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青少年最想送給父母的一本書!
別再「管」「教」,他們需要你更多的賞識!


本書的重點在於讓所有有能力又關心教養的爸媽知道,孩子長大了,父母也要跟著長大,不能再用低年級的教養模式教養國、高中的孩子,因為在陪孩子成長的過程中,爸媽不是主角,孩子才是,只是因為爸媽長不大,妨礙了他們的成長。

盧蘇偉認為,父母要學習「放手」和「放心」,信任孩子已經大到有能力去面對與處理生命的遭遇和困難。如果爸媽堅持繼續照顧、保護,只會妨礙他們發展,青少年需要的不是「管」或「教」,而是「了解」和「賞識」,他們需要有空間為自己做選擇、做決定,更要有機會為自己付出和負責。盧蘇偉請爸媽「退後一步」,別插手過問孩子能做的事、別叨念孩子可以承擔的事。讓青少年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了父母或老師,他們才是自己的主人。

★現代父母必備青少年的教養新知!
★暢銷作家盧蘇偉少年保護官的誠摰呼喚!




家有國、高中生,煩惱多多!?
‧該做的都做了,還能怎麼管教呢?
‧不管他,隨他自生自滅嗎?
‧學測過後,孩子心事誰人知?
‧他怎麼這麼叛逆,到底是誰的錯?


從事青少年及兒童偏差行為輔導工作多年,盧蘇偉發現許多父母沒有跟著孩子成長,還在用小孩八歲時的教法,把「管」當做「愛」。他在與自己兒子的相處中,學習到九歲起要慢慢放手,然後適時保持距離。他認為,天底下沒有壞小孩,每個小孩都需要父母發掘他的獨特與潛力,學習信任與賞識孩子,給他們最用力的掌聲。

因為照顧孩子的「情」比「事」更重要,只要青少年情緒對了,什麼事都可以如願,否則,父母就會整天跟孩子「鬥牛」,在家製造情緒的垃圾,輸掉了家庭品質,以及孩子未來的各種可能。

本書收錄35則精彩動人的真實故事,不但跟父母談教養,也透過給爸爸、給媽媽的貼心建議,讓你再一次認識孩子,也再一次發現自己。盧蘇偉精闢剖析現代父母一廂情願的錯誤關愛,讓你跌破眼鏡之餘,還能從中獲益,好好陪伴孩子走一段人生的旅途,共存一份愛與希望的存款。



作者簡介:
盧蘇偉
世紀領袖文教基金會創辦人,目前擔任執行長。
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系畢業
台北大學犯罪學碩士
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博士班肄業
專門技術人員社工師高等考試及格
擔任板橋法院少年保護官二十餘年,出版著作四十餘本,得過全球熱愛生命獎章、金舵獎、模範公務人員獎、金鳶獎。
他的成長故事由大愛電視台拍成大愛劇場《喚醒心中的巨人》十三集連續劇;曾帶領受觀護少年騎獨輪車環島,拍成紀錄片《飛行少年》,並改編為八點檔連續劇在華視播出。
盧蘇偉是個特殊的名人,走過艱辛的成長路程,智商只有七十,讀過國中啟智班,念高職,花了七年考了五次大學,最後才因退伍軍人身份加分考上。他輸在起跑點上,什麼都比別人晚,二十五歲才讀大學,五十歲才讀博士班,他的生命創造了教育的奇蹟。
他的努力則創造了無數生命的奇蹟,他觀護迷途孩子二十餘年,把三千餘名孩子帶離生命的谷底和社會的邊緣。
盧蘇偉相信生命會影響生命,生命更可以創造另一個生命的奇蹟,一切都在於我們的信念和習慣。



內文試閱:
別做長不大的父母
書惠有一兒一女,兒子從小學到高中總有不斷的事件發生,她像撿破爛的媽媽,疲於奔命收拾孩子留下的殘局,孩子從未有一句感謝,總認為媽媽多事。
還好兒子上了大學,離她遠遠的,她才注意到國中的女兒每天都刻意打扮,一副要去招蜂引蝶的樣子,她才關心一下,女兒馬上擺起面孔,要媽媽別管她,她會照顧自己。
「我是個失敗的媽媽。」
書惠是出色的經理人,部門的業績總是全公司的楷模,她不懂自己究竟沒做對什麼。
「陪著孩子一起長大,別做長不大的父母!」我跟她說。
父母通常停留在孩子小三階段,用「管」、「教」的模式教養孩子,忽略了孩子從兒童早期進入兒童晚期,要從「他律」蛻變到「自律」,學習自我管理和教育,父母若在這個時期,仍一直盯著孩子生活言行,企圖要教導或管束他們,就會發現孩子開始不耐煩,如果父母一直沒有覺察,仍用緊迫盯人的方式要孩子就範,爸媽就等著吃苦頭,孩子就會變成沒有責任感、被動、任性、叛逆。
孩子一直都很OK,只是父母沒有跟著長大,把手放開,讓孩子學習去了解和管理自己。

享受陪孩子長大的喜悅
「我女兒像花癡,不用管她?」
書惠的女兒是很健康和正常的,到了青春期,兒子、女兒都會開始注意自己的外表和儀容,希望引起異性的注意,她沒有問題,也不是什麼花癡。媽媽一直忙工作,期待孩子不要找任何麻煩,她一直專注孩子的課業、言行是不是符合規矩,看到的都只是事件,卻很少關注到孩子這個人、陪孩子共有美好的經驗,養兒育女對她而言是個沉重和額外的負擔,只有付出,沒有享受到孩子帶給她的幸福和喜悅。
「我覺得當媽媽好累!」
以書惠這樣的心態和模式當媽媽真的很累。她在職場可以休假,但她都未真正的休息,都是為了處理孩子惹的麻煩,她很想真正地休假,幾天不用當媽媽,完全放鬆。
我的看法和書惠不同。工作是學習和成長的道場,家庭也一樣,如果為錢而工作,能量就會被工作搾光。如果我們不想成為父母,只因我們是父母或社會的期待,把父母當成另一種工作,我們就會像蠟燭兩頭燒,不累才奇怪!我們沒有能力改變我們的角色,但一定有能力選擇想法和態度。
「說的容易,做起來很難。」書惠語氣中流露出不願改變,她就必須接續承受這樣的辛苦,以沒有效能的模式讓自己動彈不得。
「只要妳想,妳要,妳立即可以改變!」
只想用職場管理員工和處理公事的模式管理的孩子,一定會有很大的挫敗。
家最重要的是「情」,而不是制度或規矩。從關心自己每一天的心情開始,這一天,我們過得好嗎?滿意自己嗎?如果連自己都不滿意自己,誰會滿意我們?
書惠工作很有效率,可是她在工作上把所有能量用光了,回到家她想做的只有休息,可是又要扮演人妻和人母的角色,她沒有能量再多關注需要關心的先生和孩子,她失去了等待和交流的耐性,她只想有效率趕快解決所有事。
「不然咧?你太太不是這樣嗎?」
我太太的確在學校裡耗盡了所有能量,經常回到家癱在床上,但我卻沒有一個讓太太操煩的孩子,他動作雖慢,但總是很有條理和責任地把自己該做的事完成。
我們認為孩子已長大,他有能力去面對和經驗自己該做的事,回到家我們只關心他的心情,不管他該做的事,孩子自己必須提高警覺,因為父母根本不知道他該做什麼事。功課忘了做、課本經常帶錯、制服未依規定穿著、老是記不得該幾點到校……從小麻煩不斷,但這是他的事,我們從不多過問,更不會給他什麼協助,要從小培養獨立和責任感。
結果是從過程中造成的,我們要什麼樣的孩子,就要有不同的對待方式,父母操心、煩心、擔心,卻要孩子不厭煩、不叛逆,這是不可能的。
「安心!孩子已經上國中了,她會有基本的判別能力。」我說。
「養女兒和兒子是不同的,如果她不小心大個肚子回來,就什麼都來不及了,」書惠不認同。

父母要長大,學會信任孩子
但書惠養兒子也一樣操心啊。我們不可能在孩子身邊一輩子,孩子要有自我照顧和管理的能力,父母做得愈多,只會造成他們愈依賴和無能,幼齡化的成年人和尼特族(NEET,Not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指結束義務教育後,不升學、不就業、不進修或參加就業輔導,終日無所事事的「族群」),不就是這些父母「養」出來的嗎?
「不要再管我女兒,隨她自生自滅嗎?」
我從未講這樣的話!而是要用對方法,使對力,不要用教八、九歲孩子的方法,來教十三、十四歲以上的孩子,父母要長大,學會用信任、賞識、支持和肯定的方式,陪孩子一起學習和成長。
如果我們放棄學習和成長的機會,孩子就會不斷用讓人頭皮發麻的惱人事件提醒我們,直到我們走對路,當父母才可能是件愉悅和享受的事。
婚姻是學習,當父母也是學習,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仍會毫不遲疑地選擇結婚生子。

















三十歲還靠爸媽養
振耀是我朋友的小孩,國立大學畢業考了幾次研究所終於考上,讀完研究所也服完兵役後,找到不錯的工作,但撐了一、兩個月就自動停職,在家裡窩著,大部份時間都在電腦前,一晃兩、三年過去了,爸媽開始覺得問題嚴重,希望我能給些意見。
「振耀很聽話、很乖,這兩年在家生活也很正常,我們都不敢給他太大的壓力,」媽媽很謹慎地講述著振耀的生活狀況。
五十幾歲仍在工作的父母,面對三十歲仍待在家裡的孩子,他們沒有什麼不滿意,孩子在家會自動整理家裡,做些家事、倒垃圾、洗碗,不抽菸,不喝酒,也不使壞,雖沒工作,在家也都安守本份。
「振耀有在找工作,只是運氣比較不好,第一個工作他很喜歡,但遇到會找他麻煩的主管,接下來又遇到不景氣……」
爸媽希望我能跟振耀聊一聊。期望很簡單,有份工作能養活自己,這樣就夠了。
怎麼是這麼卑微的期待?
爸爸一直保持著沉默,最後忍不住抱怨起來,「這是什麼社會,這是什麼國家,一個碩士畢業的高材生怎麼會找不到工作?我們做錯了什麼嗎?」
我無言以對,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爸媽是這麼踏實和努力,振耀也曾努力過,有很好的表現,學校和社會也不曾期待孩子走到這樣一個位置,誰錯了呢?
「都是這個孩子的錯,懦弱!都是他媽媽寵壞的,從小怕他吃苦,男孩就是要讓他獨立,管那麼多做什麼?」爸爸看我沒有回應,有些激動地抱怨媽媽。
「振耀的姐姐也沒有這樣,好的都是你的功勞,不好都是我的錯,」媽媽也不甘勢弱地和爸爸吵起來。

在家舒服,誰要去工作
「我想我們的注意力,應該放在如何讓振耀有勇氣再度進入職場,有能力獨立生活才是吧!」
我的話給了我自己很大的壓力,我的親友有許多人都和振耀一樣,三十幾歲仍坐居家中,仰賴父母照顧,我迄今仍幫不上忙,我能幫振耀什麼忙呢?爸媽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和想法,靜靜地看著我,等著我的意見。
振耀有什麼理由一定要工作?他不工作更輕鬆、更舒適,他為什麼要工作?「我們難道就應該養他一輩子?」爸爸冷漠低沉地抗議。
我話停在喉間不忍脫口,振耀今天會這樣,難道不也是爸媽的選擇?
「孩子還小嘛,他總有一天會長大,我們現在還養得起他,等到養不起,大家就燒炭死掉算了,」媽媽不知為何情緒突然失控,她的話讓我頭腦一時陷入空白,我本來有個想法,想約個時間和振耀談一談;但我現在能談什麼呢?三十歲的大男人,媽媽竟認為他還小,振耀要什麼時候才長大?
我講述一個我輔導個案的故事,一個單親爸爸已待業多年,家中生計全靠七十幾歲的阿嬤做清潔工維持,這位五十出頭的爸爸在家煮飯和做家事,讓腳行動不很方便的阿嬤,凌晨做清潔工到中午,一個月賺一萬多元,養兒子和三個孫子。
這位單親爸爸告訴我工作很難找,所以,不得已窩在家裡等工作,已國中畢業的孩子為什麼不去工作?因為他們年紀還小,我再問阿嬤行動不便還要拖著病痛去工作?
「我媽唉,老歹命,叫她不要做,就硬要去,甘願做死,也不要餓死,」我個案的爸爸很理所當然,輕忽地回答我,我把那天的訪談、心裡的痛楚說給振耀父母聽,希望他們聽得懂我講這段故事的用意;但我得到的回應讓我失望。
「我們這一代做死應該,後一代吃到死也應該,」爸爸的反應仍然很情緒化。
「歹命,做孩子時就跟著爸媽吃苦,才會捨不得這一代吃苦,我們錯了嗎?」媽媽淚水又滑了下來。
我不太懂她的淚水表達了什麼?而我內心裡一直有股悶氣,實在有些捺按不住。

父母的教養態度,影響孩子的成熟時程
這個社會大部份的孩子仍勇於接受挑戰,在職場上力爭上游。這些人也有父母,家境也未必比振耀差,他們有什麼樣的驅力促使他們做一個獨立和堅強的人?
「別人比較會當父母嗎?」振耀爸媽對我的問題,沉默未答,但我堅持等到他們的答案。
「你的意思有點在責備我們父母失職囉,」爸爸看我一眼,低下了頭。
我只是想讓振耀的父母了解,孩子的特質彼此相差不遠,但父母的教養態度,會影響孩子的成熟早或晚。為孩子做愈多、付出愈多的父母,孩子就愈少有機會為自己設想和努力,晚熟的可能性就比較高。
振耀沒有什麼不對和不好,不過就是一個「已經三十歲的國中生」,如果不計較他的年齡,他也還不錯,乖巧和聽話。
「別再管他,回家就把他趕出去,不管死活,讓他自生自滅就對了嗎?」爸爸真的是個典型的男人,很容易就架起了防衛的牆。父母不肯認真思考問題的癥結,不肯試著改變想法和態度,任誰也幫不上忙。
「盧老師,你是專家,你一定有辦法幫助振耀。」我忍不住笑了。什麼是專家?
我每天要很謹慎地提醒自己,別因為自己照顧孩子的需求,而剝奪孩子學習的機會,我哪是什麼專家!我每一天都很認真地做準備,告訴我的孩子,我們等你長大,要推你離家自立門戶,爸媽雖然不捨,但因為愛你,我們必須這樣做。

放手,讓孩子學習照顧自己與別人
經常和尼特族的父母相處後,我覺得在孩子進入成年時,爸媽要如老鷹在小鷹羽翼豐盈時,斷然地把孩子從崖上的巢推出去,雖然孩子可能摔死在凶惡的谷底,但若不這麼做,巢裡白白胖胖的年輕鳥,鎮日等待日漸衰老的父母鳥搏命餵牠們食物,就像之前那位老阿嬤的故事,把孩子養老了,還要養孫子。
「盧老師,你有什麼建議嗎?」媽媽感覺到我要結束會談了,趕緊追問。
我沒有任何建議,真的沒有,爸媽必須自己去思考,一個會讀書的孩子,成長過程為爸媽爭足了面子,為什麼最後是在「家裡蹲」?我真希望自己有神力,能一揮手讓孩子勇於走出家門,進入職場,即使是出勞力且低薪,也總比窩在家裡強。但爸媽會同意我這一揮手嗎?他的孩子如此優秀,怎麼可以為一點點錢,做國中生或高中程度的活呢!
我送走了振耀父母,一個人慢步走回來,遇到垃圾車和路上來來去去做粗工、做業務的辛勤工作者,他們真的比較命賤低能嗎?不會讀書的孩子在這個社會真的就比較辛苦嗎?
我想到黃明鎮牧師常對孩子們講的話,「上帝絕不會辜負辛勤播種的人,你付出什麼,你就得到什麼。」
如果我失去了所有,我仍可以去做個勞動者,能為別人服務和付出,是我們生命中最大的恩典。在孩子成長過程,我們有什麼理由剝奪上帝給孩子的恩典?
學習做一個放手的父母吧,讓孩子有能力照顧自己和別人。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