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我把最高的想像力,放進我的藝術裡。我是前衛藝術家」──草間彌生Yayoi Kusama。

擄獲世人的藝術創作歷程,單純又複雜的謎樣世界;
最多面向的詮釋,最多首度公開的新作;
華文世界第一本草間彌生作品集,全球獨一無二的中英對照版;
平面設計師王志弘規劃設計,窺看國寶級大師圓點教母的絕讚視角。

不同時期的經典作品 從未公開的新作 世界知名人士的剖析讚嘆=就是喜歡!草間彌生。

◎ 不同時期、各種媒材、多種表述形式,草間彌生首次盛大而驚艷的紙上作品展。
◎ 透過150幅系列作品與專家賞析,深入草間大師的內在世界與創作歷程,解開她無可匹敵的魅力所在。
◎ 傾聽音樂家、作家、工業設計師、藝術評論家、國際策展人、收藏家等細數他們眼中的草間彌生。
◎ 首刷送佳士得授權限定版草間彌生傳奇畫作「NO.2」大海報,並可參加日本空運草間設計商品大抽獎。

全世界都迷上了這位藝術家。她的名字叫草間彌生。她於1957年前往美國,以獨特的「網眼」繪畫、裸體乍現驚動世人,是少數率先獲得國際認可的日本藝術家。她透過鮮明反覆的「圓點」視覺體驗獲得了永恆,甚至足以建立自己壯麗的宇宙。她裹著名為藝術的虹彩面紗,隨著年齡增長力量越來越強。迸發的力量經常以煽情的樣貌讓同時代的人感到驚訝。

本書描述的就是草間彌生奔流在藝術史當中的生命歷程,像動脈般火紅,以及音樂家坂本龍一、時尚隨筆作家芙蘭索瓦.莫雷香、工業設計師吉岡德仁、平面設計師佐藤卓等世界知名藝術工作者眼中的草間彌生。透過大量豐富的作品,細細剖析草間擄獲世界的藝術創作歷程、贏得世界認同的理由,揭開「圓點」當中蘊含的意義,分析草間和強迫症相抗衡增殖創新手法的「軟雕塑」,令世人嘆為觀止掀起風潮成為時代標誌的乍現活動,將日常環境瞬間變幻成異世界的立體藝術,以及她極愛的能展現生與死、現實與虛構的「鏡面」媒材,此外還呈現了草間在時裝設計、拼貼藝術、文學創作上的才情與成果。

這位被英國《Art Review》評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百大藝術家」、《泰晤士報》選為「20世紀200名最偉大的藝術家」,並以6億日圓創下個人拍賣最高紀錄,超越大藝術家路易斯.布爾喬亞(Louise Bourgeois)成為在世女畫家畫作最高紀錄保持者的草間大師,在書末的獨白中為自己的創作人生做了最好的註腳:
若不是為了藝術,我應該早就自殺了。
從我開始懂事以來,每一天每一天都很想死。這是因為死期將至開始準備降落。
我也是被逼得更緊迫所以才會瘋狂創作,因為我已經進入飛機準備降落的狀態。
著陸的時候就代表死亡。我今後也打算繼續開創日本從未有人處理過的新世界和新思想。
我的心情像是眼前還有要花四百年才有辦法完成的工作,但是我現在才要出發。

草間彌生│Yayoi Kusama│1929年3月22日~│圓點(polka dot)的創造者,日本國寶級藝術家,被英國《泰晤士報》選為「20世紀200名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曾獲頒美國終生成就獎、法國藝術及文學騎士勳章等殊榮,作品不斷在世界各地展出,並被近百所美術館典藏。

10歲即立志當藝術家的草間,從小為幻覺所苦,不斷反覆繪製圓點,是為了讓自己從恐懼中解放出來。她從沒想到自我消融的原點,會成為她征服世界的秘密武器。在母親反對、日本保守風氣的禁錮下,草間一心想逃脫至美國發展,1957年,終於在畫家歐姬芙的激勵下隻身前往。隔年在紐約以白色巨幅的「無限的網」系列作造成轟動,而裸身趴在網點前的影像成為她永存人心的標記。五十年後,《No.2》這幅油畫,在佳士得拍賣中心以近6億日圓賣出,創下她作品最高價的歷史。

草間以「我是前衛藝術家」自稱,思想作風比開放的西方更開放,總是走在潮流之前,開風氣之先。因父親浪蕩成性,草間自小對性產生厭惡與恐懼,陽具凸起的軟雕塑是她對性的抗議和治療,而令世人嘆為觀止的乍現活動,則成為反戰反體制的象徵。離經判道的草間,在六○年代嬉皮文化風起雲湧之際,儼然是眾人眼中的「嬉皮女王」。她同時也是極簡藝術和普普藝術的先趨。

在西方藝壇闖蕩成名後,草間於1973年回到日本,自願住進精神療養院治療,並在附近的工作室專心創作至今。從二次元到三次元,從平面、雕塑到裝置藝術,草間藝術的寬廣無人所及,而她與生俱來的才情,也在文學創作上展現無遺。草間寫小說也創作詩,1978年,她以小說《曼哈頓自殺未遂慣行犯》在文壇初試啼聲,五年後就以第二部作品《克里斯多夫男娼窟》拿下第十屆野性時代新人文學獎,2002年出版第一本自傳《無限的網》,至今已有二十餘部作品。

1990年代起,她進入商業藝術領域,把圓點帶入時尚、家居、玩具、生活用品中,Audi奧迪汽車百年紀念展時,雙方讓當代藝術和汽車工藝做了完美的結合。2012年可謂全球草間年,大阪、馬德里、巴黎、倫敦、一路到紐約,都瘋狂地展開圓點的狂歡派對。法國時尚領導品牌LOUIS VUITTON與草間合作,除了贊助她的回顧展,她的經典作品也躍上系列商品,還延伸到五大陸四百多個點的櫥窗裡,甚至在倫敦Selfridges百貨正門上方高掛四尺高的草間塑像,吸引全球目光。

奇幻圓點,草間彌生為自己也為世人創造了一個單純又複雜的謎樣世界。


作者簡介:
Pen 編輯部
日本知名設計藝文雜誌,《pen》強調設計即生活,關注的議題卻不局限於設計,還延伸至建築、藝術、流行、時尚、文學、生活、旅遊、美食、科普……等多元領域。用全新的美學和觀點,探索生活中的新奇事物,帶給讀者全新的創造力和知識力,打造創新的生活風格,是《pen》的精神與特色。



譯者簡介:
鄭衍偉
英日譯者、劇場編導、策展企劃、文字創作者。近年著力於次文化跨界藝術相關翻譯,參與蘆川羊子、天野喜孝、村田蓮爾、草間彌生、橫尾忠則等人之翻譯。於中港台媒體發表文藝、動漫、設計、劇場、綠色游擊領域之撰文、翻譯、創作,並與朱宗慶打擊樂團、國光劇團等表演團體合作於國家戲劇院搬演劇場作品。並參與台灣文學館、鳳甲美術館、台北國際書展、台灣歷史博物館等活動展演策劃。曾獲台灣文學獎劇本創作首獎、台北文學獎散文獎。譯作有《邊走邊想:安藤忠雄永不落幕的建築人生》、《無限的網:草間彌生自傳》、《寄物櫃的嬰孩》等等。

【選書.設計】王志弘
一九七五年生於台北。一九九五年復興商工廣告設計科(補校)畢業,二○○○年成立個人工作室,並先後於二○○八年、二○一二年與出版社合作,自創INSIGHT、SOURCE書系,以設計、藝術為主題,引介如佐藤可士和、荒木經惟、原研哉、草間彌生、橫尾忠則等人之著作。設計作品曾六度獲台北國際書展金蝶獎之金獎、香港HKDA Design Awards葛西薰評審獎與銀獎,並入選東京TDC。



內文試閱:
單純又複雜──草間世界之謎
建畠晢(京都市立藝術大學校長)


「我會持續創作直到惡魔認輸。因為惡魔雖然是藝術的敵人,卻更是創作的戰友……。」(引自一九五五年《藝術新潮》草間彌生寫的〈新人投書 傻子伊凡〉)

草間小姐在公眾面前屢屢這樣宣布:「我是前衛藝術家草間彌生。」她否定既成秩序不停創新,並且完全不在乎遭到孤立、勇敢向前邁進。在迎接80歲的同時,激烈的創造精神依舊在她內心不斷翻騰。對於那些認定前衛這個字眼已經過氣的人來說,這聽起來或許相當不可思議,然而草間彌生本身就是一個不合常理的例外。

近年來,草間彌生以我們這個時代最受敬愛的藝術家身分廣受社會認同,然而她一路發展至今,過程並不那麼一帆風順。相反地,她遭遇過人生各式各樣的考驗,必須和周遭無法理解自己的人艱困地進行對抗。她的前衛性建立於她特殊的精神病理背景,因此我們可以說她遭遇的狀況比一般人更加嚴峻。然而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正因為她是以邊緣人(outsider)的身分孤獨前進,才使得她的世界變得無窮豐富,創造出不可勝數的作品,吸引許許多多的目光。

依據某些觀察角度,草間的創作模式可以說是極其單純。不論是用圓點圖案或網點填滿畫面的圖畫,還是用陽具形狀的軟墊包覆物件,她都是用一個單一的元件不停反覆,毫不厭倦地進行增殖複製。小時候,草間彌生有時候會產生幻覺看到身旁周遭的牆壁或桌子遭到相同的圖案填滿覆蓋。那些圓點或網點畫面的原型正出自於她自身的幻視體驗。她為了擺脫那種籠罩自己的恐懼,只好將那些美麗又不穩定的意象轉化成為畫面。她受到內在強迫觀念(obsession)的驅使,才會無盡反覆這樣的行為,透過這種反覆的過程,她可以把自己從壓抑的心理狀態裡面解放出來。

然而她真正的偉大之處在於這種救贖的希望不僅僅停留於個人的領域,而是擴及到更普遍的層面,連接到一種同時拯救自己與世界的心願。她的目的是希望當我們面對她的作品,都可以感受到對所有人一視同仁開放的大愛。那種異常的執念,可以說是透過某種神祕的迴路創造出一種近似於宇宙或者是天國那樣的炫麗空間。

草間在紐約時代的活動被視為是極簡藝術和普普藝術的先驅,獲得很高的評價,然而草間的作品在這些風潮退去之後依舊毫不失色,這正是因為她那種「單純又豐富」的創作原理本身相當禁得起考驗。

近作變得更飽滿,
繼續引爆衝擊。


讓我們看看她的近期作品吧。繪畫上反覆的樣式變得更加簡化,色彩也變得更明朗鮮豔,然而這並不表示作品失去緊張感。即使畫面變得更飽滿,草間本身的衝擊性依舊維持在那裡。那些五彩斑斕的巨大花朵雕塑系列也是經常被人稱之為新普普,帶著讓人寬心的幽默感,可是同時也讓人禁不住產生某種不舒服的官能性的印象。

這些作品每件都暗中,不,有時候是明目張膽帶著一種靈體的氣息。就算說這是幻視者才有辦法召喚出來的非比尋常的異界景象也不為過。有些評論家認為我們可以從草間創造的這些意象當中找到她和超現實主義的相似性。然而一般而言,超現實主義的目標是透過自動書寫(automatism)之類的方法潛入意識底下的世界,抓到意象之後再回到光明的現實。相對來說,草間不需要這種「瘋狂的方法論」。因為意識底下的世界就是她現實生活的監牢,她的意象蘊含著超乎想像的力量,足以超越曖昧不明的夢。

草間的創作精力直到今天都沒有任何枯竭的跡象,真的是徹底征服我們。最後有一點我一定要指出,草間最近的作品當中蘊藏著一種純淨的精神之光。假使說得再大膽一點,那是這位天才不求回報的關懷,是她的本真。從草間彌生堅持不停創作那些「面目不加矯飾的大肚子南瓜」,我們可以看到她個人的淘氣,可是也可以將之視為是一種溫暖的喜感。她是天使,將認輸的惡魔變成戰友;她天真,但又具備無以倫比的知性和堅強的意志。「單純又複雜」,草間彌生的世界是永無止盡的謎,真的是超越我的理解力。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