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戰勝在羅茲瓦爾宅邸經歷的「死亡循環」,這次菜月昴為了王選再度和愛蜜莉雅前往起始之地王都,然而他想幫助愛蜜莉雅的心意卻屢屢遭拒。對於無法傳達的心情和難以表達的話語,四處奔走的昴陷入了困境!?

超人氣網路小說,繼小說實體化後,於2015年7月正式宣布動畫化!

獲得「這本Web小說真厲害!」第二名!

「已經夠了。──菜月‧昴。」──在最惡劣的情況下和愛蜜莉雅別離後三天,為了逃避而寄身至庫珥修宅邸的昴,沈浸在雷姆盡心盡力的服侍中,讓心靈逐漸腐化。
而就在這時,愛蜜莉雅陷入絕境的消息傳到了迷失自我的昴耳中。
「沒錯……沒有我是不行的。果然還是要有我在。」
『藉由拯救愛蜜莉雅,來證明自己的價值。』──懷著昏庸的想法,掙脫周遭的制止後,昴前往羅茲瓦爾宅邸。但在抵達懷念之地後,昴終於和真正的【惡意】正面相對……。激動和紛擾的第五幕。絕望與死亡的螺旋,逐步逼近。


作者簡介:
長月達平
1987年3月誕生。網路電子小說投稿網站「小説家になろう」作家,《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為第一本實體化小說。

大塚真一郎
熊本出身的插畫家,也有繪製以遊戲為主的小說插畫。代表作有《CONCEPTION》、《召喚夜想曲鑄劍物語》等。


譯者:
黃盈琪

內文試閱:
被黑衣裝扮集團給包圍的男子,自身也裹著黑色法衣。
身高比昴略高,深綠色頭髮長到遮蓋眼睛。臉頰瘦削,骨頭上只貼著最低限度的皮跟肉,構成一個人型的樣貌。
就是個肉體讓人感受不到生氣,十分符合這種形容的人。
不過,那是在除卻他那雙綻放瘋狂異彩的雙眸的情況下。
「原來如此……這可真是,挺有意思的呢。」
男子傾斜身體,脖子也扭曲九十度,目光炯炯的雙眼毫不客氣地盯著昴。做出只能用詭異來形容的動作,男子點頭表達理解。
接著他依舊斜著身軀,順手把自己的右手拇指插進嘴裡,毫不猶豫地咬碎指頭。
肉爛骨碎。男子邊啜飲血流邊瞪大渾濁的瞳孔,說:
「你……該不會是『傲慢』吧?」
男子的問話,投向被固定在牆壁上的昴。
可是,昴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呆呆地仰望站在眼前的男子,露出不合場合的傻笑。
和舉止易於常軌的男子一樣,神智不清的黑色瞳孔虛無地眨呀眨。
「呼嗯……看樣子得不到答案呢。」
把手指拔出嘴巴,看到流血的右手後男子才恍然大悟地敲自己的頭。
「啊啊,對喔。這麼說來,做了太失禮的事。我所做的,連打招呼都稱不上呢。」
為自己忘記初次見面禮儀致歉,男子橫向咧開顏色很淡的嘴唇,做出不吉祥的笑容。
接著緩緩、恭敬有禮地彎曲腰桿。
「我是魔女教的大罪司教──」
維持彎腰動作,只靈活地翹起腦袋,筆直地凝視昴。
「掌管『怠惰』的……貝特魯吉烏斯‧羅曼尼康帝。」
報上名號,用雙手手指指著昴的男子──貝特魯吉烏斯嘻皮笑臉地說。

嘎哈哈哈。嘎哈哈哈。嘎哈哈哈。

第一章 『腐敗的精神』

1

──晴朗的藍天,映照在仰躺倒地的昴的視野裡。

被召喚至異世界後,回過神來已過了大約兩個半月。
這段期間,像這樣子仰望藍天是第幾次了呢?
積雨雲很厚,遮蔽了日光。但光彩奪目的陽光依舊穿透厚雲,傾照在地面。
邊讓太陽光燒灼眼皮底部,昴突然沒來由地想。
「這麼說來……來到這裡之後,最近都沒下過雨呢。」
如果是深夜淅瀝瀝下小雨,傍晚前後下驟雨的話,曾遇過好幾次,但最近都沒有下一整天的雨。
目前露格尼卡的氣溫是穿長袖會覺得有點熱。以體感溫度來看是原本世界的六月,或是還留有殘暑的九月吧。
因為雨量減少,或許現在是這邊世界的乾季。
「差不多要結束了?」
倒在地上任思緒泅游的昴,突然被這道聲音呼喚。
維持仰躺,只抬起頭的視線盡頭站著一名老人。
高個頭、穿著全身黑的管家服。有著讓人看不出年齡、鍛鍊有素的軀體,以及直挺挺的脊樑。老人禮貌地撫摸豐盈的白髮,展露充滿氣質的站姿。
柔和的面容刻畫著沈穩的皺紋,給人的印象就是某處的溫良敦厚老紳士,但他手上卻握著一把刀身很長的木劍。
「不,還沒呢。我剛剛只是稍微思考了些哲理。」
「哦,真叫人好奇。敢問是在想什麼呢?」
「上面鬧火災,下面鬧水災……是指什麼呢?」
藉由高舉雙腳再往下揮的動作,用力站起來。
鈍重感還殘留在體內,但跌打損傷造成的影響幾乎微乎其微。
輕輕轉動手腳確認狀況,昴旋轉握著的木劍後朝正面──威爾海姆刺過去。
「那麼,還請再指教一手!」
「附帶一問,方才的哲理答案是?」
「沒什麼大不了的──尿床之後惱羞成怒!」
用玩笑話回應,然後踏步向前,以低姿勢揮舞木劍畫出半圓。
前端掃過空氣並捲起風的一擊,沒有丁點放水。
可是。
「喝啊!」
「繃太緊了。手,腳,脖子,腰。還有臉。」
全力一擊被威爾海姆的木劍架開,目標就這樣被流暢的動作撇離。瞄準頭部的一擊掠過對手頭頂上方,轉動身軀的老人,掌中閃過宛如舞蹈的劍擊。
頭部,喉嚨,心窩,下體──連成一線的人體要害被溫柔撫過。威爾海姆的木劍僅用點到為止的力道,就擊飛昴的身體。
多虧這絕佳的借力使力技巧,幾乎沒有造成任何傷害。儘管如此,要害被打中的衝擊導致昴窒息,無法成功自我防衛並發出痛苦呻吟。
「咕噁!」
在背部被敲打的疼痛下,眼睛整個打轉,整個人再度成大字形倒下,正面又出現嘲笑自己的藍天。蔚藍無比的晴朗天空叫人憎恨無比。
「差不多要結束了?」
威爾海姆平穩的呼喚沒有抑揚頓挫,也沒有絲毫諷刺和侮辱。
詢問昴的聲音,已經是第幾度開口了呢?
「真有精神啊。」
仰望可恨藍天的昴,聽到介入兩人的聲音後抬起頭。看見一名俯視仰躺在庭園的昴、倚著陽台欄杆的女性。
「雖然只聽到聲音,不過似乎頗有熱忱。」
身體靠著扶手、俯瞰兩人的,是有著一頭綠髮的美麗女性。
充滿光澤的秀髮飄逸纖長,色澤濃綠到接近黑色。身上的氣質讓人會自然端正姿勢。充滿女人味起伏的肢體,被像是男裝的軍服給包裹。
她是這間豪宅的屋主,同時也是威爾海姆的主子,庫珥修‧卡爾斯騰公爵。
雖然還年輕,卻是身居國家要職的才女──同時在現今的露格尼卡王國裡,也是擁有非常重要立場的人物。
「庫珥修大人。是否妨礙了您的職務?」
「沒有,我剛好想要放鬆一下。不用放在心上。」
庫珥修寬宏大量地點頭,然後視線移向躺在地上的昴。
「而且,我不想傲慢到不分青紅皂白去否定某人的努力。就算對方是和自己雇用的人玩樂也一樣。就盡情地陪他玩吧,威爾海姆。」
「明白了。不過,」
庫珥修以自己的方式下達許可,威爾海姆深深一鞠躬回應。
接著老人稍稍斜視昴。
「差不多要結束了?」
「按照方才的流程而把結束說出口,我可不是看不懂氣氛的傢伙。」
站起來的同時拍打沾上草葉的身體,昴轉動身子後第三次──不對,是第十幾次確認身體狀況。然後邊捏響拳頭邊吐氣。
「在美人的視線下被打得落花流水,對男人來說是相當難受的事件。我的男子漢計量表值會不斷減少的。」
威爾海姆扔木劍過來,順手接住的昴苦笑。
「沒必要在意。反正不是第一次看你被痛毆了。」
「嗚呃!」
來自上方毫不留情的一句話,令昴按住胸膛呻吟。
「我只聽說經緯,但我認為方才是庫珥修大人太過直接。」
「是嗎?」
威爾海姆的話,讓不帶惡意的庫珥修挑眉。
「不去挑戰實力拼不過的對手,是自知之明。不過,假如有彰顯出不屈不撓的意志,那就算後悔也沒什麼好可恥的。」
摸著下巴闡述自身論點的庫珥修,讓昴品嚐到些微尷尬。
雖說前些天是單方面展露醜態,卻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評價。畢竟,昴認為那樣的醜態以及前後發生的事,是自己人生中最大的失敗。
在王城的候客室發生最糟糕也最差勁的別離瞬間。
「反倒是昨晚的事,叫我難以接受。雖是聽聞……但考慮到你的心情,不難理解你的悲憤。」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237