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如果,這將是人生第一場壯遊。

今天,就出發!我們在江戶睡去,從昭和醒來,到魯迅最愛去的百年舊書店、跟著夏目漱石、三島由紀夫、岡本綺堂一起探索百年文化老舖、古建築與旅館的神祕氣味,一次看懂日本有形與無形「文化財」的私房地圖,最後,發現「和」的最終奧義。

從東京、靜岡、長野、京都、岡山、廣島、石川、……,鑽進錯綜複雜的巷弄,開啟一段綺麗的跨時空體驗:大啖居酒屋古老食譜、去小說家吉田健一生前至愛的啤酒屋,聽旅館女將低訴將軍被刺殺的哀傷歷史、在倉敷川畔拜訪民藝老舖感動心腸、住一晚文化財建築的神秘工法、喝一口天皇最愛的江戶名酒,再教你安排入宿後的古蹟散策時光。

「坐在木窗台前,聽著落雨聲,我感受令人懷念的日本寧靜。」這是日本大文豪川端康成的柊家經驗......。
《人生必訪の日本百年旅舖》帶你走與眾不同的尋古之徑,夜晚入宿一室難求的秘境旅館,一同看穿古建築的密碼,讓你比古人還懂古人。


作者簡介:
《La Vie》編輯部
推行設計不遺餘力,設計是時尚、是知識、是生活、是娛樂。第一本設計理想生活的美學實踐誌,《La Vie》從消費者的需求與慾望出發,導引讀者了解、欣賞進而懂得消費彰顯個性的好設計,協助讀者找到美感的體驗、醞釀自己的品味。"



內文試閱:
純正京都的僻靜之所─柊家

清晨,從裊裊炊煙的昆布湯水,舀起清嫩如藝妓雪肌的湯豆腐,輕滑入喉帶豆香的豆腐,望向幽微的窗邊,透著淡淡的緣意,心,無比平靜。我終於體會到,身為京都三大御所之一的「柊家」,迷人的魅力,正是這一點脂粉也不施的純淨。

「坐在木窗台前,聽著落雨聲,我感受令人懷念的日本寧靜。」這是日本大文豪川端康成的柊家經驗。

位於京都市中心,曾經在京都的街頭散步時,隱約感覺這竹林圍牆,有著特殊的氣息,京都這個城市,堅守日本精神的步調,讓人尊敬,而京都中的京都,莫屬於獨樹一幟的「京旅館」,那種追求完美於無形的纖纖優雅,只有親自入住一晚,才能真正感受。

「日本料理可以說是相當『簡單』的料理,正是如此,才讓日本料理顯得更困難。」曾於日本三大料亭「吉兆」工作,回四國自創青柳的料理家小山裕久說。

一邊品嘗著曾獲米其林一星,以料亭聞名的「柊家」湯豆腐,單純到極致的豆腐與溫熱的醬油,及一鍋昆布湯,如小型檜木泡澡筒的湯桶,典雅出俗,彷彿豆腐也泡過了湯,淨化之後更顯純淨,輕爽的豆腐香,滑潤的初探,連舌尖也帶著微颤的感動。

我回想起剛踏入「柊家」的那一刻,就是簡單乾淨的門廊,入口處一點帶著花朵初放的盆栽,潑濕的地感受到主人迎接的心意,建築中淡淡的檜木香氣,讓人忘了你曾經身在水泥叢林中,過了一道門,就像過了一個世紀,來到江戶時期。隨著女將走到長廊盡頭的房間,行走中木板發出吱喳聲響,感受到古意的時間感,幽微的自然光從四周隱落,旅途奔波的心已經沉靜了一半,進了門,女將隨即將拖鞋收走,為了保持廊道的美觀,接著她送來點心與抺茶,半月形的紅豆內餡濃濃甜膩,剛好配上帶著微苦茶香的抺茶。


簡約空室中,靜感生活之美
仔細觀察房中陳設,竟是如此素樸簡約,但光是看著完全保留紙糊的長型拉窗,那比例真是協調,空間的正中央就是一張桌,二雙椅,細心地放著扶手小椅,空闊的空間旁著一小長邊桌,邊桌上擺放著雕著花的木器盒,裡面有著墨寶,坐在邊桌前,拉開窗,望著眼前自然綠意的廣院,就像巧妙安排的山水畫,裡頭的每一棵樹、一株草,之所以存在的位置都是經過安排的,枝椏伸展開來的線條,剛好在窗上的頂端,讓人坐上一個下午,光是看著庭院的變化,就感到滿足不已,此時,一隻鳥飛上旁邊的水池,自在起享用池上清淨的池水,眼前的一點小變化,都像是一部電影般,在我的身邊上演著,而這些,就是生活中微小而確切的幸福,而這一切,竟放大般地,真實地感受一點一滴累積的美好。

以往,京都的旅店只對熟客往來註2,因為最熟悉,也最能提供細緻的服務,但到了今日,第六代女將西村明美更開放對第一次到訪旅客的服務,務必從旅客的每一個小動作中,察覺旅客的需求,話多的客人,就要盡量提供資訊,話少的客人,則盡可能提供空間,在每一個小細節留心,務必不做到打擾客人的態度,尤其女將們細緻優雅的鋪床與上菜等服務,更是美不盛收,當她細心地為我斟上一碗清熱的豆腐,連觀看她舀湯的動作,心也跟著沉靜下來,而當靜坐在獨立迴廊的椅子前,喝到即時離開了一段時間,茶水還是溫熱的時候,我忍不住會心一笑,感念這迷人的不著痕跡。


真實地,體現人生真味
夜晚,品味著素樸中帶著驚喜的晚餐,當身子泡完湯變得柔軟,以季節時蔬、生魚片、燒物、蒸物、揚物等簡單卻不簡單的料理,清爽中品嘗到食材真實的風土滋味,就像遇上一瓶絕世紅酒般,讓人低吟不已。從先付的大紅圓盤,細細地撡上鮮黃醬輕抺的蟹肉,用透明的江戶切玻璃小碗承著,淡黃的菊花、黃身酢則分置不同的清水燒中,視覺與味覺上的完美搭配,在眼前與舌尖變化著,就像觀察大自然庭園的變化,讓人專注地用感官,感受美的一切,忘了世俗的煩悶。開胃之後緊接著是仍清淡但稍重一些的椀(土瓶蒸),清如水卻甜味直到鼻腔的高湯,透明地展示著松茸鱧、海老真丈、壬生菜、銀杏等真食味;緊接著向付給你清甜的當季生魚片,再往八寸稍帶烹煮的味道去,接著以蒸物轉換,再揚昇到揚物與燒物,最終松茸飯與水物酸甜味作結,同樣是一點一點地,在細節的轉換中,帶來絕妙的感受。

夜晚,一邊喝著茶,觀賞女將優雅地舖上床褥,她將兩個枕頭一個平放,一個斜立著,完全了最後的動作離去,宛如一場舞台劇,換我上場了,一躺在其中,不知為的特殊角度,讓整個身形完全融合於被褥之間,直至夢鄉。

此刻,清晨的湯豆腐,告訴我這一切都不是夢,我來到了神聖之家註3,受到神明祝福的「柊家」,身心靈都獲得到洗滌,這洗滌真切地不敢相信,這是人間。


註1:京都御三家指的是俵屋、柊家和炭屋,在京都這個城市獨特的歷史薰陶和文化感染下,分別成立於1704、1818和1920年,位置均坐落於京都市役廳附近,其中俵屋和柊家還位於同一條巷子正對面。

註2:
走進「柊家」即會看見「來者如歸」的扁額,希望客人有賓至如歸,就像在家一樣,甚至更深層地,帶著早期招待熟客的「我的心永遠都不會變」的心意在裡頭。

註3:幕府末期文政元年(西元1818年),柊家創業主人熱中信仰京都下鴨神社境內的一座比良木(Hiiragi)神社,而在旅館四周遍植冬青木(柊木),因而設立了「柊家旅館」,柊即是桂花,桂花即為「柊家」的品牌圖騰。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