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精美「3D貓戰士卡」!


棘爪是否會聽命於父親虎星、弟弟鷹霜的篡位陰謀?


在忠誠與親情之間掙扎的最終回!








【故事簡介】


雷族的巫醫葉池接到來自星族的警告:「在和平降臨之前,血,依舊要濺血,而湖水將會染成血紅一片。」


但獾群的危機不是已經過了?葉池忍不住猜想……她的預言之夢難道在暗示還有更可怕的危險等著貓戰士們?





★各方推薦~


【九歌劇團團長暨藝術總監 朱曙明】擁有高貴品格的奇幻文學「貓戰士」


如果你在找一本可幫助睡眠的書,那我不會推薦你看「貓戰士」。


如果你只想安安逸逸、一成不變的過一生,那我也不會推薦你讀「貓戰士」。


我一向喜歡奇幻文學類的故事,但自從十年前我看了瑞典作家阿絲特麗‧林格倫的「強盜的女兒」後,直到「貓戰士」的出現,就再也沒有一個故事可以讓我迫不及待的「K」到天亮。


從事兒童戲劇創作的二十幾年經驗告訴我,當孩子在看戲或閱讀故事時,他會把自己投射在故事的主角身上,跟隨著主角一起經歷故事裡的起承轉合,從而得到品格或價值觀上,可能是正面或負面的影響。所以,一個好故事的先決條件,就是要能建立起讀者腦中的情境畫面,並帶領讀者隨著角色倘佯在故事情境直到最後,得著品格、價值觀或心靈層面上的圓滿、救贖或找到希望的出口。


「貓戰士」之所以能讓我想一口氣「K」完,正是因為我看得到文字中的畫面。書中人類的房舍、後院、森林、小徑、瀑布、轟雷道、陽光岩、貓族營地和四大部族聚會的四喬木,以及每隻貓的長相、特性,隨著故事的演進一一浮現腦中,上演著一幕幕時而輕鬆幽默、時而緊張刺激的「個人專屬電影」,我彷彿也附身在主角「火星」的身上,隨著他歷經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和心靈上的艱困成長。


在「貓戰士」的故事裡,作者艾琳˙杭特似乎有意地一直把讀者置於兩難的抉擇與推理:


(互信vs猜忌)、(團結vs背離)、(忠誠vs叛逃)、(犧牲vs自保)、(尊重vs侵略)、(守分vs野心)、(義理vs貪婪)、(挑戰vs安逸)、(接納vs歧異)。


當然,如果只看上述字面意義,人人都會說要選擇有情有義,符合「道德正確性」的那一方,但一個好故事的作者,就是有辦法把這些看似簡單的品德和價值觀選項,置入生存或死亡、愛情或友情、繁衍或凋零的殘酷現實情境,讓選擇再也不是那麼理所當然,就像將你隻身置於迷霧森林,面對眼前所出現兩條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徑,要做出選擇時一樣的困難。


幸好艾琳˙杭特也給了讀者一個清楚而明確的終極標竿,讓我們不致迷惘太久,也幫助讀者做出正確的抉擇,這個標竿就是「勇氣與愛」,它也是主角火星之所以能擊敗強敵的「終極武器」。在一個標榜給兒童看的故事裡,如果主角只是靠著外來援助或虛幻期待(火力或法力)戰勝敵對方的話,那就不算是個適合兒童閱讀的故事。故事中的火星雖有強健的體魄和精良的戰鬥技巧,但那只是他的基本條件,而非致勝關鍵;他率領四大部族戰勝如潮水湧入般的外侵強敵,也不是靠著人多勢眾或來自星族的法力,而是自始至終、堅定不移的「勇氣與愛」,這亦正是「貓戰士」的高貴品格之所在。





【台東兒童文學研究所 吳玫瑛教授】迎接《貓戰士》──挑動閱讀新體驗(節錄)


《貓戰士》就書名而言,或許充滿了陽剛味,然而作者在形塑貓為戰士的陽剛面貌下,並非以血腥與暴力為故事賣點,而是細細鋪陳主角在轉化身分的過程中,面對種種嚴酷且艱辛的挑戰與考驗,乃至部族生命遭受威脅或面臨生死攸關的時刻,一次次展現獨到的智力與毅力;可以說,故事主角是集「智、仁、勇」於一身的英雄典範。這部貓戰士系列小說所描繪的豐富多彩又驚心動魄的想像世界,必定能挑動大小讀者的閱讀新體驗,開啟讀者閱讀奇幻作品的新視界。

作者簡介:
艾琳‧杭特(Erin Hunter)
貓戰士(Warriors)的寫作靈感來自對貓的熱愛,以及對大自然弱肉強食的好奇與著迷。艾林總是以敬畏的心看待大自然中的各種現象,加上對占星術和英國巨石陣的興趣,所以很喜歡用豐富的神話語言來詮釋動物行為。

譯者 韓宜辰
英國新堡大學口筆譯碩士,現為全職自由譯者,除電影字幕翻譯外,尚譯有《忘記正義的小鎮》、《貓戰士首部曲之五-危險小徑》、《貓戰士首部曲之三-祕密之森》、《女巫之子》等。

更多詳細貓戰士訊息~
★貓戰士官網:warriors.morningstar.com.tw
★貓戰士電子報:歡迎探險貓戰士的世界!
★WARRIORS 系列:我要看「貓戰士」系列書...
★特別推薦:貓戰士首部曲套書(1-6集)貓戰士二部曲套書(7-12集)
貓戰士首部曲套書 . 貓戰士二部曲套書

★貓戰士週邊商品:全球獨一無二的「貓戰士卡典藏冊」搶先曝光~


譯者簡介:
韓宜辰
英國新堡大學口筆譯碩士,現為全職自由譯者,除電影字幕翻譯外,尚譯有《忘記正義的小鎮》、《貓戰士首部曲之五-危險小徑》、《貓戰士首部曲之三-祕密之森》、《女巫之子》等。

內文試閱:
夜沈重的降臨在樹林裡。沒有一絲風吹動小徑旁的蕨葉或長草,小徑上有隻身形龐大的虎斑貓在陰影中大步走過。他停下來豎起雙耳,瞇起琥珀色的雙眼。頭上的天空裡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長滿蕈菇的樹幹在他腳下的裸地投下詭異的光暈。
這隻大公貓張開嘴吸了口氣,卻並不期待會嗅到獵物的氣息。他早知道蕨葉裡的響動其實什麼也不是,而眼角瞥到的幾抹閃爍著的黑暗也會在他踩踏而過時像霧一樣消失。這個地方沒有飢餓,但他卻很想念在一場成功狩獵後,爪子插進獵物體內,在溫熱的身體上咬下第一口的那種興奮感。
一股新的氣味飄過,他頸部和肩上的毛豎了起來:是貓的氣味,但卻不是他剛才見過的那兩隻。這是另一隻貓,一隻他很久以前曾經認識的貓。他跟著那股氣味往前走,樹木逐漸稀疏,最後他站在一塊空地邊緣,隱身在完全看不到他的黯淡光線裡。另一隻貓跳著走過空地來見他,雙耳攤平,眼神恐懼而狂野。
「虎星!」他倒吸了口氣立刻止步,畏縮地把肚子貼上了地面。「你從那裡來的?我以為只有我單獨在這裡。」
「暗紋,站起來。」這隻虎斑公貓的語氣充滿了厭惡。「少像隻嚇壞了的小貓那樣卑躬屈膝的。」
暗紋站了起來,迅速在身上舔了幾下。他那身毛皮曾經柔順光滑,現在卻稀疏雜亂,還混雜著樹皮。「我真搞不懂這個地方,」他說。「這是哪裡?星族在哪裡?」
「星族不在這裡走動的。」
暗紋睜大了眼睛。「為什麼?還有這裡為什麼總是一片漆黑?月亮到哪去了?」他打了一個顫。「我以為我們會在天上跟戰士祖先們一起打獵,從上面觀看我們的族貓呢。」
虎星發出一聲輕哼。「那才不是我們的作風。我也不需要星光替我指引道路。如果星族以為可以忘掉我們,那就大錯特錯了……」
他轉身背對暗紋,肩膀起伏著穿過蕨葉,完全沒停下來看看另一隻貓有沒有跟上。
「等一下,」暗紋邊喘氣邊手忙腳亂的跟上。「把你的意思說明白些。」
這隻大虎斑貓往回望了一眼,琥珀色的眼睛反射著蒼白的光。「火星以為鞭子奪去了我的九條命,他就贏了。真是個傻瓜。我們之間的過節還沒完呢。」
「可是你現在又能對火星怎麼樣?」暗紋反問。「你離不開這座樹林。我知道的--因為我試過。無論我走多遠,樹林都沒有盡頭,而且到處都看不到光。」
虎星並沒有立刻回答。他在樹叢間走過,暗紋緊跟在後。每次蕨葉裡傳出窸窣聲,或路上落下一片陰影,這隻體型較小的貓就會嚇一跳。然後他會停下來,雙眼直視,張大了嘴嚐嚐空氣。
「我聞到斷星了!」他大聲宣布。「他也在這裡嗎?斷星,你在哪裡?」
虎星停下來往回看。「省點力氣吧。斷星不會回答你的。你在這裡可以聞到很多貓的氣味,但卻很少能夠與他們面對面。我們或許都被困在同一個地方,但我們卻都是孤獨的。」
「那你怎麼能夠對付火星呢?」暗紋問。「他甚至不會在這樹林走動。」
「我不對付他。」虎星粗暴的話聲雖輕,卻充滿了威脅。「我的兒子們會。鷹霜和棘爪會讓火星知道,那場戰爭他根本沒有贏。」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