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老樹的風華‧台南的爺兒氣‧王浩一的詩意柔情

一座城市,可以從建築看,可以從古蹟瞧,也可以品嚐大街小巷的吃食
──「府城達人」閱讀城市的新視角
王浩一帶我們讀老樹、品台南!

「我向歷史大河泅去,希望能揣測古人的心思,藉著與老樹的聯結,以對話,以代言,以轉置,希冀能找到他們曾經有的生命片斷和生活拼圖。……歷史充滿隱晦,也留有未知的角落。透過人與樹,追溯一些吉光片羽,為歷史多了不同論述,也讓古人以更溫潤的方式站在神龕裡,讓後人膜拜。」──王浩一

沈葆楨與樹蘭、鄭成功與梅樹、八田與一和南洋櫻……王浩一帶我們重返歷史現場,以詩說故事,以散文作傳,在樹上繫著歷史的絲帶。從今爾後,令我們能以更鮮活的虔敬認識他們,細細拜讀每一棵老樹、如一頁頁史詩。

本書為王浩一第一部「私我書寫」,借老樹的身形、投注文史工作者廣博的生命洞見。書中所彙整的,不只是老樹的生命故事、台南走逛的新亮點,更是王浩一旅居台南多年、以俠客豪情逡巡多元文化間的私我凝練之作。特別收錄多幅經典彩照,記錄老樹的風華寫真,與以老樹為題的敘事詩,柔情刻畫老樹佇立的歲月。


【老樹見證】
※見證時代流轉:老梅VS.鄭成功
「一六六二年,端午節後三天,鄭成功溘逝,被葬於台南永康洲子尾,台灣無梅,鄭經從廈門引進幾株幼梅栽植於父親墳前,當是無限相思。自此台南與梅之間有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幽幽地以梅代表鄭成功的魂魄與精神。」

※見證英雄風采:羅漢松VS.陳永華
「還有台南知名古剎法華寺,也有三株百年老羅漢松,位於寺左五層寶塔的周遭,蔥鬱蒼勁,枝葉茂盛,高聳臨風,長形條葉飄盪翻搖,甚為壯觀,四季常青。」

※見證人生際遇:成大榕樹VS.詩人瘂弦
「見到年老又盲的母親,你哭了嗎?這是大時代的滄海一粟小故事,卻是許多無奈與壓抑。少小離家,台灣的第一印象是日軍撤退離棄的美麗建築與老榕樹,神奇的人生境遇。」

※見證淒美愛情:南洋櫻VS.八田與一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戰敗無條件投降。八月三十一日,外代樹的兒子八田泰雄,這位被徵調從軍的次子,也平安回到了烏山頭,家人團聚。由於對先生的思念,也不願因日本戰敗而遣還故鄉,隔天,九月一日,她留下遺書:『愛慕夫君,我願追隨去。』」

※見證歷史風華:柚木VS.皇太子
「廊道的木柱屋簷氛圍,勾勒長線,在一棟棟紅磚建築之間,與建築的拱弧走廊成了絕美呼應。老樹適度修剪,姿態如長詩,綠草茵然,如果造訪時是藍天一片,有偶過的白雲那就太驀驚了。」


【本書特色】
★ 一棵老樹,三種層次!三種樣貌,一次看透!
關於樹的自然關懷:點出樹種、背景,為老樹鋪展出一個舞台
關於樹的人文歷史:【我的詩】,用詩,說一個屬於老樹的雋永故事
關於樹的記憶溫度:【詩後】,用散文,揭開老樹身世,或抒情與回憶




作者簡介:
王浩一
  學的是數學,喜歡的是建築,醉心的是歷史,曾經從事國際貿易,現在也是工業設計人和品牌管理人。出生於南投,在嘉義讀國中、台北上高中、台南念大學,戲稱自己是島內小留學生。先在台北工作十多年,現定居台南。

  熱愛穿梭在舊城的大街小巷,記錄各種人文歷史和生活典故。為台南城市作家、文史工作者、生活考古學家、輕歷史論述者。台南市政府珍貴老樹保護委員、文化創意產業發展諮詢委員、《美印台南》專欄作家。高雄醫學院「經典文化領域」通識課客座講師。俠客行文創顧問公司董事長。

  著有 《台南舊城魅力之旅三冊》、《慢食府城》、《在廟口說書》、《黑瓦與老樹》、《人生的十堂英雄課》、《英雄的十則潛智慧》、《漫遊府城:舊城老街裡的新靈魂 》、《英雄的大抉擇》。並獲時報開卷2007年度好書美好生活獎、金鼎獎2009年「最佳藝術生活類圖書獎」提名。





內文試閱:
◇ 苦楝
他的名字真是不祥啊,人家的院子不許他入門,即使後院的角落也是。於是只能藏身荒郊野外,偶而看到他在街頭的身影也是寂然與澹泊。
苦楝是原生種,潮溼山谷比較容易發現蹤影。植物系的朋友說,當年大一的首堂課,老師講了三株樹:相思、苦戀、合歡,愛情三部曲,有趣,易學,所以本來考慮要轉系的他,無旁騖地在此學科深耕下去,成了園藝造景專家,也是我的私人綠手指顧問。
台南舊城有幾株碩大苦楝,原台南縣知事官邸、舊台南市長官邸、台南公園、原台南農改場等,平日蒼鬱濃綠,不會特意感覺存在。可是,三月春風裡,總是煥然一樹的淡紫,滿滿的,奢侈的,毫不矜持,吸引所有路人的目光讚歎。仔細想,為何這些老樹能在此些建築庭院,佇立了百年歲月?因為,所在地都是百年前的日本人生活場域,他們沒有文化包袱,反而能敞開心胸,看待純美學苦楝花的澎湃綻放。或許,前人的禁忌淡薄多了,今天已有許多行道樹,用長長一抹淡紫色,描繪台灣的春天。
【我的詩】苦楝苦戀
我的妻是一株楝樹
我也是,分別住在河的另一岸
三月剛破曉的早上,新月還在
編織愛情薄紗的祕密任務已經完成

晨眠持續,我的花特別輕紫
如雲霞的新顏色
偷偷地將手伸過了河底另一端
挽她,輕觸她的唇
依然熟睡中的她,喚醒
說,這樣的美麗為她綻放
我躍然的腳步成了振翅的雀

晨風裡,我擺動的梢間
所有的薄紫都在流動
像是指揮家的手勢在空中,輕柔地要求琴手
緩緩的,潺潺的,如落雪的速度
夜裡的殘月正在退場
亮度剛好,沒有影子隨行
一切都在濛濛地動身
我新釀的露酒成了縹緲的雲

晨湮尚未散去,城市也才魚白
第一道陽光還在趕路
淡紫,沁了許多水的彩畫
有些大氣地執著筆刷
用力抹著,珍藏了些許日子的色料
渲開,如水墨
有些像蒸霞,溼了天空的乳白與煙紫
我隱掩的醉意成了棲息的夢

晨光來了,清亮地耀眼
而且有溫度的俯視
我的戀紫成了年輕仙人下凡的理由
城市的脈搏恢復跳動
絲絲透入的陽光,幻了活潑的透明簾子
如同用清醒灌溉的瀲紫,施上了脂粉
這樣的春晴太明亮
我不捨的吻別成了獨行的風

我的妻,你醒了嗎?
我不忍離去的花季已逝
今年,滿樹的瘦紫為妳美麗
妳看見了嚒?

順著月底,所有花瓣從此飄落
河的另一端,我將在那裡等待一年
明年,當我再度綻放寒紫的時候
妳會張望我的春天?

【詩後】聽樹木的聲音
這是我自己喜歡的作品,有時間的動感,也有情緒的轉折。
〈苦楝苦戀〉一詩,詩中把時間的發生分成四段:晨眠、晨風、晨湮、晨光。對於小小苦楝花則用了八個形容詞,分別描述:輕紫、薄紫、淡紫、煙紫、戀紫、瀲紫、瘦紫與寒紫。其中,自己喜歡「瘦紫」一詞,靈感來自李清照的〈如夢令〉「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她的「瘦」字令人讚歎和疼惜。對於苦楝花的紫,我也鍾愛用「瘦」來形容他的碎小而美麗。
四月底,星期天的早上,無事,一杯咖啡一本書,心情暢朗,突然詩意襲來,一句句美麗的文字,形成有動態的光影劇場,我振筆書寫,從無光、微光、輕光、亮光。這些年來,謬寥,帶有些陰霾的獨居,情感生活早已空乏,年輕以來多騷動的情緒也雲淡風輕多年,沒有任何波瀾。只是,隱隱的情愫在苦楝花落了後,今早落筆寫詩時,自己也察覺依稀仍然盼望。過去的戀情,如同一路走過的薄、煙、戀、瀲,到最後的瘦與寒。從年輕仙人的躍然,到年老詩人的遺憾。詩畢,發現自己尚未走出情傷。
關於在原農改場的這株老苦楝。
這幾年來,每每開車經過林森路,時間充裕的話,總會停車探視他的狀況,獨自拿著長鏡頭的相機在樹下徘徊,仰著頭,張望巨大的樹幹向天空伸展。旁邊的黑瓦老屋,伴隨老樹春去秋來,構圖好極了,任何人來拍攝,一定得到好畫面。我來,如果不是花季,喜歡捕捉樹幹交錯的影子,鏡頭裡就是樹影在地面輕移的感覺,冬陽天氣,起風時,擺動的影子如水中浮藻的模樣。這種氣氛,像極了蘇東坡筆下〈記承天寺夜遊〉,所描述的「庭下如積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橫,蓋竹柏影也。何夜無月,何處無松柏,但少閒人如吾兩人者耳」。偶而得閒,也學得似蘇東坡的樂遊。
小時候,家裡有爿漫畫書店,那是快五十年前的事。從童年開始,我就是看漫畫長大的,至今依然興趣盎然。而今,家中書架上,仍有有幾十套的典藏,偶爾翻閱,日本漫畫《家栽之人》就是其中之一。
書本裡的主角桑田義雄,他是家庭裁判所的判事,對青少年問題與家庭糾紛,有溫暖的人性關懷。每一冊有幾則故事,每一則故事,都有一種代表植物來對照議題,或是引發生命的話題,或是探討生活中不同的盼望。我喜歡書中每種植物所蘊藏的哲理,也欽佩作者表現舉重若輕的文學衍義方式。
桑田是個中年男子,喜歡植物,也喜歡婆心幫助一些正在困頓的人生。漫畫書本中,桑田對不同植物有不同的觀察與詮釋,書本裡,完全擺脫植物學者的論述方式,沒有界門綱目專業名稱,只有春夏秋冬四季感受;沒有單葉複葉辨識技巧,只有觀賞者的主觀感覺。我喜歡他的話語:「你給植物多少照顧,他就會有多少的成長……」在他的眼中,每一個來家庭裁判所的孩子,都像一棵珍貴的植栽,需要人們的呵護與了解,才會順利成長,這是擬人的比喻,簡單,易懂,深刻,也充滿人性的關懷。
相對於青少年,在原農改場的這株苦楝老樹,我倒覺得他如同是被棄養的老人,寂寞的獨居,孑然於城市角落。九十年前,這裡是日本農事試驗場,設有農藝部、育種部、農藝化學部、畜產部、病理昆蟲部及庶務部。有主辦公室三棟,並有實驗室、作業室、網室、倉庫、牧夫舍和各種家畜、家畜的養殖舍。
熱絡,忙碌,許多農業學者、牧夫進出這裡,觀察所研究的農作物變化,記錄他們的生長指數。我想,他們一定也會屢屢抬頭觀看這片院子裡其他大樹,有非洲的盾柱木,也有一株大葉欖仁,嫩葉、綠葉、黃葉、落葉。猜想,他們也欣賞這株苦楝迥異的四季風情:春花、夏蔭、秋果、冬枯,像是人生的上台下台,幕起幕落,幕落又幕起。苦楝每當寒冬時節,總是葉片落盡,看似枯死,可是東南風輕拂,他又成了報春花,微香,含蘊幽幽,是相非相,是棄非棄。目前,此處已被指定為市定古蹟,老建築修繕中,遊客罕至。
下次,再前去探訪這株老樹時,我應該學學《家栽之人》中的〈山毛欅〉篇章裡的故事:桑田先生與朋友們上山,除了採菇之外,他們到了一處山毛欅森林,大樹壯觀,衆人輕聲嘆呼。這時有另一名賞樹人也慕名隻身而來,不過,他的衣著是西裝領帶,並非休閒裝扮,自然引起側面,只見此「都市人」左手仍提著皮箱,對著老樹深深一鞠躬,接著從工作箱內取出醫生的聽診器。眾人好奇,他對桑田一群朋友解釋:
「聽樹木的聲音!」
接著進一步說明:「我在醫療器材公司做事,今早,忙裡偷閒去冰果室坐坐……在那裡看雜誌,有一篇報導是有關聽樹木的聲音……」聽完他的解釋,大家興緻盎然輪流載上聽診器,一手把收音頭壓在樹上,「啊……我聽到了……樹木是活的……」這是大家驚奇地發現,也驚呼著歡愉。這可能是樹木內微管的吸水聲,也可能是樹枝被風吹動的聲音,不管真正的原因,但是,聽診器一端傳來的轟轟怪音,卻是讓人驚喜的……樹木是活的……
苦楝,苦戀,我年輕以來,這段三十多年長戀情,還活的?像是被遺棄在城市角落的老苦楝,我該用聽診器聆聽他的開花,開滿瘦紫花朵時的聲音。
我想,那將是我的愛情聲音吧。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