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千王之凰
卷三:史上最大詐騙集團

‧甜文女王峨嵋全新萌作,網路從未發布的獨家私房故事
‧少女穿越異世界,不練武功,練……騙術?!

擁仰仗體內的第二重血脈印記,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邪道女騙子蘇翩紫搖身一變,成了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醫家仙女柳千凰。
接下來呢,「仙女姊姊」就要出發前往學宮,磨拳擦掌地準備挑戰新生入學考試最高分紀錄。
哪想人算不如天算,還沒見到學宮的影子呢,居然落入了妖獸大軍的重重包圍。
不要啊!騙盡天下人的壯志未酬,怎麼可以成為妖獸們的飯後點心?

蘇翩紫:不好意思,破紀錄一向是我的專長。帥哥,乖乖等著被壓倒吧!
鄭皓弈:哼!妳大概沒聽說過一個詞,叫作隱藏實力。


★蘋果日報排行榜、金石堂排行榜、博客來排行榜暢銷作家峨嵋最新力作
★《千王之凰》從未在任何網路平台連載,普天出版社率先發行獨家版本!
★第三集隨書附贈精美海報
★集10枚扉頁截角,再送「千王之凰」撲克牌

本書特色
甜文女王峨嵋+廢柴女騙子翻身血淚=超萌私房新作!

正道英雄救世界?拜託,八百年前的套路了吧?
這年頭啊,邪道才是王道!

一次許願池邊的意外,少女蘇翩紫穿越到陌生的千雲大陸,成為邪道騙子世家的一員,並得到一匹名為浮雲的超囧神馬。
穿越後的生活並非一帆風順,被封印的天人之體、無法修習武道的廢物體質,令她在家族中備受歧視,甚至遭逢性命威脅。
哼!要玩騙術,誰也難不倒鬼靈精怪的蘇翩紫。且看她如何用智慧與詭計過關斬將,成為史上最天才的廢柴弟子,取得家族聖物認可,解開封印,踏上屬於女騙子的強者之路!

騙的人越多,修為實力就越高?這是什麼古怪的修練方法?
人人以為她是一個不能修練的廢物,最後卻發現她才是真正的大BOSS。
為了擺脫血脈壓制,為了自由有尊嚴地在異界生活下去,莫名其妙成為騙子世家傳人的蘇翩紫帶著她的神馬踏上征途。
目標:把正道世家的至寶都騙到手!騙盡天下千千萬萬人之時就是她「神功」大成之日。
各世家公子卻毫無受害人自覺,對她死纏不放。
拜託!本小姐只騙財,不騙色的!


作者簡介:
峨嵋,當紅的超人氣甜文女王。風吹就倒的白瘦高外表,腹黑毒舌又冰山的女王內心,愛好用文字賣萌裝嫩。從事過多種文字相關工作,最終投奔「坐家」行列。著有《誘狐》、《丹姬》、《千王之凰》《乘龍》……等書。
更多相關資料在
盜墓筆記官方部落格 http://blog.yam.com/daomubiji
普天文學新樂園部落格http://blog.yam.com/popu123


內文試閱:
第21章 驚豔亮相

01.

趕到杏林山頂,只見大殿外裡三層、外三層地圍滿了杏林山柳家的子弟。素來性情淡泊的大夫們無不是神情激動、義憤填膺地與另一批人──幾十名衣著光鮮的男男女女對峙。
那群華衣男女,看衣飾似乎來自幾個不同的世家。個個都是神情倨傲,眼帶不屑,冷冷地與醫學世家的大批子弟對峙。
從頭髮長度判斷,這些男女隨便哪一個都至少達到了換骨境修為,幾個領頭人物清一色全是洗髓境後期修為,而且看年紀不算太老。放入任何中小型世家,都該有些地位。
蘇翩紫等三人突然出現,雙方都甚是意外,尤其貝剛石明明白白的超凡境修為,更讓人側目不已。其中一些人馬上就發出詫異的低呼,認出了他是商業世家的成名高手貝剛石。
商業世家與醫學世家同為中立世家,但平常沒有太深的交情,大家都拿不準他此時出現是什麼緣故。
蘇翩紫戴著帷帽,並未露出面孔與那頭驚人的長髮,旁人不過瞥了她兩眼,就將注意力放回貝剛石身上。
醫學世家這方的人幾乎都認得柳曇,見狀連忙出聲招呼,對他帶了一名超凡境高手同行,隱約有幾分期待。
這種時刻,非常需要高手坐鎮幫忙。
柳曇帶著蘇翩紫與貝剛石走到自家人那邊,低聲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蘇翩紫剛剛進入千雲大陸不久,還不太認得各個大小世家的衣飾打扮,同行的兩名老者則不然,一眼就能看出前來杏林山鬧事的人來自哪幾個世家。其中以神藥世家為主,另外幾個世家無一例外地與神藥世家雲氏交好,跟他們一個鼻孔出氣。
醫學世家中一名與柳曇年齡相仿的老者憤然道:「神藥世家的人前幾日送信過來,表示要登門拜訪,有事相商。族長明知道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眼,不過也不好拒絕。哪想他們今日居然帶了一大幫走狗前來,逼著我們開放聖地,讓他們的聖女雲清穎進去,令生命之泉認主!」
豈有此理?不僅貝剛石大感意外,蘇翩紫也大感不可思議。
神藥世家的人都吃錯藥了不成?跑到別人家來,要逼人家的聖物認主,簡直比強盜世家的人還要囂張狂妄。
柳曇氣得直跺腳,「雲氏怎敢如此無恥?」
另一名老者歎氣道:「那幫人手上有我們柳家仙祖的真跡,言之鑿鑿地說,那是仙祖的遺訓。族長和眾位長老正在裡面與他們的人相爭。」
「仙祖的真跡?這又是怎麼回事?」柳曇也搞不懂,怎麼柳家那位醫仙聖祖的真跡會跑到神藥世家手上,上頭又寫了什麼,竟讓神藥世家子弟如此咄咄逼人,公然上門謀奪聖物。
柳家的人顧不上有貝剛石與蘇翩紫兩個外人在場,將在大殿上伺候的弟子偷偷傳出的話說了一遍。
蘇、貝二人一聽,頓時明白了來龍去脈。
神藥世家的仙祖藥仙,本來是醫學世家的仙祖醫仙的一名屬下,這在千雲大陸上並非秘密。事實上,神藥世家的聖物百草石也是醫仙賜予的。
如今神藥世家發跡,十分避諱旁人提及此事,對於日漸衰敗的醫學世家懷有很深的心結。雖說礙於正道世家的身分臉面,不至於明著為難,暗裡排擠打壓的事情可不知道做了多少。
多年前,醫學世家出了柳晴心這名天才傳人,神藥世家不得不有些收斂。但後來柳晴心失蹤,又過不久,神藥世家的雲清穎開始嶄露頭角,幾年前更成功令聖物百草石認主,雲家的氣焰因此越發高漲。
百草石上有一行小字,寫著「傳我至寶,能者得之,濟世救人,造福蒼生」,雲家人本以為是藥仙留字,沒有特意放在心上。前段日子卻偶然發現,那十六個字原來是醫仙的真跡。
雲家不少人,包括雲清穎,不由得動了心思:醫仙寫下這樣的一句話,是不是正代表著他傳給醫學世家的那一口生命之泉,並非只認醫學世家的嫡系傳人為主。凡能力天賦出眾者,皆有機會?
若能得到醫學世家的聖物,等於將醫仙傳下的兩件聖物都繼承了過去,柳家的人還有什麼資格自稱醫仙傳人,處處壓著藥仙傳人一頭?
醫學世家這邊自打柳晴心神秘失蹤,便再不曾出過天資出眾的弟子,這也是人所共知之事。難怪神藥世家的人膽敢仗著一塊石頭上的醫仙真跡,便堂而皇之地欺上門來。
柳曇聽完其他人無奈又氣憤的一番描述,氣極反笑,握住蘇翩紫的手就要往大殿裡走,「欺人太甚!欺人太甚!老夫倒要瞧瞧,究竟是他們姓雲的弟子出色,還是我們醫仙的嫡系傳人出眾!」
貝剛石瞄了瞄蘇翩紫,再看看激動得滿面通紅的柳曇,哈哈一笑道:「曇老弟,也帶我這個老哥哥一起去看看熱鬧,作個見證,如何?」
柳曇氣昏了頭,差點兒連貝剛石都忘在腦後,這時聽他開口,頓時清醒了一些,知道人家是好意為柳家壓陣,感激地道:「有勞貝老兄了。」
醫學世家其他人不明白柳曇拉兩個外人進大殿的用意,不過貝剛石本身是武道高手,他背後的商業世家在中立世家中乃數一數二的頂尖勢力,人家願意幫忙,對他們只有好處。
至於柳曇為什麼首先拉著蘇翩紫這個年輕姑娘往大殿去,而不是拉貝剛石?大夥只當是老先生太過激動,自亂了陣腳。
貝剛石掃了眼大殿外跟隨神藥世家前來逼宮的其他幾個世家的人,心裡暗暗好笑。上天注定了醫學世家氣數未盡,偏偏在關鍵時候冒出一名天資絕頂的傳人,神藥世家這回乘興而來,只怕要灰溜溜地鎩羽而歸。
話說回來,即便讓雲清穎進入醫學世家的聖地,嘗試令生命之泉認主,她也極難成功。只是此例一開,不但要嚴重打擊醫學世家的士氣,還將於日後帶來數之不盡的麻煩。
今日走了一個雲清穎,明日會有更多自認「有能」之人找上門。那樣一來,整座杏林山,乃至柳家人心目中崇高不可侵犯的聖地,豈不都要淪落為吵雜混亂的菜市場?
神藥世家這一手,不可謂不陰損狠辣。
堂堂一個正道世家,行事如此霸道陰狠,就是看多了奸商的貝剛石也禁不住暗暗搖頭。
一朝得志便忘乎所以,如何能夠長遠地發展下去?毫無疑問,與雲氏減少往來的決定是正確的。這種世家想長久興盛,可能性估計比太陽從西邊出來還小。與他們深交,難保未來哪天要受拖累。

02.

看守大殿門戶的弟子認得柳曇,見他帶了超凡境高手前來,馬上想到他們是來替自家人壓陣的,沒多想就直接放行了。
至於蘇翩紫,他並沒有多留意,反正柳曇是柳家的核心弟子,殺了他也決不會做出不利於家族的事。
一行三人才走到殿前的花園處,就聽一名年輕女子的聲音遠遠地傳來,「柳氏一族的醫仙聖祖既然發下宏願,希望他老人家的寶物能夠由有能者得之,惠及天下蒼生,眾位前輩身為他的後人,又何必拘泥於門戶之見,非要將聖物限於一家一姓所有?晚輩聽聞醫學世家以濟世救人為己任,想來不會眼看著聖物白白擱置,無所作為。」
一番話說得大義凜然,偏又句句帶刺,彷彿醫學世家今日不把生命之泉獻上,就是數典忘祖、心胸狹隘、自私偽善了一般。
柳曇一聽,差點兒氣得兩眼發黑。
話音落下,隨即有一名老者冷冷地回道:「雲姑娘看來是自命有能者了,不知道我醫仙聖祖賜予藥仙的這塊百草石,在雲姑娘之前,讓多少神藥世家之外的有能者嘗試過認主?神藥世家號稱三大正道世家之一,想必胸襟更勝我區區柳家,老夫怎麼不曾聽聞雲家將百草石取出來,讓天下有能者認主的消息呢?可惜啊可惜,不然老夫一定要召集眾多有能者,前去一試。」
蘇翩紫本來也是滿腔氣惱,聽了這話,差點兒笑出聲。柳家人原來不全是迂腐可欺的老好人,也有幾個厲害角色在。
三個人魚貫走入大殿,惹來矚目的當然還是貝剛石這個超凡境強者。
蘇翩紫隔著帷帽觀察大殿內的人,正中主座上端坐著一名面目慈和的老者,應該就是柳氏的族長柳陀了。
按柳曇所言,柳陀是她娘親的叔叔。柳晴心雙親早亡,是叔叔將她撫養長大,感情親如父女。此刻蘇翩紫見了他,頗感親切。
柳陀下首或站或坐著十數人,其中只有兩個較年輕,其餘年紀最輕的看上去都超過了四十歲,當中也有幾名女子。
從頭髮長度看,大多數都是易經境的修為,僅有族長與另外兩名老者髮長過臀,已晉入超凡境。
如果這幾人就是醫學世家所有的武道高手,蘇翩紫只能說──難怪神藥世家敢表現得如此囂張。
以貝剛石所在的商業世家為例,族內至少有五個超凡境高手,上頭還有脫俗境高手兩名,更不要說號稱三大正道世家之一的雲家了。
對照高手的數量,雙方根本不在一個等級上。
再看雲家這一方的人,為首三人衣飾華美,領口與衣袖邊緣皆以精工刺繡著紅色古鼎狀紋飾,雲家血脈印記的模樣。
不用問,他們就是雲家來的正主兒,兩男一女,男子都是超凡境強者,大概四十來歲模樣。唯一的少女看上去大概十七八歲,頭髮已經超過肩背,顯然是一名洗髓境強者。
少女的容貌明豔皎美,不過這會兒臉色頗為難看。剛才那一番夾槍帶棒的話想來就是出自她之口,結果被人家毫不客氣地頂了回來,而且反駁不了,臉蛋一陣紅一陣白,眼裡露出濃濃怒意。
綜合蘇翩紫看到的、聽到的,不難猜出她就是雲家那位大名鼎鼎的聖女雲清穎。再想及這些時日以來的所見所聞,很難對神藥世家的人生出絲毫好感,尤其是這個什麼聖女,單憑剛剛那番話,已足夠將她列入「欠修理名單」之內。
除了這三人,廳裡還有五名同樣是超凡境的強者,都是男子,衣飾各不相同,是雲氏請來逼宮的幫手。
蘇翩紫一個一個地看過去,將五人的衣飾特徵記在心上。敢來她家找麻煩是不是?就算今日奈何不得,總有一天要讓他們好看。
記仇什麼的,她最在行了!
內心正盤算著該如何教訓這些人,神藥世家那邊又有人發話了,
「清穎小姐天資出眾,能夠得到百草石認主,自然是有能者。柳家如果有優秀的弟子,我們也不想多事。可現在的情況大家都看得清楚,清穎小姐只是實話實說。我們真是一片誠心,期望達成醫仙的宏願,讓生命之泉得以重見天日,造福天下蒼生。」
這次開口的是雲家的一名超凡境強者,下巴處長了幾根山羊鬍,看上去有些猥瑣。
「呸!既然不想多事,那就馬上滾!就憑你們平日裡哄抬藥價,四處驅趕百姓、佔地改作藥田的所作所為,也敢說什麼造福蒼生?真是馬不知臉長,猴子不知屁股紅!」柳家這邊暴起喝罵的是個模樣十分粗獷的中年大漢,橫看豎看都像土匪,沒有半點兒大夫的氣質。
雲家的人被他一番毫不客氣的搶白弄得臉色發青,同來的幾個幫手紛紛「仗義執言」。
「沈長老,一碼歸一碼,神藥世家能夠成為三大正道世家之一,行事自有分寸,絕不會做你所說的那些事情。不可以因為一點私心就橫加汙蔑。」
「就是說嘛!神藥世家這是一片好心,柳家既然無人能夠繼承醫仙的衣缽聖物,就該退位讓賢。」
「生命之泉在你們手中,只是枯竭的泉眼罷了,讓清穎小姐進去試一試,又有啥大不了的?」
陪同前來的幫手們不但出口,而且一個個都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動手的架勢。
雲氏一方在大殿裡的八人,就有七個超凡境強者,足夠壓制住醫學世家的所有高手,明顯早有計劃,若威迫不成,便動用武力強來。
即便今日之事留下話柄也無所謂,以醫學世家如今的境況,事後不會有什麼勢力願意為了他們,與風頭正盛的神藥世家對抗。
哪怕告到法政世家那裡去,憑著鄭皓弈與雲清穎那樁失敗的婚事,法政世家正對神藥世家有愧,怕也不好多插手管事。
付出一點點代價,給予已經日薄西山的醫學世家致命一擊,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超級划算!
至於雲清穎是不是真能令生命之泉認主,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事。
他們的心思,在場的老江湖怎麼可能不明白?貝剛石於心中迅速地衡量一遍利害得失,有了決定。
「各位且慢,請聽老夫一言。」
雲氏那邊的人果然靜了下來,他們心裡真正警惕的,就是這個隱隱與柳氏站在一邊的貝剛石。
他一個人不可怕,他身後的商業世家卻很不好惹,家族實力不弱,還與正邪兩道以及中立的許多世家交好。哪怕雲氏如今氣焰高漲,也不太願意跟貝氏一族正面對上。
萬一貝剛石非要跟醫學世家站在一塊兒,他們會很頭疼。
一直沒有說話的另一名雲家男子出了聲,眼中精光閃動,「不知道貝先生有何高見?」
貝剛石正要開口,忽聽外邊傳來好幾個人談笑寒暄的聲音,很快,幾道人影出現於大殿門口。當先一名中年男子身材高大、髮長及膝,是蘇翩紫所見過的,除了千狐洞裡的老狐狸爺爺蘇霆元之外,頭髮最長的人。
不用說,這是個脫俗境強者。
此人一現身,大殿上所有人都徹底安靜了,只有主座上的柳陀微笑著站起身,走上前道:「鄭老弟與幾位賢兄大駕光臨,杏林山蓬蓽生輝,請上座。」
雲氏那邊的人臉色很難看,柳氏這邊個個喜動顏色。
姓鄭的強者名叫鄭憫,不但修為足以壓住在場所有人,還擁有一個相當關鍵的身分──法政世家長老,也是族長鄭天綱的堂弟。
隨他同來的,是一名與他同族的長髮少年,以及三名來自不同世家的強者,每一個實力都不弱。
貝剛石本來還對自己的選擇有些猶豫,見到鄭憫等人到訪,頓時放下心頭大石。
雲清穎冷冷地盯著鄭憫身後的長髮少年,緊握拳頭,一言不發。她身邊的兩名雲氏超凡境強者看到那少年,更是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沒錯,英俊不凡的長髮少年,正是先前拒絕了聯姻婚事,致使雲家顏面大損的罪魁禍首,鄭皓弈。
蘇翩紫注意到他,同樣心頭大震。
老天!是那名黑衣美少年!在她莫名其妙來到千雲大陸那天,發現了她身為騙子世家傳人的身分,恐嚇威脅過她的傢伙!
糟糕!他知道她的真實身分,怎麼辦?
內心有些慌亂,可很快便冷靜下來。
沒什麼好怕的,她如今已是「面目全非」,除了頭髮和當初一樣長,再沒有任何相似特徵,不可能被認出來。
即便黑衣少年感到眼熟,她憑著一雙手臂上的血脈印記與天賦印記,也足夠洗清所有疑慮。
定下心神再看,那邊的鄭憫與柳陀寒暄幾句,毫不客氣地在主座不遠處坐下。與他同來的四人紛紛落座,鄭皓弈便坐在鄭憫身邊。
柳曇湊過來,低聲對蘇翩紫道:「那個年輕人,就是法政世家的天才鄭皓弈。」

03.

什麼?竟然是他?
蘇翩紫愣在原地,哭笑不得,自己跟這傢伙還真是有緣啊!
回想當日,對方僅僅因為她身上的騙子世家血脈印記,就斷定她會行為不端。今日正好看看,換了醫學世家的血脈印記,又有什麼可說的?
撇開鄭皓弈不算,與鄭憫同來的其餘三人都是超凡境強者,看衣飾都來自不同世家,與柳陀說話時神情親切,平日關係必然不錯。
蘇翩紫心道:難怪柳族長能淡定地由著自家人與對方磨嘴皮子,原來是在拖延時間等幫手啊!
有了這些人,今日自己就算不出現,雲家也不可能得到太多好處。
不過,能夠痛打幾下落水狗,那是最好不過。
話說回來,三大正道世家的聖物擁有者,今日就見到了兩個。蘇翩紫突然覺得,距離成功騙取聖物的目標,一下子跨出了巨大的一步。
鄭憫坐下之後,側頭對貝剛石道:「貝老哥也在啊!剛才你要說什麼來著?」
後者呵呵一笑,「先前聽了神藥世家雲先生與雲姑娘的高論,覺著也不無道理……」
這話一說,雲家那邊的人無不喜出望外。而柳家這邊,除了柳曇和蘇翩紫心裡有數,其餘人皆是一片嘩然,連柳陀也錯愕不已。莫非這貝剛石也是故意來搗亂的?商業世家跟柳家雖無多好的交情,也不至於公然偏幫雲家才是。
貝剛石不慌不忙地摸了摸鬍子,慢悠悠地往下道:「老夫今次來,是要恭喜醫學世家再出英才。有這樣出類拔萃的天才弟子在,醫仙傳下的聖物,倒是真不用旁人再惦記掛心了,呵呵!」
聞言,柳陀心念微動,目光馬上落在了柳曇身邊的蘇翩紫身上。
幾日前他收到靈鳥傳信,稱發現了一名流落在外的柳氏嫡系傳人,如今正往杏林山而來。
醫學世家的族人不似騙子世家的人那般固定聚居一處,不少弟子遊走天下,四處行醫,偶然發現一兩個嫡系傳人,算不上多奇怪的事。
柳曇有意給族人驚喜,未提及蘇翩紫擁有靈木法身。
柳陀很清楚,杏林山上沒有哪個子弟的武道天賦算得上出眾,確實無人可以跟雲清穎這等天才相比。貝剛石此言,多半指的就是一直戴著帷帽,跟在柳曇身邊的陌生少女。
隨著他的視線,雲氏眾人也注意到了一直默不作聲且沒什麼存在感的蘇翩紫。先前附和雲清穎的那名山羊鬍嘿嘿冷笑道:「螢火之光,也敢與日月爭輝?就是當年你們柳家引以為傲的柳晴心,與我家清穎小姐相比,仍是遠遠不如。老夫倒要看看,柳家還能出什麼英才?」
蘇翩紫聽了這話,登時怒火中燒。這個鼻孔朝天的女人憑什麼跟娘親相比?給娘親提鞋都不配!
柳陀聽人提及生死不明的侄女,又是氣惱不甘,又是黯然無奈。如果侄女兒還在,哪裡輪得到雲家的跳樑小丑欺上門來?
雲清穎微笑著傲然道:「既然柳家自認有人能勝我一籌,就請出來一見,晚輩很想見識見識這位不曾在千雲玉碑上亮相的神秘『天才』。」
雲家那幫人被她一提,忙跟著起鬨,「反正是比不上清穎小姐,何不乾脆一些,直接承認呢?神藥世家並不打算硬佔生命之泉,清穎小姐也是一片好心,想憑真本事讓它重見天日,造福世人。」
千雲大陸上公認天賦資質勝過雲清穎的,就只有鄭皓弈一個。雖說近來多了一個了不得的蘇翩紫,但那是千狐洞騙子世家的傳人,怎麼可能與醫學世家的子弟扯上關係?
假設柳家真有足夠厲害的弟子,不可能無聲無息,至少也會在千雲玉碑的百強榜上留名。
雲清穎提到的,大家都想得到,越發篤定貝剛石只是替柳家虛張聲勢,又或者他也被柳家的人忽悠了。
就是柳陀以及柳家其他人,都不敢相信會有奇蹟發生。
倒是鄭憫掃了堂侄鄭皓弈一眼,笑道:「貝老哥口中這位柳氏子弟,比我家皓弈如何?」
貝剛石與他有些私交,知道這人心胸寬廣,開得起玩笑,乾脆故作為難地道:「鄭老弟想聽真話,還是假話?」言下之意分明是認為柳家的天才不輸於鄭皓弈,甚至猶有過之。
隨雲家前來的一名超凡境高手有心討好鄭家,當即冷笑道:「貝先生,這牛皮未免吹得過了!」
貝剛石笑著看了蘇翩紫一眼,道:「千凰丫頭,看來妳不讓人看個清楚,大夥是不會甘心了。嘿嘿!老夫又不是騙子世家的人,還會到處騙人不成?」
你不是騙子,你是奸商!躺著也中槍的蘇翩紫有些哭笑不得。
柳曇亦恨聲道:「千凰,就讓他們看個清楚,究竟是誰的螢火之光,敢與日月爭輝。」他打從心底恨透了神藥世家的人。
蘇翩紫深吸一口氣,抬手摘下頭上的帷帽。
她不怕面對雲家任何人,隱約擔憂的只是鄭皓弈。
這是第一次面對可能認出她底細的人,必須騙過他,騙過在場所有人。
以常理說,憑藉天隱蝶的能耐,應該不至於被人識破。可大殿內個個都是高手,有能耐一下子滅掉她的人,多得兩隻手都數不完,說心底沒有壓力,那絕對是假的。
這些人可不是以往欺騙的普通百姓,行騙不成,轉身跑掉就是了,誰都奈何不了她。
當著這群人,尤其是鄭憫這等脫俗境強者,哪怕發動天隱蝶的隱身異能,一刻鐘的時間也不夠逃命。
摘下帷帽的瞬間,掌心被冷汗浸透。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