕餮的水平嗎?」
  幾個風渦從身上揚起,轉瞬間便消逝無蹤,金三無畏地撤了護身氣勁。
  他之所以暫時不對水玲瓏動手,也不完全是因為她的激將法,而是太多的疑惑縈繞在心頭,讓他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他記得,當初自己扭斷水玲瓏的頸子,也親自確認了她的死亡,可是為什麼水玲瓏沒死,還活跳跳地出現在他的面前?更詭譎的是,她還變成了諸葛小明的部下,事情之離奇著實令人匪夷所思。
  「為什麼來找我,不怕我又殺了妳?」金三試探地道。
  「我來找你談一筆交易,而且你一定會答應。」
  「交易?」金三疑道。
  忽地,水玲瓏朝四周彈了手指,佈下了防止竊聽的結界。
  「我想回鬼狼幫。」她說。
  「現在沒有鬼狼幫,只有金三家。」
  「那麼,我希望你原諒我,讓我回到你的身邊。」水玲瓏說得毫不猶豫。
  「我記得,妳剛剛說的是交易。」金三悠哉地從腰袋裡取了幾撮菸絲,慢條斯理地放入菸斗內,稍微壓平之後便點上了火。頃刻間,空氣中瀰漫著櫻桃的香味,「如果我讓妳回來,妳能給我什麼?」
  「我能讓你成為九州霸主,包括幫你消滅生平最強的勁敵。」
  「誰?」
  「諸葛小明。」水玲瓏撩撥了耳後的長髮,在風中飄出動人的曲線。
  聞言,金三的內心陡然一驚,水玲瓏的提議確實說進了他的心坎。
  永遠能預測敵人的動向、永遠能在最好的時間和方位出兵,面對精通奇門遁甲的諸葛小明,金三幾乎找不到他的死角。即使他機關算盡,偶爾能在諸葛小明的手中扳回一城,可是單靠狡詐對抗奇門遁甲,終非長久之計,否則人吉城和府內館就不會告急了。
  腦智是金三最引以為傲的武器,若是連腦智都無法抗衡諸葛小明,金三家的基業就岌岌可危了,更別提諸葛小明的麾下還有四個神明。
  若想復活奈娘,非得在鎖國日本建立霸業不可。如今,用兵如神的諸葛小明率領四神盤據北九州,別說是擊敗他了,就連自保都成了問題。如果,水玲瓏真能除掉諸葛小明,那麼讓她回來也無不可,只是——
  水玲瓏曾經操控過他的人生,這份怒氣他真的吞得下去嗎?
  空氣中瀰漫著櫻桃的香味,金三低著頭,仇恨和利益正在他的心頭激烈地拔河。
  或許是看穿了金三內心的拉扯,水玲瓏繼續說道:「或許這麼說有些遲了,但是請你原諒我,我很抱歉過去戲弄過你的人生,還害死了奈娘……。」
  「喔?」金三抬起頭,想看看水玲瓏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過去的傷害已經造成,我不會傻到勸你放下心結,但是如果可以,請給我一個將功折罪的機會。你是饕餮,絕對不是為了當一個無名小卒而來到這裡,讓我陪在你的身邊,我可以協助你征服全日本……至少,我可以讓你稱霸九州。所以,請給我一個機會,也給你一個機會吧。」
  金三吸了一口菸,思緒也停留在那團帶有櫻桃味的雲海裡。
  從水玲瓏的話語判斷,她似乎不曉得奈娘還可以復生,否則應該會立刻說出「讓我來協助復活奈娘」之類的台詞來說服他。
  若是水玲瓏知道奈娘可以復活,那麼她應該會處心積慮地要奪走影魅之石,這點可不能不防……。
  雖然金三不知道水玲瓏的懺悔是真心還是假意,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她應該還不知道奈娘可以復活,所以才會接近他,自以為可以取代奈娘的位置。
  既然妳想要機會,那我就給妳一個機會,嘿嘿。
  金三把玩著手中的菸桿,說道:「在我決定要不要給妳機會之前,得先弄清楚幾件事。」
  「你想知道什麼,就問吧。」
  「那天,我明明殺死了妳,為什麼妳沒死,還好端端地站在我的面前?」金三不解地問。
  「因為,你殺的不是本尊。」水玲瓏意有所指地道。
  「我殺的是分身……這怎麼回事?」
  「是的,你殺的是仿生菌。」
  聞言,金三總算恍然大悟。
  仿生菌是一種珍奇菌株,只要將任何人或妖怪的毛髮餵給仿生菌,吸收了毛髮基因的仿生菌就會快速成長為毛髮的主人,並且得到毛髮主人當時所具備的記憶,就連長相和處事反應也能學得維妙維肖,完全找不出任何破綻。
  曾經有位富豪因為過度想念死去的愛妻,因而懸賞一億冥幣要得到仿生菌,重賞之下果然有勇夫,後來真的有人深入魔界去獵來仿生菌。據說,那株仿生菌變化為富豪的夫人,無論是記憶或行動都與夫人生前無異,散盡家財的富豪終於和愛妻共度下半生,圓滿了原本已經殘缺的人生。
  正是因為仿生菌能夠完全吸收基因主人的記憶,所以又被稱為「靈魂的碎片」。
  「現在,即使有錢也買不到仿生菌。」陰間的獵人曾經這麼說道。他們說,仿生菌已經絕種,那位富豪使用的是世上最後一株仿生菌,但是很明顯地,那似乎是獵人對自己無能的推脫之詞,因為水玲瓏的手中就有仿生菌,而且他還親手殺了它……。
  金三睜大眼睛,說道:「那一天究竟是怎麼回事?妳給我交代清楚。」
  「殺了莎莎之後,我料定你必會懷疑到我身上,所以我便把自己的毛髮餵給仿生菌,讓菌株長成我的模樣。仿生菌不愧是靈魂的碎片,不但記憶、外貌、指紋、聲音、反應都和我相同,就連妖氣也長得和我一模一樣。別說是你認不出來,就連我自己也找不出破綻呢,呵呵。」
  「好樣的,妳又騙了我一次,嘿嘿。」金三吐了一口煙霧,說道:「不過,有個環節我想不通。」
  「哪個環節?」
  「妳大可遠走高飛,不用浪費一個珍貴的仿生菌。為什麼妳非得用個仿生菌讓我殺掉不可?這點我實在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因為我想知道你的心意。」水玲瓏不諱言地道:「我不知道在我坦承對你所做的一切之後,你是不是還願意接納我?」
  「我想,妳已經知道答案了,嘿嘿。」金三戲謔地笑了,繼續說道:「還有一件事,為何妳會以霧吞童姥的身份出現在荻原家?」
  「這件事可就說來話長了。」
  「那就慢慢說吧,我多的是時間。」金三將菸桿遞給水玲瓏。
  接過金菸桿的水玲瓏將嘴湊近菸嘴吸了一口,頃刻間,鼻腔裡盡是櫻桃的香味。
  有多久沒和金三一起吸菸了?
  水玲瓏嘴邊露出不明所以的微笑,金三歪著頭,猜不出那個笑容背後的含意。
  「原本我就想離開陰間那塊傷心地,後來八十八妖逼得上帝割讓日本,於是我便來到了九州。或許是緣份使然吧,你在陰間的名氣太大,我竟輾轉從妖怪的口中聽到你的消息,原來你也來到了鎖國日本。當時我就想,你肯定是為了稱霸日本而來,若是我能幫你完成夢想,我們的關係就能融冰了。」
  「挺有意思。」金三從水玲瓏的手中拿回菸桿,慢條斯理地吸了一口。
  「當時,我分析著天下大勢,赫然發現諸葛小明也來到了北九州,於是我估計除了來自魔界的天道家之外,此人將是你征服天下的最大阻礙。」
  「我承認,自己確實對諸葛小明很頭大。」金三誠實地道。
  「若是我能為你除掉諸葛小明,你應該就能接受我了。所以,我開始佈下連環計,為的是溫水煮青蛙,逐漸把諸葛小明逼入絕境……。」
  聞言,金三不禁眼睛一亮,訝然道:「嘿嘿,妳可真不容易,算計我就算了,居然還能算計諸葛小明?」
  「我就當你的話是讚美了,呵呵。」水玲瓏繼續說道:「我先設計讓他愛上我,然後——」
  「等等!」金三聽得奇了,疑道:「妳怎麼讓諸葛小明愛上妳?」
  忽地,金三憶起了水玲瓏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毒計。
  以前,水玲瓏為了讓金三愛上她,不惜設局殺死他,再找到重新投胎的金三,藉著殺光他周圍的親戚朋友以控制他的人生。最後,她還活埋了金三,把他變成了蔭屍。
  原本水玲瓏想在金三剛變成妖怪、心裡正徬徨的時候,趁機闖入他的世界,讓他對她產生依賴。如此,這份依賴感將會成為愛情的種子,金三也將如她所願地愛上她,未料奈娘竟早她一步先找到金三,水玲瓏的愛情迷夢便因此破碎了……。
  確實,在水玲瓏的世界裡,愛情是可以量身設計。
  「用這個。」水玲瓏披上了頭巾,瞬間變成了雞皮鶴髮的老嫗,「只要我披上這條頭巾,就會變成老嫗的模樣,放下頭巾則會恢復原來的容貌。」
  「諸葛小明吃這麼重口味啊……」金三歪著頭,臉上滿是詫異,他沒料到今孔明的興趣這麼特別,吞得下皺皮老母雞。
  「你想到哪裡去了?呵呵。」水玲瓏放下頭巾,老嫗變回了清秀的美人,「男人的占有慾很重,總是希望女人可以專屬於自己,我正是利用這種心理,對諸葛小明設下了計略。」
  「願聞其詳。」
  「我先設法靠近諸葛小明,並且讓他以為,別人都當我是老太婆,只有他可以看見我的真實模樣。等到諸葛小明接受了我所釋放的訊息,心裡便會認為他獨占了我的祕密,進而會以為自己也能獨占我,這份幻覺會讓他的占有慾不斷地擴大,甚至以為這就是愛情。」
  「絕,這個心理戰太絕了!」金三忍不住豎起大拇指,讚嘆道:「妳居然能算到這種程度,誘得今孔明愛上妳,我這個邪惡第一的寶座真該讓出來了。嘿嘿。」
  「我怎敢和饕餮金三相比,若真要比,我也只是螢火之明比皓月之光。」水玲瓏的笑聲脆如銀鈴,受到金三的鼓舞,她也說得越加起勁。
  「萬一,諸葛小明不吃這一套,妳豈不是做白工了?」金三又問。
  「第一招不行,我還有第二招、第三招——」
  聞言,金三打從心底對水玲瓏感到佩服。
  她先以頭巾改變容貌,就連武功也能徹底偽裝。戰鬥之前,她以冰寒妖氣製造出大霧,再以得意的召喚術叫出魔界妖獸圍殺霧中的敵人,乍看之下,就像是施放出能夠吃人的大霧。
  為了設計諸葛小明,水玲瓏精心設計出「霧吞童姥」這個虛擬角色,心計之深,已經超出正常人能夠預料的範圍了。
  「真有耐性,被妳看上的獵物,應該很難逃得了吧?嘿嘿。」
  「所以,諸葛小明已經陷入我的愛情陷阱了。」水玲瓏說道:「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只要我再點幾把火,就能讓諸葛小明葬身在這場愛火裡。」
  「東風在哪裡?」金三開門見山地道。
  水玲瓏走近金三的身邊,附耳悄聲道:「東風就在——」
  聽著水玲瓏詭奇的陰謀,金三的眼睛越睜越大,頭皮也越來越麻。若是事情真照水玲瓏所說的發展,不但本家可以解了這次的人吉城和府內館之危,更能一舉除掉諸葛小明,進而將整個九州納到掌中。
  如此,九州饕餮、四國山羌和中國之狼將鼎足而立,西日本也會進入嶄新的局面……。
  世事總會環環相扣,然後像雪球般越滾越大,所以北京的一隻蝴蝶拍翅膀,便會逐步影響整個氣候,最後在美國掀起了颶風。
  水玲瓏可不是普通的蝴蝶,她的一舉一動將會牽動著天下大勢,造成群雄的版圖重新洗牌!
  意會到水玲瓏的舉足輕重,金三對她的立場動搖了。
  為了在鎖國日本生存,更為了開創本家的霸業,他有必要重新審視一下自己和水玲瓏之間的關係,只是……。
  「雖然妳說的連環計很匪夷所思,卻也不是完全辦不到。」
  「所以,你會答應我的請求,只要我讓你成為九州霸主,你就讓我回來?」水玲瓏的身子前傾,聲音掩飾不住強烈的渴望。
  她希望可以回到過去那段相處的時光,這樣她就可以無所事事地看他一整個下午,光是想到和他呼吸著相同的空氣,都會讓她感到幸福。偶爾,他們會下一盤棋,或者分享著一根菸或共飲一杯酒,在曖昧的氣氛裡享受唇瓣若有似無的輕觸,蜻蜓點水般的挑逗總是勾得她的心癢癢的,在溫柔鄉裡流連忘返……。
  正是因為迷戀著和金三相處的時光,所以她才會想方設法地回到他的身邊。現在,她已經把底牌都告訴金三了,兩人之間能不能回到過去,就在金三的一念之間。
  雖然水玲瓏深信金三會在霸業和仇恨之間選擇前者,不過世事沒有絕對,萬一金三選擇了仇恨,他們的關係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她緊盯著金三,就怕期待已久的希望就此破滅……。
  金三沉吟了一會兒,說道:「我可以接受妳的交易,不過——」
  「不過什麼?」急迫讓水玲瓏的音量不自覺地放大,深怕自己漏聽了任何重要的事項。
  「不過,妳得搞定狄狄奇。」金三湊近了菸嘴,深吸了一口煙霧,這才說道:「妳殺了莎莎,就算我能原諒妳,狄狄奇也不會原諒妳,除非妳能擺平他,不然我不會接受這場交易。還有,不准傷害狄狄奇,否則我絕對會親手了結妳。」
  「狄狄奇會比你的大業重要嗎?」水玲瓏試探地道。
  「這與誰比較重要無關,而是這場買賣我就是要向妳買諸葛小明附送狄狄奇,不要拉倒。」金三說得認真,堅定的語氣不容人討價還價。
  金三的立場很明確,此刻水玲瓏已經了然於心。
  狄狄奇是金三的愛將,而且對水玲瓏恨之入骨,一旦水玲瓏歸來,可以預見狄狄奇和水玲瓏之間將會爆發一場惡戰。若是金三勉強以權力壓制下來,可能會造成狄狄奇出走或是對金三心生怨懟,無論發生哪一種結果,都不是他所樂見的局面。
  所以,唯有擺平狄狄奇對她的仇恨,金三才能毫無後顧之憂地接納她。
  另外,金三果然非常了解她的個性,就連她可能會暗算狄狄奇以解決問題都算到了,甚至還對她提出警告,由此可見金三對狄狄奇的重視。
  狄狄奇比我還重要嗎?水玲瓏的腦海裡升起這樣的疑問。
  現在,荻原家兵分二路攻打人吉城和府內館,缺兵少將的金三家被攻陷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罷了。目前,唯一能夠解金三家之危的人只有她,所以她估計若是真的來硬的,金三應該還是會妥協。
  不過,金三心高氣傲、桀驁不馴,若是真的逼他低頭,難保金三他日不會找機會報復。想要和金三長治久安地相處,恐怕還是得讓他心悅誠服,倘若一味用強,就算贏得了一時,也難保自己不會成為第二個克蕾兒……。
  「好,我會讓你成為九州霸主,並且擺平狄狄奇,這樣你就沒有意見了吧。」水玲瓏正色道。
  狄狄奇豈會那麼容易讓妳擺平?
  金三吞吐了一口煙霧,好整以暇地望著水玲瓏,他抱著看戲的心情,想觀察她要用什麼方法平息狄狄奇的怒氣。
  至少就饕餮金三的程度而言,他還辦不到這麼難的事情。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