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精美「3D貓戰士卡」!


灰紋回來了?!


改變貓戰士四族的新力量即將出現!


雷族的三隻小貓──冬青掌、獅掌和松鴉掌──終於可以當上見習生了。


他們是偉大族長火星的孫子,全都擁有奇特的力量與天賦。


一個神秘的預言暗示禍事將至,


四族若要存活下去,就得靠這幾隻年輕貓兒合而為一的力量。






【故事簡介】


將有三隻貓兒,你至親的至親,星權在握!


總有一天,他們的力量會強大到連星族都要臣服!


****************************


「有入侵者!」警告聲如野火燎原,在部族之間蔓延開來。獅掌身邊的貓兒全都警覺地豎直毛髮,繃緊神經,隨時準備跳上去迎戰。


最靠近入侵者的風族貓兒立刻將他們團團包圍。


他們會殺了他們嗎?獅掌轉頭去看巨橡樹,好奇族長們會怎麼做。


火星的毛髮倒豎,連尾巴也豎得筆直。他豎直耳朵,不斷嗅聞空氣。


「等一下!」


風族貓兒當場僵住,往後退了幾步,留下那兩個入侵者獨自站在外緣。獅掌伸長脖子想看清楚裡面的狀況。


這時火星突然語帶懷疑地訝聲喊出那個獅掌只在育兒室的床邊故事聽過的名字。「灰紋?!」




更多詳細貓戰士訊息~
★貓戰士官網:warriors.morningstar.com.tw
★貓戰士電子報:歡迎探險貓戰士的世界!
★WARRIORS 系列:我要看「貓戰士」系列書...




【序】關於第三部:你最想知道的問題─艾琳‧杭特精選解答篇(節錄)
問:松鼠飛為何選擇棘爪?棘爪的父親再怎麼說還是虎星啊。
答:但棘爪的母親是金花,她可是一隻和藹、聰慧又備受尊敬的貓后啊!何況,我們不會拿父母當標準來選朋友。棘爪有許多正面的特質──就跟虎星一樣,如果你留心去看的話。他勇敢、忠誠、聰明、英俊(!),最重要的是,他尊敬松鼠飛,肯讓她犯錯。灰毛很愛松鼠飛,但他的過度保護使她厭煩,因為松鼠飛很清楚,經過了尋找午夜的那段旅程,她可以應付最困難的情況。松鼠飛必須非常努力,才能把棘爪父親的事拋在腦後,但她決定以棘爪的行為而非他的祖先來評斷他。她是公正且忠誠的貓,即使心存懷疑也堅守自己的決定。

問:雷族裡的誰幫鷹霜設法殺掉火星呢?
答:繼續看第三部〈三力量〉吧──你到時候就知道了!

問:你為什麼決定要讓灰紋回來?
答:我向來有意讓灰紋回來,因為我想知道如果有隻貓被認定死亡後又活生生地出現會怎麼樣,尤其另外有隻貓取代了他副族長的地位!我也好奇地想看看跟兩足獸一起生活對族貓有何影響。有時候聽人說我們對兩足獸很壞,因為一大堆貓都從他們那邊逃開,跑進樹林去住。所以我想呈現出寵物貓的生活也可以是有趣又幸福的。如果你看過漫畫版關於灰紋的故事,你就會知道灰紋家裡的人是什麼樣子……





作者簡介:

艾琳‧杭特(Erin Hunter)
貓戰士(Warriors)的寫作靈感來自對貓的熱愛,以及對大自然弱肉強食的好奇與著迷。艾林總是以敬畏的心看待大自然中的各種現象,加上對占星術和英國巨石陣的興趣,所以很喜歡用豐富的神話語言來詮釋動物行為。







譯者簡介:
高子梅
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曾任華威葛瑞廣告公司AE及智威湯遜廣告公司業務經理和總監,現為專職譯者,近期譯作有《貓戰士》、《壞狗狗.樂事多》、《攻頂》、《抉擇》等。





內文試閱:
樹根泥濘盤結,形成一方小小缺口。幽暗深處,有個鋪滿樹鬚的洞穴,這是經年累月風吹雨刷的結果。
一隻貓兒爬上陡峭的小路,朝洞口走來,瞇起眼睛,慢慢靠近,火燄色的毛皮在月光下閃閃發亮。他在洞口坐下,尾巴捲在腳邊,豎直雙耳,毛髮倒豎,洩露出他的惶惶不安。
「你要我來做什麼。」
黑暗中,有雙眼睛正眨呀眨地盯著他看 ─顏色就像水面映照的夏日天空一樣湛藍。一隻曾在歲月和戰鬥洗禮下留下累累傷痕的灰色公貓盤踞洞口。
「火星。」這位戰士走上前來,用已然灰白的鼻口輕觸這位雷族族長的面頰。「我要謝謝你。」他的喵嗚聲老而嘶啞。「你把失落的貓族重建起來,成就無所匹敵。」
「不必謝我,」火星低頭謙虛地道。「我只是盡本份而已。」
老戰士點點頭,若有所思地瞇起眼睛。「你認為你是雷族的好族長嗎?」
火星有點緊張,「我不知道。」他喵聲說道。「這工作不輕鬆,但我都盡量為部族著想。」
「沒有貓兒會懷疑你的忠誠。」老貓粗嘎說道。「問題在於你可以忠誠到什麼程度?」
火星眼神閃爍,想給他一個答案。
「未來還有更多的苦日子,」但戰士沒等火星回答,便逕行說下去。「你的忠誠將會受到
最嚴厲的考驗。有時候一隻貓兒的命運並不代表全族的命運。」
老貓突然僵硬地站起身來,目光越過火星,不再落在雷族族長身上,而是遙遠的彼方,也是火星看不到的地方。
當老貓再次說話時,蒼老的聲音竟變得柔和起來,彷彿是另一隻貓兒借他的口在說話。
「將有三隻貓兒,你至親的至親,星權在握。」
「我不懂這意思,」火星喵聲說道。「我至親的至親?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個訊息?」
老戰士眨眨眼睛,目光再次落回火星身上。
「你必須再多告訴我一點!」火星要求道。「如果你不解釋清楚,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老貓深吸一口氣,只是當他再度開口說話時,卻只說:「再會了,火星,在未來歲月裡,千萬記得我的話。」
火星猛然驚醒,胃部因恐懼而抽搐。他發現四周是熟悉的岩壁,顯然自己是在湖邊山谷的自家洞穴裡,不禁眨眨眼睛,鬆了口氣。早晨陽光透過岩縫流洩而入,照在身上暖烘烘的,多少鎮定了自己的情緒。
他站起來,伸個懶腰,甩甩頭,試圖揮卻這個夢境。但他知道這不是個普通的夢,因為夢境之清晰,彷若月前還待在那裡,而非好幾季之前。當時那隻老貓第一次說出這個奇怪的預言時,他的女兒還沒出生,四大部族也都還住在森林裡。如今這預言跟著他歷經大遷移翻山越嶺,來到湖邊這處新家,從此每逢圓月時分,這記憶便重新回到他的夢裡。連睡在他身邊的沙暴都不知道他曾和這隻高齡老貓有過對話。
他從窩裡往外探看下方正在甦醒的營地,他的副族長棘爪正在空地中央伸懶腰,爪子緊抓
地面,屈起有力的肩膀。松鼠飛往她伴侶貓走去,喵嗚地道早安。
祈求上蒼,但願是我錯了,火星想道,但心裡還是很不踏實,他擔心預言就要成真。
那三隻貓已經降臨……

第一章
樹葉像雪花飛舞,輕輕拂過小傑,腳下積滿結霜的落葉,每踩一步都霹啪作響,非常吃力。寒風刺骨,穿透他那一身還沒長全的毛髮,害他不禁全身發抖。
「等等我!」他哭喊道,耳裡聽見前方母親的聲音,那溫暖的身子總是離他好遠。
「才不讓你搶到呢!」
尖銳的喵嗚聲突地劃破夢境,驚醒了小傑。他豎起耳朵,聽見育兒室裡的熟悉聲響。
他的哥哥和姐姐正在玩耍;蕨雲正舔著她那隻愛打瞌睡的小貓。現在沒有下雪,原來他正待在溫暖安全的營地裡。他聞到他母親的臥鋪味道,雖然現在空在那裡,仍留有她的氣味。
「噢!」他發出一聲驚叫,原來是小冬青碰地一聲摔在他身上。「小心點!」
「你終於醒了!」她在他身上翻滾,後爪伸進他脅腹,接著縱身一躍,扭身離開,伸爪去抓那個她抓不到的東西。
老鼠!小傑聞得出來。他哥哥和姐姐一定是在玩剛被帶回營裡的獵物。他跳了起來,快速地伸伸懶腰,抖一抖小小的身軀。
「抓住它,小傑!」小冬青喵嗚說道。老鼠從他耳邊呼嘯飛過。
「你這個懶蟲!」她揶揄他動作太慢,竟然沒接到。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