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全部成為F」王牌小說家森博嗣的100個生活思考!

森博士將自己對人生、夢想、社會、職場……的思考以推理手法逐步分析,
打破思維框架,拆解人生懸案,
讓你一秒突破盲點,即刻擺脫內心戲!


人生這部戲劇,一生僅此一部,無法出戲,也無法喊卡,
不能保證是喜劇,更無法逃離悲劇的可能……
有時候,
花費再多腦筋都無法讓自己擺脫不斷上演的內心戲;
花費多少唇舌都無法讓他人走出毫無生路的死胡同。
其實,我們都只需要別人的「當頭一棒」加上自己的「靈光一現」!

我們可以換個洗髮精品牌、吃一間從沒吃過的餐廳、聽一場沒接觸過的音樂會,
當然也可以換一種想法想事情。
現在,請跟著森博士進行一場自我小推理,推倒固有的想法,理出全新的思緒!

「讓泳裝少女從雜誌封面上消失吧。」——Show girl真的能幫助銷售?
「媒體追求的不過是引發大型社會風潮的夢。」——媒體是製造業還是傳播業?
「對堅持體制不變的人批評體制,不過是徒勞無功。」——對症下藥才是良方!
「我們高喊民主主義,但民主真的是主義嗎?」——公民行使罷免權為何如此困難?
「捏造需要創造力。」——編劇、政客跟多疑的女人都很神

想想你沒想過的切入點與可能性,也許,你會更了解自己,也許會更懂得體察他人,最重要的是,你能更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抉擇與認知。

森博嗣是日本知名推理小說家,曾多次入圍達文西雜誌「最受歡迎男作家」,理科出身的他,最擅長的是結合理科知識與哲學意涵的深度推理小說。

人生就是最真實的小說,作者以推理小說家的敏銳觀察力與縝密思考力,針對五大課題、一百個生活議題闡述了多重角度的剖析,切點犀利,立論堅實,令人讀來不禁心有戚戚、拍案叫絕,不得不誠實面對自己人生劇本。

本書精彩內容

第一幕──人生
我們或許無法隨時思考,因為人生沒有那麼充裕,但是只要偶爾就好,不妨問問自己,我們創造了什麼?

第二幕──知識
人生其實就是一連串的退讓,先轉個彎、退幾步、委屈一下,一路跌跌撞撞才成了現在的模樣。

第三幕──情感
即使是討厭的事物,也有可能帶來收穫,會有感動,也有驚喜。像這樣讓自己保持貪念,其實正是讓感受性豐碩的不二法門。

第四幕──表達
「討厭的人」往往出現在「老愛抱怨的人」面前,相反的,「正面能量強的人」身邊總是圍繞著「可愛的人」。

第五幕──社會
讓孩子自由成長,並不是給予孩子自由,實則是讓父母自由,它代表的真實意義,是無法讓孩子學會自由的,這點一定要特別注意。


作者簡介:
森博嗣 MORI Hiroshi
一九五七年十二月七日出生於愛知縣,工學博士。
於某國立大學工學院擔任助理教授,並於一九九六年,以《全部成為F》一書榮獲第一屆梅菲斯特獎,以推理作家的身份出道。
森兼顧研究與寫作多年,後來專職寫作。他的作品獨樹一格,被稱為「理科系推理小說」,注重理性、邏輯的推演。爾後不限於小說,陸續發表多本散文新書,培育出廣大的讀者群。
日本達文西雜誌連續數年入圍「最受歡迎的男作家」,曾被稱為不動的TOP3。


譯者簡介:
蘇暐婷
國立臺北大學中文系畢業,日本明治大學國際日本學系交換留學。
譯作領域涵蓋室內設計、歷史人文、健康醫療、商管、食譜。
最近的興趣是養魚與彈奏古箏。

內文試閱:
在競爭社會下,沒有相同的起跑點。

職場競爭,學校也競爭,人生就是不斷與他人競爭的戰場,但又不像運動競技般擁有相同的條件。不但起跑點各異,也無法同時起跑,雖然不公平,但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明文規定一定要公平,反倒像運動以人為創造平等,才是不自然的。
於是,比別人早點起跑儼然成了第一要務。然而,最先突破起跑點的人,卻必須自己決定終點;至於後繼者,只要以追趕前人為目標就可以了,算是有利一點,但能否挽回先天的劣勢,就是另一項挑戰了。
例如孩童,他們不知道終點在哪,卻被強制參加用功唸書、取得好成績的比賽。當他們發現時,早已身在競技場的跑道上,甚至跑起來了!然後一邊跑才一邊發覺──原來這就是競爭。
儘管運動強調條件平等,實際上卻是以各自的身體奔馳,體能、心肺功能、運動神經……怎麼可能平等呢?先天條件佔了大多數,努力所能彌補的相形之下顯得小多了。但若強行辯解,只會不斷拖延時間,所以還是先跑再說。
人生競賽最大的特色,在於不像運動有規定的跑道,我們可以選擇自己能獲勝的跑道,甚至邊跑邊轉換跑道也無妨。儘管我們無從得知終點在哪,但是跑著跑著,自然會愈來愈享受、愈跑愈舒暢。
有跑步的人就會懂的。
而那些因為起跑點不同、腳程速度有別、自己有傷在身等等理由而選擇不跑的人,是無法理解這份暢快感的。弔詭的是,那些不跑的人,還會覺得跑步的人何必把自己弄得如此疲憊辛苦。
每一位馬拉松選手看起來都很辛苦,但那只是沒跑步的人的片面觀察。跑回終點的跑者,不論再怎麼疲憊,未來也會繼續跑;而且就算不是跑第一,也會笑容滿面地跑完全程。這是屬於跑者的命定時刻,不跑步的人絕對無法體會。
人生確實是競賽,但那意味的是,與自己的戰鬥。


容易入口,是對料理的稱讚?

讀者看過我寫的小說後,感想通常會分為「難讀」和「易讀」兩大派。前者的理由是風格不喜歡、外文的標示很怪等,後者則多是善意的回應,總之就是讀了「容易吸收」。
這幾年來,日本人很喜歡以「容易入口」代替「好吃」來稱讚料理,尤其以年輕人居多,但我聽了總覺得哪裡不舒服。
容易入口,讓人聯想到的是流質食物,亦即不必花費力氣就能食用。它的反義詞是「不易入口」,專指味道不好、太硬、有怪味等。可是,要吃到「有飽足感」,也要花費一定的力氣,代表它是容易入口的反義詞,而﹁有飽足感﹂這個詞又與「份量大」意思相同,由此推論,量多的料理應該也屬於「不易入口」的範疇。但是很顯然的,這和好吃、不好吃有些差距。
家要「容易居住」,車要「容易駕駛」,那是因為我們只將它當作工具來看待,就像路要「容易行走」一樣,我們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可以前進,所以認為抵達目標是第一要務。
但若以繪畫等藝術品來看,就不是「容易觀看」來的好了!當然,基本前提是展現方式與燈光照射角度都得讓作品容易被看清楚,但就藝術品本身的價值來看,我們不會用「蒙娜麗莎很容易觀看」當作讚美,至於畢卡索就更不可能一眼看穿了。
支持的隊伍「容易獲勝」比較好嗎?或許是吧,但若自己運動,還故意挑軟柿子吃,不覺得有點弔詭嗎?
現在的年輕人似乎已經被「不費吹灰之力」的價值觀洗腦了,例如「容易讀的參考書」、「容易記住的英文單字」等,各位不妨捫心自問,是不是被這些組合給控制了?
「可是我還是想簡單一點,我不想過得太辛苦。」這些人渴望容易存活的人生,進入容易考上的大學,和容易約會的人交往,和容易結婚的人結婚,最後死於容易死去的死法。
我認為像這樣趨於「容易」,無疑是人類的一種「退化」。


「那是因為他成功了所以可以這樣說」這不是廢話嗎?

有時候我會聽到人抱怨:「那是因為他有那樣的環境,才敢那樣說話。」我覺得這句話非常正確。如果少了那些環境,大概也就說不出那些話了。這就像在講「因為你活著,所以你才有辦法開口說話」一樣。
「那是因為你很聰明」、「反正你有錢」、「你會這樣想是因為你交得到女朋友」、「都是因為你們過得太幸福」……類似的說法多如牛毛,以抽象而言,意思就是「我沒有你擁有的那些,所以我沒資格談論」,或者「我有很多話想說,可是我沒有那樣的立場」。
換我來談談我的基本態度。我是一個「不論自身條件、有話直說」的人,我會將我覺得正確、有趣的各種想法直接寫下來,而無關於我目前處於何種狀態,反倒很少寫我想做什麼或是我的願望。
在社會上,常常可以聽到有人諷刺「不要自我感覺良好」,我認為,若真想說這些自我感覺良好的話,讓自己變得「客觀良好」就是最直截了當的防禦方法。如果想談論如何成功,就實際嘗試看看,等到真的成功了再將心得寫下來。這麼一來,久而久之,寫下的東西就會變成應證,不過也僅只於該例子而已。
我因為職業的關係,經常和年輕人說話,因此我對於「該怎麼談才能讓對方聽進我說的」特別敏感。例如:與其說「做A很好」,不如說「做了A,會有以下哪些好處」,這種提出具體結果的談話方式,效果非常好,畢竟年輕人追求的就是結果。
可是老實說,做了A也不一定會成功,所以我應該要告訴對方「做了A還是失敗」的例子,可是若我說了,又會被曲解為「做A是白費力氣」,這樣對聽我說話的人而言並沒有好處,反而像是在陷害他,所以我每次都很猶豫該不該說。
「有錢人真好」、「頭腦好真好」、「受異性歡迎真好」、「有喜歡的工作真好」……面對這些自卑的「下對上」言詞,最好什麼都不要回答,反正對方也沒在追求答案。如果故意要回答,倒是可以奉送一句──「您真內行!」


再過不久,人們就會在網路上分享「現在要開始呼吸」。

這句話是在揶揄,應該不至如此,但是看看現在的社群網站,情況也相去不遠了。「睏了,晚安。」「明天要去買這個。」「糟糕,突然下大雨。」盡是一堆不知所云的嘟嘟囔囔。
「嘟囔」,就是指將別人不想聽的話掛在嘴上,因此,在網路上向大家嘟囔,無疑自相矛盾。如果只是單方面發牢騷倒還好,竟然可以回覆,實在非常詭異,畢竟那就成了一般的對話了。當然,也有人覺得只要別引起他人抱怨,嘟囔也沒什麼不好。除此之外,現代人也很喜歡一窩蜂地轉貼連結,我認為這種行為早就過時了,未來的趨勢應該要限制轉貼連結。
為什麼森博嗣不玩社群網站?以下簡單描述幾項原因。
首先,我認為寫東西是一項很遜的行為,把自己的想法像老太太的裹腳布一樣寫得又臭又長,絕對不是真正聰明的人該做的。僅用最少的篇幅描述自己,然後保持沉默,才是人的最愛,不是嗎?
所以,作家其實是一種用愚蠢舉動交換代價的職業,藉由委屈自己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讓大家覺得「這人怎麼那麼無聊,這些東西還要特地寫出來」,以交換稿費和版稅。工作,就是建立在這種委屈與金錢的交換上。
任何發言都有可能刺傷他人或招致批評,雖然也會有人贊同自己的言論,但是即使掌聲再多,也得不到實際的利益。反而有些人因為個人的激烈言詞被追殺,而那些曾經拍手叫好的人也不可能出來保護。這就是向社會發言的殘酷。
我個人曾經寫部落格超過十年,但是那從一開使就為了出成書才寫的,換言之,我寫是為了得到酬勞。現在我只經營「庭園鐵道」這個部落格,但那是因為我已經在這個領域出了好幾本書,更新部落格對我而言是一種讀者服務。
總而言之,我不太發表沒有稿費和版稅的言論,這是我的一貫態度。因為我認為,跟什麼都不做比起來,「工作」和「職業」,只是在降低自己的格調罷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