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這是一本帶你穿梭不同時空的「遊記」!

◎《山海經》明明是怪物誌,為什麼寫得像食物誌一樣?
◎崑崙、渾沌、葫蘆……這些發音相似的詞彙裡,藏著宇宙的源頭?
◎《西遊記》裡的火焰山真的存在嗎?
◎豬八戒怎樣從黑豬變白豬?瘦豬變肥豬?

地理、文學、建築、盆栽、金魚、食品、怪物傳說……
中國這個悠久國度所孕育、乍看不合常理的故事和圖像背後,隱藏著精密構築的世界觀。
對中國人來說,宇宙為葫蘆。內藏無限大宇宙的葫蘆,也是通往異界的傳送裝置。
一座庭園、一幅畫、一頭犀牛、一張地圖……都是一道道任意門,
煉丹術、壺中天、宇宙文、永動機……中式奇談怪論,可真驚人!
翻開書頁,且讓我們穿過月洞門,進入充滿各式奇幻異想的桃源鄉,
看看百年前中國人的葫蘆裡,到底藏著怎樣的世界?
這趟旅程沒有目的地,重要的是,沿途景致迷人。

作者簡介:
武田雅哉

一九五八年北海道函館生。
北海道大學大學院文學研究科教授(文學研究科.中國文化論講座)。
主要從事中國文學藝術研究工作,酷愛怪物、豬八戒、京劇、小人書、宮崎葵。

著書
《蒼頡們的宴會──漢字的神話和烏托邦》筑摩書房,1994
《豬八戒的大冒險──會說話之豬的怪物誌》三省堂,1995
《桃源鄉的機械學》作品社,1995
《星槎──黃河幻視行》角川春樹事務所,1997
《清朝繪師吳友如公案》作品社,1998
《新千年圖像晚會》作品社,2001
《中國科學幻想文學館》大修館書店,2001
《小朋友的文化大革命──紅小兵的世界》廣濟堂出版,2003
《「鬼子」們的肖像──中國人畫的日本人》中央公論新社(中公新書),2003
《願做楊貴妃的男人們──「服妖」文化史》講談社,2007
《飛翔吧!大清帝國──近代中國的幻想科學》遠流,2008
《中國B級圖像漫遊記》大修館書店,2009

翻譯
《犀牛和獨角獸》Berthold Laufer著 博品社,1992
《植物羊之傳說》Berthold Laufer著 博品社,1996

譯者簡介:
任鈞華

一九七七年生於臺灣臺南。
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研究領域為近代日本文化史。
著有論文和書評數篇,譯有《飛翔吧!大清帝國──近代中國的幻想科學》、《完全圖解日本戰國武將54人》(皆為遠流出版)、〈中國的「翻譯」與近代歐洲──語言中所見中日文化變動的軌跡〉等。

內文試閱:
中式怪物大集合

《本草綱目》所見之世界

西元十六、十七世紀,在中國歷史上是明末清初時期。這一時期的博物學非常有趣。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一五九六)、王圻的《三才圖會》(一六○七)、宋應星的《天工開物》(一六三七)、徐光啟的《農政全書》(一六三九),這幾部廣義上的百科全書、博物學書,都在西元一六○○年前後出版。
可稱作「博物學小說」的《西遊記》也在此時成書,這情況頗有意思。或許,這個時期社會經濟和科學技術的發展提供了有利條件,使過去累積的知識得以整合起來,博物學遂以書籍的形式出現在世人面前。當時主要供市民消遣娛樂的白話小說,不太可能不用到博物學的知識。
李時珍編著的《本草綱目》,一般被視為本草學的代表著作。中國的本草學,就《本草綱目》的內容所見,和一般日本人的認知有些差距。它不單是藥草方面的學問。五十二卷的《本草綱目》當然算是藥物學書籍,只不過裡面涵蓋的對象極為廣泛。下面列出《本草綱目》的目錄,括弧內的數字為卷數。

序例(一─二) 主治(三─四) 水部(五) 火部(六) 土部(七) 金石部(八)
石部(九─一一) 草部(十二─二一) 穀部(二二─二五) 菜部(二六─二八)
果部(二九─三三) 木部(三四─三七) 服器部(三八) 蟲部(三九─四二) 鱗部(四三─ 四四)
介部(四五─四六) 禽部(四七─四九) 獸部(五○─五一) 人部(五二)

很明顯地,這目錄大抵是照礦物、植物到動物的順序來排列。不過裡面卻有讓我們感到困惑的部名,即三十八卷的「服器部」。該部所說的「服器」,係指服飾和器具之類的日常用品。例如,病人衣服、草鞋、木屐的帶子、上吊者所用的繩子、死人的枕席、日曆、刀鞘、蒲扇、鍋蓋、蒸籠、漁網、縛豬的繩子、尿桶……。這些日用品全都作為藥用,其用法與療效詳細記載於《本草綱目》。俗話說,中國人除了四隻腳的桌子不吃,其他什麼都吃。實際上中國人很有可能連桌子都能吃。但是也不能就此認定「服器部」所見的日用品是巫術式的民俗療法。像「尿桶」裡就有人尿所含的各種成分。尿療法在日本也相當有名。我聽認識的人說,尿療法滿有效的。

上海公廁奇談

以前我在上海留學的時候,有天騎著單車在外蹓躂了一會,然後就到南京路小巷內,那間常去的公廁小便。原本大家都把尿排到底下的一條溝裡,但是當天溝內並排擺著許多淡藍色的水桶,每個水桶的開口處都裝上了大漏斗。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的我,往旁邊一瞄,發現大家都把自己的砲口對著水桶方向拉尿,水桶裡滿是耀眼的金黃色液體。我也有樣學樣完成了這項工作,隨後立刻拿出筆記本進行調查。仔細一看,那些水桶上印有「收尿專用」四個字。當我再把目光轉向廁所內牆時,看到上面用紅色油漆寫著十六個漢字:

人尿製藥,為民造福。
小便收集,變廢為寶。

這幾個看起來很像《詩經.國風》裡會出現的文字,無疑是在宣告水桶的崇高使命。經過我努力調查,真相終於大白。原來採集的人尿用以提煉一種叫作「尿酸」的物質 ,用來製造對中風和心肌梗塞有效的藥物。換言之,上海的公共廁所,成了中藥原料的採集場所,而這中藥最大的客戶是日本人。所以,我的尿液早晚會被吸收進咱們同胞的體內,轉化成有益人體健康的營養素。這實在是很光榮的一件事。
如此看來,《本草綱目》「服器部」所提到那些日常器具的藥效,也不完全是亂說的。經由人類使用而滲透進去的各種化學成分,就成為治病的藥。例如把上吊者所用的繩子燒成粉末,用水服下後,能讓發瘋的人痊癒;兩年前的日曆,於端午午時燒成灰,並揉成丸狀,用水服下五十粒,可治瘧疾。這類藥物的效用尚待驗證,不過如果有這種藥,應該很棒吧?更重要的是,只要這藥有趣就行了。
《本草綱目》從草部到木部談的都是植物,蟲部以後才講動物。最讓我感興趣的,則是最終卷的「人部」。這「人部」,如字面所述,是「人類肉體如何作為藥用」之意。不只剛才提過的尿液,還有大便、汗水、耳垢、陰毛、淚水、齒垢等等,這些嚇人東西在醫藥上的用途,都一五一十記在「人部」裡。至於這些東西是不是經由某些途徑被送進製藥工廠,我就不清楚了。我們通常不會把《本草綱目》當成怪物誌來讀,不過《本草綱目》的「人部」設有「人傀」一項,嘗試說明異類所生之人、變性、變形、畸形等跟人類有關的妖怪現象。的確,《本草綱目》所見之世界,甚至把作為怪物的人類也給涵蓋在內。

被人吃掉的怪物

一九九二年九月十日的《朝日新聞》晚報登了一篇報導,全文如下:

未確認的「美味」生物
【北京支局九日】中國陝西省有村民從黃河支流撈起了「從未見過的奇特生物」,在國內造成轟動。據新華社九日報導,經省內動植物專家初步鑑定,該生物兼具動物與植物的特徵,為了釐清真相,需要作進一步研究。它是一種像貝類的生物,外表呈黃褐色,摸起來軟軟的。八月二十二日發現的時候是二十五.五公斤,三天後變成三十五公斤。三位村民從它身上割下一些肉煮來吃,聽他們說,「非常好吃」。

電視上也介紹過這生物,我記得它的直徑約有一公尺。世上真的有兼具動植物特徵的生物嗎?這則新聞還有後續報導。同年十月十五日的《朝日新聞》早報這麼寫道:

「美味」生物是菌類
【北京支局十四日】八月在中國陝西省的黃河支流被人發現而轟動全國的「從未見過的奇特生物」,經西安市的西北大學生物學系研究團隊鑑定,是一種世界罕見的大型黏菌。一九七三年美國達拉斯也曾發現,但一周內就死掉了。這次發現的生物則還活著。它的外形似貝類,發現當時重二十五.五公斤。肉質鮮美,成為民眾談論的話題。

這生物就是黏菌。它是一種介於植物和動物、活性和非活性之間,令生物學家南方熊楠(1867-1941)著迷不已的奇特生物。那麼,一開始報導所說的「兼具動物與植物的特徵」,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這個「事件」當中,最讓我感動的不是這奇特生物的特徵,而是發現它的村民那句「吃起來真好吃」的證詞。
中國博物學的方法論基礎,就在於「吃」。在中國,神農氏是農業、藥學和博物學的始祖,被人民奉為五穀與醫藥之神。與神農有關的傳說故事,就在講述他的這些事蹟。相傳神農曾入山親嚐百草,從味道來推斷種類和藥效。他還有一條神奇的紅色鞭子,用它來鞭打各種草木,即可知草木的性質。畫像裡的神農,常常是拿著草類往嘴裡送的模樣。當我們遇見未知的東西時,應該先送進嘴裡吃吃看。這是中國神話教給我們的道理。

可當成食物誌來讀的《山海經》

提到中國最古老的妖怪誌,最遲於漢代成書的《山海經》是有名的一部。晉代陶淵明晚年的詩作〈讀山海經〉,描寫隱居山中的清閒生活,其中四句為「泛覽周王傳,流觀山海圖。俯仰終宇宙,不樂復何如?」「周王傳」,即西晉年間自戰國魏襄王墓中出土的《穆天子傳》,為記載周穆王西巡故事的小說。這四句的意思是說:「一邊泛讀這新發現的古代冒險小說,一邊瀏覽怪物圖鑑《山海經》的插圖,在低頭昂首之際,我彷彿明白宇宙的奧妙,難道還有比這更快樂的事嗎?」從這四句可以知道當時的《山海經》附有插圖,但是那些圖後來失傳。現在看到的插圖,都是明清時代重繪的作品。
明代以降的《山海經》圖有許多版本。然而,以繪本以外的形式來描繪怪物姿態,在人類繪畫史上,原本就有很長的歷史。漢代墓室石塊上所雕刻的壁畫,即所謂「畫像石」,上面畫滿了怪物。這類圖畫不只為死者,也是為了生者而畫。東漢王延壽(143?-163?)的〈魯靈光殿賦〉,提到建於曲阜的靈光殿,壁上畫著奇妙的生物圖。這生物圖可說是具有「敘事性」的圖像。《山海經》本文中,一些表示方位或描述人物動作的句子,是對圖像的說明。由此可以想見,《山海經》是一部先有圖後有文的著作。
《山海經》這部古代怪物圖鑑中所列舉的異形動植物,不只是對人造成威脅以及會襲擊旅人的壞傢伙,往往還是被人類吃掉的怪物。《山海經》清楚記載著吃什麼怪物會有什麼效果。例如,《山海經》第一卷〈南山經〉說,吃了外形如狸的野獸「類」,就不會心生嫉妒;又說,吃了魚身蛇尾的怪物「虎蛟」,不但皮膚不會潰爛腫脹,還能治痔瘡。《山海經》有關怪物的段落中,常可見到這樣的敘述。的確,《山海經》可當成「水陸珍味」的說明書來讀。只是,《山海經》明明是怪物誌,為什麼寫得像食物誌一樣呢?
《本草綱目》中萬物的價值,未必僅限於「藥用」的狹窄用途,而是依據「此物應如何處理才最適合食用」之標準來測定。這是本草學的方法論。《本草綱目》不只記載植物、礦物和動物,連尿桶、木屐帶子、上吊用的繩子,在書中也被中國人拿來料理,最後進到他們胃裡。
有一則美式笑話。「四川省一偏遠地區出現了怪獸。最先發現怪獸的張君,打算立刻用電話通報給軍方來處理。當他正要打電話時,突然想到:『等等,好像還有件事沒做!』那麼,各位知道張君要做什麼嗎?他回到怪獸處,割下牠一隻前肢,嚐嚐看滋味如何!當然得先用慢火燉煮一晚,沾上滿滿辣椒後,再來嚐囉!」這個笑話是我私下想出來的,反正說給一般日本人聽,也不會有人笑,所以不管怎樣我都不跟人說。如今,類似事件出現在現實生活當中。這令我格外感慨。
在日本,若說到中國人與「吃」,最多只想到中華料理吧!閱讀中國通俗小說時,就了解「吃」對於故事情節的發展,具有重大意義。就連大家熟知的《西遊記》,也是由於妖怪「想吃」營養價值高的唐僧,才讓故事繼續發展下去。總之,本草學上「吃唐僧肉就能長生不老」的功效,對賢明的妖怪來說是基本常識。不論《三國演義》還是《水滸傳》,「吃」在故事進展上常常具有重要意義,熱誠的讀者想必同意這個說法吧!
在我的印象中,中國的故事,是由構成中國人世界觀的「吃」的形象所推動。因此,吃掉別的東西、也被別的東西吃掉的怪物,在中國人的故事世界裡,就成了主角。
古代青銅器為填滿空白處,在表面上刻有怪物「饕餮」的紋飾。牠的獸面形象,正是填飽胃裡空間的「飽食」象徵。在神話世界中,饕餮被視為「貪婪好吃的怪物」。如果說饕餮在定義上是指這種貪吃的怪物,那牠可算是豬八戒的祖先了。「豬八戒」不僅是吃掉別的東西、也被別的東西吃掉的危險怪物,還是推動故事發展的裝置。總之,對現在的我而言,饕餮和豬八戒可說是代表中國文化的最高真神。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