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這本書太厲害了!」
──木村拓哉讚不絕口,熱烈推薦──(「木村拓哉のWhat's UP SMAP」2013/05/24)

「我們這些一般人類是一天到晚同類相殘,且擁有足以破壞地球環境能力的危險低等動物。
在智慧與道德上居於劣勢的生物,總是難逃遭到消滅的命運……」──《赫茲曼報告》
當預言成真,足以毀滅人類的新種生物出現,
面對這場前所未見、凌駕人智的危機,人類究竟應該如何自救?

★ 2012年本屋大賞第二名
★ 第65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 勇奪日本各大排行榜NO.1、暢銷40萬冊大作
★ 震驚國際文壇,Wylie Agency搶下英文代理權,現已售出全球10國版權
★ 譚光磊、蔡康永、膝關節、史丹利強力推薦

多年前,美國智庫提出一份《赫茲曼報告》,
其中提示了超越現今人類想像的新種生物不只可能出現,
甚至會造成人類世界的滅亡。
多年過後,足以毀滅人類的新種生物果然出現了。
為了抹煞這種生物的存在,
美國政府悄悄啟動了「涅墨西斯計畫」,
卻也招來對方的強力反撲……

這是一場橫跨東京鬧區x剛果叢林x美國白宮的生存競爭,
同時也是人類的善良與卑劣、希望與絕望、勇氣與懦弱的對決。
人類的未來,究竟是明?是暗?
你絕不能錯過這場競爭與對決的結局!

【故事大綱】
上個世紀美國智庫提出了一份《赫茲曼報告》,其中提示了超越現今人類想像的新種生物不只可能出現,甚至會造成人類世界的滅亡;如今,足以毀滅人類的新種生物果然出現。為了抹煞這種生物的存在,美國政府悄悄啟動了「涅墨西斯計畫」,卻也招來了對方的強力反撲,人類陷入千鈞一髮的危機……

為了拯救得了罕見疾病,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的兒子,傭兵葉格決定接受高額報酬,和其他傭兵潛入剛果的叢林,沒想到竟要面臨一場殘酷的殺戮。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葉格決定抵抗命令,因而惹來了殺身之禍。在處處危機的剛果叢林,他能逃過雇主步步進逼的追殺,回到兒子身邊,見他最後一面嗎?

同時在東京,對未來渾渾噩噩的藥學研究生研人,某天收到了早已身亡的父親寄給他的電子郵件,希望他代替自己開發新藥。雖無法理解父親真意,但研人選擇貫徹父親遺志,竟引來日本公安警察的追捕。此時卻又有一道神祕勢力出手助他逃過追捕。究竟父親開發新藥的目的是什麼?和神祕勢力又有什麼關係?

兩個人生應該是平行線的人,因為美國政府的「涅墨西斯計畫」產生了交集,也同樣成了某種存在的棋子。
那個「存在」究竟在盤算什麼?
面對這場前所未見的危機,人類可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作者簡介:
高野和明(Takano Kazuaki)

1964年生。2001年以《十三階梯》獲得第47屆江戶川亂步獎出道。曾在美國學習電影劇本寫作,使得他的小說有著豐富的影像感與快速的節奏。2011年以《種族滅絕》獲得第65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第2屆山田風太郎獎。銷量和口碑創下雙贏,是高野截至目前為止的代表作。



譯者簡介:
李彥樺

1978年生,東吳大學日本與文學研究所畢業,曾赴日本明海大學及拓殖大學交換學生,現為專職譯者。譯作涵蓋推理小說、輕小說、實用書籍、旅遊叢書等各領域。



內文試閱:
葉格等四人在對外通訊上受到嚴格控管。不能收發電子郵件,想聯絡家人只能使用四人寢室裡的電話機,而且基於契約條款,對談中不能提及自己的所在地點。

「這電話故意繞經多個中繼通訊網路,就算有人逆向追蹤,也很難查出發訊地點。」葛瑞說。

電話設置在房間裡,對促進團隊向心力也發揮了效果。就算不想聽,許多個人隱私還是會鑽進耳朵裡。葉格有個罹患不治之症的孩子;邁爾斯當傭兵是為了替不動產投資失利的雙親還債;葛瑞努力存錢想要將來開業當老闆;米克則連一個須要打電話問候關心的親戚或朋友都沒有。這些私事在四人之間都不再是祕密。

每次與莉迪亞通話,葉格總是感到心情沉重。賈斯汀的病情日漸惡化,傑拉德醫生的治療已收不到任何效果。再這麼下去,賈斯汀恐怕會在葉格結束這次任務前死亡。

「當我們需要你的時候,為什麼你老是在工作?」莉迪亞抱怨道。

葉格不禁感嘆,自己接下這次報酬豐厚的任務,明明是兩人協議後的決定。

「你不能丟下工作,立刻趕過來嗎?」莉迪亞說。

葉格當然無法答應這個要求。既已簽了約,一旦擅離職守,將必須支付龐大的違約金。

除了葉格之外,邁爾斯也是為簽下契約而感到懊悔不已的人之一。自從那次夜襲訓練後,上頭將一般射擊訓練的標靶也換成了幼童大小的人型靶。這代表的意義已相當明顯,這次任務的攻擊目標,恐怕是一群小孩子。一到夜晚,葉格等人就會被帶到那個排列著一座座假帳篷的訓練場,一次又一次朝幼童人偶開槍。

訓練開始後的第五天,上午是體能訓練及射擊訓練,下午則有一場簡報。眾人皆猜想,多半是要公布任務細節了。

在射擊訓練場打完了小人型靶,四人走回總部大樓的路上,邁爾斯終於坦承說出心中的不安。

「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任務。你們原本一定也不知道吧?如果這任務真的是要殺死一群小孩,你們真的會照做?」平日開朗的邁爾斯露出憤憤不平的表情。

葉格亦有同感,自從看了那些幼童人偶後,自己也是每晚強忍著吐意進行訓練。反正賈斯汀已經注定要死了,難道為了讓他多活幾天,要用四十多條孩童性命來換?

葛瑞與米克皆保持沉默。

「偏偏我們都簽了約,可沒辦法說不幹就不幹。」葉格說。

「現在是最後機會,趁我們還不知道詳細任務內容,或許上頭會允許我們退出。」

「我可不這麼認為。那些人如果這麼好說話,就不會要我們簽約了。」

「那份契約搞不好根本沒有法律效力。就算上了法院,雇主能說什麼?難道要說『我命令他們殺死一群小孩,他們沒有服從』嗎?」

一旁的葛瑞忽插口說道:「我不認為抽身是個明智的抉擇。」

「為什麼?」邁爾斯瞪著葛瑞說。

「所有民營軍事企業都跟五角大廈有所往來,一旦我們毀約,在這個業界就混不下去了。到時我們能找到的工作,恐怕只有在購物中心當停車場管理員。」

巨大的無奈感令四個男人頓時陷入沉默。葉格能以一顆子彈準確擊斃五百公尺外的敵人,亦能以尖刀從敵人背後準確刺穿腎臟,讓敵人在臨死前發不出半點聲音。但除了殺人技巧之外,葉格沒有任何其他專長。

這樣一個無法生存於和平社會的父親,在兒子賈斯汀眼中卻是個為了自由而戰的英雄。每當葉格感受到賈斯汀那天真的崇拜時,就會慚愧得無地自容。有時葉格甚至覺得,自己只是個身穿戰鬥服的三流騙徒。

「而且這個任務不像其他任務那麼單純,這大概是白宮委託的暗殺任務,搞不好是『特別聯繫計畫』等級。要是我們就這麼撒手不管,恐怕會有大禍臨頭。」葛瑞接著說。

「你的意思是我們會被滅口?」

「或是被冠上恐怖分子的污名,送到敘利亞、烏茲別克等擅長拷問的國家受盡折磨。現在的美國總統可是伯恩斯,沒什麼事是他幹不出來的。」葛瑞壓低聲音說。

四人之間的氣氛瞬間降至冰點。邁爾斯選擇在進入建築物前提出這個話題,自然是因為知道四人受到嚴格監控。像這樣的話題,在寢室裡是絕對不能提出來的。

葉格站在總部大樓的後門口,內心浮現了一個淒涼老兵的身影。故鄉郊區的一棟老舊住宅裡,住著一個名叫傑克‧萊里的越戰返鄉老兵。他總是坐在門口屋簷下,喝著罐裝啤酒,過著整日無所事事的生活。附近鄰居沒人認為他是戰爭英雄,只當他是個麻煩人物。

那一天,葉格向高中的陸軍招募員問了從軍入伍的詳情。回家路上,葉格看見了萊里,忍不住朝萊里說:「我打算加入陸軍。」

萊里以他那污黃、混濁的雙眼看著葉格,回答:「你想幹什麼事,是你的自由。」

葉格當時心想,這才不是什麼自由,而是迫於無奈。

「我只告訴你一件事。」萊里接著說:「所謂的士兵,就是打著保家衛國的名號上戰場殺人。愈善良的士兵愈會受到良心苛責。」

「什麼意思?」對年僅十七歲的葉格來說,這道理實在太深奧。

「有些人能不把殺人當一回事,有些人則做不到。」

從萊里腳邊的啤酒空罐數量,就可看出他屬於哪一邊。難道他正因為太過善良,才成了附近居民的眼中釘?

葉格將思緒拉回自己身上。如果自己真的殺死四十個幼童,會不會變得像當年那個萊里一樣?

「米克,你有什麼看法?」邁爾斯忽朝日本人問道。

「我會完成這個任務。上頭說什麼,我就做什麼。這是我的職責。不,是我們所有人的職責。」米克說。他從訓練第一天起,對幼童型人偶開槍便不帶絲毫猶豫。

「即使是屠殺幼童,你也不在乎?」邁爾斯的口氣中帶了三分輕蔑。

平時面無表情的米克,此時臉上卻露出冷笑,眼神彷彿在訴說著「你是個懦夫」。邁爾斯見到後臉色大變,葉格一看苗頭不對,急忙打起圓場:「你們冷靜點,這任務不見得真的是要殺死幼童。在得知詳細內容前,不必妄自下定論。」

邁爾斯咂了個嘴。就在這時,作戰部長辛格頓開門走出來。高頭大馬的辛格頓俯視眾人,一臉狐疑地說道:「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我們四人的原執勤單位都不同,得先協調好戰術。」葛瑞回答。

「快進去吃飯。下午的簡報會告訴你們詳細任務內容。」

四人一聽,互相使了個眼色。

「你們都明白我剛剛說的戰術了嗎?有時出擊前,得先探聽清楚敵人的動靜。」葉格說道。

「我明白了。就算要撤退,也不必急於一時。」邁爾斯點頭回應。

「沒錯。」


下午一點,四人吃完午餐,進入簡報室,在裡頭等他們的依然只有辛格頓。自從任務開始後,從未有其他人出現在四人面前。

辛格頓等四人坐下後,開始操作筆記型電腦,將Power Point資料投映在幕屏上。

「大家先看看這個男人。你們覺得他跟一般人有何不同?」

畫面上是張非洲男人的照片。照片中男人的容貌看來約三十歲前後,但頭上夾雜著些許白髮,或許年紀更大一些。男人穿著不合身的舊襯衫,臉上流露出友善且溫和的表情。自領口露出的肌肉相當結實,但肩膀狹窄,稱不上魁梧,膚色並不算深,應該是非洲大陸北部或南部的人。

「接下來,你們再看看這張。」辛格頓秀出第二張照片。

葉格等人一見幕屏上的照片,皆吃了一驚。剛剛那個非洲人的身邊,竟站著一個巨人。這巨人是個白人,站在非洲男人的身邊,看上去簡直像是大人跟小孩。非洲男人的頭頂甚至不及白人的胸口。

「好好記住這個高大白人的臉。他叫奈吉爾‧皮亞斯,是美國東部某大學的人類學教授。」

這個名叫皮亞斯的男人有著削瘦的身材、曬成小麥色的皮膚、以及滿臉的落腮鬍,大約四十多歲,與其說是個學者,更像是個落魄的冒險家。

「首先我要說明的是,皮亞斯的身高約一百八十七公分,跟我差不多高。至於站在他旁邊這個非洲人,身高只有一百四十公分。」

「怎麼會這麼矮?」葛瑞問道。

「這個非洲人屬於小人族。」

眾人皆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辛格頓接著說:「小人族這名稱或許帶有歧視意味,但就如各位所見,他們的身體就是這麼矮小。不過除了身體小之外,他們跟一般人並沒有什麼不同。由於他們的膚色較接近亞洲人,因此在人類學的分類上,他們並不屬於非洲人系統。」

譯註:小人族(Pygmies)或譯為俾格米人,並非單一民族,而是泛指所有生活在非洲熱帶雨林的矮小人種。多以狩獵維生,平均身高不到一百五十公分。

作戰部長辛格頓戴起老花眼鏡,一邊翻著手邊的資料,一邊說:「接下來我將提及一些人類學的知識,但我也只是照著上頭給我的稿子念,你們可別太為難我。」

辛格頓的嘴角微微上揚,自以為說了句風趣的玩笑話,但對辛格頓不帶好感的四個男人並不買帳,嘴角連動也沒動。

辛格頓也不在意,繼續說著他的簡報內容:「或許在場沒有一個人會同意,但就分類上,我們屬於農耕民族。這意思是,我們的食物來源是以農作物為主。但是照片裡的小人族,卻被歸類為狩獵採集民族。他們住在森林裡,靠狩獵動物及採集植物來維持生活。」

幕屏上出現第三個畫面。這是一張非洲大陸地圖,赤道附近區域顯示著不同顏色。

「這就是小人族的居住範圍,跟非洲熱帶雨林的分布完全一致。關於他們的身體為何進化成這麼小,雖然還沒有定論,但有學者認為這是適應環境的結果。身體必須夠小,才能在枝葉茂密的叢林裡快速移動。小人族的人在十歲之前,跟我們一般人沒什麼差別,但是十歲之後,身體就不再長大,一直到死都維持相同體型。」

這場人類學講座進行到此,已讓葉格領悟了一件事。那些幼童大的標靶人偶,或許代表著這些小人族,而非真正的幼童。葉格一想通這點,心情登時感到輕鬆不少。但另一方面,卻又產生了新的疑問。這些遠離文明的森林居民,應該跟世界上的紛爭毫無瓜葛才對,為何有人會想要殺死他們?

葛瑞此時忽舉手發問:「這些小人族是哪一國人?」

「就國籍而言,他們居住在哪個國家裡,就是那個國家的人。但是就現實狀況而言,他們沒有被賦予任何國民應有的權利。國籍對他們毫無意義,他們是以民族來區分彼此的關係。例如剛剛照片裡那個小人族男人,他是『姆蒂族』的成員,住在剛果東部一座被稱為『伊圖利森林』的熱帶叢林裡。」辛格頓說道。

剛果東部正是葉格等人執行任務的地點。看來簡報內容終於要進入正題。

葉格繼葛瑞之後接著發問:「伊圖利森林是否包含在第一次非洲大戰的交戰區域內?」

辛格頓露出略有深意的微笑,說道:「可以這麼說。但這裡進行的不是正規戰鬥,而是游擊戰。各民族之間互相掠奪村莊、屠殺村民的狀況層出不窮。除此之外,包含剛果政府軍在內,這附近所有武裝勢力都喜歡進入森林裡,捕獵小人族來吃。」

「你說什麼?」邁爾斯吃驚地問道。

「這是一種食人文化。當地人認為小人族是一種比人類低等的動物,而且相信只要吃了小人族的肉,就可以獲得森林的神祕力量。所以當地人喜歡狩獵小人族,將身體肢解後放進大鍋裡烹煮,佐以鹽巴來吃。目前聯合國觀察團已證實了這件事。」

整個簡報室裡,只有辛格頓依然無動於衷。

「這不是什麼稀奇的事。當年澳洲的白人殖民者不也將狩獵原住民當成樂子嗎?塔斯馬尼亞島上的原住民,被那些白人屠殺得一個也不剩。」辛格頓說道。

此時的辛格頓,看起來就像是個以欣賞人性醜惡為樂的惡魔。對於接下來的任務內容,葉格愈來愈感到不安。

「話題扯遠了,現在回到『姆蒂族』這個小人族的分支上。」

辛格頓操作電腦,畫面上旋即出現一張剛果東部的擴大圖。圖中有條貫通南北的道路,全長約一百公里,沿路上標記著數個村落。除此之外,圖上所有區域皆是綠色,看不出絲毫人類文明的痕跡。

「這就是姆蒂族所居住的伊圖利森林。姆蒂族過的是集體生活,以數十人為一個集團,這種集團稱為『班德』。每當雨季時,他們會退出森林,住在當地農耕居民的村落附近,但現在是乾季,他們已進入森林狩獵與採集。森林裡有不少他們的野營地,每個野營地相隔約數公里遠。他們在一個野營地住了一陣子之後,就會遷徙到下一個野營地去。像這樣不斷變更地點,是為了不耗盡該處所有食物資源。」
地圖上由西向東標示著八個點。

「這八個點是『剛卡‧班德』的野營地位置。『剛卡‧班德』是一個大約四十人的姆蒂族集團。八個野營地連起來的總長度約三十五公里,這片區域就是各位執行任務的範圍。」辛格頓抬頭望向眾人,接著說:「現在我將說明具體任務內容。」

葉格等人皆將身子往前湊,仔細聆聽辛格頓接下來的每一句話。

「任務代號為『保衛者計畫』。你們將改名換姓,以野生動物保護團體的身分,搭飛機至烏干達的恩德培機場,再由陸路進入剛果。我們會派人引導你們到伊圖利森林的特定地點,但到了那裡之後,你們就必須在沒有補給的情況下獨自完成任務。你們必須盡量避免與當地人接觸,躲開當地的武裝勢力,潛入森林中,找出『剛卡‧班德』的野營地,將裡頭的姆蒂族全部殲滅。」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那些小人族有什麼必須被殺的理由?」邁爾斯沒有請求發言,直接打斷辛格頓的話。

「邁爾斯,你別插嘴,聽我說完。」辛格頓斥喝邁爾斯一聲,接著說:「你們有十天的時間執行任務,但只要不出差錯,應該五天左右就能結束。為了確認成果,你們必須以數位相機拍下這四十個姆蒂族人的屍體,傳回電子檔案。接著我們會告知撤退地點,你們移動到該地點後,會有直升機載你們離開剛果。這次任務並無特別的交戰規則,任務執行過程中若遭遇武裝勢力,你們想怎麼處理都行。」

葉格舉手發問,在獲得辛格頓允許後說道:「任務區域裡的姆蒂族,只有『剛卡‧班德』這個集團嗎?」

「不,這裡還有許多其他『班德』,每個『班德』之間的距離約十公里左右。」

「那我們要怎麼區分『剛卡‧班德』與其他『班德』的不同?」

「識別方法就是我剛剛提過的人類學家奈吉爾‧皮亞斯。他為了進行鄉野調查,正與『剛卡‧班德』的姆蒂族共同生活。當初他進入剛果是因為各國之間締結了停戰協定,沒想到後來停戰協定失效,戰爭重新開打,他因而被困在剛果境內無法離開。你們只要找出這個人,他所待的野營地就是你們的攻擊目標。」

「這麼說來,皮亞斯也是我們的攻擊目標之一?」

「沒錯。」

「你們連美國人也不放過?」邁爾斯低聲咒罵。

辛格頓狠狠瞪了邁爾斯一眼後說:「邁爾斯,我現在回答你剛剛的問題。你們一定很好奇,為什麼這些小人族及那個美國籍的人類學家非死不可。大約半年前,有學者在這片森林中發現了一種新型態的病毒。就跟伊波拉病毒一樣,這種新病毒的宿主不明,但包含人類在內的靈長類特別容易受到感染。然而最大的問題在於這種病毒的潛伏期與致死率,一旦感染這種病毒,得要兩年之後才會發病,但致死率卻是百分之百。換句話說,感染者有十分充裕的時間將病毒傳染給其他人,而一旦遭到感染,就是死路一條。如果這個病毒蔓延出這個區域,將在全世界迅速擴散,最後可能導致人類滅亡。」

這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答案,讓眾人皆聽得目瞪口呆。直到這一刻,葉格才徹底理解這個任務的真正目的。原來當初瑞凡邀自己加入任務時說的那些話並非謊言——這是一個得弄髒手的任務,卻也是一個為全人類謀福祉的任務。

「『保衛者計畫』正是為了避免這樣的事態發生。我說到這裡,相信你們都猜得出來,奈吉爾‧皮亞斯及『剛卡‧班德』那一群小人族,是我們目前唯一確認的感染集團。」

邁爾斯激動地反駁:「就算感染病毒,只要將他們隔離就行了,何必殺死他們?」

「這是個不存在公權力的區域,共有超過二十個武裝勢力正打得如火如荼,我們無法派遣大規模醫療團隊進入。為了避免遭人懷疑是干涉第一次非洲大戰,先進各國都不敢派出軍隊接應。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理由,導致我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解決這件事,那就是我剛剛提過的食人文化。一旦這些武裝勢力吃了『剛卡‧班德』裡的姆蒂族,你們應該想得出來會有什麼後果。首先,所有士兵都會遭到感染。這些士兵在掠奪村落時,會強姦村子裡的每一個女人,造成感染擴大。最近就連聯合國的和平部隊也傳出對當地女性性虐待的醜聞,這意味著病毒很快就會蔓延至其他大陸。」

「一旦感染這種病毒,會有什麼症狀?」

「關於病毒的情報是最高機密,我不能說。」

「等等,這情報對我們來說相當重要。若不知道感染症狀,我們在執行任務時,怎麼知道自己有沒有感染?」葛瑞為了不激怒辛格頓,盡量語氣溫和地說。

「這點你們別擔心,我們早準備好因應對策了。這病毒有個最大的弱點,那就是只要感染時間不超過一個月,吃個藥就能殺死體內所有病毒。」辛格頓說著從胸前口袋中掏出一顆小小的膠囊,裡頭隱約可看到白色粉末。「這是由某國陸軍研究機構所研發的藥物,詳情我不能說,總之你們完成任務後,只要吞下這膠囊,就不會有事。但你們可別因為有這個特效藥,就輕忽了病毒的危險性。在執行任務過程中,你們得盡量避免與目標發生肉體上的接觸,開槍時小心別讓血濺在身上。只要注意這幾點,就不用擔心。」

「如果沒有感染,吃這個藥不會有事嗎?」

「當然,沒有任何危害。」

「我明白了。」葛瑞點頭說道。

接下來不再有人發問。沉默化為一股沉重的空氣,籠罩整個空間。葉格明白包含邁爾斯在內,所有人皆已決定繼續執行任務。但葉格還是忍不住在心中咒罵那個想出這爛計畫的混帳。

「我知道你們對這計畫有很多不滿,但我得說,這只能怪那些人運氣太差。如果剛果沒有發生戰爭,那些人也不會面臨這樣的命運。我們現在能做的,只有在事態惡化前盡早解決問題。『保衛者計畫』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一切就全靠你們了。」辛格頓的語氣難得如此溫和。他接著說:「最後,我要補充三點。第一,殲滅『剛卡‧班德』後,你們必須從屍體身上採集數種臟器及血液,帶回來當作研究材料。這個清單,我日後會給你們。」

「我得負責幹這件事?」擔任醫護兵的邁爾斯有氣無力地問。

「其他三人也要幫忙,注意別遭到感染。」辛格頓間接肯定了邁爾斯這個問題。

「毀損屍體,不會讓我們的任務曝光嗎?如果和平部隊看到那些屍體,應該會察覺那不是一般的戰鬥。」葉格說道。這雖然是個小環節,卻相當重要。

「這點不用擔心。當地的民兵組織不但會吃人肉,還會將敵人身上的器官切下來當護身符。和平部隊就算看到了,也只會當作是那些民兵的傑作。」

「原來如此。」葉格不禁咋舌。這個計畫比想像中要周全得多。

「回歸正題。我要補充的第二點,是你們必須將奈吉爾‧皮亞斯所持有的筆記型電腦完好無缺地帶回來。」

四人雖不知道上頭為何這麼交代,但沒有人提出異議。

「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如果你們在任務執行過程中遇上了不明生物,必須優先將其擊殺。」
四人一聽,皆露出一頭霧水的表情。

原本一直保持沉默的米克似乎以為他誤解了這句英語,問道:「什麼意思?不明生物?」

「沒錯,只要你們看見任何過去從沒見過的生物,就要迅速將之殺死。」

「你指的是病毒嗎?」

「不,病毒根本看不見,何況也稱不上是生物。我說的是貨真價實的動物。」

「我不懂你的意思……」米克的英文不夠流利,一時不知如何解釋,葉格代為說道:「非洲叢林裡,我們沒見過的動物恐怕有一籮筐。」

葛瑞與邁爾斯皆笑了,辛格頓卻依然相當嚴肅。

「大部分的動物都可以從外型推測其種類,譬如這是蝴蝶的一種、那是蜥蜴的一種。我說的不明生物,指的是無法從外型來判斷的特殊生物。」辛格頓說道。

「能不能說得具體一點?」

「雇主給的情報相當少。」辛格頓一臉無奈地回答。所謂的雇主,指的是委託這項任務的外國政府,而且多半就是白宮。

「我能告訴你們的,只有雇主提供的一丁點情報。首先,這生物就在剛果的叢林內,而且躲藏在『剛卡‧班德』野營地裡的可能性非常高。再者,這個生物的外形是任何人都沒見過的古怪模樣。還有,這個生物目前並不凶暴,而且動作遲緩,憑你們的本事,只要一顆子彈就能確實殺死。完成這個指令後,你們必須回收生物的屍骸。」辛格頓接著說道。

「但只憑這麼一點情報……」

「我能給你們的,就只有這麼一點情報。」辛格頓強行壓下抗議的聲音。「這個生物的最大特徵,就是模樣跟其他生物完全不同。你們一看到這個生物,或許會一時驚惶失措,這時你們必須讓腦袋保持空白,別去思考那個生物到底是什麼。一看見其蹤影,立刻將之擊斃。這是『保衛者計畫』的首要攻擊目標。」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