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甜文女王峨嵋+廢柴女騙子翻身血淚=超萌私房新作!
本書特色
正道英雄救世界?拜託,八百年前的套路了吧?
這年頭啊,邪道才是王道!

一次許願池邊的意外,少女蘇翩紫穿越到陌生的千雲大陸,成為邪道騙子世家的一員,並得到一匹名為浮雲的超囧神馬。
穿越後的生活並非一帆風順,被封印的天人之體、無法修習武道的廢物體質,令她在家族中備受歧視,甚至遭逢性命威脅。
哼!要玩騙術,誰也難不倒鬼靈精怪的蘇翩紫。且看她如何用智慧與詭計過關斬將,成為史上最天才的廢柴弟子,取得家族聖物認可,解開封印,踏上屬於女騙子的強者之路!

騙的人越多,修為實力就越高?這是什麼古怪的修練方法?
人人以為她是一個不能修練的廢物,最後卻發現她才是真正的大BOSS。
為了擺脫血脈壓制,為了自由有尊嚴地在異界生活下去,莫名其妙成為騙子世家傳人的蘇翩紫帶著她的神馬踏上征途。
目標:把正道世家的至寶都騙到手!騙盡天下千千萬萬人之時就是她「神功」大成之日。
各世家公子卻毫無受害人自覺,對她死纏不放。
拜託!本小姐只騙財,不騙色的!



千王之凰
卷一:從廢柴到天才

‧甜文女王峨嵋全新萌作,網路從未發布的獨家私房故事
‧少女穿越異世界,不練武功,練……騙術?!

據說,千雲大陸的末日災劫即將降臨,正道世家的天子驕子鄭皓弈,將與他的命定之人一起戰勝劫難,挽救眾生。
等一下!是不是有哪裡搞錯了?他的命定之人,怎麼會是邪道世家出身的女騙子?

孤兒蘇翩紫因為一場意外穿越到異世界,想要成為強者,卻發現修練進階的方法只有一種──騙人!騙人!繼續騙人!
老天爺,這是什麽古怪的修練法?換一招行不行?當騙子壓力好大啊!
鄭皓弈:「膽敢騙我,就要負責騙我一生一世,不許中途落跑。」
蘇翩紫:「喂!本小姐只負責騙財騙寶物,可不負責騙色。」

★蘋果日報排行榜、金石堂排行榜、博客來排行榜暢銷作家峨嵋最新力作
★《千王之凰》從未在任何網路平台連載,普天出版社率先發行獨家版本!
★第一集隨書附贈精美海報、精美Q版杯墊
★集10枚扉頁截角,再送「千王之凰」撲克牌



作者簡介:
峨嵋,當紅的超人氣甜文女王。風吹就倒的白瘦高外表,腹黑毒舌又冰山的女王內心,愛好用文字賣萌裝嫩。從事過多種文字相關工作,最終投奔「坐家」行列。著有《誘狐》、《丹姬》、《千王之凰》《乘龍》……等書。
更多相關資料在
盜墓筆記官方部落格 http://blog.yam.com/daomubiji
普天文學新樂園部落格http://blog.yam.com/popu123


內文試閱:
第一章 神棍,雞血,命定之人

今夜無月,但有繁星璀璨,暗藍色的夜空中銀河高懸,光影流動。
傳說,深邃無際的星空暗藏著無盡奧秘,每個人的命運都與天外星辰遙遙呼應,天下興衰也與斗轉星移的天象變幻息息相關。
千雲大陸上,自古便有無數智者先知透過天象演算天機,窺探未來。位於大陸西方的天機峰天機大殿,正是天機術數演算的巔峰聖地。
在世人眼中,能夠進入天機殿的,無不是皓首窮經、才識淵博且高深莫測的傳奇人物。
此刻,天機大殿空無一人,只有一名身穿紫色廣袖錦袍的男子站在殿外的琉璃飛簷下,仰望星空。墨染般的烏黑長髮一直傾洩到膝下,髮絲與衣袂在晚風中翻飛飄舞,彷彿下一刻就要乘風歸去。
雖然看不見男子的容貌,但在這樣如夢似幻的夜晚,一抹動人的背影,已足夠使觀者心神俱醉。
兩名身穿紗衣的美麗少女小心翼翼地走到紫袍男子身後,深深行了一禮,「鄭公子到。」
紫袍男子輕歎一聲,「該來的還是來了,請他進來。」
「是。」
紗衣少女齊齊應聲退下,很快,那位「鄭公子」便出現在了琉璃飛簷下。
來人一身玄色長袍,步履沉靜而寧定,似乎已與夜色融為一體。他慢慢走到紫袍男子身後三尺左右的地方,終於開口打破沉默,「你急急叫我來,就是為了讓我看你的背影?」
「美好的星空,自然要邀請知音共賞。我們恐怕沒有太多機會一起享受如此良夜……距離群星隕落,天地混亂的日子,不是太遠了。」紫袍男子聲音飄渺,如傳自九霄。
「你就這麼肯定,所謂的末日即將到來?」鄭公子的語氣透出幾分無奈。
紫袍男子的語調帶著濃濃的沉鬱悲憫,「我也希望不會,很可惜,數千年來,神算世家的卜算之術從不曾出錯。」
他正是神算世家的第三十六代傳人,卜塵宇。神算世家卜氏預測天機的能力非凡,已享有數千年的盛名,在世人看來,能知過去未來的他們,直與神仙人物無異。
鄭公子學著他的動作仰頭望天,看了好一陣子,卻是一無所得。
卜塵宇輕笑一聲,慢慢回過頭來,「鄭家乃是法政世家,所謂術業有專攻,皓弈,你再看一年也不會看出門道來,何必勉強?」
宮殿內透出的燈光散落在他臉上,鳳眼瓊鼻,肌膚明淨得猶如溫潤通透的羊脂白玉,精致俊秀,偏偏不帶絲毫女氣。謫仙一般的容貌氣度,委實令人妒忌。
鄭皓弈卻絲毫不受他的美貌影響,不以為然地道:「既然你認定了末日將至,就趕緊把沒完成的心願完成了吧,拉我來天機殿廢話什麼?」言下之意,根本不把他的話當回事。
卜塵宇似是早就預知了他的反應,搖頭輕歎一聲,「末日並非毫無轉機,明日午時從天機殿出發,往西一千三百里,你的命定之人便會出現,這可是最後的機……」
一句話未完,忽地渾身一震,臉色轉為蒼白,失去血色的唇角慢慢地滲出一縷鮮血。
鄭皓弈終於動容,「你怎麼了?」
卜塵宇苦澀強笑,「窺探天機是要付出代價的,我耗盡百年陽壽也只看這一點端倪,後面必需拜託你了。皓弈,明日午時從天機殿出發,往西一千三百里,切記、切記!」
簡單幾句話說來,竟似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他抬手扶著殿柱,搖搖晃晃地跌坐在地,眼角竟也開始滲出血絲。整個人散發出濃濃的頹敗之氣,就如一朵盛開到極致後黯然凋零的絕世幽蘭。
鄭皓弈定定地看了他一眼,卻沒有伸手去扶,只是沉聲道:「好吧,我記下了。」說完便要轉身舉步離開,突然像想起了什麼,又回頭道:「你希望我依你所言,直說就是了,何必浪費雞血?」
雞血?
卜塵宇猛地抬頭,滿臉不敢置信,「你怎麼知道我用的是雞血?」一雙漂亮的鳳眼幾乎給他瞪成了牛眼,表情激動、尾音高昂,哪裡還有半分虛弱垂死的萎靡模樣?
鄭皓弈揉了揉額角道:「上上上回你用果汁,顏色太淺。上上回你用朱砂,質地不像。上回你用糖漿,甜味太濃。我見今次你準備這麼久,多半該用真血了。天機殿絕大部分時候是齋戒的,偶然開葷也嚴禁濫殺,來的路上我恰好聞到膳房的人往你這邊送剛剛燉好的雞湯,用的除了雞血,還會是什麼血?莫非你捨得給自己放血?」
卜塵宇大受打擊,滿臉哀怨,「你就不能假裝被我騙到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