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精美「3D貓戰士卡」!


松鴉掌著迷於預言所允諾的力量,


他相信力量的謎底就藏在遠古的歲月,


以及常潛入他夢裡的古老貓身上。


三隻貓知道唯有山裡隱藏著他們急於尋找的答案……



殺無盡部落的秘密即將揭曉?!


獅掌與松鴉掌是否會迷失於自身力量……









【故事簡介】


急水部落遭遇到入侵危機,他們向雷族尋求援助,


但雷族也自顧不暇地擔憂四族邊界的紛爭。


要怎麼做才能使急水部落再過和平生活?


****************************


尖石巫師又開始說話了。「想開戰的請到洞的那一頭,」他揮揮尾巴。「至於想離開這裡的,請到這一頭。千萬記住,急水部落的未來就掌握在你們自己手中。」


「希望他們還有未來。」獅掌低聲道。


但等了一會兒,都沒有貓兒移動腳步。冬青掌心想這些部落貓一定是搞不懂尖石巫師到底要他們做什麼。這時她看見那隻瘦巴巴的白色老貓暴雲,對著另一隻有斑點的棕色公貓咕噥道。


「你認為呢?雨兒?」暴雲問他。「要開戰還是離開這裡?」


老公貓嫌惡地冷哼一聲。「我不喜歡開戰,但我太老了,沒有力氣逃離這裡。」





★資深媒體人 陳安儀推薦~《貓戰士》──兒童課外讀物的新起點


第一次知道《貓戰士》,是我在上作文課時,有一個五年級的女生,躲在桌子下偷看這本書。


被我捉個正著的女生,並沒挨我的罵──畢竟現在肯躲在桌子下面偷看小說──而不是看漫畫、打電動的小孩是越來越少見!





《貓戰士》到底是什麼書?好奇的我,下課之後,向這個女生借來瞄了幾眼,順口問她:「好看嗎?內容講些什麼?」女孩有點不好意思地向我簡單介紹這本書:「老師,這本書現在很紅喔!就是講一群野貓的故事啦!」「喔!是動物小說嗎?」她茫然以對,不知道什麼是「動物小說」。


第二次再聽到《貓戰士》是今年暑假去花蓮旅遊的時候。同行的一個四年級女生,一路都在啃著一本封面畫著一張「貓臉特寫」的青少年小說,仔細一看,又是這本《貓戰士》!這下我可真的想一窺究竟了!


一口氣看完了貓戰士第一部的前兩本,我也不禁沈醉在「貓部族」的故事裡。其實,《貓戰士》並非我看的第一本動物小說,喬治歐威爾的《動物農莊》、傑克倫敦的《白狼》,以及沈溪平的《狼王夢》都是我所喜愛的動物小說。不過,相形之下,《貓戰士》無疑的是更適合青少年口味的動物小說。





《貓戰士》中的每個角色,都有真人一般的感情、夢想及慾望,野貓的世界也如同人生一般,充滿著愛、友情、嫉妒、征戰與競爭。在《貓戰士》裡,擬人化的貓非常逼真、寫實,而且劇情曲折離奇,而又充滿了真、善、美的戰士精神。看了之後才瞭解,難怪孩子們會這般的著迷其中了!


對於現在不愛看書的孩子們,這套書毋寧是一個很好的課外讀物起點。本書作者的文筆細膩、優美,藉由貓的世界,傳達了人性中可貴的一面,適合中、高年級的孩子閱讀,男生、女生都會喜歡!現在第三部《貓戰士》即將上市,我相信小讀者們也都跟我一樣期待喔!

作者簡介:

艾林‧杭特(Erin Hunter)
貓戰士(Warriors)的寫作靈感來自對貓的熱愛,以及對大自然弱肉強食的好奇與著迷。艾林總是以敬畏的心看待大自然中的各種現象,加上對占星術和英國巨石陣的興趣,所以很喜歡用豐富的神話語言來詮釋動物行為。



譯者 高子梅
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華威葛瑞廣告公司AE及智威湯遜廣告公司業務經理和總監,現為專職譯者。譯作有《貓戰士》系列、《心靈雞湯:護士的關懷》、《壞狗狗.樂事多》等書。



更多詳細貓戰士訊息~
★貓戰士官網:warriors.morningstar.com.tw
★貓戰士電子報:歡迎探險貓戰士的世界!
★WARRIORS 系列:我要看「貓戰士」系列書...



★【貓戰士週邊商品】全球獨一無二的「貓戰士卡典藏冊」、「貓戰士禮物書(筆記書)」搶先曝光~(目前皆已售完)
貓戰士卡典藏冊 . 貓戰士禮物書



譯者簡介:
高子梅
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華威葛瑞廣告公司AE及智威湯遜廣告公司業務經理和總監,現為專職譯者。譯作有《貓戰士》系列、《心靈雞湯:護士的關懷》、《壞狗狗.樂事多》等書。

內文試閱:
「小偷!這裡是我們的領地。」一隻灰色公貓啐口罵道。他頸毛倒豎,嘴唇後縮,發出怒斥咆哮聲,目光下掃那群正蹲伏在陡峭小路上的貓兒,他們的鷹爪出鞘,眼睛因飢餓而發亮,其中一隻母貓嘴裡還叼著一隻兔子屍體。「這塊領地是我們的,獵物也是。」

一隻銀色虎斑貓傲慢地瞪著對方。「如果這是你們的領地,為什麼沒有任何邊界記號?所以說這裡的獵物是大家的。」

「你在睜眼睛說瞎話!」一隻黑色母貓往灰色公貓貼近,並肩而立,急急甩著尾巴。「還不快滾開!」但牙縫裡卻咕噥加了句:「鷹崖,我們不能跟他們正面衝突,別忘了上次的教訓。」

「我知道,無星之夜,」灰色公貓答道。「可是我們能怎麼辦?」

一隻體型巨大的棕色公虎斑貓擠到鷹崖身邊,發出嘶聲怒吼。「只要你們敢越雷池一步,我們就撕爛你們。」他咆哮道。

鷹崖用尾尖輕觸他的肩膀。「冷靜點,鷹爪,」他發聲警告。「我們最好別開戰。」

更多貓兒出現在小徑彎道,將銀色虎斑貓身後的狹窄空間擠得水洩不通。

「陡徑,」鷹崖彈彈耳朵,召喚一隻小型虎斑公貓過來。「快回洞穴去,通報他們入侵者又回來了。」

「可是……」陡徑顯然不想離開他的同伴,尤其對方數量遠超過他們。

「現在就去!」鷹崖厲聲命令。

陡徑趕緊轉身,朝小徑上方跑去。

太陽正要西下,累累岩石被夕陽餘暉染上血色紅霞,在崎嶇山路上投下長長的陰影。遠處流水淙淙,劃破寧靜,天際蒼穹,老鷹長嘯一聲。

「這是我們可以容忍的最後底線,」鷹崖喵聲說道。「請你們現在就離開,到別的地方去狩獵。」

「要單挑嗎?」銀色虎斑貓哼著鼻子說。

「你們要是敢再繼續逗留,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鷹爪嘶聲說道。

鷹崖的巡邏隊在他身後一字排開,擋住去路。但入侵者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開始散開,攀上兩旁的大圓石。鷹崖蹲伏下來,全身肌肉繃得死緊。必要的話,他會開戰,即便上次經驗慘痛。

「等一下!」

一隻棕色的虎斑公貓從鷹崖的巡邏隊裡走了出來,站在入侵者面前。雖然他鼻頰的毛因老邁而變得灰白,但肌肉還是結實有力,頭抬得高高的。

「我是急水部落的巫師,我叫尖石巫師。」他抬高音量,嘶啞的聲音迴盪在岩間。「這裡是我們的領地,我們不歡迎你們。」

「領地要靠捍衛才能擁有。」銀色虎斑貓駁斥道。

「別忘了上次溪水結冰之前,我們是怎麼把你們趕出去的?」尖石巫師大吼道。「除非你們自願離開,否則別怪我們再次動手。」

銀色虎斑貓瞇起眼睛。「趕我們出去?我記得好像不是這樣吧。」

「當初是我們自願離開的,」一隻蹲坐在大圓石上,毛色棕白相間的母貓這樣補充道。

「我們找到一個好地方渡過枯葉季,那裡有更多的獵物。」

「但現在我們決定回來。」虎斑公貓甩著尾巴。「憑你們?骨瘦如柴的,身上都是跳蚤,也想攔阻我們?」他的爪子一張一縮,在石頭上霍霍磨爪。

「急水部落向來以山為家,」尖石巫師喵聲說道。「我們……」

但話還沒說完,就被淹沒在一片尖聲嘶吼中,原來那隻毛色棕白的母貓突然從大圓石跳了下來,撲向無星之夜,鋒利的爪子緊緊掐住對方肩膀。虎斑公貓也發出可怕嘶吼,身子撲向鷹崖。鷹崖在地上滾了幾圈,爪子緊緊抓住攻擊者,空氣裡瞬間充斥貓兒廝殺打鬥的聲響。

蒼穹之外,殺無盡部落只能無奈觀戰。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