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1.前作《第四名被害者》由《麻醉風暴》、《川流之島》製作公司瀚草影視重金購下改編版權,預計2017年開拍電影!台灣推理界史上最強大的天地無限風暴來襲!

2.本作為創意滿點、別開生面的「辦公室推理」,從創業董事長、高階主管到小職員各種角度,全方位剖析並惡搞本土企業大小事,想升官發財、在公司生存──看這本就對了!職場圖文作家馬克也全力推薦!

金鐘獎鉅著《麻醉風暴》、《川流之島》製作公司瀚草影視欽點.下一部話題電影《第四名被害者》原著作家天地無限,商業教戰守則X黑色幽默悲喜劇,華文推理史沒有之一、創意滿點、上班族都該人手一本的「辦公室推理」驚奇大爆發!讀完這本書,小員工的你也可以成為賈.伯.斯!

〈達達戰爭〉:為了爭取電子商務公司的總經理大位,米凱達與普拉達兩位「達」字輩主管展開歡樂喧鬧的明爭暗鬥,但可疑的攻擊黑函鬧得公司雞犬不寧,幕後指使者是誰?又究竟有什麼陰謀……?【升官發財專案】

〈新創殺手事業群〉:為什麼酒駕事件抓不完?高速公路上又怎麼總有逆向行駛車輛?令編輯與推薦人們拍案叫絕的劃時代「酒駕公司」創業!良心(?)企業經營教戰!不看到最後絕對猜不到真相的極品黑色幽默大作!【創業必備守則】

〈洩密者〉:短短6千字篇幅精準描寫商業間諜所造成的危害,主角群需在時間壓力下解決生技公司瀕臨倒閉的危機,並破解匪夷所思的洩密手法!【嚴格遵守SOP】

〈雨季‧日記〉:勇奪「金車推理微小說」首屆大獎的經典傑作,日記體裁敘事,從第一行就緊緊攫獲讀者目光,直到「最後一行」才爆出震撼的結局!【新社會派也很會寫本格噢】

〈消失的VIP〉:日常推理系諜報小說!當年投誠官員失蹤疑案,在20年後的家族旅行中由冰雪聰明的「安樂椅神探」解開不可能的謎團!結局溫馨有趣的密室小品!【超華麗日常推理極作】


作者簡介:
本名鄭惠文。一九七五年生,花蓮人。對科技和神秘事物有很大興趣,最喜歡讀推理作品。曾在高一時獲得全國學生文學獎,大一時曾在《推理雜誌》、《聯合文學》等刊物發表中篇小說。已出版著作有《血讎的榮光》、《第四象限》、《第四名被害者》。最新作品為《懸案追追追》。
粉絲團:天地無限


內文試閱:
〈達達戰爭〉

「咕唧咕唧!」隨著一聲輕快的蟋蟀鳴叫,電腦與手機同時彈現了一個LINE的訊息框,打斷了正專注做男性香水企劃簡報的東尼。他定睛一看,傳送者是電子商務商品部經理米凱達,內容是「十分鐘,老地方見!」
那瞬間,想認真投入眼前工作、一鼓作氣解決簡報的衝勁煙消雲散了。東尼嘆了口氣,繃緊的身體放鬆下來,往後仰躺在靠背椅上。他早知道今天米凱達絕對會找他「懇談」一番,只是沒料到他這麼迫不及待,不肯乖乖等到午休,竟佔用上班時間來處理這種事。
東尼朝米凱達的小偏間辦公室裡瞄了一眼,他正裝作沒事人似,拿起煙盒悠哉地朝外頭踱去。東尼先把幾個處理中的文件存檔後,接著也拿起馬克杯,假裝要去茶水間一趟,順道跟新來的櫃臺小妹打了招呼。然後趁著四下無人時,快步閃身進電梯,直赴頂樓。
自從「達達戰爭」開打後,東尼便常被米凱達找去天台「籌謀畫策」。雖然有幸被長官視為貼身心腹,但東尼心中可沒有「雞犬得道」的喜悅。他總覺得這不過是兩個主管間的奪權鬥爭,卻把兩大部門搞得這麼「無間道」,未免折騰得太過份了。

※※※

這裡是美商企業「豪徠仕」的台灣分部,當今全球排名百大的電子商務網站。雖然超過九成九以上的員工都是本地人,不過就如同大部分台灣公司的慣例,裡面每個員工都習慣稱呼彼此的英文小名。
記得前年加拿大籍的亞洲區總監李桑‧洛爾欽來本地上任時,看到這種情形還很驚訝,私下問了當時的台灣分部總經理佛朗克:「陳,我不明瞭。每個台灣人都已經有了父母取的中文名字,為什麼我的同事在公司,另外有了一個英文名字?我該稱呼哪個名字才不會冒犯對方?」
這該死的老外,根本就不懂台灣人的習性。東尼邊爬著通往天台的樓梯邊想著。搞點小洋化是台灣職場的時髦浪漫,可是搞小圈圈明爭暗鬥也是台灣職場的不變天命嘛!
雖然洛爾欽也幫自己取了個拗口的中文名「黎慕漢」,並要求同仁們往後都要用這名字稱呼他。此外,他每週都會寄一些國外風情、管理哲學的垃圾電子郵件給全公司的每位同事,真花了些苦功想淡化自己的客卿身份,但他顯然仍沒摸透這些複雜晦暗的「本土文化」。
話說從頭!
今年四月份的時候,總經理佛朗克利用職權之便套利的事情被揭發了!因為公司職員往來各國的商務旅行與金融轉帳很頻繁,每個月出差與匯兌費用就高達上百萬元。但因為大公司的銷帳流程頗為冗長,加上今年新台幣對美元的匯率變動劇烈,所以便讓佛朗克看到套利的機會。
佛朗克先註冊一家空頭旅行社,然後利用職權之便將一些買來回機票、代訂本地旅館、臨時通訊等零星業務丟過去,而當有同仁們出國銷帳或對外匯兌的簽呈跑到佛朗克處時,就會被他「不經意」地給延誤個四五天,讓公款以各類業務名義到空頭旅行社內「轉一轉」,假如台幣升值就以美金簽核、反之則用台幣。每個月的零星價差竟然能因此賺上好幾萬元。
佛朗克早年做過網站程式設計師,功力相當深厚,因此一些敏感的技術環節都能自己搞定,不擔心消息走漏。但也因為佛朗克太貪心,又把套來的錢拿去炒股票,後來因為融資股票被斷頭,加上有人密報會計長歐文,安排了會計師暗中查帳,佛朗克索性鋌而走險,把三月份的業務款項近四百多萬元一口氣捲走,隔天就再沒進辦公室了。雖然公司向警方報了案,但至今仍找不到佛朗克下落。
手下捅了這麼大的簍子,外傳黎慕漢先生似乎也被美國高層狠狠訓誡一番,不過完全無損這老加的雄心壯志,反正他一開始也覺得佛朗克不可靠,早就在培養自己的班底了。他念茲在茲的,除了繼續「擴大業務」外,就是新一任的總經理該由誰來擔當。
理論上,當總經理缺空出來時,應該是由副總經理戴克直升上去。不過只因為黎慕漢先生一句:「我的意見是,把這機會留給更有創造力的年輕人」,所以戴克目前僅能暫行代理職。
(戴克這老傢伙全身一股待退公務員習氣,黎慕漢是看他不順眼吧!)本地人可完全不吃老外「有能者得」那套用人哲學,私底下對於不升戴克的看法都很一致。
而原本電子商務商品部經理米凱達,一直以為這位「有創造力的年輕人」指的就是他,畢竟前任、前前任總經理,都是由商品部經理經由副總經理一路直升上去的,而電子商務商品部的資源、人脈也是其他部門無法相比的,他還為這句話而心中暗樂了好一陣子,直到……
「本地的同仁們也許有不同的想法,但是這完全出於我個人思考,使用適當的競爭機制來選出新經理,是非常必要的。」
在四月底部門經理月會上,黎慕漢用蹩腳的中文闡述自己的理念:「有能力的人,應該給他們多一點的獎賞。如果只是在位子上等著時間流逝,然後沒有阻力地升上高位,我不認為這能鼓舞其他同仁們想努力的心。」
黎慕漢點頭示意讓電子商務商品部經理米凱達,以及他的死對頭,也就是廣告業務部經理普拉達兩人起身。
「總部的決策部門認為,站在各位眼前這兩人,有資格來競爭這個總經理職務。我們一直會評估到七月底,這期間會觀察兩位領導部門的績效,也希望兩位可以用總經理的角度提出戰略簡報,讓總部來選擇誰是下屆總經理。但除了兩位,各位知道的,在場每個人,不要理會職位高低,只要你認為,自己與這兩位同仁一樣出色,都可以提交企畫報告,公平競爭這個職務。」
黎慕漢說完,在場十多位高階主管沒人吭聲,更沒有他預期中「激勵人心」的轟然叫好效果,不過對於台灣人這樣的冷淡反應他也慢慢習慣了。其實他很清楚,這兩大部門主管是台灣分部的主力部門,裡頭個個是驕兵悍將,不可能會有其他部門主管敢不自量力提名角逐的。
但一直被同事認為有暴力傾向的米凱達可火了,他得暗中深呼吸好幾次,才能壓抑住把手上馬克杯朝黎慕漢臉上扔的衝動。
開什麼玩笑!那個每天只懂穿名牌、看暢銷書作管理的女人,憑什麼來跟他堂堂電子商務商品部經理競爭?難不成今天談「藍海策略」、明日搞「老二哲學」的人就有資格當總經理?莫名其妙!
(不用說,普拉達一定跟黎慕漢有一腿!)官場裡要牽涉到女性角色,部分本地人的腦袋就淨朝這方面想。
想當然爾,向來自信滿滿的普拉達,從貴族小學、耶魯大學一直到全球百大企業任職,一直都是平步青雲的,自然也沒把喜歡標榜自己苦幹實幹、英雄不怕出身低的米凱達給放眼裡。
於是,這場「達達戰爭」從兩人踏出會議室的那一刻,便宣告開戰了。原本就在內部搞小圈圈的兩大部門,更將使出渾身解數,把公司上下全搞得雞犬不寧。
因襲台灣職場的優良傳統,第一封攻擊黑函在一週內準時報到,並且周到地送抵了每一位同仁的電子信箱裡,就連櫃臺總機凱莉也沒漏掉,省去大家轉寄傳閱的麻煩。
信件的主旨是「米凱達經理,這樣對嗎?(1)」,內容則是質疑米凱達,為何總獨厚鴻吉科技,讓它們的商品活動頁面長期盤據在網站首頁,偏偏鴻吉當年度的業績根本還不到其他大廠的一半?
一千餘字的爆料信最後還若有似無地,暗示米凱達跟鴻吉科技的高層有些兒裙帶關係之類的曖昧。最猛的就是信末最後一句:「彰顯公義,一日一爆!敬請期待第二集!」
擺明就是要來個八點檔演不停了。
當然,這就是為什麼東尼要頂著烈日上天台的原因了。

※※※

一推開頂樓安全門,中央空調的清涼庇蔭到此止步,陣陣躁悶焚風撲面而來,東尼躲在樓梯間半瞇著眼睛,適應一下強烈日照後,才慢慢走出天台。
其實二十一樓天台上的風景挺不錯的,最遠可以看到南港火車站或內湖科技園區一帶,天際線也開闊,讓人一整個心曠神怡。不過除非犯了煙癮或想來段「無間道」,否則十二樓的同仁大多不會特意跑上來曬太陽的。
左方護牆處隱隱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東尼轉頭看去,只看到米凱達正叼著煙,對著護牆「拳腳交加」地發洩著。看來他有暴力傾向的傳言八成不假。
東尼嘆了口氣,朝他走去,一邊喊道:「別打了,我肯定不是這面牆寄黑函出來的!」
米凱達停了手,靠著牆邊呼呼喘著氣:「我不是打牆壁,我是打想像中的普拉達!那個畢曲!」
「是說,就算是真人在你面前,你這種拳頭也未必打得過她呀!」東尼打著哈哈。
米凱達臉部突然扭曲,倚著牆緩緩坐倒在地,像個剛被禁足的小孩頹喪地揪著頭髮道:「你兄弟我這次真的打不過她了……雪特!我沒料到她竟然會使出這種賤招。他媽的最毒婦人心,還每日一爆咧!」
「唉,說真的,這件事未必就是普拉達幹的呀!全公司就你們兩人在競爭,老外又很忌諱在背後放冷箭這事,普拉達沒那麼笨,不會明目張膽地這麼幹啦!」
東尼倒也不是空口安慰。畢竟他在普拉達底下做過大半年,對她的脾性很清楚。她寧可把時間用來加強工作表現,也懶得去扯競爭對手的後腿。除非這競爭對手真的把她給惹毛了。
「哼哼,是啊,說不定就是你這種預期心理,她才想來個將計就計吧!就算不是她,也許是哪個護主心切的小嘍囉搞的,結果還不是一樣?」
「那你也發信給全世界去澄清嘛!就說你跟鴻吉科技沒關係,你跟他們之間清清白白的,就算黑函天天來,也沒人信啦!」
米凱達撫著紅腫的拳頭,苦著臉低吼:「哇咧法克!問題是黑函內容不假啊!」
「……」
「隨便誰在這種大公司、在我這位子幹個幾年,難免會有需要『折衷通融』的時候嘛!可現在有人衝著我一件一件挖出來,都快能搞個一千零一夜了!」
東尼無奈地搖頭。「權力使人腐化」這老話不假,也難怪會搞出佛朗克這樣的醜聞了。
「唉,算了,兄弟。你知道我找你上來,不是想跟你告解的。要緊的是,解決之道是什麼?你好歹是資訊碩士,給個Solution嘛!」
東尼把列印出來的資料遞過去。「想從電子郵件的IP來源追查是行不通的。這封郵件是從國外一間叫做AnonymousMe的郵件代發網站寄出來的,聽它名字就知道,是專門給人家寄黑函匿名用的。」
「這個網站平台是架在澳洲,可是發信地是隨機挑選會員電腦寄發,像是寄給我的黑函從俄羅斯發過來、寄給你的則是從尼泊爾發過來的。想找台灣這邊的偵九隊去反查,我看大概可以等到你退休那天了。」
「雪特!你這說了不等於沒說嘛!」米凱達又急著亂揪頭髮。「解決辦法,OK?我‧想‧要‧的‧是,怎麼反制黑函的辦法!」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句心底話都哽在喉嚨邊上,但東尼還是沒膽子說出口。
「那叫網管老大凱文幫忙怎樣?直接從伺服器那邊過濾信件,只要是黑函就一律攔截下來,其他同事都看不到,如何?」
米凱達完全不考慮這提案:「凱文是普拉達的人馬,他肯不肯幫這個忙很難說,而且就算只有凱文接觸得到黑函,還不是轉成普拉達攻擊我的材料?最好的辦法就是別讓黑函寄出來嘛!」
「……」
「有辦法嘛?不然老子就找幾個老共駭客,去把那個該死的黑函網站端掉,算是幫全世界等著升官的人做點功德!」
「那你得好歹準備個一兩千萬,找個一打駭客差不多吧!」東尼冷笑道。
「雪特!」米凱達握拳大吼。
兩人相對沉默了一會兒。
「……這個職位對你真的那麼重要嗎?米凱達先生?」東尼問。
「上個月月底,你知道嗎,就在上個月月底,佛朗克一跑路,我老婆就說要預先慶祝我會升副總經理,拉著我去看天母的房子……」米凱達一臉痛苦道:「鬼迷心竅啊,兄弟。就這麼一頭熱地給我訂了間小豪宅,說什麼這樣才符合我的身份地位……他媽的一個月貸款就要四萬八呀!」
東尼一驚:「你跟嫂子的腦袋是進水了啊?升官的事八字都沒一撇就急著慶祝?」
「所以怎麼讓薪水翻兩翻是我當務之急呀!唉,就說不是來告解的,我自家的糗事還要你來複習嘛!」米凱達煩躁地用右手手背猛拍左手掌心。「辦法呀,兄弟。給我好好想個辦法度過眼前難關才是真的!」
東尼踱了幾步苦思著。「……有了,我想到個好辦法!」
米凱達眼睛一亮,激動地雙手緊抓著對方肩膀:「我就知道兄弟你行!簡直是苦海明燈啊,說說看是什麼好法子!」
「就是……」東尼認真地盯著米凱達道:「我也來寄發攻擊你的黑函!」
「嗄?……」
「這是烏賊戰術。」東尼解釋道。「我同樣每個禮拜照那格式寫一封攻擊你的黑函,內容當然是愈誇張不實愈好,像是什麼你養小三啦、你酗酒啦、你跟別家公司勾結啦等等,然後也經由那個國外網站發送到每個同事的信箱裡……」
「只要多寄個幾封,讓人一核實就知道是假消息,這樣大家就會認為全部的攻擊信件都是無的放矢,這樣電子黑函就沒威力啦!」
米凱達聽出興味來,接口道:「而我也可能因為這樣撈到幾張同情票,最好的情況是,那些老外認為普拉達狗急跳牆亂散發黑函的,這麼一來兄弟我就更有機會上位啦!好,就這麼辦!不過……」
「不過?」
「不過你可別提到我有養小三……我還真有一個呢!」米凱達搓著手扭捏地說道。
那瞬間,東尼還真有把他一腳踹下二十一樓的衝動。

※※※

下午三點多,正當東尼在座位上埋首製作「爆料黑函」時,耳邊聽到急促的高跟鞋「喀喀」聲走近,空氣中的「殺意濃度」快速攀升。
(該來的總是躲不掉……)東尼心中有數,但仍裝作沒事似地敲著鍵盤。
高跟鞋的聲音在他座位旁倏然煞停,一道陰影籠罩在東尼上空。東尼已先調整好「陪笑臉」模式,對著側坐在他辦公桌上的珍妮佛打個招呼。
珍妮佛寒張粉臉,一言不發地瞪著他。
「怎麼啦?心情不美麗呀?」東尼臉上洋溢著諂媚笑意。
「怎麼美麗得起來?你上禮拜丟來的陶瓷錶案子,老娘還沒弄完,現在又丟數位相機的廣編案過來是怎樣?尊重一下好不好!」
「唉,是米凱達看我最近比較忙,把工作平均分配的嘛!這部門除了妳、我,只剩下米凱達跟佩妮,總不能叫米凱達做吧,佩妮能力又沒妳強,所以就請妳多擔待了嘛!」
其實這是東尼跟米凱達的交換條件。東尼認為,「鬥爭要鬥,工作也不能漏」,所以他每幫米凱達幹點小陰謀時,就會要求把手上的工作給丟出一件,他可不想熬夜爆肝只為了幫主管搞鬥爭,實在很沒營養。
不過這部門除米凱達外就三個小主管。據說佩妮是靠著佛朗克的「庇蔭」而升起來的,之前米凱達也不敢丟太過繁重的工作給她。久而久之,這部門的「二把手」就由東尼跟珍妮佛輪流擔當了。只是珍妮佛的缺點就是斤斤計較,果然對東尼的解釋非常不滿:
「你們很機車耶,什麼叫多擔待?這工作接了我大概週末都得來加班。你可不可以跟我說你到底在忙什麼?平均分配了什麼工作?一條條列出來看啊,這一季的外包案都是我在做了,你手上到底還有什麼?」
東尼沒奈何,忙壓低聲音道:「大姊拜託妳小聲點。我還能忙什麼?非常時期啊!只要能幫咱主管高升的事情,也是我的首要任務嘛!所謂一人得道……」
「就你升天!」珍妮佛冷笑:「你們再這麼搞,我看我會一路升到西天!就說嘛,這幾天你們兩個人老是搞失蹤,LINE訊息都同時未讀,老娘就知道一定有鬼!」
「冤枉哪,哪有什麼鬼呀!我們在討論的是部門等級的戰略性問題,米凱達對妳的能力也是讚不絕口,老是說等他革命成功後,一定要把妳升官加薪呢!」
「哎唷,這麼抬舉我,我可不敢當。只是在這節骨眼上,人家都下重手出黑函了,革命什麼時候才成功啊?我看假如陣前倒戈,升天的機會還大點吧?」
東尼也只能賠笑附和,心中叫苦不迭。
眼看氣勢壓過東尼後,珍妮佛隨即口氣放軟:「哎,開玩笑的啦,你也知道老娘在這部門做了七年多,真的是比忠犬小八還忠心耿耿!可是呢,你也知道女人最沒安全感啦,就好像你剛剛說的,現在是非常時期,老闆最倚重你,你的辛苦都被看在眼裡,但我的辛苦誰人知?萬一日後被打回原形,我還不是什麼都沒有,你說對吧!」
「那……是該檢討改進啊!」東尼打哈哈。
珍妮佛湊近東尼眼前。「那你說說,怎麼改進才能彌補我的擔待呀、付出呀?」
「這……該去問米凱達吧,我哪有權限決定啊?」
「自己跑去跟主管討福利?像是我這般乖巧的Office Lady該做的事嗎?搞不好他還以為我在趁火打劫呢!」
「那……」
「那不如你去幫我談!為了要應付這些多出來的工作呢,我需要從你那邊調兩位人手,也需要二個月的工作獎金跟七天額外假期當作鼓勵囉!」
「……我盡量。假如米凱達能上位,我想這一定沒問題的。」
珍妮佛冷然道:「別想亂畫大餅!老娘沒那個耐性,這兩天就得給我安排好,不然你就自己一邊幫他搞陰謀,一邊跟客戶搏感情去!」
東尼頓時頭大如斗。誰知珍妮佛又瞬間換上一張溫煦笑臉,道:「哎,好啦,看你這麼乖的份上,跟你透露一個小八卦,你得先有點心理準備啊!」
「大姐你是要結婚了還是喜獲麟子?」
「耍嘴皮子老娘K你,八卦敢洩露出去也要滅口。」珍妮佛朝佩妮座位上喵了眼,確認人不在後,低聲道:「那個佩妮可能下個月就要閃人。」
東尼揚揚眉:「喔?是挺意外的,不過也在預料之中吧!那個佛朗克捅出這麼大簍子,都自顧不暇了,哪管得到留在大後方的小三呀?」
「你好壞!」珍妮佛笑得花枝亂顫。平常他們跟佩妮少有交集,難得講上幾句話,跟珍妮佛也存有點女人間的敵意。此時同一陣線對她說三道四倒有種莫名快感。
「話說回來,米凱達都沒聽到風聲,妳是怎麼知道的?」東尼反問。
珍妮佛得意道:「我可是都有在盯著她的Facebook。她提到下個月後要好好放個長假,可能會去尼泊爾來個10日遊。她年初才放了五天假、上禮拜又請了兩天,哪還有假可放?所以說一定是要離職了。另外更勁爆的是,我嚴重懷疑常在上面幫她按讚的某個網友,很可能就是佛朗克化名的。」
東尼睜圓眼睛:「真的假的?佛朗克都被發佈通緝了,這條線索報上去可是大功一件呀!」
此時珍妮佛的眼角餘光,注意到佩妮已經走回位子上了,於是換了正經語氣,對東尼說:「好,等等我把連結傳給你,看有什麼結果再跟我說。」
珍妮佛走回位子上,不過她剛剛透露的一些訊息還挺具衝擊性的,讓東尼發呆了一陣子,直到LINE新訊息框的蟋蟀聲,再度把他拉回現實中。
「晚上有空吧,一起吃個飯。」
發訊者竟然是普拉達!

※※※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