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我是愛情的啞巴
說不出口我.愛.他

世界上只有兩種男人,
一種你可以向他表白,一種則是萬萬不可。

在愛情的世界;愛與不愛,由我做主,每個男人為我傾倒,只有在「他」面前,我成了愛情的啞巴。

玉木乃里子,三十一歲,是一名插畫家、服裝設計師,一個人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關於愛情,她向來跟著感覺走,身邊不乏有人相伴,如花花公子阿剛,愛現又看不起別人,但兩人在一起時又是那麼輕鬆愉快;成熟隱重的中年男子水野,在工作、知識、生活品味等各方面帶領她領略人生的真意。唯有遇到從小暗戀的呆頭鵝五郎,內心的純情女孩模式才會啟動,只是,再怎麼明示暗示五郎也毫無反應,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愛靠過來?

在日本熱銷超過160萬冊的「乃里子三部曲」第一部!
被喻為「時代總算追上田邊文學」的跨世代戀愛小說
對話幽默、文體爽快!大人系女孩必攜的戀愛讀本。

宅女小紅、肆一 齊聲讚推薦


【乃里子三部曲】系列介紹

在愛情的課題裡,我們都該學習、找到屬於自己感到舒服、自在的姿態。

「乃里子三部曲」是由《讓愛靠過來》、《私人生活》(暫)、《在壓爛草莓之餘》(暫)這三本由日本小說家田邊聖子所撰寫的戀愛小說最高傑作,描寫三十到三十五歲的女性,歷經失戀、結婚、回到單身的三個階段,學會愛人與被愛,以及找到對自己而言,真正的幸福。

女主角乃里子的部分設定是以作者的好朋友,也是日本首位女性內衣設計師鴨居羊子為原型,以幽默洒脫的文字,塑造出自由自立的理想女性形象,既帥氣又惹人憐愛。

在一九六○至七○年那個保守的年代,當女人的內在美清一色都是「肉色、盡可能包覆大面積」的阿媽大內褲時,鴨居羊子率先設計出布料少、展現出女人漂亮曲線的性感、色彩鮮豔活潑的小褲褲,一時蔚為風潮,而設計師鴨居羊子也成為當時日本年輕女性的偶像。

不論是田邊聖子的小說還是鴨居羊子的內衣,都提點出身心自由對女人的重要性。不論在愛情裡還是在生活中,我們都該給自己一個感到舒服、自在的姿態。


《讓愛靠過來》語錄

成年人不能靠天真過活,特別是女人。
喜歡其他東西更勝過錢的,在這時代是最浪漫的人。
我喜歡這樣,知道自己還能喜歡一個人,還能為男人心跳加速,因而感到心靈充裕的感覺。
我是一個人,他也是一個人,為何我們要各自忍受著寂寞,孤立於世間?如果能夠稍微打破這樣的均衡不是很好嗎?
與中谷剛那攻擊性十足、如同雕像完美般完全的裸體不同,是正直又有些孤寂的身體。我喜歡這種不造作的身體。
擁有他的時間的嫉妒,已經滲入我的血液之中,是血淋淋的嫉妒。
世界上的人可分為兩種,一種是你可以跟他表白,另一種則是千萬不可。對我而言,五郎就是不可以跟他告白的那種人。真的會告白的,是你不那麼喜歡的人,即使告白失敗了,也不過就是回到原點,彼此繼續當朋友。
讓女人想回家的男人是不及格的。明明是在約會中,而且這女的還期待著兩人的親密時光。
大多數的男人只要被放在有家庭生活味的場域中,就會沾染上那樣的氣息,成為「家庭的一員」」,而不再是「一個男人」


作者簡介:
田邊聖子(Tanabe, Seiko)
與山崎豐子齊名,並列為日本大阪文學兩大女流作家。
一九二八年生於大阪,一九五八年出版第一部作品《花狩》,一九六四年以《感傷旅行(Sentimental Journey)》獲第五十屆芥川賞,此後創作小說、散文、古典小說新譯、人物評傳等,筆耕不輟。一九八七年以《花衣卸,纏身……》榮獲第二十六屆女流文學賞,一九九三年以《乖僻一茶》榮獲第二十七屆吉川英治文學賞、一九九四年榮獲第四十二屆菊池寬賞,一九九八年以《自道頓堀雨中別後》榮獲第五十屆讀賣文學賞、第二十六屆泉鏡花文學賞、第三屆井原西鶴賞。一九九五年獲頒紫綬勳章,二○○○年獲選「文化功勞者」,二○○八年獲頒文化勳章。
田邊聖子的女性(戀愛/成長)小說,有別於當代日本作家筆下的極度壓抑的女性形象,行文輕盈、不扭捏作態,不拖泥帶水,讀來淋漓暢快。主角設定多是三十歲左右、單身、經濟獨立的女性,能坦誠自我反省與批評,並直面內心的情慾與渴望。對自己工作的驕傲與責任感,在感情上風風雨雨,卻不見任何陰鬱、悲觀,在愛情之中不斷蛻變,朝著更美好的自己前進。
著書超過兩百五十部,本本精采,幾乎沒有失敗作。近年來有不少作品復刻出版,其中以為名為「乃里子三部曲」的《讓愛靠過來》、《私人生活》、《在壓爛草莓之餘》,在推出新版本後,深獲年輕世代讀者喜愛,讀來新鮮驚豔,可謂跨時代閨蜜流傳之作。


譯者簡介:
王淑儀
輔仁大學日文系畢,曾任報社編譯、出版社長工。以小說散文療養身心,兼與平假名、片假名馬拉松賽
跑中。龜速啃書譯書;超速買書堆書。譯有《衝動購物日記》、《裝釘考》、《太宰治的人生筆記》等作品。


內文試閱:
1
我的朋友美美叫我陪她去向「那男的」討錢,我也就跟著去了。
美美說:「我耳根子軟,被他花言巧語哄騙一下,可能又會覺得『那好吧,算了吧』」。
說穿了,美美就是被「那男的」給甩了。
當初對方說會跟她結婚,兩人才「好上了」,但最近別說連結婚的「結」字都不再提起,就連打電話給他,「一直轉語音,我跑去公司外面逮他也被逃掉,衝到他家去,也是一轉身就溜走。」
「這樣的話,也沒辦法了,你就當作煙火放完,也只有曲終人散了吧。」聽我這麼安慰,美美倒也坦率地承認說:「嗯,煙火晚會已經結束了」。
但一轉念又要逞強:「可是人家是真心想要跟他結婚啊,而且我在那傢伙身上花了不少錢吔,三不五時到我住的地方過夜,可恨的是就這樣讓他逃了,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妳不覺得這傢伙太不要臉了嗎?」
美美看上去有些白白胖胖的,那雙腿卻是十分勻稱美麗。個性有點溫吞沒有主見,讓我無法放著她不管。她雖然很努力地要裝作沒事,實際上被那傢伙甩了還是帶給她很大的打擊,近半個月都陷於低潮,不時跑到我的事務所來,明明一臉浮腫,每次看到都是紅著眼,應該是哭過之後的模樣,卻要以「我牙痛啦」之類的理由來掩飾。
美美是在大阪本町一家保險公司上班的粉領族,好幾年前我也在那裡,我們是同事,兩人反而是在我離職之後才變得熟稔,她常會來找我玩或是商量事情、一起去喝酒聊天。
我現在做很多有的沒有的賺錢維生,像設計兒童服飾,還有主要是年輕女孩的衣服、內衣褲,或是設計一些小東西,也接些插畫的案子,手工縫製動物或人偶的娃娃(其中有幾件作品被嬰幼兒用品廠商買下,量產中)。
為何我會辭掉保險公司的工作呢?那裡給的薪水還不錯,只是要被調去隸屬於大阪府下一個小鎮的分公司,職員大多是女性,這樣的職場讓我覺得很厭煩,一點也不有趣。
不過,即使在總公司,男性職員特別是未婚單身的年輕男人也很少,所以大家只好往社外發展。
但是在找到合適的人之前,薪水已經調升到一個不錯的水準,因此繼續留下來工作,最後成為剩女的大有人在。
美美已經二十七歲,雖然比我小,但她總是想著要結婚,心態跟那些二十一、二歲的年輕女孩沒什麼兩樣,也因此會被男人騙也不是什麼太令人意外的事。
至今我聽了不少她興高采烈地說著兩人的事。
「他是技術人員,身上都是油臭味,嘻嘻嘻」、「嗯,該怎麼說呢,技術員就是單純明快,講話直接不會兜圈子,我就喜歡他乾脆這一點,嘻嘻嘻」之類的,這次我想她是跌了一大跤了吧。
「乃里子,其實你很羨慕我吧。」她這麼對我說,我也只嗯了一聲。就像讓座給老人小孩一樣,我不會氣得跳起來跟美美認真計較,就因為她的小孩子氣與溫吞沒有主見的個性,造就我們這種不怎麼堅定的友情,所以當她哭腫著臉罵「那男的」的時候,我也無法不管她不理她。
究竟要怎麼教訓對方呢?
我提議:「跟他說妳懷孕了,要他出墮胎的錢,怎麼樣?」
「嗯,這樣說他應該會拿錢出來。」
「那傢伙會不會很小氣?」
「嗯,感覺有一點。」
「那還是恐嚇他一下好了。」
「比如說,不出錢的話,我就把孩子生下來?」
「索性告訴他是雙胞胎?」
「再嚇他說要在孩子身上寫著父親的名字甲斐隆之,然後丟到警察局前面。」
「他叫甲斐隆之喔?一個技術員竟然取這麼帥氣的名字,真有點浪費了。」
「他也只有名字帥而已。」
我們還想了很多方法。若是美美對那個姓甲斐的還有感情,我們得想想還有沒有其他招數,但她的個性就是來得快去得也快,說這個男人丟掉就算了,大概是她不執著,我也覺得如果她想要撿回來的話就另當別論,但既然不需費心想辦法要如何繼續下去,那多少拿到一點分手費然後大家好聚好散也是好。我跟美美就下了這個結論,最後就只剩下對方是否願意支付分手費這個問題而已,畢竟這只是我們片面的說詞,說不定對方也有他的苦衷。
「你們最後一次要好是什麼時候?」我玩著鉛筆邊問。
「三個多星期前。」
「這樣應該行得通啦,要是一、兩年前,這招就不管用了。」
「妳覺得可以跟他要多少錢呢?」
「看他的態度如何吧?」
我們為即將到來的勝利提前乾了杯啤酒。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