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獲選文化部第38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

如果你曾為東野圭吾的《破案天才伽利略》著迷,千萬別錯過喜多喜久的《化學偵探居禮先生》!

◎日本「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優秀獎得主--喜多喜久,校園偵探推理系列中譯本首度登台。
◎好奇心旺盛的七瀨舞衣加上專精化學的天才阿宅沖野春彥,火與冰的交會盪開遮掩真相的層層迷霧。
◎詭變的人心、複雜的人性交織出意想不到的化學變化,矇矓的情感也悄悄滋生著。

化學+推理+人性=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

七瀨舞衣,社會新鮮人,初至四宮大學庶務課任職,卻踏入陣陣不可思議的迷霧裡。
從坑洞裡發現的化學暗號影射什麼祕密?
什麼樣的神奇療法能治癒癌症?
教授的頭髮為何莫名自燃?
理當親密的戀人在疏離詭異的行徑下掩蓋著何等的傷痛?
利用哥羅芳犯下的罪行,究竟誰是清白?

舞衣在化學天才沖野春彥的幫助下逐步解開迷團,
人心的多變比化學變化更加繁複,
但一切的真相在「居禮先生」眼中無所遁形!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3581932.pdf


作者簡介:
喜多喜久(Kita Yoshihisa)
一九七九年生於日本德島縣。東京大學藥學研究所碩士。現職大型製藥公司研究員。曾以《有機を持って恋をせよ》(帶著有機談戀愛吧)獲頒第九屆「このミステリーがすごい!」(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大獎的優秀獎。二O一一年以改編獲獎作品《ラブ ・ケミストリー》(戀愛化學)出道。主要著作有《猫色ケミストリー》(貓色化學)﹑《リプレイ2・14》(重播2・14)﹑《二重螺旋の誘拐》(雙重螺旋的綁架)﹑《恋する創薬研究室》(戀愛新藥開發研究室)﹑《美少女教授・桐島統子の事件研究録》(美少女教授桐島統子的事件研究記錄)等。


譯者簡介:
倪志榮(Ni, Chih-Jung)

■1988年 國立清華大學化學工程學系畢業
■1991年 中日交流協會留日獎學生
■1993年 日本東京大學工學院合成化學研究所碩士
■2014年 中部科學園區模範勞工
■曾任地球村美日語中心日語講師
■現職華邦電子公司模組技術發展部經理,從事DRAM與Flash的製程研發。
■另有譯作 :《半導體乾蝕刻技術》(白象文化出版)


內文試閱:
結果只是浪費時間罷了……。
仁川慎司的嘆息中帶著灰心,離開了實驗室。
時間已經過了凌晨兩點。只聽到大型冷藏庫不斷發出的鳴聲,周圍不覺有人的樣子。
仁川一邊通過關閉了一半照明的走廊,一邊回頭張望現況。
學會用的發表資料在上週內完成了。但是週六的下午,就在最終檢查的場面,教授卻說出應該追加數據的話。
如果能夠再添加一頁圖表,那麼這個研究就更完美了――被指導教授這麼一說,想必沒有學生能夠拒絕,仁川於是不得不廢寢忘食的挑戰追加實驗。
雖然花了一天半的時間得到了數據,但是經過分析整理,並沒有出現統計上應該有的顯著差異,肯定是數據量不足。可是重要的學會發表已經迫在週二即將到來,似乎最後只能決定不收錄追加數據,原封不動地使用原來的資料了。
我一開始就知道來不及,結果出不來那是理所當然!都是因為我們的教授太完美主義了,真是的……。
就在仁川一邊發著牢騷、一邊走出研究大樓時,不由得止住了腳步。
沿著人行道並排著櫻花樹。那點綴樹梢的鮮豔花瓣在路燈的銀白色光線照射下,呈現著夢幻的景色。
過而不停的回家太可惜了。心想在深夜賞櫻花也不壞的仁川,就要在附近的長凳坐下來。
……咦?
耳朵聽到微弱聲響的仁川停止了動作。從隔著人行道的對面農學部那邊,漸漸地聽得到挖土的聲音。
――在這樣的時間裡,農作物作業……?
仁川像是被強烈不協調的感覺所引導,往聲響的出處接近。橫越人行道後,從櫻花樹的背後悄悄地偷看。就在農學部建築物的旁邊,模模糊糊地看得見有誰在實驗用的田地,靠著放在腳邊的手電筒照明,用鏟子挖著坑洞的樣子。
微溫的風吹拂過仁川的臉頰,毛骨悚然的脊樑骨發冷。
無須多言的三更半夜。再怎麼想,也難以認為是在整理田地。並不是能夠輕鬆愉快像道地東京人似地搭訕說出「唉呦、大半夜裡還這麼勤奮工作啊!」這種話的氣氛。
是在埋屍體嗎?還是正要掩埋產業廢棄物?無論如何,肯定是在幹著違法的勾當!
好,就當作沒看到吧!
仁川像是目擊到雇主婚外情現場的女管家,迅速地堅定了決心,就要離開現場。
這時脫離了樹梢的櫻花花瓣,就像是天真無邪的淘氣小孩似地搔癢仁川的鼻孔。
「――哈啾!」
糟了!我是搞笑藝人嗎?回過頭去一看,剛在挖著坑洞的人停住了手,凝視著仁川這邊。
是正感到驚訝?還是在構思如何應對?依然緊握著鏟子,宛如雕像凝固著。因為在黑暗之中看不出長相,反而煽動恐懼的心。
會被宰掉!
仁川毫無脈絡,但還是秉持自己那樣的直覺確信。仁川「哇!」的喊叫後,以全速逃離現場。
不顧一切地奔馳在人行道時,可看得到數十公尺的前方有白光。高度在人的腰際附近,飄呀飄地左右搖晃著。
「呀!」
是鬼火!想要大聲喊叫卻發不出聲。在超自然社團擔任名譽部長的仁川,打從心底相信靈魂的存在。正巧膝蓋開始出現顫抖,像是還沒完成就挑戰啟動實驗的自走型機器人,軟綿綿沒有力氣地在人行道上倒了下去。
拼命地掙扎想要站起身來,身體卻不聽使喚。臉上因為油汗、眼淚、鼻水以及口水變得濕答答。
自己的太不中用,讓仁川已經只能到此為止的趴在人行道上。
仔細想想是短暫的人生。就這樣連個女朋友都還沒交就要死了嗎?讀書、超自然、沉浸在實驗的大學生活。如果是這樣悲慘的死法,先前浪費在談戀愛就好了……。
正當沉浸在滂沱的眼淚時,「你在做什麼?」不慌不忙的聲音降臨。「咿?」一抬起頭,穿著深藏青色制服的中年保全正詫異地用手電筒照著仁川。
「喝醉了嗎?在這季節滿多的。又是送舊啦、又是迎新啦。在這樣的地方睡著了,會給我添麻煩的!」
「不、不是的!」仁川擦拭臉後,在路上重新坐下。「有奇怪的傢伙在農學部的用地挖著坑洞。就是剛才。」
「你說什麼?那傢伙可疑呢!好,小兄弟給我帶路。」
「啊?」仁川發出格外無情的聲音。「請自己一個人去吧!」
「在找尋現場中,犯人就跑掉了吧。是男人就該打起精神!」
仁川被保全強拉站起身來後,硬梆梆地跨出步伐。
「哪邊啊?小兄弟。」
「不是說了?在農學部那邊。是田地呀!田地。」
「喂,小兄弟,別抓衣服的下擺!這樣會綑住沒辦法走路。」
「因為可怕,不是嗎?」
「哎,真麻煩!喂,胳臂借給你扶吧。」
「真是給你添麻煩了……」
結果,仁川和保全變成相互挽著胳臂並排行走。要是被別人看見,絕對會被誤會的情況。幸好沒有跟任何人擦肩而過,好不容易來到現場。
這是沒有月亮的夜晚。在建築物旁邊寬敞的空間,大部分被黑暗覆蓋著。
保全硬扯下緊緊摟住自己的仁川,用手電筒照射周圍。
「一個人都沒有啊,你該不會是在作夢吧?」
「才沒有那回事。喂,請更加認真地看!不是有泥土堆著嗎?」
仁川手指之處,可看得到渾圓隆起的小土堆。就在旁邊的地面,突然裂開個坑洞。
「果然,的確被挖開了。」
保全慢慢地朝坑洞接近,用手電筒往裡面照射。
「咦?有東西!」
在深度約二十公分的坑洞中,遺落手掌大小的便條紙。
捏起來後,放在手電筒的燈光下。仁川隔著保全的肩膀探頭窺視,「……這是?」大吃一驚。
〈埋藏金的所在 正門=109、本壘=22〉
在便條紙上留有那樣手寫的文字。
「小兄弟,」保全摘下帽子,搔搔頭。「這個,不是暗號嗎?」

以上內容節錄自《化學偵探居禮先生》喜多喜久◎著/倪志榮◎譯.白象文化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3581932.pdf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8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