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梅芙.肯尼迪

譯者:
牟翔

內文試閱:
*特洛伊
普里阿摩斯王與帕里斯王子的城市、美女海倫的私奔、希臘人的圍困、特洛伊木馬,整個特洛伊都被魔幻般的故事所籠罩。在荷馬時代,特洛伊是一個傳說中的地方,而這個傳說卻是荷馬本人精心編織出來的……。

孩提夙願
從1873年開始,謝里曼這個名字就與特洛伊緊密相連,就像一提到特洛伊就聯想到海倫一樣。然而很不幸,在那之前,考古學界根本不相信謝里曼。 他寫道:「我還是一個窮孩子的時候,就有了這個偉大的計畫(挖掘特洛伊)。」謝里曼的童年是在德國一個小村莊度過的,那裡風景如畫,還流行一個傳說:在附近的一座小山下,埋藏著一個躺在純金搖籃中的嬰兒。

據說鄰近的村民曾去挖掘過,但最終一無所獲,還浪費了無數的羅馬啤酒。謝里曼家裡很窮,父親不得不去當牧師。七歲時,父親給了他一本關於特洛伊戰爭的書,正是這本書樹立了他長大後去尋找特洛伊遺址的志向。為了學會古希臘語,能讀荷馬史詩並找到特洛伊,他花了數年的時間。他的英語是靠背誦《劫後英雄傳》和《韋克菲爾德的牧師》而學會的。

謝里曼確實做到了一切:他出身貧窮,最後卻極為富裕;他想娶一位志趣相投的妻子,最後與一位迷人的希臘女子結了婚;他最終去到小亞細亞,夙願也得以實現。

印證荷馬史詩
在1870年之前,謝里曼是一個富有的商人,他在年青時便移居俄羅斯,在那裡經商。累積了許多財富之後,他周遊土耳其和希臘,荷馬史詩具有歷史價值的信念更為堅定,但他需要證據,於是就開始了尋找特洛伊的工作。在土耳其西北,關於特洛伊遺址有兩種不同的說法,謝里曼選擇了其中與荷馬的描述最為接近的一處。

1870年,甚至連發掘許可證都還沒拿到,他就已經迫不及待地在那座小山裡挖出了一條壕溝。1871∼1873年,他和他那支一百五十多人的挖掘隊伍挖出了幾條大溝,並發現了結構極為複雜的遺址。謝里曼認為他能從層層疊壓的泥層中區分出四座先後相連的城市。他發現其中的一座有被火焚毀的跡象,馬上宣稱自己發現了希臘人用了十年的時間也沒攻破的那堵城牆。

盲詩人荷馬在西元前八世紀描述了據說是西元前十三世紀特洛伊城被攻破的歷史事件。據其描述,謝里曼確信普里阿摩斯王的宮殿在最早期的地層上,所以狂亂地開挖起來。除了要找尋的英雄,其他東西對他來說都毫無價值,所以他將它們當作垃圾扔掉。不過他的挖掘過頭了,超過所渴望的那座特洛伊城所在的地層。許多遺跡都被他破壞,山腹中的土層都沒有經過檢查,就被當作垃圾運走,這令後來的許多考古學家心痛不已。

經過兩年的發掘,工人發現了一處遺址,謝里曼認為它就是特洛伊城裡普里阿摩斯的王宮。事實上,這是西元前2500∼西元前2200年的地層,而這一年代要早於普里阿摩斯一千多年,它將愛琴海地區城市文明的歷史向前推進了一大步。

金光閃閃1873年5月,他在這處遺址的一道壕溝中發現了金器,它們在礫石中閃耀著令人目眩的光輝。他暫停了挖掘工作,以用餐為藉口將工人支使出工地。 謝里曼開始用一把鋒利的刀子把那些金飾從基座上切割下來,絲毫不顧那些隨時會倒塌下來的土塊。

「我親愛的妻子就站在旁邊,她用她的頭巾將我切割下來的東西包起來,然後把它們轉移到另外一個地方。」他切割,她包裹並運送出去,包括珠寶首飾、高腳杯、精美的衣冠等等,一直到從泥淖裡清理出第九千件為止。對外宣稱,當時這些東西全都放進一個木箱子,並加上一把黃銅大鎖。「普里阿摩斯金庫」令謝里曼一舉成名,他認為自己已經證實了荷馬史詩的歷史價值。 珍寶的去處那些黃金製品到底去了哪裡?1996年,這個考古學上的謎團終於解開了。

當初土耳其給謝里曼發放挖掘許可證的前提是發掘出的文物半數必須上繳政府,但謝里曼卻將它們全部運出土耳其。他想讓它們在希臘展出,但隨後又改變主意,將它們送到柏林,讓它們「永遠保存在德國人民的手中,而且不再分離」。二次世界戰時期,特洛伊黃金從德國消失了,人們推測那些高腳杯、耳環、長頸酒瓶、碗、手鐲和飾針等已經失竊,而且被熔掉,留下的除了一堆黃金,再沒有其他任何價值。

1996年,謎底浮現。普希金博物館舉辦了一次展覽,展出的正是特洛伊黃金。人們終於知道,戰爭結束後,那些黃金便被秘密運往莫斯科。如今,德國及土耳其政府都想將這些特洛伊黃金製品要回。

邁錫尼
在荷馬史詩中,邁錫尼是希臘人的領袖阿加門農的城市。謝里曼在此挖出的遺址確實屬於邁錫尼人,但卻早於他所想的那個時代的城市;他找到了夢寐以求的金質面具,考古學家卻認為那並不屬阿加門農所有……。

征服者故土
當謝里曼厭倦了在特洛伊的發掘後,他決定繼續按照荷馬的指引去尋找那些圍攻者的城市——邁錫尼,它是希臘大陸最早期的文明所在。 邁錫尼靠近阿爾戈斯及愛琴海。在阿爾吉維高原上僅有五處青銅時代晚期的城址,而邁錫尼就是其中的一處。它在西元前1500年左右開始強大起來,經常襲擊鄰近的地區,並最終征服了它們。

荷馬認為邁錫尼是都城,它的國王是阿加門農,是他領導希臘人征服了特洛伊。這裡不像特洛伊那個積滿了灰塵的小山,因為邁錫尼高大的庫克羅普式城牆(據說它們是庫克羅普巨人修建起來的)的一部分、它的神祠以及城門都還可以見到,而且以前幾個世紀的古物研究者描述過它們。在小山的四周還發現了數百座邁錫尼人的石砌墳墓。


邁錫尼藝術極其著名,雖然它征服了米諾斯,但其藝術卻受到被征服者的強烈影響,不過在主題上,米諾斯那些充滿陽光和鮮花的場面被他們拋棄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些極為血腥的戰爭場面。

人們在邁錫尼還發現了數千片刻有銘文的泥板,這些銘文現在還沒有被破譯。 在荷馬的指引下謝里曼只對邁錫尼城址感興趣。1876年,謝里曼並沒有去尋找前人樂此不疲的東西,他推崇的是荷馬史詩中的東西,想要印證這本文學名著的真實性。謝里曼又一次找到了他所想要的,目睹了史詩中描寫的那些事物。在西元二世紀,歷史學家和旅行家保薩尼阿斯就說過,阿加門農以及他的同伴就埋在城堡裡,謝里曼就是從阿加門農的墳墓開始發掘的。

他非常準確地找到了他所希望的東西:挖成坑道狀的墳墓,更為重要的是,如書中所說,城牆是重新修建的,以便將這些墳墓圍起來,在地下深處,就是那些偉大的葬址。 謝里曼在那裡發現了一些純金的杯子和碗,一把雕刻有獅子獵捕圖案的匕首,還有王冠和珠寶,此外在死者的頭骨上還發現了純金的面罩。這些金質面罩都很薄,是由人工用錘子打製的。

謝里曼又有了一個推斷:在發現一個面容肅穆、滿是鬍鬚的老年男性的面罩後,他迫不及待地向世界宣佈:「我目睹了阿加門農的面容。」當然這一次他又錯了,這可能只是一位王室成員的面罩,人們後來對它進行年代測定,證明這個面罩至少要比阿加門農的時代早三百年。

與特洛伊一樣,謝里曼的信念比純粹的科學事實更具說服力。在這個遺址上的發掘工作仍繼續進行,有許多重要的發現,比如說現今還在努力破譯的線形文字B,這些文字證實了邁錫尼文字是希臘文的一種早期形式,那就是說,邁錫尼人是現今希臘人的祖先。謝里曼對這一發現一定興奮不已。 但是考古學家還不能具體證明面罩的主人,所以那個黃金面罩仍然沿用謝里曼的標示:阿加門農的面罩。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